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不是我们怕反动派,而是反动派怕我们》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不是我们怕反动派,而是反动派怕我们
作者ID
百度贴吧 愚蠢的注册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元老院议会
涉及方面 演讲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不是我们怕反动派,而是反动派怕我们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6-09-02
最近更新 2016-09-03
字数统计 (千字) 5.4



不是我们怕反动派,而是反动派怕我们

—— 一个酱油元老的演讲



尊敬的元老们!亲爱的同志们!十分荣幸在元老院常务会议上发表讲话。最近有的同志忧心忡忡,担心我们的事业在未来会毁于一旦,甚至把我们比作暴秦酷隋马上二世而亡。元老们,这种担心有没有道理呢?我们,元老院,到底是为建设怎样的国家而探索奋斗?

假如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话,那请问我们元老院中谁是胡亥?谁又是隋炀帝呢?(笑声一片,不少元老把眼神向主席台集中)显然,我们元老院不存在这类封建帝王,也没有赵高杨素之类权宦奸臣。我们的政委制度已经落地生根,同时政包局的同志们工作得有声有色,这种情况下军队里隐藏的波拿巴分子能煽动几个元老院的战士把枪口朝向生他养他的元老院共和国母亲?

(陆军马奋少壮派元老们十几人高喊:永远忠于元老院!一切行动听元老院指挥!然后睁大眼睛向海军马陆们,海军马陆们默不作声,部分微微往那边撇撇眼。)

目前我们面临的形势是怎么样的呢?八年前我们踏破虚空驾御圣船远渡重洋而来,从百仞滩开辟了第一片根据地开始,发展到现在光复海南全岛。垄断了这片苍天下的万倾波涛。元老同志们!很快,广东全省也要得到解放了!这一个又一个胜利,全部,都是在我们诸位元老的领导工作下取得的(小掌声)!至少从目前成绩来看,我们的工作还是做得很不错嘛。腐朽旧时代的各色松散迟钝的古老组织,无论伪明还是流匪,海商或者洋番,都在我们日益更新壮大的联合面前被我们撞得粉身碎骨。元老同志们!我们应该加把劲,把这些旧生代的恐龙组织彻底送入芳草地的历史教材。决不能让这些食人野兽继续像过去那样继续磨牙吮血。

为什么我们近乎无往不利总是无法阻挡?为什么那些臭爬虫们对我们的扩张一个个无能为力?有人说我们代表了人类希望,制度文化最为先进。有人说我们工业强大,船坚炮利真理最大最真。也有人说我们有先进理论指导,最为组织团结。这些说得都对,但还有些不够完备。我们,新时代的助产婆,带来了早就呼之欲出的新阶级和新秩序!

事物的发展存在最普遍的一般规律的,一旦正确的客观规律被人类掌握,就会从盲目受客观规律规律支配,逐渐转变为自觉运用客观规律改造世界。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也同样被包含其中,一旦正确的阶级思想被群众掌握,就会变成一股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在从人类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的永恒征途中,新的阶级必将并最终战胜旧阶级,摆脱过去懵懂无知的愚昧状态,向自由和理性不断进发。这个历史大潮浩浩汤汤,是不可阻挡的。

而现在的我们,就代表着这个趋势,代表了这个时代最为先进最为生机勃勃的阶级。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并终将席卷全世界!把新兴阶级的,同时也是我们的意志加于全世界,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也不能幸免。这个意志是我们的,也是全人类的。

信仰共产主义的元老同志,同样应该拥护我们的事业,我们日后制造的无产阶级和共产主义是那些人的一百倍,一万倍。圣卡尔的正确真理同样可以作为维持我们统治的秘密武器。不要害怕某个岛上的假道学伪圣人。黑尔大老爷,这种反动封建社会主义头子,他的乞食带旗帜还没挥起来,人们就看到了他屁股上的封建纹章,并嘲笑起来他那散发封建腐臭的圣人光环。大家都看得到的,他那口黑齿和扶桑公卿食人大口里的有什么区别?(大笑)不是我们怕反动派,而是反动派怕我们!我们必将铲除这腐朽反动的势力,并最终将它们连根拔起。封建的危害生产的束缚桎梏必须被我们炸毁,他已经在被我们炸毁了。

这样看来我们目前的任务就很明确了,继续在中华推进资本主义革命,把中华从伪明野皮猪以及李自成们手里解放出来,开发山西等地的煤铁,用铁路把全国连接起来。并逐渐地把这次伟大革命的成果辐射到还未获得解放的大西南大西北,以及东南亚和远东扶桑各地。把资本的澎湃伟力宣泄到任何她该去的地方,在这我们这股大浪潮裹挟下,无数王公蛮族泯灭消失,又有些许民族聚合产生。从此,西方从属于东方,农业的民族从属于工业的民族,地主阶级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生产资料、财产和人口的分散状态日甚一日地被消灭。人口密集起来,生产资料集中起来。集中,美妙的集中!伟大的集中!前所未有的集中!前所未有的庞大财富前所未有地集中。各自独立的、几乎只有同盟关系的、各有不同利益、不同法律、不同政府、不同关税的各个地区,将在我们的统治意志下结合为一个拥有统一的政府、统一的法律、统一的民族阶级利益和统一的关税的统一的民族。 诸族合众而为一,奇肤异发同文通音,大同世界莫过于此。一句话,我们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新世界。

亲爱的元老同志们!我们愿意为了这样一个新世界而继续努力工作奋斗吗?(欢呼,愿意!)

(附和呼声)

为了我们和我们的后代!也为了世界和全人类!

继续扩大我们的统治和我们统治的基础!

元老院万岁!人民万岁!

幕布揭开,少女合唱上台,披着灰袍和连衣头套的少女们选自元老院统治每一个地区和种族,临高等地,汉族,朝鲜族,黎族,壮族,苗族,和族,京族,琉球族,高加索族,波斯族等等一一包括在内。大灯照向舞台中央,第一个少女走向聚焦的灯光中,旋开遮掩的灰袍,露出刚才被遮掩的秀发和面容。大约十三四岁,嘴唇红润,着了一身加了束腰轻薄半透明刚掩及膝盖的无袖白衫裙,外加一双带一点高跟的小红鞋。她带着兴奋的笑容轻拉起两侧裙角,微低头,右脚移向左脚左端并微微下蹲,做了个女子致敬礼。“XXX,来自临高县。”话音刚落,背后墙上有一盏明亮的小灯亮起来,定睛一看,是一幅巨大的东亚地图。刚才那盏小灯处于临高位置。她走向合唱台并把灰衣放到附近的同时,另一个少女又走向了聚焦点。最后所有少女都走向了合唱台,合唱起了歌颂颂元老院歌曲。地图上所有的灯也都亮了起来。其亮起顺序正好是元老院以往的扩张次序。“象征着我们带来的光明嘛?”有个海军元老这样想。抛开脑海发动机之旅一路他们目睹的制造的,“也好,不管我们做过了什么,还要做什么,多亮几盏小灯总是好的。”

求问元老院的文凭和教育体制是怎么回事?元老院除了芳草地和女仆学校外还有什么教育机构?正是用人之秋,不要学衰落中的资本主义搞教育节流阀。

求问有点想写这方面的同人。

想当酱油元老啊,想到了可能用得到的设定,有机会就加入我的同人中去:

就定位为27岁年轻男性酱油元老,学历本来想说大学工科毕业,可是八年前也才19岁,就定义为大学读了两年多吧加入五百废当元老吧。先在工业口(非军工)跑腿打下手,是最后几批被消灭的一线苦力元老之一。大学都没读完除了理科书本和点编程知识啥都不懂。

经过那么多事情,不太热衷内部政治运动。胆子不大,女仆革命时看热闹地站在外围。特别得知独孤事件的流言蜚语后被吓破了胆,充分意识到政权的暴力性。自此后明面上好于支持单良和北美宅党民主分子,但敬而远之。屁股倒是自觉坐在执委和各大部门领导那边,思维经常想的是怎么更好地维持统治,保留并革新体制。在张元老事件中为张元老说话。


个人设定:

本来资历和知识都很欠缺,就习惯听领导的元老老同志指挥,十分尊重领导岗位和年龄大的元老。本职工作态度比较认真,曾经常坚持某些工业设计与领导争论,被说服教育半天。

第一次买女仆摇到号后,购买当场又马上后悔拒绝付款。闹到工作厅,表示不给组织添麻烦,自愿放弃这次购买机会。几次后又终于如愿以偿,买了个A级回家,一起破魔后觉得还是有些失望。后来越来越觉得自己理想的女性并不是这样子的,感叹教育真是改变人生改变命运。看来下次等马克船来的时候真得出笔大血,还是得要个乖巧聪慧十三四岁的萝莉自己慢慢养。又想起自己的直接工资在广大青壮男性元老大概是中偏下吧?虽然最高最低也就差一倍,就是把各种涉外补贴福利加起来也绝对不超过三倍。难道真的跟上次与钱议长开玩笑说的那样“下次买女仆钱不够,我就先找你们欠着”?下次提前跟他们打招呼吧。不过望了下另一边躺着的S级,可两个小东西也已经够烦人的了。不过十分清楚自己的欲望和梦想,这个梦想就和向往共产主义一样赤,和向往全世界女仆大团结一样真。

默默无闻一两年后,人际关系开始广泛活络起来。得益于自己工作地点的稳定和临高元老区的扩建工程,自己早已生疏的厨艺马被上捡回了起来,并发挥了大用处。并随着前后两个女仆的到来而快速进步起来,也许到家里女仆关起门来可以天天开国际会议的时候,自己就已经成了可以被元老院指明招待外宾的大厨。

在临高工作时每月开两到三个Party,与女性元老交流讨论各地美食,与有西方背景的元老学习品酒和西餐,顺便收集点信息。唉,每次家宴还得自己动手,这两个小东西怎么也赶不上自己进步创新和经验积累速度。骂又骂不太得,越骂越笨,只能耐着性子当娃娃教育,反正也已经砸自家手里了。爱好健身,在这方面也结识了些有西化背景的元老(比如萨琳娜薛子良夫妇,门多萨等人)一起搞了个健身房并一同要求附近修了小操场草坪和跑道。同时由此结识了几个陆军(马粪)元老,并邀请他们常来趴体解馋。有一次来了海军(马陆)朋友,并要他招来了更多海军(马陆)元老。有一次某个海军马陆和陆军马粪互相劝酒喝的晕乎乎的,结果发生争执,最后被两边拉开。从此陆军海军元老都在场时,声明不劝酒,不谈军事不谈政治。自此又想出开Party的新花样,上舰Play,这下连不少海军炊事员和土著军官水兵都认得了这个亲自下厨的年轻元老和两个形影不离的侍妾。不过他口上常走的那句“我们可都是志比局座的,我也是上过二十多艏舰的男人了。”又是什么意思呢?舰他们归化民也上过几艘啊,貌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逢年过节父母与他们同事互相上门送礼,平时互相请客家宴包饺子并让孩子一起参与体育活动与训练了。不仅认识了特侦队和马粪马鹿,还特别留意结识统计口和情报口的元老。地质口里到处跑几个元老,也留心热情招待,人家回来了就专门宴请,并向其请教学习了解地理地质知识,并书写相关论文与他们交流。以做地理地质环境评估以及先期工程环境评估的名义申请跟着他们出了十几趟差,把大点的绿区基本跑遍过了。至于工业口,那是本家,门清。有时也跑过去找几个前程序猿交流,学习了自己和其他人上传的控制论。

这近几年除了本职工作,也没干什么大事。照着文本改写几本了编程、控制、电路、英语(一本入门,几本精英版)的简易教材。找萨琳娜(薛子良是真心忙)录了她和自己的英语磁带,并把这些上交图书馆部。这些教材都没啥用。主要接这个功夫搞回了净化版的《文革版十万个为什么》部分章节,中小学数学和高数,英语物理化学教材,晚上回去除了健身跑步,做饭看书看报学习地理地质知识读工程资料,还要教两个小笨蛋,进行强制性教育。

一晃八年,觉得自己真的不能再在工业口混酱油了。就是混到头自己也就是众多工业部门的一个小总工(总工程师),自己没那个能力往上爬。等到上面那些老大和老哥都退休了,自己上位坐上工业口几位大佬之一的位置时,估计也没几年混了。这时干工程的元老二代和自己那些归化民徒弟已经在设计岗位干了十二十年,可能早看自己这个尸位素餐的老头子不顺眼了。

自己能干的活,相对来说不少元老也可以干。一开始自己也就是跟着他们学起的。会英语也没有,自己总不能跟着杨校长去教英语吧?那还不如当小总工。飞机,雷达,晶体管,近爆引信,导弹火箭,自己老死了都不一定出得来。

陆军,海军,情报局,这几个自己都比较有兴趣。想先去海军基层军官混几年,再转陆军。或者反过来(也有可能被海陆马鹿作为军代表带出些军代表徒弟或为未来军事装备研发管理局培养雏形机构)。想较为全面了解军队和政权,为穿越大业做出更大贡献。最近经常带着两个小家伙去靶场打靶,几个月前就开始看有关地理和炮兵步兵条例。天天跑步并增加训练量,减轻体重减轻力量训练,并增加一些脂肪含量,适量减少水量摄入。相比于自己过于低脂的身材,适量增加一些脂肪有助于御寒和耐饥。增加跑步量,不做少做力量训练并降低体重,有助于保持一定肌肉力量的同时增加肌肉耐力,增加身体的灵活性,减少食量并增加抗饥能力。减少喝水量并少量多次有助于身体更抗饥渴。

望着自己这几年锻炼出的一身低脂肪大肌肉块,知道自己准备跟他们告别了,希望她们俩不要太在意。

“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事业,同时也是为了全人类。”

“我个人并没有多少私心和野心,我已经获得我被从小教育所该获得的一切,就是不该的也被我得到了不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事业,为了可以贡献更多。毕竟我还是信仰共产主义的,除了我们的事业,我也就只有’与女仆关起门来开象征大团结的常务国际会议”‘这种程度的私愿了。”


才明白:只能说西方殖民者真可恨。


1562年7月,在曼尼城中心广场上,西班牙神父狄亚哥·迪兰达亲手烧毁了成千上万的玛雅古籍抄本、故事画册和书写在鹿皮上的象形文字书卷。此外,他还砸碎了无数神像和祭坛。他得意洋洋地记录道:“我们搜查到大批书籍,记载的全是迷信的玩艺儿和撒旦的谎言,我们干脆放一把火把它们烧掉。当地土著眼睁睁在旁观看,心痛极了,难过极了。”

  ——《丛林中的神话:玛雅文明》

雄伟的大圣船

伏波军旗展

开天辟地第一回

人民有了启明星

从无到有靠谁人

伟大的伏波军

伟大的元老院

伟大的元老院

二万五千里万水千山

突破重围去抗鞑

高举军旗上北京

转危为安靠谁人

伟大的伏波军

伟大的元老院

伟大的元老院

我大元老院开天辟地第一回,功盖三皇五帝,权压秦皇汉武。大小规矩由咱定,岂容你伪明佞臣和腌臜鞑子肆意聒聒?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