《临高启明》同人作品《《道火燎原记》无条理瞎写预告版》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道火燎原记》无条理瞎写预告版
作者ID
百度贴吧 梦回汉唐我为尊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山东,沂州,云升观
内容关键字 江湖把戏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道火燎原记》无条理瞎写预告版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9-12
最近更新 2016-09-23
字数统计 (千字) 6.4



这是《道长飞天记》的同人故事,大纲还没想好,但是因为手懒没记下来有些创意好的段子快要想不起来了,为了防止自己懒病爆发干脆不写了,在这里先胡乱写点,想到哪编到哪,更完以后再整理。

本杂志为不定期更新,更新速度不会慢于吹牛大,不会快于老老王

第一章 那年、那道、那些事



第一节 金仙现世

思量再三还是老规矩:上定场歪诗:

学道无成鬓已华,

不劳千劫漫烝砂。

归来且看一宿觉,

原是吕祖现三花。

沂州,云升观

转眼又到七月初七,这是道教重要的三会日之一的中元日。据陆修静《道门科略》等载,三会日为农历(下同)正月七日,七月七日,十月五日。①此三日为"三官考核(道民)功过"的日子,也是早期正一道(即五斗米道和天师道时期)道民聚会的三个日子。三元日一称三元节。三元指天、地、水三官,是五斗米道初创时信奉的主要神灵。三张时的"三官手书",即上章给此三神。魏晋南北朝时,此信仰盛行不衰,出现了所谓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之说。②认为三官掌握人之生死命籍,它们将于一年的特定三天中分别下降人间,考校人之功过,以定人之寿命。南北朝所出的《三元玉京玄都大献经》云:"一切众生生死命籍、善恶簿录,谱皆系在三元九府。 在此三日里,道民须赴本师治所,申报家口录籍,听道官宣讲科戒,接受三官考核功过,以定受箓之等次。 此制盛行于张鲁统治汉中时期,此后由于条件的变化,制度逐渐废弛。

腐道长虽然锐意改革废除一切繁文缛节,然而崔道长却力主:身为宗教不可不有科仪、不可不立神圣,山东不比海南会道门甚众,过度的、不合百姓习俗的改革只会白白的流失信众。二人争论良久最后达成妥协:节日只过正神大节、神圣只立三清圣像。这三会日是道教重要的节日自然还是要应付一番的。

此时的沂州虽说年景依然不好,但是由于孔有德兵变和连年的灾荒百姓流亡近半,外加张天师“救拔超度”了许多人口去,现在的沂州反而人口不那么稠密,人少了,地多了,外加今年的灾情不似往年那般严重,百姓的日子日子也好过了许多。从五更鸡鸣时起,云升观前就陆陆续续的涌来了皈依的善信。特別是以庄家为首的三家大戶,更是隆而重之。

与往年不同的是,由于南无量教的投献新道教实力大增,现在的云升观已经不再那么逼仄:庙产已经达到一百亩,光道观占地就有10余亩,建筑面积接近1500余平方米,前后有三进院子。迎门是客堂,有道生弟子在此轮值、左右关厢是弟子居所,分为乾坤道院、主殿照例是三清殿,后面另有厨房、食堂、厕所、浴室、健身房、藏经阁等,大小房舍共50余间。道观门外更有庄家捐建的牌坊作为山门,并有便门甬道相通,房舍简朴、古拙,基本上承袭着宋代的建筑规模和特色。

国明风(也就是前水匪“过江风”)今天正在客堂当值,现在的他头戴庄子巾,身穿一袭青布道袍,与庄家大大管家谈论一些道法,俨然一个有道高功,再无一丝水匪习气。两人正说得入巷忽听得门外隐隐有钟磬之声中间还夹杂着百姓的惊呼跪拜之声。国明风眉头微皱,告声失礼急忙出门查看,只见那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一抬青竹滑竿,由四个女子做何仙姑打扮抬着,上面端坐着一个老者,打扮的非俗非道,后面还跟着两个童男童女敲钟打磬,口称:“道祖吕纯阳仙架到此,度化凡人指点迷津。”

这一抬滑竿来到山门外也不进观,也不拜山,只停在山门牌坊下面歇定,只见那老者身穿一件半长不短的百纳道袍,头上带着不知是什么的黄铜束发法冠,冠顶上五色斑斓竟插满了不知是什么花,大热的天也无一丝枯萎之色,只是花冠下面毛茸茸一团白雾也看不甚清楚,手持拂尘,腰间挂着一大一小两个葫芦,那几个女子各持荷花、宫扇、如意、香炉侍立一旁,童子分持钟磬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只是高呼老神仙吕洞宾法架在此。

明风没见过这般架势一时竟不知是该上前驱赶还是迎入观中,禁不住呆立在当地。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二节 金仙现世2

定场歪诗:

纳衣术发瘦脸颊,

枯眼皱皮白头发,

敢问何方老道士,

答曰吕祖把凡下。


过江风毕竟是被崔道长用道法收服的,对于这种世外高人是心有余悸啊,见到此人行事古怪莫测高深,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这时身后一人说道:“且莫轻举妄动,看他作甚古怪。”原来是庄管家跟了出来,老管家虽然也算见多识广一时也拿不准此人来历只得谏言用个拖字诀。

两人正小心商议间,地下那个老道人发话了,只见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缓缓念道:

“黄鹤楼前灵气生,蟠桃会上啜玄英。

剑横紫海秋光动,每夕乘云上玉京。

嵯峨栋宇接云姻,身在蓬壶境里眠。

一觉不知天地老,醒来又见几桑田。“

又道:”

一粒金丹羽化奇,就中玄妙少人知。

夜来忽听钧天乐,知是仙人跨鹤时。

剑气横空海月浮,邀流顷刻遍神洲。

蟠桃历尽三千度,不计人间九百秋。”


周围的善信香客见了不免好奇,就见一位穿长布衫的老头上前施礼问道:“这位道长请了,我听你言颇有道气,不知在哪座宝山修行?到此何意啊?”

那老道眼皮微睁,慢慢回道:“贫道乃是回道人,京兆(今陕西西安)人。唐宝历元年(825年)中过进士,因为厌倦官场看破世情,隐居终南山。幸遇我师遇钟离权,”授以金丹之道,因得道法。“说着他指了指头上的花冠,继续道:”洞中苦修800年修得顶上三花,胸中五气,奈何积修善功不够不得飞升,无奈何只得下山积修善功。”说着,老道士一拍胸口,冒起一阵烟来。

那老童生闻言失声道:“回道人,天宝年、钟离权,.......我我想起来了,天爷呐,你,上仙莫不是人称纯阳子的吕洞宾,吕老神仙?哎呀失敬啊失敬,还请仙人莫怪!!”说罢居然趴在地上砰砰砰的磕起响头来。

此时日头已经升起,来云升观上香的人已经多了起来,人们见此情景纷纷聚拢来,毕竟看热闹是国人自古以来的传统。此时《封神演义》已经流传甚广,民间百姓多听过说书的,纷纷议论起来:“这顶上现三花,胸中藏五气,脚下现金光的可不是十二金仙的道行了吗?”“咱们沂州有福啊,刚来了张神仙、崔神仙、这下又来了吕神仙,老天开眼啊!!”说话间有些老头老妪已经虔诚跪拜起来。

这边明风已经反应过来,上前几步打了个稽首恭恭敬敬的说道:“想不到是老神仙降临,敝观有失远迎,还望勿怪,老师且随我进观用茶可否?那老道摆了摆手,口气却甚大:“无妨无妨,你且自去,莫妨碍贫道积修善功。童儿奏乐!”这后一句却是对身后两个童子说的。

只听金钟一响,玉磬齐鸣,两个童子开声喊道:“吕老神仙广布善功,天灵灵,地灵灵,看相算命我最行,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明白人间理。天灵灵,地灵灵,消灾解难我最行,改命格、改风水、让你不再做穷鬼。”明风听到这里禁不住目瞪口呆起来,虽然有些迷信但是好歹他也是混过江湖的人,如此一来哪还看不出:这哪是什么老神仙分明是个江湖算命的骗子嘛!!!

明风有心上前驱赶,奈何这老神....骗子并没有进入道观捣乱,强行驱赶,万一闹将起来反而不美。正在这枚奈何间,已经有些愚夫愚妇信以为真上前算起命来。

只见老骗子端坐在抬杆中间,两边燃烧着的檀香发出了阵阵香味。眼睛看着对面的人,时而看面相、时而看手相、时而批八字、看到年轻大姑娘还要摸骨,根据每一个人的面相嘴里变换着说出诸如“二虎争食”“五鬼进宅”“命犯桃花”之类模棱两可却又容易让人引起联想的词语,往往唬得那些无知小民掏出几个钱来,还要千恩万谢的走了。

明风是个老实人,见此情景只得派个小道生报与腐道长张应宸去了。张道长闻报,只是呵呵一笑:“值此乱世,江湖骗子混口饭吃也是不易,只不是作恶过甚且随他去吧。”说罢转念一想又对旁边侍立的罗春说:“明春啊,你去瞧瞧,马上就要举办罗天大醮了,别闹出什么乱子就好。”

这罗春本是江湖卖解出身,又做过南无量教的圣女,对这些江湖手段自是了然于胸,有她盯着也不怕一个老骗子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第三节金仙现世3

定场歪诗:

墨染仙鹤黑不久,粉刷乌鸦白不坚。 

神仙若喜阿堵物,长生不老是虚传。


正文:

这罗春本是江湖卖解出身尝遍了人情冷暖,后来在南无量教做个圣女也是孑然一身没有什么根基,只把全部的心血去教导一个徒弟。然而红颜薄命啊,师徒两个被宣德派去对付张纯阳道长,徒弟被杀,罗春本想冲上去为徒弟报仇,但是在张道长的掌心雷法术下吓破了胆,莫名其妙的就跪在了地上,就这样罗春被张道长收为了护法。按说这种杀徒之仇不共戴天,罗春应该苦心潜伏以图报仇才是,可是造化弄人:罗春自降服后每天看着张道长广施医药、救助穷人,每天侍从出入,不知怎地一颗心也从死灰中发出了一点新芽缠绕在张道长身上。尽管罗春心里明白:张道长是得道高人,自己的这点小心思不会有任何的结果,然而每天总是情不自禁的想要看到他,情不自禁的帮他披上蓝布道袍,帮他打一盆洗脸水.............看不见他就会心慌慌,空落落的。我要做死了,罗春对自己说,然而死就死吧,唯一的徒弟死去的那天也许我就该跟着去了,既然没有勇气跟着徒弟去了,又没有勇气为徒弟报仇,现在又爱上了这个杀死徒弟的“仇人”,那么就甘愿因为这段孽缘遭天谴吧!!!可是、可是、可是,为什么朝夕相处这么久张道长看自己的眼神是那样的慈祥?就像长辈一样!!不应该这样的啊?难道得道的人就没有七情六欲了吗?但是为什么?为什么道长看着闵展炼的眼神却是那样的.........哎呀!!!又作死了!!无上天尊饶恕弟子则个!!一路想着心事,不知不觉间来到了道观门前,罗春连忙摇摇头,把这些大逆不道的想法赶出自己的脑海。

罗春刚出观门就见牌坊下面已经乱作一团,连忙上前观看究竟。原来这“吕洞宾”转世毕竟是神仙下凡神通不小,几个算过命的路人到处传说“吕神仙”帮人看相、摸骨算命灵验无比,所以引得围观百姓竞相前来求仙问卜,最后竟连庄家的家主:庄谦庄老爷子也给惊动了。这庄老爷子乃是万历年进士出身,多年为官的,虽然感念张道长妙手回春治好了自己的急症,因此对于张应宸恭敬有加,任凭自己的大店庄成了新道教的后院也睁一眼闭一眼,然而毕竟是耕读传家,笃信孔圣人的教诲“子不语怪力乱神”、“君子敬鬼神而远之”。别看庄家的下人仆妇信道者甚众,然而庄谦却绝不许庄家的嫡系子弟信奉新道教,庄永龄因为谈论崔道长的“留影壁”仙术就没少挨了戒尺。最近的信道教愈发的兴旺,大店庄也成了远近闻名的首善之家,然而庄谦心里却莫名的烦躁起来,他虽致仕在家然而朝野市井之中耳目却不曾断绝,当年他就看出这新道教来历不凡,行事也颇有特异之处,因此也是多方打探其来历。然而庄谦心里却宁愿自己不曾探听得这些消息:据南无量教当年所言:这张道士的本命原牌却在琼州岛上一个叫做临高的地方。这临高虽然以前是默默无闻的边僻小地,近年确实朝野震惊无人不知:这琼州府可是出了髡贼了!!!再加上这张纯阳与东三府屺坶岛的鹿庄主多有勾连,官场传言:这鹿庄主乃是一个髡贼!!!庄谦心里是既忧又惧,还不得不作出感念救命之恩只好鼎力相助的样子,真是愁思百结,因此庄老爷子常常称病不出府门一步,避免和张应宸见面。他却不知若不是张道长带来的磺胺粉、抗生素,他在历史上1637就该撒手人寰了!!!

无奈今日乃是三元正日,张道长照常应该赶回沂州总观主持罗天大醮的,因此庄庄主只得“强撑病体”乘一顶凉轿前来捧场,毕竟他与张道长还有“这救命之恩”这一段香火情分在,再者说,这“髡贼”也好“新道教”也好都不是现在的大店庄能得罪得起的。

庄庄主正在神思不属间,凉轿来到了山门牌坊前,刚下轿就听的前方一片噪杂。前面的管家回报说:“道观门前来了个“吕洞宾”问卜算命灵验如神”。庄老爷子本来不甚信这鬼神之道,奈何近日被各路消息搅得心神不宁,因此鬼使神差的就来找“吕神仙”算上一卦。

他却不知:这一卦引出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第四节 神仙现原形

定场歪诗:

吕祖转世老全真,且将有心算无心。 

千般机巧都出尽,不敌纯阳法力深。


正文:

这“吕洞宾“见到庄老爷前来面色微微一喜,两道低垂的眼帘也猛的睁开,然后又迅速的垂落下来,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然后只见他毫不在意的翻了翻眼皮随意的打量了一眼,开口道:”这位老人家命格高贵应是大富大贵之人,若在官场不做御史也得是个道台。“说完重又垂眉敛目起来。旁边庄管家插口道:”我家老爷乃是进士及第,官至.........“,刚说一半,闻得庄老爷轻咳了一声,赶忙住口不再言语。庄谦道:”老神仙既然自称是吕祖转世可知吕祖至今多少寿数?“老道怪笑一声道:”我乃大唐德宗丙子年人士,自随吾师钟离先生求道,山中无岁月,至今虚度14个甲子矣。你此来不问自身吉凶到考校起老道来,真是死在眼前犹自不知啊,世人愚鲁可悲可叹呐。“庄谦闻言笑道:”先生休要诳我,我庄家在此已历五代,世代耕读,家族好不兴旺,如今又有”张纯阳“道长为邻,眼前有何灾祸?“老道冷笑道:”张纯阳?嘿嘿,我观你家的灾祸就应在这纯阳道人身上!!!”庄谦闻言牵动心事,对庄管家以目示意,手中往地下一指,脸上却勃然变色,口中道:“张道长宅心仁厚,对我又有救命之恩,如何会带来甚么灾祸!你这野道士欺我太甚!”说罢拂袖而去。

庄管家假作恼怒之状,也不管什么仙人转世了,一把拉住这老道的袖子喝到:“好道士,在此胡言欺心,你且说来,张道长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对我家岂能有什么妨害?”

老道也不见怪,只把袍袖一拂,道:”《寻龙诀》有言:“庙前贫,庙后富,庙的左右出寡妇。”庙宇是阴灵集聚之地,也是收气之地。寺庙的正面入口处,会将全部的生气吸入。你庄家大宅就在这道观前面,早晚有不测之祸!!”这庄管家顿时目瞪口呆起来,只急急念叨:”这可怎么是好?还望老神仙教个破解之法。“

老道闻言道:”我又上中下三策可解此厄,只是,此乃天机不可泄露,罔泄天机必遭天谴啊!!“

庄管家会意奉上纹银十两道:”区区几个银子不成敬意,老神仙自是用不上这些俗物,且拿去与童子们买些点心宵夜。“老道两眼贼光一闪,旋即装作不在意的说道:”既如此,童儿且收着吧。“自有童子上前把银子收了,老道又从旁边仙姑手里接过一碗茶来一饮而尽,方咂了咂嘴说道:”这上策嘛自然是把这庙拆了,这中策嘛就是把庄子搬走,这下策嘛...........“庄管家跺脚道:”罪过罪过,这道观如何拆得,至于搬家,我老爷家大业大也不是随便搬得的。还请问下策如何?“老道士故意拖长了声音道:”这下策嘛..........自然是“请一些镇物,贫道亲自到府上布置一番,自可消灾解难。”

老道士招过一个童子正要卖弄他的消灾镇宅之物,旁边早恼了罗春,她江湖经验丰富,出门前特意换了俗家打扮,又是一个女流身材不大,隐藏在香客中间极不惹眼,因此此前庄管家不曾看到她。罗春打眼一看就知这老道行的乃是江湖上的骗术,周围除了这些童子、妇人,还颇有些“媒人”在旁帮衬,罗春暗道:“这老道玩的一手好“戗金”“前棚”、“后棚”“悬管”“炳点”和“托门”倒使得顺溜。”(注:这媒人不是说媒的婆子,而是江湖上的隐喻,就是现世的“托儿”)哪知这老道士搬弄是非还则罢了,好死不死的在言语中对张应宸颇多轻慢,这罗春哪里忍得?常言道女人发飙神仙也得折腰。好罗春也不言语,瞅准一个空子冲上来劈手先把老道头上的“三花”摘了去,老道一抬手去护顶门,罗春一个跨步早闪道老道身前,手轻轻一探,自他怀里摸出一个皮囊来。罗春拿定二物只一跳就跳到了山门牌坊的底座上,这牌坊修的高大,只底座也有大半人高。

罗春在那高处站定,左手中高举那二物,右手戟指骂道:“我把你个不要脸的老杀才,招摇撞骗到我云升观来了,还做张做势什么“神仙降世”,我今天就摘了你的顶上三花,去了你的胸中五气,看你能奈何得了我一根汗毛?”一时之间,庄管家目瞪口呆,老道士瞠目结舌,整个场中为之一静,只过得一时三刻就听得:“骗子”、“假神仙”“好狗胆”、“打死他”各类叫骂之声传来,也不知道是谁大着胆子扔过来一片烂菜叶子一下子糊在了假神仙的脸上,人群一愣,有人喊:“屁个神仙,连个菜叶子都挡不住!”紧接着树枝,杂草、菜叶、石子组成的雨点就把假神仙给淹没在其中。那老道一声喊:“风紧扯呼!”练凉轿也来不及坐就一溜烟的钻进小树丛里去了,慌得手下一帮仙姑、童子抬着东西一路追赶,那些“媒人”见势不妙早散入人群里溜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