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临高同人』坑》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bushi

原帖

北朝论坛:

状态

未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1-11-30

最近更新时间:2011-12-8

正文

『临高同人』坑

(WIKI编辑分卷、章、节,仅为方便阅读参考)

(第一次写同人,文笔粗糙,慢慢填坑。另外向吹牛致敬,自己动笔才发现码字也挺痛苦的。)


施耐德自己扛着行李满头大汗的走在冬日里,他就是原来的施十四海军上尉,由于某个元老觉得施十四的名字太不吉利,于是给他改了这个名字。施耐德对新名字感到很满意,比起原来十四的名字好多,而且他已经偷偷央求东门市的写字先生给他开始写族谱。

和夏天相比,施耐德更喜欢临高的冬天,因为可以穿着笔挺得体的海军军礼服,让他感觉自己像一个上等人。海军优良服役勋章擦得铮亮的挂在胸前,这是他在香港反策反以及战斗表现而获得的。海军打算在勋章奖励上和陆军的土包子彻底分清界限,坚决不搞几等功这些,追求华丽和专业的勋章名称。现在施耐德出门必定整齐穿戴着海军军官军礼服和全套勋章,走在路上,周围各种仰慕敬畏的眼光让他感到心里充满了愉悦感。

作为奖励的一部分,施耐德也被推荐参加海军军官的培训,用首长们的话叫做在职培训。与学得痛苦无比的海军工程学和战术指挥课程相比,施耐德更喜欢航海术和领导能力的课程,前者他驾轻就熟,后者能让他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官。相对于图上演习上被打得找不着北,实战操演上施耐德上尉好好的让雏儿们知道了什么是老手。不过那帮小兔崽子吃了几次亏后也学的精多了。

经历了半个月的全封闭集训后,回家没两天,就被一纸紧急调令调来了马袅堡。马袅堡已经是焕然一新,原来曾经作为何鸣野战军司令部的炮楼已经是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围墙和里面散落着几栋巨大的建筑物。围墙外分布着几个军营和训练场。整个马袅堡已经是军事禁区,施耐德的勤务兵在第一个岗哨前就被挡回去了,所以施上尉只能自己扛着行李继续往前走。来到大门口,大门口挂着两个大牌子,马袅堡陆军基地、联合作战司令部。联合作战司令部直接对元老院负责,主要是作为伏波军海陆军以及其他所有武装力量的管理、指挥机构。作为陆海军协调的产物,联合作战司令部设立在马袅堡,首任司令官则由海军的陈海阳少将担任。

门口站着几位陆军军官负责接待,杨增也在其中。由于澄迈战役的优异表现,杨增也被推荐来马袅堡参加中级军官训练课程,而且他还把自己的勤务兵魏大荣推荐去参加士官培训。杨增感到首长们的生活也太繁忙了,偶尔也怀念在苟家庄无聊晒太阳的悠闲日子。看着迎面走来的施耐德那身笔挺的海军军礼服和引人注目的海军优异服役勋章,杨增不自觉的把腰挺直了一下,胸前挂着他的二等军功章和特等射手技能章。

施耐德是最晚到的一批,整个马袅堡招待所已经完全的爆满了,杨增只好安排施耐德和其他的一些人临时住在腾空的军营里。杨增不知道的是,他所在的连队已经接到要参与演习的命令,并在副连长带领下向演习区域移动。


兵种标志

就在杨增忙着接待施耐德等人的时候,谢澍正带着马袅堡教导总队在清点整理新到的物资。在澄迈战役后升官潮中,谢澍把见习参谋的见习两个字去掉了。不过军衔还是少尉。他同样也加入了培训课程,由于成绩优异,已经从营参谋转到了联合作战司令部。谢澍配戴着新军种的臂章,这是他的军校老师,元老索普中校亲手给你戴上了。老上司东门吹雨开玩笑的说“小谢,转到四总部了啊”。谢澍对此感到很困惑,澳洲首长喜欢把某人成为小xx、甚至相互间也这样叫,谢澍觉得那是大户人家对家养小厮或者光棍户才这样叫的。谢澍更喜欢别人叫他做谢参谋。所谓四总部更是莫名其妙,回去翻遍了编制条例,也没找到四总部这个单位。

仓库卫兵一丝不苟的检查了谢澍的证件和授权文件,并清点了教导总队的进入人数,用硬笔记录下来,谢澍用毛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尽管仓库卫戍部队是谢澍亲自布置的,也认识教导总队的大部分人,但是自从某个士兵在突击检查中被抓了典型后,没人再敢掉以轻心。

仓库按照新版的《军用物资储存条例》重新整理过,整齐的堆放着数百个箱子,箱子外表漆成不同的颜色,上面写着数字。不同颜色的箱子根据规定堆放在不同区域。谢澍知道堆放的箱子分为1000大斤和200大斤两种,1000大斤的箱子用在畜力车上,200公斤的箱子主要是用在紫电改手推车上。同重量的每个箱子大小尺寸完全一样的,箱子四边有拉手环之类的东西,底部有紧固件可以和车架进行固定。箱子骨架用的是焊接的铁架,箱板是涂过煤焦油的木板,箱子里衬是一层油布。装卸工作区里,也整齐排放着各种新型的车辆工具,人力叉车、特制的畜力车、紫电改手推车、炊事车、净水车等等,甚至还有可移动的木制坡道。畜力车和紫电改手推车都是重新设计过的,承重的凹型铁车架刚好能放进一个一吨或者200公斤级的运输箱,并且带紧固件,很方便就能固定住。谢澍不知道的是,这些材料花了索普很大的精力才从执委会和企划院手里掏出来。如果不是高炉已经开工,索普所宣称的第二次车同轨也不可能这么早就开始实行。

仓库隔壁是牲口棚,里面有着驴、牛、骡等,唯一没有的就是马。按照伏波军最新规划指示,马匹大部分都优先供应炮兵部队,少量的留给了正在组建当中的骑兵部队。

谢澍忙着对教导总队讲解着各种颜色箱子对应用途,与此同时,他现在的顶头上司索普正端坐在联合作战司令部的会议室里,屋子里还坐着伏波军的几大巨头。

“如果没有其它问题就这样定下来了,我们马上呈报执委会和组织处”,联合作战司令官兼海军司令官陈海阳说道。

“那洪参谋那边呢?”索普问道。

“让他去搞马车4S店吧”陈海阳挥了挥手。“殖民贸易部那边有人对那个马车4S店有兴趣,我们和企划院研究后,打算把洪参谋先放到广州,和殖民贸易部的人一起搞一个马车4S店试点,这个试点站归属于殖民贸易部。当然了,洪参谋人员编制还是属于伏波军”

“采购西南马匹的工作已经作为重点抓起来,但是交易和中转地点是放在雷州半岛,雷州组的同志已经开始计划了”何鸣无声的笑了一下“采购马匹和4S店的工作隔离”。

何鸣指了指面前的文件,对索普说:“你写的备忘录很好,很周详,我们都很满意。正如你在备忘录写的那样,除了物资和储运外,后备役动员这些人力资源的利用是重中之重!很多人只会盯着那点物资,却从来没想到过我们人力资源利用是如此的低。”他低头看了一下手上的图表,继续说道“整个海南在我们控制下的人口达30万,而直接能支配的人口只有5万多。除了盐场村的十几个村子有直辖的民兵外,其他都是半游离于我们控制以外像黄家寨那样的宗族寨兵。直辖民兵有战斗经验的也只是一部分而已。像澄迈战役我们只能出动5个陆军营和1个海兵营,除了海军就没有其他战略预备队了,这非常的危险。各工业组的产业工人都是宝贝疙瘩,谁也不愿意拿出来组建预备役和民兵。所以当务之急是把人力资源动员统筹起来,建立起完善的预备役、民兵系统,并尽快组建地方守备部队,把野战军从日常守备中解放出来,并为下一步扩军打下来基础。”

“还有就是以后新占领区域的资源动员体系也要落到实处,不能仅仅是一个合理负担。”陈海阳补充道,同时递给索普一份文件,“这个是执委会和联合作战司令部同意你建立粮食草料战略储备的批复,你找时间和企划院、农业口以及殖民贸易部的同志一起定下方案”。


2月16日,伏波军联合会议在马袅堡联合作战司令部的大礼堂召开,礼堂前方悬挂着元老院的铁拳爆菊大出血旗、伏波军的双头鹰军旗以及陈海阳的将军旗。礼堂里人头涌涌,除了伏波军海陆军军官外,还有大量工业组的人员,但是元老比较少,大部分都是土著的技术骨干。执委会这次打算让土著技术人员担当主力,元老只是负责监督和指导。

东门吹雨坐在主席台上看着下面,土著们都坐的非常端正,而元老们则有些随意,相互间在交头接耳。

“同志们,联合作战司令官暨海军司令官---陈海阳海军少将,陆军司令官何鸣陆军少将。”一位一脸严肃的年轻海军少尉从礼堂后方另一侧的门走了进来,大声说道,然后转身立正敬礼。陈海阳和何鸣健步走了进来,军官和技术员们迅速起身敬礼。

“请坐,同志们。 ”陈海阳在主席台中间坐下,挥手让大家就坐。东门吹雨作为总参秘书长坐在他地左边,何鸣则坐到了右手边。

“陈司令长官,何司令长官”东门吹雨等礼堂里安静下来,首先起立向陈海阳和何鸣致意,接着说:“我们现在开始会议,会议备忘录已经发给大家了,请大家打开。”

会议内容并没有什么新鲜地东西。在座地军官和技术人员都已经或多或少的了解到了足够的机密内容,今天的会议主要是为做情况通报,更重要的是编制和部门的更改。


“第一,经执委会批准,伏波军联合作战司令部成立联合后勤总部,负责海陆军的后勤物资、装备的采办、运输、储存、安保等工作。”东门吹雨等大家都打开文件后,大声的读着文件“训令如下:所有部队物资的调拨均由联勤总部负责,军队中主要运输工具及后勤补给部队均由其直属部队和联勤总部双重指挥。战区内征用的所有民间、殖民贸易部的运输工具自动归属联勤总部指挥。”

“联合后勤总部下属如下单位:

人员物资组(局):负责后备役人员与各种物资的动员、分发、调配工作,并与民政部门协调民众救济事项。

物资装备采办组(局):负责装备、物资的设计、生产、检验、采办、仓储;并且负责与民政部门联合办理民间物资征用、采办、缴获事项。

海陆运输组(局):负责后勤运输工具的设计、生产、检验、采办;接管与协调海陆军运输工具的使用;负责征用战区民用、殖民贸易部运输工具(包含民夫),并负责运输线路、货物流程的规划与管理。

后勤内卫组(局):负责后勤仓储、运输的内卫安全。战时,经联合作战司令部同意,可以直接调用作战部队。”

“经执委会与组织处批准,联合后勤总部部长由索普中校担任”,在热烈的掌声中,索普从陈海阳手里接过军种旗帜、任命书和部队主官佩剑。

“好好干,以后你就是我们伏波军的大管家了。”陈海阳拍着索普的肩膀说,“计划很重要,但是执行力更重要,我们期待你的表现”。

索普默默的向着陈海阳和主席台的几个伏波军巨头敬了一个礼,转身立正向着礼堂所有人敬礼,又是一阵如潮的掌声。大部分元老对这个结果都不惊讶,在洪璜楠向执委会推销马车4S店计划的时候,他被调去广州的命运已经是被决定了。

“第二,经执委会批准,伏波军建立后备役动员体系如下:后备役动员体系由民兵、国民军两部分构成,民兵是不脱产的群众武装组织,在元老院与伏波军的指挥下,担负战备勤务、防卫作战任务,协助维护社会治安,民兵是伏波军和国民军的主要后备役来源。国民军是由伏波军退役人员、脱产专职人员及半脱产人员组成的海陆军部队,主要职责是在元老院与伏波军的指挥下,担任本地区的安全防务和守备工作,维持社会稳定和参加抢险救灾,国民军也是伏波军的主要后备役来源。伏波军可以调用各国民军部队到战区轮换参与作战,轮换期为9个月。”

后备役的构成也是元老们争论的焦点,民兵和类似于旧时空的武警+预备役的国民军大家都没什么异议。但是有不少元老提出要求组建各职业兵种的后备军,理由就是炮兵、工兵等职业兵种的专业性强,普通的后备役人员无法担当。而反对者则举出旧时空二战里,德国陆军人力极为缺乏,而海空军的后备军则无所事事的例子,并且认为目前临高的人力资源无法同时支撑这么多的不同编制。最后妥协的结果就是后备军体系暂时取消,伏波军各部队建立自己的支援部队(兵站),而国民军的编制构成向伏波军靠拢,等于就是旧时空里美国国民警卫队和海岸警卫队的综合体。

“第三,由联合后勤总部与标准化委员会联合提出的运输容器、载具标准化提案,经元老院、执委会与联合作战司令部批准,即日起开始执行,具体规定请大家参阅会议备忘录里的附件乙部分。”

尽管被吴南海笑称其为夺人饭碗,索普依然坚持己见,强硬要求包装尺寸以及与货物流通有关的一切空间尺寸的标准化,来提高后勤和物流效率。涉及到所有的货品包装容器和载具,包括铁路货车、载重车辆、船舶的载货空间尺寸,甚至包括仓库和货物堆栈区的设计尺寸。一下子导致工业组的元老怨声载道,幸好执委会和伏波军几巨头的大力支持,加上高炉的生产缓减了钢铁压力才得以实行。

“第四,伏波军陆军部队编制更改如下。编制由班、排、连、营、旅组成。战役基本单位为作战旅,作战区域内的作战、指挥、后勤均以旅为基本单位。班、排、连、营编制均不改变,作战旅编制如下:旅部营1个,步兵营3个,炮兵营1个,支援营1个。旅部营包括旅部连1个,营部连1个、侦察连1个、骑兵连1个(暂缺)、工兵连1个;支援营包括营部连1个、后勤连2个、卫生连1个、步兵支援连2个、炮兵支援连1个。全旅约为5000人。对同一战役方向多个作战旅的联合编制作为作战群,2-3个作战旅称为作战师群,4-9个作战旅称为作战军群,10-27个作战旅称为作战集团军群,超过27个作战旅的作战群则称之为集团军群作战群。各作战群由联合作战司令部指定司令官组建作战群司令部,任务结束后作战群自动取消。海兵队、国民军根据这一编制原则也进行相应的改组。”

魏爱民百无聊赖的听着东门吹雨在台上照本宣科,作为元老和伏波军的高层,会议内容他早就知之甚详。在魏爱民看来,作战群的概念虽然看上去很新很美,实质透露着执委会对军队高级军官带兵数量的限制,一个军官实际带兵也就只能到旅级的单位,超过这个级别,就只能等着联合司令部发配到所谓的作战群司令部里了。“真不愧自称是宋代的后裔啊”魏爱民胡思乱想着。

一阵热烈的掌声把魏爱民惊醒,东门吹雨终于宣布会议结束,在中午聚餐结束后就是下午的各专业分组会议,主要议题就是后勤和工业组的配合问题。接着是三天的图上演习,然后就是连续7天的实兵演习,包括护航;登陆;正面会战;防御;追击;长距离渗透穿插;仓库、补给线路的防御等多种作战形式,要求各技术人员全程参与。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