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娱乐向】对外情报局情报员回忆审判熊文灿》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娱乐向】对外情报局情报员回忆审判熊文灿
作者ID
北朝论坛 翔龙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西,梧州
涉及方面 熊文灿,北伐,善后
内容关键字 审判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娱乐向】对外情报局情报员回忆审判熊文灿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字数统计 (千字) 2.3



法学不是我的专业,这篇文章已经被群里喷过了,看的时候不要带脑子……


渔家傲·西江讨伐

文德嗣

万木阳春红烂漫,天兵怒气冲霄汉。

雾满西江千嶂暗,齐声唤,前头捉了熊文灿。

十万大军声震撼,风烟滚滚来天半。

唤起人民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


说到1635年在梧州审判伪明战犯熊文灿,曾在梧州潜伏的对外情报局情报员的骆阳明篡着双拳,两眼冒着怒火。大声骂道:熊文灿这个败类,坏事做绝,罪有应得。最终逃不脱历史对他们的惩罚。

熊文灿,1575出生于伪明贵州省永宁卫,1607年考取伪进士。1628年,熊文灿就职伪福建巡抚,招抚郑芝龙。1632年3月,熊文灿调任伪两广总督。

1635年,元老院决心北伐,伏波军光复了广州,攻克了肇庆。熊文灿逃出了在肇庆的伪总督府,龟缩在梧州城内。熊文灿眼看大势已去,和手下的走狗一同谋划了丧心病狂的火烧梧州城计划。所幸伏波军处理得当,才避免了给梧州造成更大损失。

伏波军光复梧州了,消息传到了全城,梧州一片沸腾。这时,熊文灿正惶惶不终日,上了船,准备顺着西江逃走。没多久,伏波军就把熊文灿抓了回来。梧州城内群情激愤,纷纷要求公审这这个伪明战犯。

几天后,公审战犯大会在梧州府衙附近召开,梧州各界人士与广大群众都纷纷参加,一块面积不大的空地,挤满了愤怒的人群,人们举着小旗,拿着棍棒,石头,砖块。人群中竖着几条横幅:打倒篡明、惩治战犯熊文灿、元老院和人民万岁等。

审判台是临时搭建的,三张长桌横放着,桌后放着九张从衙门搬出来的太师椅。两条白底红字的条幅悬挂在审判台的左右两侧,左边是“光复梧州”,右边是“惩冶战犯”。横幅是“公审大会”。两旁是荷枪实弹的白马队士兵,会场气氛十分严肃。各界代表在审判台就座,旁听的人有近千人。审判台四周还装上了扩音喇叭,使庭审情况可以传到外边。

法官梁心虎阔步走向法官席,在高背椅子上坐下,拿起法槌连敲三下: “现在开庭!把战犯熊文灿带上来!”

人群里刷的让开一条出路。几个穿着制服的白马队士兵立即把熊文灿,连推带拖押来。几天前还猖狂神气的熊文灿,此时像断了脊梁骨的瘟狗,滿脸污垢,全身肮脏。他剃着光头,脸色苍白,穿着满是污垢的伪明官服,脚下穿着破草鞋。跟在熊文灿后面的是从犯常浦,被捆绑的双手在拼命挣扎,早被吓得全身发抖,掉了只鞋,脏脚裸露在外面。

熊文灿走在人群中,《临高时报》摄影记者的照相机闪光灯“啪”、“啪”闪个不停。愤怒的人群像排山倒海的巨浪,朝他扑过来,一时间棍棒,石头,砖块,怒骂声,朝这这个战犯砸去,十来个青壮年,不顾军警阻挡,冲上去狠狠地痛打这个战犯,当时年轻的骆阳明,也冲上去踢了熊文灿几脚。说到那时的情景,骆阳明笑着说:“真解气。”

这个战犯好不容易才被军警拖出愤怒的人群,押到审判台前。法官大喝道:“大宋澳洲行在梧州特别市军事法庭,对被告人熊文灿、常浦等人,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常浦吓得脸色苍白,全身发抖。熊文灿却做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原熊文灿幕僚常青云出庭作证,回答质询。他垂手肃立,对法官的询问一一作答。熊文灿的辩护律师姬信对常浦进行询问时,牵涉到需要熊文灿回答,熊文灿便从扶手椅上起立回答。他老奸巨猾,对法官起诉书和法官审讯时涉及他的犯罪事实,回答时都不承认,但硬话软说,态度恭顺,声音细小,推诿“不知道”,或“这不是我的责任”,或“那时我不在”,再或“那时我还没有到梧州……”他反复辩解自己不是杀人放火的直接指挥者,不负迫害梧州平民之责。诸如此类的回答,令我和旁听席上大多数人感到愤怒,议论纷纷的声音从旁听座上和记者席上发出,在礼堂里“嗡嗡”地传开。

法官走出来,逼视着这这个伪明战犯,然后翻开宗卷念道: 熊文灿在担任伪两广总督期间,勾结各地海陆匪寇,四处筹粮、筹款、派夫;并在元老院北伐期间,作为两广地区的最高负责人参与战争;纵容部下烧、杀、抢、夺,无恶不作,残害无辜平民;企图纵火烧毁梧州城。而有确切时间地点的人证就有多次。

台下早一片嘘嘘唏唏的哭泣声,顿时化为一阵阵愤怒的口号声:打倒伪明!严惩战犯熊文灿!法官说完后,由控方代表上台发言。苍梧县代表、藤县代表、妇女代表,都先后上台发言。用铁一般事实控诉熊文灿的战争罪行。台下受害者家属,又是一片哭泣声和怒骂声。许多人冲上去要踢打这这个战犯,白马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控制群情激昂的会场。熊文灿在大量的人证面前,脸上流下了豆大的汗水,他们终于向梧州人民低下了曾经不可一世的头颅。

法官走在台前,庄严的宣布: 经查証,战犯熊文灿、常浦二人,在占有梧州期间,残害人民事实证据确凿,依据《戡乱法》,以元老院和人民的名义判处战犯熊文灿、常浦死刑,立即实行!台下立即爆发一阵热烈的掌声,欢呼声,叫好声。

审判会结束,两人被押赴西江。白马队将五花大绑的熊文灿押着游街,后面紧跟着看热闹的群众。凡是游街队所经过之处,沿途的行人都将雨点般石块、砖瓦、水果皮、臭鸡蛋砸向这这两个战犯。

说到这里,骆阳明眉开眼笑的说:”当时不知从何处走出一群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手里拿着竹竿逼指着熊文灿的脑袋,只要这家伙脑袋晃动,这些孩子就用竹竿抽他们。”当时这种有趣的场面,引起行人开心大笑。一到西江边上,监斩官一声令下,几声清脆的枪响,熊文灿和常浦两人像死狗一样倒了下去。

据骆阳明回忆,刚执行枪毙完毕,梧州某菜馆的一位厨师,就把熊文灿的心挖出来,下酒吃了。不久,梧州流传起闹鬼的故事:说是某人晚上在街上看见了熊文灿。又说是在西江岸边也看见熊文灿牵着跟狗一样的常浦,怪吓人的。但是大多数梧州人站出来说,这种人渣,阎王爷早就罚他们变成了畜生。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