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三打贾家楼》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三打贾家楼
作者ID
百度贴吧 高级西点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州,贾家楼
涉及方面 治安管理,暴力抗法,再穿
内容关键字 黑尔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1. 同人:广府巡警之菜鸟初更
  2. 同人:三大贾家楼二
  3. 同人:三打贾家楼三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6-17
最近更新 2016-07-30
字数统计 (千字) 2016-08-09



广府巡警之菜鸟初更

巡警李子瑜,实习期间表现良好,这个月终于转正了。他被分配在一段商业闹市区巡逻。

噼里啪啦,乒乒乓乓,远处一家酒楼新开张,燃放的鞭炮四处炸响。李子瑜和带班的正差,搭档主管傅满周,远远望着,不断皱着眉头。

傅满周是三级警员,有望下个月提职,对于这个在街面闹事的酒楼十分恼火。该酒提前十天在派出所报备了开张庆典事宜,但是没有提燃放爆竹。而且他们这次看来放了至少10个1000响,街面烟雾弥漫,行人纷纷被爆竹崩得四处走避,街面十分混乱。

“我看要出事,不要走了水,看这炮崩的太厉害啦!咱们看看去!”傅满周担心出事,搅了自己的提职,不得不前去干预。李子瑜奉命做跟屁虫,一同前往。

“嘟嘟!”傅满周掏出警哨狠狠地吹起来,同时叫骂着:“怎么回事?谁叫你当街放炮了?没有报备,走了水看你是问?!”“赶紧熄了,别放了!”李子瑜也跟腔叫着。周围的商铺和行人一看官差驾到,也纷纷上前诉苦:“赶紧管管吧,放炮把生意都搅了!”“太不像话了,这么狂,放一万鞭,作死呀!”周围不少被吓坏的孩童用哭声附和着。


酒楼的大掌柜一看官差前来干涉,赶忙自来熟地上前奉承,同时熟麻利地掏出一个红包,手腕一翻,塞进傅满周手里。两旁的两个小伙计也上前围住李子瑜,掏出另个红包往他警服兜里塞,一边说着:“官差辛苦!一点茶酒钱,不成敬意啊!”

别别别!可别!李子瑜被当街贿赂,急的满脸通红,生怕被砸了饭碗。他一边急忙往外面掏,一边瞅着傅满周。“呵呵!掌柜的,不错呀!”傅满周满脸你懂得的表情,眉开眼笑地冲着掌柜笑着。“不成敬意,不成敬意啊,兄弟们懂,回头专门请各位地面上的头面聚聚!”掌柜的奉承地说。

“好!好!还敢公开行贿警员,这官司你吃定了!傅满周突然翻了脸,一把揪住掌柜的衣襟,一边冲着李子瑜吼道:”警员9527,赶紧吹警哨招呼兄弟们,有人扰乱社会秩序,公然行贿公职人员,抓人!“”嘟嘟嘟!“李子瑜得令立刻松开抓住活计的手,掏出警哨没命的狂吹。

“哎,别价,有话好说,我可没得罪二位老总啊!”掌柜的简直要哭了,极力作揖哀求道。两个活计也吓坏了。俗话说当官不打笑脸人,今天这拍马屁竟然拍到驴蹄子上了,官差当场要抓人。这是唱的哪一出,进了衙门还不得扒层皮?其中一个年长的活计当场就跪下了,不停磕头哀求。另一个或比较楞,看到哭跪无效,酒楼开张不成,自己的饭碗也要丢了,不由得动了真火。

他是从山东逃难出来,在徐州附近被东家收留。东家家大业大,在京里也是有人脉的,江南江北的生意很多。这次被派出来跟着掌柜的到广府开店。都说髡匪地盘生意好做,从不扰民,官府也清廉。东家有意到这里开店布点,也为今后留条后路。这大明江山看着悬,现今人人心里明白的紧。谁成想天下乌鸦一般黑,这广府的髡匪衙差真是仗势欺人,阻力阻挠开业,还要抓人,这明摆着是敲诈勒索。

他越想越气,禁不住拿出以前练拳的手段,一把扭住李子瑜吹哨的手往后一拧。李子瑜疼得哎呀一声大叫,上身下俯,哨子也掉在地上。山东伙计另一手搓手成刀,狠狠批在李子瑜头上,一下子把他砸倒在地。周围众人都惊呆了。掌柜的和傅满周更是吓坏了,两人互扭着,呆立当场,表情十分精彩。

“欧差造反啦!欧差造反啦!”围观人群的大叫警醒了傅满周,不禁心中一喜。抓捕现行反贼,不就是大功一件啊!他立刻扯起嗓子大叫起来:”欧差造反啦!牌甲街坊快叫联防队,快敲棒子吹哨,袭警啦,赶紧叫警察!“周围正好有地方牌价和联防牵头分子,见状急忙大喊起来,同时棒子声、铜锣声四处响起,街市一片大乱。

“完了,完了,全完了!鲁四驴子,你这个混蛋,回去我饶不了你!”掌柜的气急败坏大喊起来。性急之下,他猛推一把,把揪着他的傅满周推倒在地,扭身往酒楼里跑去:“:别愣着啦,快跑吧!”


贾家楼是石基砖墙木柱的三层建筑,开面五间,进深三间。两侧向后各建有五进的廊房,整体形成凹字型的格局。楼后是三面楼房环保形成的庭院,庭院后面建有一道丈高的砖墙。墙后面是一片数顷广阔的大池塘。酒楼前面是一丈五尺宽的街道,酒楼两侧各有一道约五尺宽的小巷与周遭街坊隔开。酒楼总体形成独立的一个据点式布局,而且是周遭三里范围内最高的建筑,易守难攻。

“现在,数百警员和街坊联防队员已经把贾家酒楼团团围住,袭警凶犯约30人,现在正躲藏在酒楼内。刚才已经查访了周遭街坊邻里。这酒楼除了正门,只有南侧巷子里一道进出车马的侧门。百姓反应一直没有人出入。确信他们还躲在里面,因为刚才还有瞭望的警员看见三楼窗口附近有人影晃动,还听见里面有哭喊声。”牌甲坊头恭恭敬敬向高级警员报告。

“30人?怎么回事?不是说当初袭警的只有3人吗?”广府警察局高级督察林正应皱着眉头问道。作为最近刚从田独附近调回的元老级高级警察,林督察对于下属报告的前后不符十分不满!他瞪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当事人傅满周和李子瑜,现在二人战战兢兢地保持立正姿势听候上级审查。二人的身上满是泥土,警服衣襟打褶。傅满周留着鼻血,满脸是黑泥。李子瑜的帽子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光着头,满脸是汗。

警察分局局长,一个老归化民警察,赶忙鞠躬报告:“首长,是这样的。出事后附近的20多名警员前来增援,抓捕嫌犯,可是从酒楼里冲出30多人,手持菜刀、棍棒、铁锹、斧头、匕首、宝剑等凶器,把20多个警员全部打伤。这些警员基本都是新招聘的,除了2个有经验外,都是生手,所以....。现在有3个重伤员已经被送到白鹅潭的大世界医院抢救去了,其余全部各个带伤。所以立刻打电话要求市局武装支持!”

“这么嚣张!查清楚没有,里面都是什么人?”林督察竖起了眉头,吓得在场的人全都低下了头。光复刚两个月,元老院的光辉形象才竖立起来,就闹出这样的凶案。暴徒当街公然武力抗法,把当地的派出所主要警力一锅烩,给了市局当头一棒。当初围剿关帝庙匪徒,也没有这么多人集体受伤。3个重伤员里有两个估计抢救不回了。难怪领导重视,亲自挂帅,要严打严办!

“首长,武装防爆大队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准备强攻!”防暴队队长向林督察请示道。林督察正在接电话,听完后里格立正:“是的,为光荣的元老院服务,一定保证完成任务!”说罢,他向屋内众人把手一挥:“上级指示,一定要严厉惩治这起影响恶劣的暴力抗法案件!抵抗者一律格杀勿论!开始攻击!”

警哨声响起,60余名防爆大队队员掩护在藤牌后面,向前迈步,缓慢逼近贾家楼,即将发起强攻。木柱、镗叉、斧头、抓捕网、铁棍、转轮手枪齐备,准备狠狠收拾酒楼里面不开眼的狂徒,杀一杀在附近围观的部分桀骜豪族的气势。大队长躲在藤牌后,发一声号令,众人大吼一声,一起向前攻击。


这时,三楼雅间的一扇窗户突然打开,掌柜的满面血污、蓬头垢面地伸出头来冲外面大叫道:“冤枉啊,冤枉啊,髡匪无良,毁我大明,而今敲诈勒索、行凶砸店,不给人活路啊!老天啊,快睁眼看看吧,我就是死了也要当厉鬼,不放过你们这群乱臣贼子!”这时周围在墙头、屋顶围观的百名不怕有数千人,听得哭喊,纷纷摇头叹息。有一些士绅麽样的竟然掩面痛苦起来。

一见大事不好,即将失控,林督察从街心附近征用的指挥部伸头冲窗外急忙喊道:“快进攻!不要让匪徒再猖狂下去!”众人呐喊一声,已经冲到酒店门口,开始用木柱撞门板,用斧头砸一楼的窗板。忽听得围观数千人惊呼一声,只见有一人从三楼跳下。黑影直接砸到防暴队的人群里,当场被两把镗扒戳死,血流遍地。

林督察一见,直叫糟糕!


三大贾家楼二

众人围观之下,贾家楼掌柜披发蒙面,从三楼窗口一跃而下,摔在正在进攻的警员阵型之中,直接被两把镗耙戳死,血流满地。

周围墙头、房顶上围观的广府数千市民齐声鼓噪起来:“哎呀!”“矮油!”“糟了,出人命了!”“髡人闹出人命啦!“

隔街窗口里的林督察一见,也高叫糟糕。抓捕暴力抗法的商户,居然弄得跳楼了,元老院英明毁于一旦啊!自己必然要吃处分,成为替罪羊。没准会被踢到鸿基去看煤矿!

痛心之余,他也是恼怒!都说粤人刁顽,今日一见,果然如此,豁出去自裁,也要恶心死官府。老子没好果子吃,你们也不要过好!

决心一下,林督察拿起大声公,冲着呆立在贾家楼前不知所措的执法队警员大喊:“冥顽不化的暴徒以死自绝于人民,我们要给匪徒们雷霆一击!警员们,光荣的元老院永远是你们的后盾,立刻猛力攻击,把策划袭警的暴徒们全部绳之以法。进攻!胜利是属于人民和元老院的!”

“冲啊!”抓捕大队的警员们抄起斧头和檑木,继续撞击、砍砸这门板和窗板。很快,贾家楼的门窗就向执法队敞开。60余名警员一哄而入,菜鸟李子瑜也混在人群中冲入酒店一楼,大喊着:“抗拒从严,就擒从宽!”

突然,楼梯口上猛地被抛下一把椅子,砸倒两名警员。鲁四驴子红着眼,狂呼着出现在二楼楼梯口。“掌柜的,老鲁我对不起你!髡匪们我和你么拼啦!”说罢,左手一把撸子右手一把撅把子驳壳枪,冲着楼梯下的人群就扣动扳机。

呯呯呯呯,乒乓乒乓!楼下的警员们也用十几把黑火药单动转轮枪和鲁四驴子对射起来。烟雾弥漫,鲜血四溅,场景十分惨烈。不断有人被打倒在地,负痛哭号着。呯的一声!李子瑜的帽子被子弹打飞,后面不知谁的血溅了他一脸。他裤裆一湿,抱头瘫倒在地。

未及,枪声突然停止,一楼的警员们全部爬倒在地。二楼楼梯口,鲁四驴子全身是血,举着两把打空的手枪,怒目圆睁,僵立在当地。

突然,一群白鸽穿破烟雾,从楼梯口向下飞翔。元老们熟悉的英雄本色电影插曲轰然奏起。一个高级警员响起这是他在宿舍窗口偷看一个元老用小匣子(手机)观看的髡匪影戏枪战片英雄本色中结尾的插曲。“小马哥附体啦!小马哥附体啦!快跑啊!”警员大喊起来,猛地爬起来,向门口冲去!

有人带头,所有警员全都有样学样,争先恐后地往外逃去。毕竟当街与匪徒驳火激烈对射,这样的高级训练科目,他们大多数没有学习过。砸强大的心理压力下,众人腿早已如筛糠般战抖,裤子尿湿了。




元老院彻底暴怒了。出兵广东,第一场仗居然就打败了,而且败在了市井毛贼的手上。特别市防暴大队和普通治安警也算尽力了。但是这次的对手与以往不同。以往临高警力对付的是是江湖侠客,闹事街痞,山寨土匪,和无知暴民之类的角色,和元老院的武力值不在一个档次上。临高老警员虽有一定的破案抓捕经验,但没人像HK飞虎队一样有过与歹徒当街热兵器驳火的经历。这次一打贾家楼失败,主因在此。60余人的抓捕队伍,被打死打伤5人,踩伤扭伤12人,大部分伤亡是发生在人群拥挤在楼梯前时发生的。虽然主犯已经被警队击毙,但剩余的警队居然集体逃跑,使得元老院在数千围观的广府市民前出了大丑。‘必须查出来,这手枪是谁给匪徒的!必须调集治安军和警备营立刻清剿匪巣,宁可错杀一千,不得使一人漏网!’薛冈村在隔街边的前敌指挥部里暴跳如雷地吼叫着,震耳欲聋,酒楼上也能听见。黑尔在酒楼二楼的走廊中伏低身形,慢慢顺着墙边爬入一个雅间。他的嘴角一撇,轻轻地微笑起来:“我才不会告诉你是我给的枪呢。虽然土造,但是正点。”


自从打探到髠匪欲对广东有所动作后,黑尔就开始了积极的渗透活动。近年来,由于髠匪对他采取的绥靖政策,使得黑尔的实力有了较大的提高。火药和枪械的生产都有了进步。步枪的路线直接走的是夏普斯隧发后膛来福枪的技术。手枪因为底火和弹壳的小批量生产,也有了一定的进步。单发独撅枪,手动六子转轮枪,半自动10发驳壳土枪,依赖了整装弹壳的生产工艺,使得射速较隧发纸包火枪有了显著的优势。拉发,踏发,拌发地雷,拉发手雷的产出,使得游击战成了可能。提前两个多月的潜伏和渗透工作,使得黑尔在20余人的骨干基础上,建立起来百余人的地下武装,基本可以做到人手一枪。除此之外,在广州周边地区,沿广西交界一带,珠江三角洲以西沿岸,潮汕一带,也实现建立了数百人的地下反抗组织。作为深受毛派思潮影响的前赤军成员,本着实事求是和统一战线的宗旨,黑尔发动群众拉关系,与朝廷的反髠势力建立了松散型的统一联盟,后者在人力,财力,运输等方面提供帮助。受制于手工作业的产能限制,黑尔在广东一带预先投入了两百多条枪,300多人的力量,已经是他实施的游击战的极限了。幸亏还有白人鬼畜在吕宋的支持,自己的军火作坊和矿场也能提供额外的支持,否则,自己只好靠去向荷兰东印度公司寻求大烟和茶叶生意赚钱了。贾家楼除了掌柜的和一个长随伙计外,其余的店伙,厨子,打杂的已经都发展成了反抗军组织。鲁四驴子在上个月也彻底成了黑尔的门徒。穷人翻身做主人的理想,对于底层赤贫阶层来说,还是有相当号召力的。贾家楼的地下,有黑尔的一个军火库,还有密道和其它街区的联络站相通。反抗军们进可攻退可守,游刃有余。


贾家楼必保。至少它得作为一个抗髠运动的据点,广为大众熟知后才应该放弃,就像哈德孙渡口一样,成为抗髠运动的精神明灯,自己才能借此获得相当的知名度。为进一步开展亚洲工作奠定理论和群众基础。黑尔合上笔记本,把鹅毛笔插进桌上的墨水瓶,然后对雅间内的十余名武装门徒命令道:“髠匪一定马上要反扑,大家准备好枪支弹药,提前设好地雷,等会把那门格林登也推出到楼梯口。通知其它房间的队员统一行动。过走廊要伏地身子贴墙走,小心髠匪在附近房上的步枪手。”刚说完,只听外面呯的一声枪响,然后又是一声。房间的门被推开,一个黑衣队员贴着地面爬了进来,肩膀上带着血。“怎么回事?黑子!”一个头目赶忙问道。“附近房上都是髠匪的步枪手,一个走廊里望风的兄弟被打中了,我擦破点皮。不碍事。教主,跟他们拼了!”“大家放心,髠匪草菅人命,无故毁我教坛,我等绝不善罢甘休。通知大家,等天一黑,所有窗台都磊上土带,预留射孔。二楼楼梯口用土袋和桌椅磊好机枪掩体,他们一进攻,就用多管机枪好好给他们个教训!”


手摇纸包弹格林登机枪慢吞吞喷吐着火舌,楼梯口下的酒店大堂内烟雾和血雾弥漫,武装日本治安军和临高警备营的军队在弹雨中扭动着身躯,跳着奇怪的舞蹈。碎屑、血液、残肢、武器四处飞舞,楼梯和地面上尸体枕籍,血流满地。残存的几名鉴定抵抗分子躲在桌椅或柱子后,时不时探头用单发步枪还击着。前装枪最大的弊端就是在非站立姿态下无法正常装填弹药。这次进攻的100余名武装士兵在发射完一到两次后,就被黑尔等操控的机关枪压制得死死的。这不是对等的街头警匪驳火,而是军装部队对土著步枪兵的单方面屠杀。在伤亡了30%之后,大部分进攻者意志完全崩溃,丢弃武器和伤员转身逃跑,又被机关枪打倒一片。

糟糕,纸壳弹的格林登再次卡壳了。黑尔不耐烦地挥挥手,身边躲在土袋掩体后的几个反抗军随手甩出了手雷。一阵巨响后,居然没炸死几人,大部分髡匪军还是跳出了酒店。二楼的抵抗者毫不怜悯地用单发步枪和手枪挨个冲着这些绿色和黑色的背影点名。遗憾的是,枪法太差,活靶也没打死几个。这是打退髡匪的第三次武装进攻了。酒楼正面和两侧街巷中,遗尸累累,有一百多具。反抗军也伤亡了20多人。赤军黑尔凭借一己之力,在贾家楼死顶髡匪的围攻,已经是第二天了。目前酒楼已经成了坚固的堡垒,一楼的窗口和大门几乎完全打烂,二楼的窗口也被弹累累,残缺不全。每个窗口都用土袋堵成射孔,酒楼的顶部也用土袋和杂物堆出了两个碉堡,起到居高临下压制火力的作用。

贾家楼四周3、5里周边的屋顶上、大树上,每天都有成千的广府土著围观战事进展,时不时爆发出一阵较好,或者惋惜的哀叹。当然,已经有十余人被流弹击毙。但是人们依然热情依旧。每天吃完饭,或者太阳落山后,无数百姓士绅们搬出桌椅马扎,享用着瓜果茶水,逍遥自得地消费着髡匪和反抗者之间激烈的战事。

“试看这广府,今日是何人的天下!暴秦虽猛,亦有匹夫不惧哉。”一名儒衫老朽摇头晃脑地说道。“惧你个头!少说两句屁话。”旁边的肥胖妇人用折扇猛拍老者的额头。“是是,夫人见教的是!”丈夫尴尬地搭讪着。周围仆妇忍不住捂嘴憋笑。一股潜流悄悄滴在广州府蔓延着。“我看这...,也不过如此吗?还是要早留后路,再作计较,我中华地广人稠,不是区区外人就能辖制得了的。”往往这句话在后花园后楼上密室说出,周围人等纷纷附和。“迟早也是当初沿海倭患的下场。哼!髡匪,也就这点本事了。”

轰!黑尔拉发一个挂雷,几名狒狒兵士被震倒在地,随即又丢出两颗手雷。巨响过后,居然还有人晃晃悠悠地打转。炸药的质量太差!黑尔的内心十分地无奈。一个头目用夏普思步枪从射孔中瞄准一个本子治安军小头目,枪响过后,倭寇倒地身亡,太刀随手摔起,落下后扎中地上一名伤兵的大腿,他登时发出了新一轮惨叫。另一名反抗军用转轮手枪瞄准伤员,结束了他的痛苦。“嘿,又打中一个!”此人兴奋地还未说完。呯的一声,不远处房顶上,一名特侦队员用K31步枪射出子弹,当时击中此人的眼部。子弹从他脑后穿出一个碗大的窟窿,红白之物糊满了粉墙。一阵弹雨从附近的房顶纷纷射向贾家楼的窗口和碉堡射孔,黑尔的火力被压制了下去。

进攻!敌人被压制住了!快进攻!特侦队的归化民分队长高呼着。200余名警备营士兵手持长枪短枪,举着享有薄铁板的木盾,向贾家楼发动了又一轮攻击。前排持盾士兵向前猛冲,对方的铅弹纷纷打在铁片和厚木上,丝毫不能伤人。后排士兵向前透出一排手雷。贾家楼前一片烟雾弥漫。特侦队的自动步枪和M240机关枪破风般地向贾家楼扫射着,髡匪士气大振。“攻进去了,攻进去了!嘿嘿!”林督察在窗户后的望远镜里瞅的真切。嗖,一个飞渣突然击中他的额头,鲜血流出。林督察软软地倒了下去。

“教主,弟兄们顶不住了,顶不住了,怎么办?”门徒们伤亡惨重,纷纷哀嚎着."快丢炸药包,手雷,全都往下扔!绝不能让这群髡匪上来,不成功便成仁!板载!九段坂见!”黑尔绝望地狂叫着。一群黑黝黝的大小物件冒着烟从贾家楼二楼和楼顶丢下去。一阵阵天崩地裂的巨响传来,酒楼临街的三面墙和地板都被炸塌,连着楼上的人员和全部砸在了楼下进攻者的头上。进攻者伤亡了一半。

快撤退!机枪掩护!救护伤员!特侦队的兄弟们哭了!功亏一篑啊!这日本赤军是在是意志力恐怖,居然不惜与进攻者同归于尽。


三大贾家楼三

上回书说到,赤军黑尔等逆匪引爆火药,与髠匪官军同归于尽。


只炸得是天崩地裂,鬼神心惊。髠匪军队伤亡惨重,个个大呼,可了不得了,反贼引爆了小型核弹(颇有一些土著在元老那里听过传说或看过视频),快跑啊!

军兵立刻败退下来,特针队射杀十一人也拦不住。贾家楼也被炸得残砖烂瓦,倒塌了一半。

林正英督察已经负伤撤退。薛冈村检点队伍,发现又死伤了七、八十人,不由得大怒。薛大队长拔出自动步枪就是一梭子,当场枪毙了十余名逃兵。众军兵被逼无耐,端着刺刀枪,弯着腰,战战兢兢地再次向贾家楼进攻。

突然,只听得残垣断壁后传来一阵欢呼,救兵来啦!几杆红旗在残垣后挥动。随即,手枪、步枪子弹和手榴弹泼风般向人群打来。髠匪军只发射了一轮弹药后,就被打得屁滚尿流,很难再有人停下来冒着近距离的弹雨给前装枪装填。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十余人被打了活靶。也有果敢彪悍的,对射完子弹后,端着装有刺刀的空枪发起白刃进攻。二十余人冲入贾家楼的残垣废墟后,就没有然后了。更有十几个黑影,在废墟中鬼鬼祟祟,向特侦队的火力点进行精确压制射击。特侦队土著伤亡一半,掩护火力一轻,进攻的髠匪再也支撑不住,毫无悬念地败退下来。

贾家楼废墟后,一处密道口,黑尔的援兵们还在陆续冲出。端着带简易瞄准镜步枪的射手在与特侦队对射。几名反抗军往简易榴弹集群发射器上安装手榴弹,然后发射。薛岗村所在的一处房屋被土制手雷雨集群攻击,薛队长全身冒着黑烟后窗逃走。

从后方赶来支援的石志骑见状,掏出对讲机高呼,兄弟需要支援,再不用大炮,就顶不住啦!不给劳资大炮,你们爱咋滴咋滴吧,这个屁股我tm可算擦不成!



大炮来了,大炮来了!

远处传来一阵喜悦的欢呼。很多士兵挥着步枪,举着双臂,在隐藏的街角后欢呼雀跃着。广州特别市警备区从临高伏波军暂借借的一门6磅后膛炮和两门3磅前装炮,以及相应的炮兵、弹药,经过海军运输船被运送到了大世界码头,之后被运到攻打贾家楼的前线。

“一二三推!”众人一声大喊,随着轰隆一声巨响,距离贾家楼斜对面300米处的一面院墙被人们用木杠推倒。炮兵迅速地将6磅炮推倒围墙豁口处。大炮瞄准了斜对面的贾家楼整面残垣断壁,弹药手将铁球实心弹和药包用推弹杆推入炮膛。炮手闭合后膛后,用力拧紧螺栓。“开炮!”炮长一声令下,手旗向下一挥,炮手用力拉下炮绳。燧发发火器引燃了已经被扎破的药包。

“轰!”一个黑色圆球被炮膛内的燃气顶推着,划着白烟飞向贾家楼。贾家楼的砖瓦被击中,一面断墙同时被打塌,顿时烟飞雾起,碎石土屑甚嚣尘上。“打中啦!”众人欢呼并鼓掌起来,委顿的士气重新高涨起来。

“呯!”“呯!”两声轻响过后。架设在贾家楼两侧200米远屋顶上的两门3磅轻炮也争先发言,向贾家楼的逆匪们喷吐着火舌。一枚炮弹打过了,击中不远处一户人家的屋顶,将瓦屋的飞檐打塌一角。另一枚炮弹却正中贾家楼侧面。穿过残窗,将两名黑尔反抗军队员打得血肉横飞。

“炮击!我方遭遇炮击!申请战术指导!申请战术指导!”重伤的黑尔用一只手台向什么人呼救着。


天已夜半,雷雨交加。被三门大炮轰了一个下午后,贾家楼废墟里反抗的枪声逐渐稀少。前指的电话发动号令,总攻趁着大雨终于开始了。

数百伏波军、防暴队员们挺着刺刀枪,呐喊着冲向被团团包围的贾家楼,数百白刃在雷电的照耀下发出渗人的白光。“杀呀!冲啊!”高昂的呐喊声响彻云霄,与雷雨声交织在一起。

几只手枪、步枪在废墟后向冲锋的人群射出击发子弹后,就因为雨水和潮湿哑火了。当然,在这样暴雨倾盆的天气里,髡匪官军的步枪也彻底成了摆设。

一名伏波军士兵瞄准废墟扣动扳机,居然哑火。他搬动扳机,检查枪膛。“糟糕,枪膛进水了,药条都湿了。”雷电闪过,一个经典的苍白面孔惶恐着。(三元里英军鄙夷地撇了撇嘴:“切,雨天火药枪都这样。雨天里,你的米妮枪和俺的褐贝斯不一样吗?雨天要睡觉,打不得呀!)

黑尔躲藏在废墟下的一个空间里,正绝望地要引爆炸药包,与髡匪同归于尽。突然,手台里传出一阵嘶吼声:“黑尔君,战术指导已经到达,不允许你现在玉碎捐躯,你的明白?你的明白!?”一阵军号声突兀地响起,在周围的喊杀声中显得极为刺耳。

废墟下一处空间的瓦砾被从下面推开,一个又一个军士从密道里钻出,冲上瓦砾堆。他们身穿草绿色军装,头戴罩着伪装网的铁帽,手端拉栓式步枪,腰垮手雷。他们冲上废墟顶端后立刻趴下,端起步枪向髡匪人群进行点射,或投掷手雷。

数名军士端着歪把子机枪,或者掷弹筒,在废墟的隐蔽处进行火力轰击。一名中尉麽样的指挥官,手持p-38手枪,不时点射着,一边挥动手旗,指挥几十名军士组织火力反击。

大正11式轻机枪在熟练射手操作下,发挥着射击精准的特点,不断进行着三发点射,逐个击溃房顶和窗口后归化民特侦队的火力点。而两组掷弹筒则分别对三处火炮阵地进行覆盖轰击。髡匪军士死伤惨重,而步枪和火炮在大雨下完全成了烧火棍。

十余个个发起白刃冲击的髡贼士兵被击毙在废墟斜坡上后,进攻者彻底崩溃了,人们纷纷四散逃命。20余个特侦队射手在对方38步枪的精确设计下大部伤亡,彻底失去战力。

“完了,快撤!快撤!怎么把皇军给穿越过来了!快跑啊!”几名识货的元老彻底精神崩溃了,骑上马飞奔而去。不远处废墟上的几十名“皇军”端起刺刀枪冲下斜坡,对逃亡的人群发动白刃冲锋。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