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一个幸福美满的故事----柳小正总督强抢民女记》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tr19821201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3-8-21

最近更新时间:2013-8-21

正文

一个幸福美满的故事----柳小正总督强抢民女记

(WIKI编辑分卷、章、节,仅为方便阅读参考)

A 柳正是皇汉 50岁

B 柳小正是小皇汉 24岁

C 柳小正以优异的成绩从帝国步兵学校毕业,并且在某某殖民战役中大破白佬,成为殖民地总督

D 柳小正总督闲得蛋疼,突然想起以前勇敢的心里的桥段,于是带了几个忠心耿耿的老伙计杀奔苏格兰玩强抢民女

E 柳小正总督抢走了小美女海伦

F 柳小正总督给小美女海伦净化、培训、以礼相待(300年以后的教育没白受)、买各种各样好吃好玩好看的小礼物送给海伦

G 海伦感受到新旧社会两重天,想一想旧社会,女人没地位;看一看新时代,妇女有力量,于是乎对代表现代文明柳小正总督芳心暗许,成为了柳小正总督的武装女仆

H 柳小正总督坐上红旗马车,带着海伦回苏格兰,准备和最心爱的女仆的父亲大人干一杯

I 海伦的前未婚夫发现了蜜月中的柳小正总督和海伦,并试图袭击柳小正总督,被武装女仆海伦击毙

J 柳小正总督和海伦的父亲大人干了一杯,外带给了不少聘礼,把老头感动得当场要跪下磕头,被阻止,海伦被柳小正总督带走了

K 目睹这一切的威廉若有所思,回家闭门写出大作 “论做元老院的殖民地比作封建贵族的农庄好一百倍”

L 柳小正总督由于强抢民女被元老院质询,在元老院质询会上,海伦大胆发言,表示要勇敢地突破封建观念,追求爱情,坚决要求成为柳小正总督的贴身女仆,并当场与柳小正总督在质询会上热吻

M 爱情,多么伟大的爱情,500元老集体起立鼓掌,柳正表示自己以前的种族观念实在太狭隘了,儿子比自己出息多了,决定以后向儿子学习

N 从此,海伦和柳小正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与海伦同样幸福的,还有来自英格兰的XX,来自威尔士的OO,来自爱尔兰的XO 和 来自阿拉伯、法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俄罗斯等等等地的等等等人

柳小正总督为啥一定要必须要强抢民女而且非抢不可不抢不舒服斯基的原因,请参看这里

http://bbs.northernbbs.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3214&extra=page%3D1


这是柳小正总督强抢民女记啊

第一章 抢亲

当一个农夫要将他的女儿嫁出去时,他派了一个信差到处去宣布喜讯,并且邀请人们来参加结婚典礼。年轻的威廉也被邀请——几乎没有一个住在附近的人没被邀请。因此在深夏的某一个星期日下午,他与缪伦在教堂旁边长及膝的草地上散步。几乎所有的农夫家庭都出现了,但是村民只被邀请了几位,原因是女方的家长是个佃农,经济上不许可邀请全村的人来用餐。然而餐桌上还是摆满了丰盛的食物,现场装饰着缤纷的花朵,回荡着好听的音乐。有几位精神极佳的农夫一直围绕着新郎和新娘,唱着淫秽的民谣。

当结婚典礼进行的时候,威廉与缪伦分别坐在中央走道两边的椅子上,她跟她的家人坐在一起,他则独自一人。唱诗班正在吟唱着拉丁弥撒,这一类弥撒曲对大部分的参与者来说是神秘的,但是对缪伦而言,它的意义却在这个时候散发着光辉;缪伦已经看过她的好几个朋友走上红毯的那一端,她也拒绝过许许多多的求婚,选择自己一人独自在人生的道路上旅行;她今天在聆听弥撒曲时,有特别不同的感受,就好像那些经文是为她独自一人所写的,对她来说充满了神圣的意义。

当众人一一跟在新郎新娘的后面,走出教堂去参加真正的庆祝会时,她和威廉在教堂的门口相遇,当他们俩面对面时,他们很渴望的用自己的眼睛搜寻对方的脸孔,唯恐在他们分开的时刻里,对方有什么地方变了,或是有什么事情不对劲了。他们正在凝望的脸孔就是每天早上醒过来时,第一个在脑海中浮现的影像。而他们的梦也全是梦着同样一个人。一旦他们亲自看到对方,他们就看到了一样的爱,一样的诺言,一样的光采,就像望进一个正在凝视天堂的人的眼睛。

正当威廉陶醉在自己的美梦时,他听到马蹄的声音。随后,出现了一群人——是一队临高骑兵,带着各种颜色的旗帜。领头的是一位贵族,他头上插着羽饰,衣服也闪闪发光。

婚礼的客人全部都安静下来。他们是来做什么的?难道这位临高贵族要送新婚佳人礼物?是要送给他们一块土地吗?或是赠点钱当做新娘的嫁妆?新娘的父亲一直是一位谨守本分的佃农,每年都将贵族的谷仓填得满满的。这种突然的造访一定是意味着不寻常的事情要发生了。新娘的名字是海伦,她有一头金黄色的秀发,她紧紧地抱着新郎罗比,看着他们骑了过来。

骑兵们骑到了新郎新娘的面前。贵族的头发是灰白色的,大约五十出头。他的脸形丰满,胡子上方的脸颊则又红又肿。他在马上站了起来,然后宣布,“我是来执行‘初夜权’的!身为领地的主人,我将要在他们的新婚夜与新娘同睡一宿,来祝福他们能白头偕老。”

温暖的微风轻拂过树梢;马匹甩了甩脖子,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发出声音。没错,贵族是有实行“初夜权”的权力。他拥有土地;而事实上他也拥有人民,他可以要求任何一位平民男子为他在一年里作战一个月。然而最近有一段时间,贵族停止了“初夜权”的执行,因为这种特权会制造仇恨,拆散家庭,或许这就是他们现在的目的吧……。

史迪渥特,也就是新娘的父亲,冲向前来。“不,不,我的上帝!”他高喊着。

那些骑士都带着火枪,他们是有备而来;刹那之间他们的火枪都对准了农夫的身体。“‘初夜权’是我们贵族的权力,”临高贵族平静地说。“我最近才接收这里的领地,或许你们还不知道对领主应该履行什么义务。我是来这里提醒你们的。”

新娘感觉到新郎罗比的手臂忽然拉紧起来;罗比和他的岳父正准备手无寸铁地跟那些临高人打起来。他们想要抓住马缰,把骑士们拉下马来,在自己还没被杀之前,多杀几个临高人。但是新娘比他们的反应还快,她一手扯住罗比,另外一手去抓她父亲的肩膀,把他们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或许是因为她的思路比较敏捷,又或许是她一看到临高贵族的到来就已经预期到将会发生的事,她胸有成竹地跟父亲及先生轻声讨论事情。

他们在讨论时满脸通红,父亲与罗比不时地抬起头来,以火热的眼睛瞪着贵族,而每次父亲与罗比这样做时,海伦就讲得更快些。当场没有人怀疑新娘正如何劝退她的父亲与丈夫,也就是说,她似乎已决定去陪贵族睡上一宿来拯救两条她所挚爱的生命。

然后海伦噙着泪水离开她的父亲与丈夫,自愿被一位骑兵拉上马背的后座。他们骑走了,她那如火般的秀发在她背后跳动着;她没有回头。

那些农夫在骑兵队离开之后,觉得自己好没用。新娘的妈妈被一群妇女安抚住,但是她的嘴里不停的哭喊着;新郎与他的岳父眼睛看着地上,嘴唇闭得紧紧的。

威廉从头到尾都看得清清楚楚,他一句话也没说,把思想隐藏在心里。

第X章 回乡

某年某月某日,总督带着海伦出现在苏格兰,两人看起来如胶似漆,嫉妒的野火在罗比心头燃烧,他们周围几百英尺内没有一个护卫

“FREEDOM!!!!”

罗比举起干草叉,向总督冲了过去

“砰!!!!”

有什么东西穿透了罗比的胸膛,罗比感到自己的力气正在流逝

“海伦~~~~~”

罗比悲哀的望着自己的新娘,徒劳地伸出手臂

“砰!!!!”

海伦将左轮手枪的枪口顶上罗比的额头,然后开火,红白相间的脑浆飞溅了一地

“发生什么事了?亲爱的?这是谁?”

总督吃惊地问道

“一个不值一提的刺客,可悲而又可鄙的反动分子,我的主人~”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