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盗泉子

原帖

状态

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1-6-12

最后更新时间:2011-6-12

正文

中元大祭众生相

澄迈县城人心惶惶,比起官军“驻扎”的时候更甚。虽然没有闹出“城破之日,阖门殉难”的事,但只要脑子还好用的士绅,在见识过那片被血浸透的战场之后,也深感幻想“大军到来,髡贼扫平”是件多么无聊的事情。

至于澳洲人摊派下来的筹饷、筹粮之类的差事,他们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也有些不安分的投机者,在见识了澳洲火器的威力后,起了抱澳洲人大腿的念头。所以,何海以临时军管委的名义发起了这次中元慰灵大祭之后,当地富户无不“踊跃捐输”。

而就在这些明人缙绅为新占领者的“中元捐”头疼的时候,临高、三亚、澄迈、琼山……散布在海南岛各地的元老们,也正为即将到来的中元大祭忙碌起来。 (文马萧吴等巨头部分暂缺) “我的看法很简单,”魏爱文在军管委的临时会议室里背着手,向他的文书说道,“战士们为了保卫临高流血流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们必须记住他们的奉献与功勋。勒石琼山,立碑纪念,都是应有之义,也是烈士们的权利,绝不许任何剥夺!嗯,就这么写,然后发报回临高。” …… “我军伤亡超过百人,多名土著军官牺牲,在米尼步枪的火力压制下,还让何如宾的明军冲上了土堤?”席亚洲愤愤地把手中的战报朝会议桌上一丢,差不多在咆哮,“陆军部应该去集体自杀!就这样的战斗力,还走什么精兵路线,还怎么面对未来的闯贼和野猪皮!这次大祭,三亚的军事主官全体参加,我倒要问问何海,仗是怎么打成这个德性的!”

……

“明军的战斗意志超出了大图书馆的预估,各位,都谈谈感想吧。”于鄂水端着茶杯,以学者独有的平静口吻为专家研讨会定了基调。

大图书馆、军工部、情报部的主管人员们沉默不语,林深河翻动着自己编写的模拟数据,怎么也不相信,明军在如此大的伤亡下,还有继续战斗的勇气。

“这不符合逻辑!明军如果有这样的战斗意志,压根就没有李自成、多尔衮什么事了!”这是大图书馆和情报部门的共同认知。

……

何影正在安排临高宣传队那些唱宝卷的道士和尚排队上船,澄迈当地未经过穿越者系统培训的宗教业者显然不符合本次大祭的需求。张应宸在报告中说,他在黎区的小学堂的学生临时客串道童还成,正式的宗教仪式目前还是要借重土著僧道。

混在穿直裰的和尚和穿道袍的道士中间的还有一队深目高鼻的黑衣修士和几个黑衣的修女大妈。冒牌基督徒吴院长正吹着哨子喊着“齐步走,一二一”的口令。看上去,吴石芒是把所谓“临高教区”的所有能派上用场的耶稣会士和他自己发展的修女全都弄过来了。

宣传部的丁丁和从三亚赶到澄迈的张应宸在预定大祭场地白沙门天妃庙开了几次碰头会,最后,按照运动会方阵模式,给远道而来的吴院长团队在方阵左翼留了个位置。另附方阵左翼和声部五线谱一份——丁丁不希望祭典办成了蒙元式神棍乱炖,乱糟糟地没个章法,在公文里明确要求吴院长管束好那些耶稣会士。至于那些耶稣会士怎么和着张应宸从原时空带来的《太和仙乐集》唱赞美诗,就不在两位组织者的考虑范围内了——基督教事务是吴院长的管理范围,于公于私,他们都不好越权指手画脚。

争取到在如此重要场合露面的吴院长深感欣慰,然而耶稣会的神父们对和异教徒一起参加重大公共仪式而极为不满。陆若华无奈面对着海南基督教会的最高领导人——还不是由梵蒂冈祝圣的——深知耶稣会在远东教务上的权威对澳洲教会没什么用处,最后只能在吴院长那“主让我们作太阳而不是作北风”的论调前败下阵来。

在这些缙绅眼中,澳洲髡贼差不多和红毛夷是差不多的,虽然没有红毛绿眼睛,但是髡贼同样“殊少圣人之教化”。所以,当何海开始致辞的时候,不少人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了然而又轻蔑的笑容。

而看到主席台上,骨骼高大的澳洲女贼、违制穿起圆领道服的道士、僧不僧俗不俗的澳洲西洋教头目也堂而皇之地和澳洲高官并肩而坐,又使他们发出了“礼崩乐坏”之叹。

随着元老院代表、执委特派员、陆军代表、海军代表、贸易部、殖民部、农业部、工业部、军工部、宣传部、教育部、宗教办、妇联会的代表人员纷纷向牺牲战士敬献花圈,大祭也进入了高潮环节。

“维圣临二年七月十四日,权知琼州团练使何海等,谨以少牢清醑之仪,致祭于英魂之前……”

随着何海读完了大图书馆提供的祭文,那个被张应宸从学宫抓了差的老赞礼哆哆嗦嗦地站在祭台侧,高呼道:“‘跪——升香——灌地——拜——兴——拜——兴——拜——兴——拜——兴——复位——”

眼望着四周手持火器的假髡兵,缙绅们对望一眼,只好朝着那祭奠从贼假髡的祭台跪下去,有个老秀才边跪边咬牙,口中不出声地念念有词,边上的人看他的口型才知道,他说的是“吾是在拜圣人,不是在拜反贼!”。

如果说早上由澳洲军政要员共同参加的“牺牲烈士慰灵大祭”多少还在缙绅们的接受范围之内,那么午后开始的“澄迈五君子追悼会暨中元普度大祭”,就纯粹是挑战缙绅们的忍耐极限。那五个被何如宾祭旗的小商贩和不长眼说了髡贼好话的市井小人,居然被髡贼称作“君子”,光这一点,就让自命“大人先生”的士林君子们难以接受。之后,文宣部门的髡贼头目们依次训话,尤其是那个姓杜的澳洲女匪的训话,更让缙绅们面皮发烫。

可这还没完,当那个绝对和髡贼关系匪浅的张道士领着大队的道士和尚和西洋僧开始按着不知从何而来的丝竹之声祝告诵经的当儿,这些浸淫文章之道多年的明朝上中层知识分子代表才真是从张道士那骈四俪六的疏文里见识到了髡贼的真面目。什么叫“乱兵临邑,竟行宰戮,失道戎伍,每举刑章”?原来在髡贼眼里,大明天军居然是乱兵,是失道反贼!联想到髡贼都自称是宋室之后,有人已经在设想澳宋夺天下的场面了。然而更有几个嗅觉灵敏的衣冠中人深感忧虑——这些髡贼不仅是来夺天下的,更是来乱纲常、亡名教的!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