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上皇帝陛下琼州髦事折》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上皇帝陛下琼州髦事折
作者ID
其他网站 龙的天空:汉家天子使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海南,广东
内容关键字 奏折,文言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其他 龙的天空: 上皇帝陛下琼州髦事折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1-08-04
最近更新 2011-08-04
字数统计 (千字) 3.4



上皇帝陛下琼州髦事折


皇帝陛下

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明践祚,恩重海外。圣人教化,泽被六合。

太祖经制,十五不征。烟波万里,重译纳献。

成祖振衣,通使西洋。山海之国,莫不臣妾。

二祖皇谟,垂于近代。海外交通,在于粤省。

粤之琼崖,边敝海隅。传习文教,世出名臣。

天启年间,澳洲来船。番禺通商,临高立寨。

夫澳洲者,于史无传。或曰其地在东南海中,去中国两万里。

土地广袤,山川钟灵,为一方水土独秀,南方精气之所凝。

人为宋裔,一如海内,本中土苗裔赤子,宋室崖山之劫余。

世所传张世杰陆秀夫奉社稷死崖山,不尽其然。

陈宜中尊二帝于南荒,闽粤义士从者五万有奇。

先至爪哇,屯垦生聚。元主闻之,遣军逋逃。

虽为不逮,犹有余威。宋人惊弓,再兴南渡。

复去南方一万五千里,至于澳洲大岛。

往昔南迁,消息不通于中国,以蠓元横暴,父母之邦不存故。

断发为记,世代沿袭以志警醒。及来番禺,粤人称呼曰髦。

髦来番禺,贸易有无,出入鲸波,所为故国消息。

有玻璃镜、打火机等机巧之物,渐行于中国。

考其原因,澳洲地广而民乏,穷极生变,故善用百工以补人力。

尊德督粤,闻澳洲多财货,心生贪婪,常起侵夺之念于前。

又好边功,以髦人无兵甲,可效闽省清海于后。


乃曰:

天启年间,髡来临高,屠戮忠义,割据琼岛。

其势也大,伪称宋裔,托行商贾,实为窃号。

以声色犬马迷惑士人大夫,以奇术淫巧勾引无知小民。

既踞海南,又行不测,渐取雷州,船临省城。

百粤黎庶,累卵岌岌可危。岭南安否,在贼一念之间。

上瞒圣聪,次欺内阁。集兵全粤,蜂拥渡海。

髡人惶恐,以为捐输。金珠玳瑁,诚诚纳献。

王督不允,杀使数人。祭于中军,献于大旗。

炫威扬武,遂至澄迈。轻狂浪进,乃启战端。

澳人重信,闻讯激愤。揭竿而起,众五千人。

一夫效死,千夫辟易。五千效死,况火器哉?

连珠铳炮,一轰十里。自生火箭,能破联营。

接战三日,粤兵有挫。师老澄迈,军还琼州。

当是之时,兵非不能战之兵,将非不能战之将。

守臣传檄,晓喻全琼。义民蜂起,壮士云涌。

团练起伏,髡人日窘,人不得食、马不得嚼。

竟而祸起萧墙,覆军杀将。南天倾柱,罪在王督。

身为总督,不治兵甲。好做清谈,谈兵纸上。

髦中情势,一概不知。既兴大军,又不输粮。

大员颟顸,吏目贪腐,托言风波,阴行漂没。

瞽目凭河,所托非人。渡海军粮,十不存五。

粮为军本,自古亦然。军中无粮,帷幄难支。

徒困穷城,为髦所乘。环岛州县,一一打破。

月旬,贼首文德四、马千竹等,负荆亲来海口。

口称死罪,上书守臣,文辞诚恳,谈及归顺。

守臣严辞,呵斥彼等。既称宋后,何犯海疆。

文马诺诺,向北磕头,谢皇帝陛下不杀之洪恩。

言大明驱逐鞑虏,重光神州,澳洲得闻,喜极而泣。

故而有心向化,粤人所知。天子圣聪,不敢有逆。

曩者王督暴虐,夺其产业紫明楼,髦人忍气吞声,不敢有悖大员。

又发虎贲,来夺其田土。为家小计,不得已而举渔夫弱小,相抗神武王师。

今已知罪,愿献故宋伏波军信印旗号文书、故宋大内全身玻璃镜十二面、故宋大内各色奇珍五千箱。

请宽天威,请延天讨,恕其无知,饶其残生。


又言:

崖山余裔,亦是中国赤子,宋人残部,原来大明所育。

边海之地,屯田多年。一应税收,并无亏欠。

天启年间,本欲归附,道多阉党,困居海隅。

王督贪暴,致其冤屈。乃启事端,遂发军旅。

岭南纷扰,惊动圣人。种种冤情,恳请天听。

外臣详查,不似作伪。文书措辞,有宋时风。


当若收抚,于国家利处有三:

其一,髡人故宋苗裔,本乃中国子民,与红夷、蛮子不同。讨之,中国无所获,收之,四海归心。

其二,髡人能商贾,许其经商,严加管束,五年之内,朝廷无舟船之费,可收息百万两。

其三,髡人能铸各种铳炮,甚精良,命其献火器,铸大炮,朝廷无锱铢之费,而辽事可安。

伏念动兵五月,粤省藩库花费已过百万两。

劳师渡海,民多劳顿。军兴海南,人乱海北。

苗瑶土司,防海巡检,各处空虚,恐生它变。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剿抚之策,本由上出。

唯念皇天有好生之德,我朝有优待之礼。

髡人既已知罪,皇帝何惜恩赏?

外臣越矩,死罪死罪。

恳请皇帝陛下御裁。

皇帝陛下

万岁万岁万万岁!


广东布政使司、广东按察使司、广东指挥使司

外臣某,某,某

叩首

一则

却说陈宜中奉二帝南迁,开拓南荒,世代为右相。

宋帝与陈宜中立誓:政由陈氏,祭由赵家。故国不复,赵氏不亲政。

传至今日,其子孙陈近南当朝。人称八尺。

国政困顿,有志者纷纷北上,到南洋一带打探故国消息。以为应誓约、驱八尺。


二则

皇帝陛下

万岁万岁万万岁!

海南髡贼势大,伪称宋人后裔,来粤托行商贾,实乃窃号之贼。

天启年间,贼来临高,屠戮忠义,割据琼岛。

以声色犬马迷惑士人大夫,以奇术淫巧勾引无知小民。

既踞海南,又行不测,渐取雷州,船临省城。

百粤黎庶,累卵岌岌可危。岭南安否,在贼一念之间。

国朝善战之将帅,骁勇之兵丁,首在京师三大营中,次在九边雄镇名关。

戚帅以降,南兵能用者,唯川中白杆、广西狼兵而已。

粤地虚浮,粤兵多不能用。

省城之兵,以贩夫走卒为习业。

潮汕之兵,以百千械斗为常事。

然皇威深厚,祖宗神明庇佑。

官民一心,众志成城,乃能以半年为期,集全粤菁华。

总督王尊德,本兵何如宾,帅五万大军,一夜渡海。

破贼联营,直捣匪巢。

先破贼水师,以混江龙,火船队,焚贼大舰号铁舟者三百。

次歼贼营寨,以马步军连环攻打,红衣大炮轰击,拔寨三百。

次灭贼陆师,杀贼五万,缴获无算,解海口五年之长围。

我师兵进澄迈,将至临高。

髡贼惶恐,以金珠女子求和。不允,杀其伪使数人,祭于中军大旗。

遂至澄迈,与贼老营、真髡接战。我兵奋迅,三军凌厉。

三日之内,破贼仿泰西法所做五棱郭十二处,捣碉寨四百、粮台十二所。

然贼阴以谍至省城,勾结奸细,焚我粮草,贻我军机。

又有颟顸之大员,贪腐之吏目,托言风波,阴行漂没,渡海军粮,十不存五。

粮为军本,自古亦然。随营之粮草数有限,我师不得已转进海口,

因粮之故而不收全功,行伍之中赤子泣血。

不能旋踵而复临高,三军诚以之为大憾。

军还海口,传檄全琼。义民蜂起,壮士云涌。

团练起伏,髡匪日窘,人不得食、马不得嚼。

师屯海口,秣马厉兵,粮来之日,即兴兵之时。

月旬,贼首文德四、马千竹负荆亲来海口,言辞工整,甚诚恳状,言及归顺云云。

本兵严词呵斥彼等,既称宋后,心向天朝。何故侵犯海疆。

文、马唯诺诺,向北磕头,谢皇帝陛下不杀之洪恩。

且言髡人早有向化之心,粤人众所周知,边海之地屯田多年,一应税收并无亏欠。

天启年间,本欲归附,道多阉党,遂居海隅。

今天子圣聪英明,不敢有逆。

王督暴虐,肆意凌辱,夺其财产紫明楼,忍气吞声已极。

又发虎贲,来夺其田。为家小计,不得已举弱小之兵,相抗神武之王师。

今已知罪,愿献故宋伏波军信印旗号文书、故宋大内全身玻璃镜十二面、故宋大内各色奇珍五千箱,请宽天威,请延天讨,恕其无知,饶其残生。


又言:

宋后亦是皇帝赤子,王督贪暴,致其冤屈,乃启事端,遂发军旅。以致岭南扰动,惊动圣人。其中冤情,恳请皇帝体恤,种种委屈,愿待天目垂察。

外臣观其颜色,不似作伪。文书措辞,有宋时风。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剿抚之策,本由上出。

外臣越矩,伏念剿灭髡人至今,粤省藩库花费已过百万两。

劳师渡海,民多劳顿。省府空虚,恐生它变。

唯念皇天有好生之德,我朝有优待之礼。髡人既已知罪,皇帝何惜恩赏?


当若收抚,利处有三:

其一,髡人故宋苗裔,本乃中国子民,与红夷、蛮子不同。讨之,中国无所获,收之,四海归心。

其二,髡人能商贾,许其经商,严加管束,一年之内,朝廷可收息百万两而无舟船之费。

其三,髡人能铸各种铳炮,甚精良,命其献火器,则辽事可安矣。

恳请皇帝陛下御裁。

皇帝陛下

万岁万岁万万岁!

广东指挥使司

外臣何


兵部呈为汉家天子使题何如宾自澄迈出围事本

作者:ws001

该这么写


《兵部呈为汉家天子使题何如宾自澄迈出围事本》
崇祯三年七月初五日


兵部呈,于兵科抄出救火营中军 御马监太监臣汉家天子使谨题,为大将出奇,拔围而出,谨据实奏闻,恭慰圣怀事。

五月??日,我兵出奇用计,自澄迈城内闯围以出。贼兵知觉,彼此炮火连天,贼开营冲杀,循环相攻。幸雾罩不开,贼不及见,总兵何如宾乃乘机携众拔围,贼追之不及。如宾于??日到琼,其余官兵各自跑散,尚不知下落。是日官兵出奇,皆赖我社稷威灵,圣明洪福,乃得获此,而知天心亦厌此髡贼也。

臣窃闻澄迈之围,髡贼炮火犀利,器具齐备,计甚狡矣。火器原为中国长技,但所为长技者,已为贼有,则我防范可不预为绸缪,以遏其将来之狂逞乎!缘系云云,谨题请旨。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