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同人.连载】卡特琳娜.丹波》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同人.连载】卡特琳娜.丹波
作者ID
百度贴吧 大力美少女拉菲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欧洲,西班牙
内容关键字 少女,命运多舛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连载】卡特琳娜.丹波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3-27
最近更新 2017-4-3
字数统计 (千字) 2.9



写在前面:嘛,其实这个同人只是咱清理歌单的时候听到的一首老歌《再见,卡门》(阿朵.唱)时,一时兴起才决定的。如果想对本篇故事有个全面的印象的话,推荐去听一下。前半篇的女主角(卡特琳娜.丹波)大概就是这个feel了。

(嘛其实咱还是有点浪漫主义的毛病,试着用翻译腔写了一下,大家看看,指正一下)

序章 波西米亚人

第一篇是序章,介绍了一下主角的教育背景,家庭背景什么的,故事发生在1622年的马德里。文中多处关于西班牙社会和马德里的状况来自塞万提斯的《训诫小说集》中的一篇《吉普赛女人》,如有错漏还请斧正,万分感谢。

“波西米亚人”是法国人惯用的称呼。对于这些一贯用鼻孔看人的高卢鸡,西班牙帝国的绅士们一贯是不屑的,因此像这样的词汇也知之甚少。但是,如果是对欧洲局势比较关心的“爱国者”或者“街头政治家”的话,一定会知道“波西米亚王国”——一个住满了吉普赛人的肮脏的国度——同时也是伟大的哈布斯堡家族的另一块领地。

是的,波西米亚人就是吉普赛人。

小偷,强盗,下贱的妓女,你可以找出世界上所有受到赫尔墨斯祝福的职业,吉普赛人都有所涉猎——这么说几乎是对他们的侮辱,关于卡拉斯的那一番伎俩,他们是真正的专家。他们生活在下城区污水横流的窝棚里,男的世世为盗,女的代代为娼,间或者当哪里的市场行情比较好的时候,路上就满是他们的大篷车,像老鼠与臭虫一样追逐着城市的下水道而来,想尽一切伎俩从正直的绅士那里骗来一些钱财。自从1609年陛下与英法签署了十二年和平的条约,数十年间笼罩在马德里上空的贫穷也渐渐散去,这些苍蝇们也自然循着腥味儿找到了这里,成为城市的一角。

这一天,喧闹的马德里又多了一件新鲜事,曾经显赫一时的“船王”——大家都这么称呼这位在战争中吸饱了血的巴塞罗那人——突然得了急病,甚至没能撑过第二个礼拜就匆匆地蒙主召唤,而不巧的是,在他家中有这么一位“波西米亚人”,一位曾经美丽的舞娘。虽然普雷西奥莎与大部分的吉普赛人不一样,她早在20多年前就已经出生在了这个城市,而且曾经是这个城市中最美丽的女人——没有之一。她诚实,活泼,正派,即使是同族的其他舞女也不敢在她的面前唱一些淫词滥曲,人们都说她应该是一位绅士的千金,而不应该是一个吉普赛人,船王大人也自然地回应了这些人的呼声,给了她一个“体面”的身份:一个暴发户的情妇。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对她的温文尔雅逐渐的感到麻木,仿佛天经地义应该如此一般,而她的“波西米亚人”的身份,却越发地刺眼起来。当船王终于回到天堂去面见那些被他送上天堂的水手的时候,船王的公子与小姐们终于再也不能忍受这份“羞辱”,将她和她11岁的女儿彻底地赶出了家门。

“卡特琳娜,我们要快点。”普雷西奥莎奋力地举起笨重的行李,空出一只手一把抓住了四处乱跑的小姑娘“这里到城外的篷车还有好长一段路,我们要在下雨前赶到你克里斯汀娜阿姨那里。”年幼的卡特琳娜还不知道忧愁,她只是对于终于能自在地穿起母亲当年的那些美丽的舞裙而感到兴奋不已,终于走出了那个让她压抑了11年的“华丽”的房子这件事不停刺激着她的身体,仅仅走在街道上就已经舞蹈了起来。来自“上层社会”的熏陶使他保持了白皙细腻的皮肤,而来自母亲的吉普赛血统更是使她天生就是舞蹈与歌唱的达人,人们都说她的眼睛是上帝的宝石。“妈妈~妈妈~去了克里斯汀娜阿姨那里的话,我还要去修道院吗?”

“….不用了,但是你每天的祈祷还是要完成,神明是不可愚弄的。”普雷奥西沙的脸上稍微轻松了一些,离开那个房子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卡特琳娜不用在成年后被送去修道院。想到修道院那沉闷潮湿的走廊和低矮的屋檐,再看见眼前如同火焰中起舞的精灵一般的小凯特,她的心就止不住地颤抖。上帝啊!请原谅她的原罪吧,她只是个孩子啊!


去往棚户区的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自从走出了“绅士”们居住的街道,小偷,骗子,流浪汉等等就像苍蝇一样跟随了上来。万幸这些年普雷西奥莎的温柔与无私很是照顾了一批“老乡”,从而在吉普赛人中颇具威望,而这些城狐社鼠们,大抵也是不敢跟吉普赛人闹得太僵的。而等到出了城,阴沉了一整天的乌云终于嚎啕着喷洒下了茫茫的大雨,棚户区的路因而更加难走,普雷西奥莎不得不更加奋力地举起双臂,牢牢地抱住行李箱,雨水与夜幕下,她曾经白皙的皮肤上班班的红点若隐若现,宛如一个个恶魔贪婪的吮吸着她的体力,同时对她妄图改变自己命运的徒劳举动无情地嘲笑着。

“上帝啊!普雷西奥莎!你们终于到了!”克里斯汀娜早早地就等在了篷车的外沿,她和普雷西奥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本地吉普赛人,两人的感情一直非常好。“这该死的鬼天气!快进来,至少把身体擦干吧——哦,我美丽的小凯特,快点进来吧,我给你们准备了一点热的东西….”而此时的普雷西奥莎,经过了几天的大起大落与一整晚的暴雨的折磨,早已筋疲力尽了,她甚至没能和自己的好姐妹打声招呼,就这么软到在了地上。

“妈妈!”小卡特琳娜的惊呼穿破了重重的雨幕,然而她纤小的身影并不能在一天的劳累后爆发出多少力气,幼小的双臂并不能支撑起她妈妈的身体,普雷西奥莎只能和行李一起重重地摔在泥水中。“妈妈~妈妈”当克里斯汀娜和她的老爹一起将普雷西奥莎搬进四处漏风的篷车的时候,这位曾经美丽的人儿已经在渐渐地失去光芒。

“凯特”普雷西奥沙的声音有些微弱,伴随着呼呼的风声,篷车外的狂风仍然肆意地嘲弄着这对母女,这使得她的声音几乎无法辨认“….我….看到你的父亲…他和他的船…白帆…我知道,那是…那是他的生命….”

“妈妈”卡特琳娜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会好起来的,妈妈,会好起来的”火焰一般的长发顺着科特琳娜的脸颊贴下来,湿漉漉地滴着水,背后克里斯汀娜慌忙的张罗着一些巫卜的器物,然而她知道,一切都是徒劳的——她的父亲临死前也是这样,身上爬满了恐怖的红点,有一些还泛着浓水,那些天正是她的妈妈在照顾他,一步都没有离开过。

“妈妈,你看,我在做一条红底蓝花的裙子,妈妈,你穿上一定非常好看,你是这世界上最好看的人”

“…凯特…去巴塞罗那…去船上…那里有一些你父亲的老熟人,他们….给你一份活计…”病魔显然无意放过眼前白嫩的羔羊,大肆吞掠着她的肉体“不要..告诉他们..你是女孩…船上….女人…不能…”

一般我们形容临终的人都是如同烛火渐渐地熄灭一般,然而这位温婉的吉普赛女人此时却恰恰相反,在此时的小凯特眼中,此时她的母亲却如同剧烈地燃烧起来了一般,一度失去光泽的红发也在狂风的雨中飞舞,明亮的眼睛璨然闪烁着宝石般的光芒,她知道,这是她父亲的力量——这位曾经浑身是胆的少年的身影几乎清晰地映在她母亲的双眸中,白桅银帆。“…拉尔…”普雷西奥莎喃喃地呼唤着,连破陋的篷车中灌进来的风雨都几乎变得温柔起来“…拉尔…拉尔…”

火焰终究熄灭,明亮的宝石也终将逝去光泽,闻讯赶来的吉普赛族人们已经在准备他们独有的丧葬仪式,而呆呆地坐在母亲尸体旁边的小卡特琳娜,也终于在马德里城外的一场暴风雨中,褪下了她母亲辛苦一生为她挣来的最后一点点保护的光环,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一个私生子,一个地地道道的“波西米亚人”。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