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东北亚公司的崛起》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东北亚公司的崛起
作者ID
SC论坛 xcmib1986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东北亚
内容关键字 贸易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SC原帖 临高二次架空---临高D日N(N>6)年后,东北亚公司的崛起-第一章,济州岛洋面的对话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1-03-27
最近更新 2011-03-27
字数统计 (千字) 7




临高二次架空---临高D日N(N>6)年后,东北亚公司的崛起-第一章,济州岛洋面的对话

因为喜欢临高这个设定,忍不住动笔写下这篇同人外传,内容是临高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完成后部分穿越者来到东北亚,设立东北亚开发集团开始对东北亚地区进行殖民地改造的过程。其实主要就是享受下在自己手下干掉野猪皮的快感

情节展开是在临高登陆6到7年之后,所以其实和本传的情节还没关联上,使用的龙套也极少,熊茂璋也是临高群里的熊猫兄弟,其他人都还不敢大用,也不知道吹牛的到时想怎么发展情节,毕竟吹牛者你的速度也太慢了,等到你去打鞑子,估计很多人的儿子都能去打酱油了。。。。。。

至于版权什么的,就懒得学张道长再发什么声明了,本来就没准备要什么版权,大家可以自由转载改写使用,能在引用时提一笔是我写就更好了。第一次写这类较长篇幅的文章,完全没什么经验,大家能看完一笑就行了,如果本文与本传以后的情节不符或者冲突的地方,就当做本文是在临高基础上的二次架空吧。最后,拍砖打脸请轻力,不胜感激。

临高登陆后N(N>5,N<8)年春季,济州岛附近海域

徐徐的海风轻轻抚过亲王号的甲板,被擦洗打磨干净的木质甲板发出木头的清香。一张躺椅架在船头甲板上,一个海蓝色的遮阳伞为睡在躺椅上的人遮去刺眼的阳光,旁边的藤制矮几上一个玻璃瓶朗姆酒套在一个柳编酒篓里,酒液里的冰块随着船体的摇晃发生轻轻的碰撞,旁边架在船头的钓杆钓线也随着波浪时起时伏。一个身形略胖的人手握酒杯躺在躺椅上,淡蓝色衬衣,花色沙滩裤,脸上盖着一份《临高时报》,报纸随着呼吸微微起伏,似乎这个胖子已经在美丽的蓝天碧海之间酣然睡去了。如果忽略躺椅后方两米处后甲板炮廓里重炮的黄铜炮口和“亲王号”本身八百多吨排水量,这真的很像个富家子弟出海钓鱼享乐。当然实际上这只是那个胖子看到美丽的济州岛海岸后的个人恶趣味大爆发而已。

正如美好的东西都无法长久,这胖子无比享受的恬静时刻也被无情打破了。

“如果海军那帮人知道他们的巡洋舰被逆风你当做钓鱼的游艇,一定会很不高兴的,”一个身材壮硕的汉子,从炮位后面绕过来,大着嗓门说道。他穿着白色短袖汗衫,加上被晒的黝黑的脸和四肢还有微鼓的小肚子,似乎就是一只直立行走的熊猫。

那人抓起酒篓,拔开木塞举头痛饮了一口:“今年的新酒?好家伙,逆风,这又是从农场那搞来的私货?”

“恩……”

“程逆风,登陆都快一个月了,你还在这边钓鱼,你也不去管管?”

“恩……”

“程逆风!你钓鱼能比穆公公强?起来,有正事。”

“恩……”

“程-逆-风-同-志!燕雀志让人来问,地基为啥要打那么深,会拖累其他的工程的!”

“恩……”

“恩,恩,恩,恩你个头啊恩……”那大汉终于爆发了,一把扯下盖在他脸上的报纸,随手一揉,准备向海里掷去。

程逆风这才睁开眼睛,突然说道:“那是一百两银子。”“嗯,”那大汉动作一缓,惊异道,“什么一百两银子?”“那张报纸,是一百两银子。送你了,熊猫兄,丢了就是你自己银子的啊。”“什么意思?有啥子东西?”“熊猫”嘟噜着,把揉成一团的报纸又展开来,翻来覆去的看着。“对了,别叫熊猫,熊茂璋!瞎喊什么。”熊茂璋不满道,“这不就是张几天前的报纸吗,有什么特别的?虽然是穿越众内部版,但也没什么重大新闻啊?”

“不在头版上面,第4版,政府公告栏,左下,角落里面。”

“什么东西,缩在那种角落里面?我看看……”

程逆风站起身,把躺椅让给熊茂璋,然后说道:“还没看到,关于我们东北亚开发公司的。”

“找到了,“经执委会讨论批准,鉴于当地实际情况,决定将北纬30°以北至白令海峡,大陆海岸线以东至整体大陆架延伸部分以东600海里以内海域的行政管理工作交由东北亚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代管代行,代管期15年,期满后将视实际情况再行商议。据悉,东北亚公司首席代表与执委会代表已于昨日在执委会办公大楼签署了代管协议,同时主宾双方进行了亲切而热烈的交谈,并且就东北亚公司未来的发展广泛的交换了意见……”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临高的主力不是在南下,就是在西进,一个个跟打过肾上腺素样的高喊着南进政策板载的。现在在北边就我们这么一只孤军,不由我们管,谁管?大明水师?”

“话不能这样说,程序合法还是很重要的,”程逆风喝了口酒,顿了顿,体会了下酒液在口腔里甜中带辣的味道,半响说道:“毕竟马甲当年费尽心机拉起的架子还剩这么些在了,能用就用点吧。虽然……TMD,这份协议真贵。”话说着,程逆风又咬牙切齿的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很贵?多少银子?”熊茂璋好奇地问道。

“银子?纯股份啊,就这一张合同折算的干股,我们集团未来15年每年3成的红利都算是临高政府的了,就这还没算临高投入这些固定设施折算出来的股份,熊猫啊,你看着这么大个公司,我当个总经理,其实真的是油水不多啊,刨去国税地税,要上缴临高国库的,分给各个股东的红利,还有送出去的干股的红利,最后能留下的红利都不到10%啊,只剩下泔水了啊,我觉得真的应该给自己提高下工资了,快没钱吃饭了啊。”

“滚,装什么穷,你在我面前还要哭穷?且不说我们都是占了半成股份的股东,你丫的占的估计还不止,就上次大会上发的那个法令,为扶持新建公司,新建公司的前三年免全部税收,你就不知道能受益到多少?再还有,我们现在还是有限责任公司,不是股份有限公司,这几年分红不分红还不是你的一句话。就国库那边,你把那帮执委喂好了,帮你减免点要上交的红利,岂不是正常之极的。当年在本位面,那帮国企就他妈的十几年不上缴国库红利,这种大好手段,你不会用才是见鬼了。”

“额……”程逆风转了转刚斟满的酒杯,带着点不好意思地笑了,“话不要说得那么直白嘛,底牌都翻出来,以后玩什么。”

“切,你当别人看不出来,穿越过来的人谁不知道啊,而且现在东南亚公司他们不就是这样搞的。”

“熊猫你行啊,没想到你在陆军干了那么久,对海上的事还蛮清楚啊!刮目相看啊!”

“就这么500人,你觉得大家的消息会很闭塞吗?甲乙不知道,丙丁还会不知道。5,6年多了啊,谁还不认识谁啊。”熊茂璋说罢坐正身子,对着程逆风正色道,“现在临高那边的情况不是那么乐观啊,陆军海军三天两头儿掐架,明灯流和洗地流那更是天天掐。大家一起这么些年了,怎么到了这个时候反而闹起来列?”

“现在闹,谢天谢地吧,能现在才闹将起来算是对的了,现在好歹有个海南闹了,要是还窝在临高那两年闹起来,坑爹啊,就是团灭的命啊。”

“你的意思是现在闹腾是因为我们现在占住整个海南才闹起来的?”熊茂璋敏锐得发现了程逆风的意思。

“是啊,”程逆风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懒懒的说,“正如你说的,大家都不是傻子。刚那登陆两年虽然大家都不说,但心里谁没几分怕啊,外有强大威胁,内里地盘不稳,谁会去大闹啊,现在地盘也基本稳了了,此时不闹什么时候闹啊,还要等到别人蛋糕都划完了再去抢不成,那还抢得着?唉,躺得时间长了,身子僵了,陪我转转吧。”

“转什么转,就这么屁大条船,你还转不够啊?要转你自己转去,”熊茂璋懒懒地躺在椅子上不愿起来,“这个月你是倒是悠闲的很,白天就开船出去巡逻,晚上才上岸睡觉,登陆的事情全是我和天道在操持,你倒好意思说身子僵?靠!”

“你也别装,你们俩也就是指挥下土著兵,维持下纪律,这本来就是你们军队的强项嘛,而且也是为了锻炼下你们俩搞两栖登陆的能力。再说啦,那些技术工作还不是靠燕雀志和钟厂长他们,你怎么不说他们比你们还累?”

“你还说,你怎么会允许钟时利那个鞑子到这边来,你脑袋怎想的?他要是投鞑怎么办?SCER的人里面可是有那种专门想投鞑的。要我说像这样的鞑子就不该带着穿越!”

“熊茂璋,注意你的语气!我们是有民族政策的。”程逆风面色严肃的警告道。他顿了顿,又温言道,“钟厂长他是有苦衷的。不过熊猫兄你放心,我能给他担保,他肯定不会背叛我们的,更不可能去投鞑。我不是不知道轻重的。”

熊茂璋听完半天没说话,举起杯子迎着光线看了看酒液,沉呤片刻说道;“我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这样说,不过我还是没法放心,我以后会盯着他的。”

程逆风无声地笑了,“盯!盯什么盯,你没自己的事情要做啊,还是说你想去政保总署领薪水?”

听到政保总署四个字,熊茂璋不由地缩了缩脖子,说道:“那儿就算了,那儿也太阴冷了点。不缺那点流通卷。”

“害怕了?我告诉你,就我这条“亲王号”上,政保的人绝对不会少于5个,还不算其他部门其他人的明的暗的眼线,我这船上搞一场“谍影重重”绝对没问题。”

“怕你了,这么透风的栅栏,你也不扎一扎。就你开着军舰钓鱼这事,报上去还不是让你灰头土脸。”

“有啥怕的,”程逆风不以为然地说道,挥手对着船头方向比划了一下,“这条船现在所有权虽然还挂在海军那边,但使用权已经百分之百都是公司的了,我拿着它是钓鱼也好,是抢劫也罢,都跟临高那边没关系了,还担心这种小事作甚?”

“百分之一百的使用权?怎么会给你这么大的权限?海军那边疯了?”

“这有啥?他们想以后多分红,现在就得多投入呗。再说他们又有啥担心的?这船上的水手军官哪个不是从海军出来的?他们是需要担心我驾船去投鞑啊,还是开着船去偷袭临高啊?最后,那个《特别状态法案》里还规定了特别状态里只要有执委会授权,海军就能直接征用民间船只。这样他们想用时还不是想用就用。哥哥我给他们养着船养着兵,最后他们想要用就能用,TMD,他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熊茂璋从躺椅上坐起身来,盯着程逆风认真地说:“我是越听越晕,这么多瓜瓜葛葛,你怎么受的了,说起来这么大个公司,有几个你的自己人啊?”

“真想听?真想听给我起来,陪我走走。”程逆风踢了一脚躺椅腿,把熊茂璋赶起来。

熊茂璋悻悻地爬起来,顺手操起矮几上的柳编酒,跟着程逆风转过后甲板炮廓,离开后甲板,顺着左舷向船头走去。熊茂璋握着酒瓶灌了俩口正想说话,却发觉程逆风半响没有说话,一抬头看到程逆风扶着栏杆在向海岸眺望。那片后世被称为西归浦的海岸之上,正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建筑工地,一个在台湾加工直接打包运来的标准化木质码头已经安装到位,在码头的不远处高地上一个多面堡的雏形已经成型,而在更为遥远的汉拿山的山脚坡地上有一个更大片的工地,因为距离遥远已经肉眼看不清了,只能看到一片烟尘了。

熊茂璋看着有趣,打趣道:“看啥啦,晚上又不是不回去,难道是想你帐篷里的秘书了?”

程逆风没有接熊茂璋的话头,自顾自地说道:“现在的建筑速度太慢了,码头的工程才完成50%,主城区内堡更是还在打地基,这个速度太慢了啊,等到大规模商船队过来时,这边岂不是还不能用?得想想办法啊!我看还是劳力不足,你得再去几趟九州岛才行。”

“咦,现在有求与我了,之前找你问事情拽成那样。现在是劳力不足啊,但劳力足也顶不住你那样用啊。内堡的地基设计被你加深了一倍。燕雀志不就是要我来问你为啥要这样吗?知道你要改成地下银库,可是我们用得上吗?”

“怎么会用不上?”说道自己的高兴事,程逆风不由得挂上一丝笑意,“原来我们的想法太小了,预估的收入也少了,现在我们想做的大了,原来设计的银库肯定是装不下赚的银子啦,要加深,要扩大,银库的空间起码要有原来3倍大才行!”

“天啊,你想到何等暴利的买卖,比卖武器卖烟草赚的还要多三倍?难道。。。。。。你终于想通了,我们可以去卖“福寿膏”,说起来我对卖这个给沈阳还真没什么心理负担。。。。。。”熊茂璋一脸淫荡地阴笑起来了。

“我有,我相当的有心理负担。这个口子绝对不能开,东北人民以后也是我们的人民,不能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不管怎么说,难道你希望以后我们的劳力是些需要送戒惩所的大烟鬼?”程逆风直接打断了熊茂璋的话。

“大烟鬼有怎么样,不用惩戒所,送劳改队去,不戒烟就一辈子出不去,肯定整得回来,救不回来的吗……”熊茂璋冷笑一下,“……那就整死了拉倒克球。”

“你蛋疼啊,也不嫌浪费劳力时间啊。”

“你再想想啊,这个口子只要开了,那银子大把的啊,对于八旗子弟来说福寿膏就是他们的命运归宿啊,我们最多只是把这个时间提前了一点。”

“不行就是不行,这个东西贻害万年,就算临高议会通过了我都不通过。”程逆风断然道。

“死脑筋……”熊茂璋愤愤不平的又闷了一口酒。

程逆风不由一笑,“熊猫兄不必如此吗,虽然我禁止鸦片,但是,烟草和大麻我可什么都没说啊。你在烟草公司那边的股份……呵呵,我懂的。”

“少给我装纯,你丫的在吴南海的药材公司一样有股份,我最多赚赚烟草,你丫的要搞大麻,比我还无耻。”

“彼此彼此。”

“不对,你少忽悠我,卖烟草大麻什么的是暴利,但也没到那个地步。你设计的那个地下金库足足有一个足球场大,你做什么生意有那么多银子?”

程逆风笑而不言,熊茂璋急火了:“装什么装,不说把你扔到海里去!”

“靠,你没这么狠吧。我可是总经理啊。”

“总经理牛B些?不扔海里也行,我回临高让陆军部撤股。”

“妈的,你个肥熊猫,装什么狠,就算你回去陆军也不会撤股,撤股你们损失多大啊,再说啦,陆军撤了,这边唱主角的可就剩海军了,万寿无疆不会让情况变成这样的。”程逆风着急了,毕竟陆军和海军的共同支持是东北亚公司开局成功的必要条件,缺了一方都是重大的损失,更麻烦的是,可能就会卷入他千方百计回避开的内斗漩涡里面。

“那可说不定啊。”熊茂璋得意地把酒一饮而尽。“虽然我们损失点前期投入和华北未来的据点,但就算我们现在从广州北伐,根据参谋部推演,2年以内必然能到北京城下。大不了死的人多点。而且,我昨天得到的消息,三天之前南越的京城已经拿下了。陆军的兵力已经解放出来了。”

“你休要唬我。我们要消化越南还有一年左右,不可能这么快。至于两年席卷大陆,那个席胖子的计划你也信,两年席卷了,留下身后一群地主武装?临高不YY,这可是我们的天条。”程逆风心情稳定下来,冷静的分析道。“你莫要着急,我告诉你便是。只是这个关节很简单,说穿了就没意思了。”

程逆风小酌一口,润润嗓子说道,“出来开公司之前,我就在想到底买卖什么作为主营业务咧?军火,粮食,奢侈品,包括你所说的鸦片,我都考虑过,但都觉得不够赚。你看看,公司里面,海上有十多艘战舰,陆上有四个大队近5000多人,这还只是战斗兵力,要养这么多兵,每天眼睛一睁开就是千百两银子的进出啊,当年在南洋当海盗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现在不行啊,不仅要养这么多人,还要分红拍股息,没有百分之两百三百的利润率,东北亚公司根本活不下去啊。”

“苦思冥想之间,我突然发现不对,”程逆风顿了顿,加重语气道,“单想着卖什么都是不够赚的,单卖什么都显得格局太小。我们东北亚公司要做的,不是什么低进高出的商品贩子,我们要做的是一套商业系统,一个完整的商业生态圈。这个商业系统的核心目标就是,用临高产的各种廉价工业制成品从大明,建奴,日本,高丽,从整个东北亚范围里面抽血,把他们的财富,人口,各种资源大范围高效率地抽取出来,以供养我们临高在工业化中对资源的大胃口,避免这些财富浪费内耗在未来的大混战。这样的目标这样的系统不是只靠我们买卖些东西就能办得到养得起的,我们要做的是提供整个交易市场。而那些单独的买卖生意就可以交给其他更专业的商家了。只要我们创造的市场够大,什么钱收不上来,什么印花税,管理费,摊位费,清洁费,消防费,想用什么名目就是随口就来,只有这样,我们赚的银子才够用,我们东北亚公司才能体现出足够的价值。为啥我要做那么大的银库,那不只是我们集团东北亚银行的,还有出租给各家的,包括以后从日本套取出来的廉价白银,都会存放在这里,库房不大怎么行呢?”

熊茂璋咂舌道:“你小子其志不小啊,你这哪是搞公司啊,你这是搞政府啊!你这何止一个交易市场,商船队,管理所,码头,银行,你样样都要下手啊?你这就是我们临高版的轮船招商局啊,你以后广交会是不是也要在这开啊?”

程逆风没好气的说道:“废话,我学国贸干国贸的,我不山寨他们我山寨谁去。以后这儿也不是广交会,是济交会,在我的计划中2年就可以开始办第一期了,是一年一期还是一年两期再定。”

“摊子铺的太大了吧,你又想在夏天就完成第一期工程,这时间太紧张了吧。”

“你还好意思说,”程逆风口气愈加不满了,“现在就是劳工不足,你抓劳工的速度也太差了吧,你上次去高丽,拢共了才抓来2000人。司天道他们陆战队上次去了一趟九州,就抓来了4000人。哥哥,你可真是被他比下去了。”

“这情况能一样吗,我那又是探路又是抓人的,又不好孤军深入。司天道那小子就是运气好点,有啥大不了的,你这次给我足够的船,我不抓个5000人我不回来。”熊茂璋也急了,毕竟自己的战绩没有陆战队强,别的不说,回去也会被陆军俱乐部的同僚笑话几年。

“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给你两天时间准备,三天后上船,做雪风和广济过去,在哪上岸,之后去哪干嘛都随你,反正只要抓到劳力就够了。十天后模范船队一批就到了,我到时留两条空船,去九州接应你。大致情况就这样吧,你晚上写个计划细节给我,我批了之后就执行吧。”

“好咧!”一能出任务,熊茂璋的内心顿时燃起熊熊热火,不由地舔舔嘴唇,咧开嘴笑了。

但是这种为了赶生产进度而仓促准备的行动,很快就造成了东北亚公司成立后碰到的第一个重大挫折。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