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中文系的事还得中文系来解决,女人的事还得女人》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楼顶放烟花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4-11-19

最近更新时间:2014-11-20

正文

中文系的事还得中文系来解决,女人的事还得女人

萧白郎的文章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但大多数评价都是负面的。元老们反复琢磨着文章中透露的各种信息,南海咖啡馆里每天都有人在讨论此事。

当然,最为元老们关注的自然还是“执委会对元老是否有‘监控使用’的权力”这一点。“黑之四人”的案子在临高其实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出于各方面问题的考虑,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用沉默来表示。但如今萧白郎将此事晒出来,那么“各方面问题”也该得到一个解决了。

一天的时间,内部BBS上就此事发表看法的贴子超过了50帖。而之后一期的《启明星》也因为“人民群众踊跃投稿”而加厚了接近三分之一。

“我们要时刻警惕‘牛鬼蛇神’们的‘群魔乱舞’……嗯,女王写的。”执委会每周例行会议上,主持会议的程栋翻看着手里的稿件,充满调笑意味的说,“小白狼这是把天捅了个窟窿啊。”

文德嗣用食指轻扣桌子,说:“窟窿破了自然有女娲去补,不过至少也摸出底了。”他左右看了看其他几位执委,然后打开《启明星》,指着目录那一页,“你们看,看起来热闹,但文章也就七篇,而且基本都是大字报。”

“这才一期,见不得什么。”马千瞩微皱着眉,似乎有点烦躁,“真正的高手都在后面憋着呢。”

“嗯,‘青学会’和‘法学会’没人发言,甚至BBS上都很少有他们的人发言。”萧子山负责内部BBS,哪些人发了什么言他很是清楚。

萧子山所言的“青学会”,全称叫做“青年学者学术与理论研讨会”,是第三届全体元老大会召开后新成立的一个小型的元老组织。“青学会”负责人叫孙晨,就是当年负责翻译刘进士来信的那位汉语言硕士,也因为他的关系,“青学会”的组成人员全部是“中文系”高材生。

当然,不是每一位学中文的元老都加入了“青学会”,比如程咏析就没有能加入。“青学会”以“成员高水平、成绩高质量”为标榜,其中最差的成员都是985本科毕业。虽然孙晨一直想搞一个纯硕士研究生的学会,但穿越众研究生就那么几个,所以最终也不得不“勉为其难的放低要求”。

“青学会”严苛的准入要求和几近苛刻的学术要求使得这个团体一直以来只有堪堪9名会员,但这9人发挥出的力量可不小。近一年来发刊的《启明星》和《临高时报》上,接近20%的理论性文章是由“青学会”供稿的。而且“青学会”所写的文章都以“语句优美、逻辑缜密”而出名,去年元老院授权宣传部主办的“澳宋文学艺术年度评选”中,“最佳理论性文学奖”就颁给了“青学会”副会长沈婇清所写的《为元老院与人民服务——论元老院与人民的关系》系列文章,同时,八篇提名文章中有七篇是出自“青学会”之手。

目前就理论文方面,能和“青学会”一决高下的也只有同样重视逻辑理论的法学会。

“沈宫女能拿这个奖,是咱们讲道理的不惜得和耍嘴皮子的去比。”法学会大会上,那个唯一获得提名的法学会元老“毫不在乎”的说到,不过大家都记得颁奖前一天他在南海咖啡馆中是如何自称是“再生诸葛”、“舌辩群儒”的。

正如马千瞩所见,随后一期的《启明星》杂志上又刊登了几篇水平更高的讨论萧白郎文章的文章。不过“青学会”依旧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新一期《启明星》发刊的第二天,萧子山在办公室接待了来访的孙晨和沈婇清。

“因为这事,最近挺热闹的。”萧子山斟酌的说到,他并不知道“青学会”此时找到执委会究竟意欲何为。不过,和这群天天搞文字工作的怪物玩“腹语”明显不合适,所以他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道‘青学会’对这件事的看法是怎么样的?”

孙晨先是看了看他旁边的沈婇清,犹豫了片刻,回过头来对坐在一旁的萧子山说:“萧主任,我们认为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同志们的思想很危险。”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但这也是一个整肃思想的机会。”

……

两个小时后,执委会临时会议。

“以上就是‘青学会’的意见。”萧子山合上厚厚的文件夹,“我认为这个方案能行。”

“盘子太大,他们真的玩的过来?”程栋看着这篇足足有二十八页纸的材料,皱着眉头。他对萧白郎的文章嗤之以鼻,但“青学会”在字里行间中透露的野望也让他感觉到极为不舒服。

“先不讨论可行性。”文德嗣环视了一下其他几位执委,说:“我觉得孙晨说的很对,同志们的思想很危险啊!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

“是该整肃一下思想。”马千瞩点点头,“不过他们的想法是什么样?这二十八页纸不可能全写下来吧。”

执委们自然明白马千瞩的意思。孙晨向萧子山提的意见是由“青学会”发起,在《启明星》、BBS、《临高时报》上,就“萧白郎文章事件背后的故事”发表系列文章,将元老们的目光吸引过来,持有不同意见的元老自然会通过各种渠道来“批判”这些文章。在争论达到白热化的阶段,由执委会办公厅、大图书馆联合开展一次座谈会,“青学会”负责在会上辩论,之后由执委(虽然孙晨说的很委婉,但萧子山明白,这个执委指的是文德嗣)发表一个类似于《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结束讲话,含含糊糊的打下“正确方向”的烙印。最后发动宣传机构,对执委会“光正伟大”的精神进行“深入贯彻、全面学习、集中领会”。

“我不太赞同这样的看法。”钱水廷提出反对意见,“元老们都平等,有发表自己观点的权力,不能用所谓的‘政治正确’来剥夺元老们的权力。”

“权力归权力,但有些游戏规则还是要制定的。”展无涯说,“‘肉X器’私下说说就罢了,这下居然公然发到杂志上了,乱弹琴。”

马甲表示赞同:“我是同意整肃的,我们不是来实现‘普世价值’,但至少吃向不能太丑。我们虽然是再开‘历史的倒车’,但也不是什么车都能开的。”他顿了顿,“萧白郎这事已经侵犯到了萨琳娜的个人声誉,这是犯造谣罪的!不严肃处理,没准过几天柳正又要大肆宣称‘共产一切大洋马’了。不过我不知道这事仅仅交给‘青学会’是不是合适?”

“他们的意思其实不重要。”文德嗣看着钱水廷,“关键是最后执委的发言,这不过是延安文艺座谈会的翻版,最终还的看领导的。只要这里的发言‘正’,整个事情就歪不了。”

邬德发言:“我听人私下说,很多社团对宣传部很有意见,说丁丁充其量就是个印刷处主任。”

“依我看,‘青学会’是准备搞一个真正的中宣部”程栋说,“集理论研究、舆论引导为一体的宣传部。”

“我不同意成立这样一个宣传机构,这不是针对归化民,这是在针对我们自己!”如此露骨的表达让钱水廷非常不适,他希望最大程度的保留元老之间的异见,让穿越集团不会成为一个过于集权的专制政权。

同样感到不适的还有马甲,第三次全体穿越者大会之前,法学会一直环活跃在元老院的各个角落。因为专业背景,他们的理念几乎畅通无阻,就算偶有反对意见,却也都敌不过他们层出不穷的辩论技巧。不过“青学会”组建的这一年来,法学会的活动受到了很大的制约。 “青学会”的主要成员的理论水平很高,而且他们的社会阅历在穿越众中绝对算丰富的,多次的辩论中,“善辩”的法学会都被这群整天玩文字游戏把诡辩玩到极致的怪物点草到毫无脾气。在宣传政治理念这方面,法学会的优势局面不断的被“青学会”蚕食。而且“政法委”的阴影一直在马甲心头挥之不散。

“穿越众的思想是我们宝贵的财富,不能抹杀。”马甲说,“这一点我同意老钱,保留元老院思想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很重要。每一种思想都是平等的,在符合法规的情况下,我们要尽可能多的保留21世纪的优秀思想。”

“‘肉X器’也算优秀思想?”展无涯不满的反驳马甲,“那明天粗胚们要我们开X奴交易市场是不是也要去选块风水宝地去折腾?”

展无涯的话得到了绝大多数执委的支持,但钱水廷和马甲依然反对成立一个新的宣传机构。

“我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想法都是平等且珍贵的,这点毋庸置疑。”见争端似起,文德嗣赶紧说到,“但我也认为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不可以说。”他拿起桌子上的《启明星》,“就好像这本书,这是内部公开发行的刊物。BBS可以随便说,但这上面不能乱说,接触这本书的不仅仅有元老,还有生活秘书。本质上生活秘书还是归化民,一些东西万一传了出去,对我们的事业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最后,马千瞩的一句话为此次讨论画下了句号:“不论会不会成立这样一个宣传部,开个座谈会可以解决萧白郎这次的事情的话,就先让‘青学会’去折腾,这是当务之急。”最终执委会表决全票通过了“青学会”的方案材料。

沈婇清当上“青学会”副会长纯粹是由于“就算学生会长不是妹子,学生会副会长和风纪委员也应该是妹子!”的宅男恶趣味。

沈婇清大学毕业后考上“为人民服务”,又有家里的关系,说是“前程似锦”也不为过。但看到穿越的消息,她心动了。

“我没什么特别要求,就是到时候能不能把顾亭林、黄梨洲、阎百诗……嗯,先就这些人,能不能抓活的?”萧子山在登记穿越众记录的时候,沈婇清提出了这么一个“不特别”的要求,“他们那个时候告诉我汉语言文学要学训诂学,结果四年里古汉语老师才讲了三节训诂学相关的课程……我要去见真正的训诂学大师,千万记得抓活的啊!”

穿越之后,由于中文系的缘故,沈婇清先是分到大图书馆工作。后又由于公务员的经历,沈婇清又短暂借调到了内务后勤委员会、执委会办公厅。最后,她自己又申请掉回了大图书馆,最终确定为“大图书馆档案室主任”。

“其实我更喜欢清朝,清朝有戴东原,有段若膺啊!”穿越前,沈婇清曾在公众场合如此说到。

自然,这引起了大部分有民族情感的元老的不适,“皇汉派”斥之为“严重的民族虚无主义和女文青性质的堕落思想”,柳正更是痛心疾首的“批评”到:“脑残清穿女误国啊!”。还因为这事,沈婇清还得到了“宫女”的外号。

虽然“屁股不正”,绝大多数“大屁股党”并不太喜欢这个看似冒冒失失的女孩。但沈婇清所展现出来的“业务水平”还是十分过硬的,这也为她赢得了一部分看中“胸有韬略”的“肉包党”元老青睐。

“青学会”向萧子山提交的申请得到了执委会的批准,萧子山很及时的将“执委会意见书”交到孙晨手中,当天晚上,“青学会”就这个计划开展了部署。

“元老们异见差异很大才导致了这样的局面,要根本的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先统一思想。”青学会活动中心里,沈婇清态度坚决的说到。

“但是……“

“党内无派千奇百怪?”沈婇清撅了撅嘴,“虽然都高呼每一位元老都有参政议政的权力,但真正的主体思想只能有一个,一切的一切都要服务于我们的事业。”

“法学会一定会认为我们是在搞‘党领导法’,控制舆论也得不到大多数元老的认可。”孙晨问到。

“其实说实话,我们的理论水平并不比法学会高多少,但是我们暂时还有优势。”沈婇清偏着头想了想,“我们应该清楚,近一年来我们压倒法学会主要是三个原因,一是那群讼棍整天上蹿下跳的,枪打出头鸟;二是他们专业性太僵化,观念超前但毫无意义,就好比他们最近宣传的《婚姻法》草案,更不不切实际;第三,他们是学法的,我们是学文的,他们思维可能更快,我们文字功底更好,打笔杆子战,思维再快也得等到下期《启明星》,最终大家看到的不是你的思维快不快,而是你写的东西是不是‘喜闻乐见’的。不过执委会既然同意了我们的方案,那马甲也应该不会阻扰我们。”

参加社团活动的众人沉默不语,沈婇清的获奖虽说让“青学会”赢得了很大的声誉。但这其实也带动了法学会的改变。早有小道消息传出,马甲已经在法学会集会上提出了“少谈法理,多论实际,法律首先要服务于全体元老”的说法。

见大家沉默不语,孙晨发言道:“其实还有第四点,法学会一直以来都是走执委会路线,通过马甲影响执委会来使自己的观点得以实践,他们充当的是起草委员会的角色,传统媒体上的宣传所花精力很少。而我们的主要阵地是《启明星》和《临高时报》,大家更容易接受来自我们的方式,大家可以想想南方系为什么那么火。"

“这个比喻不恰当,我们最起码也是新华社吧。”路人甲。

“我们不是自干五么?丁丁才是官五。”路人乙。

“丁丁也能算官五?洗地水平完全不合格啊!”路人丙。

看到话题又被扯开,孙晨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跑题:“不论法学会是不是自己把自己忽悠瘸了,我们首先是要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语言学、社会学、哲学是基础,伦理学、法学、政治学、传媒学等其他人文学科也都不能落下。”环视一下在场众人,孙晨清了清嗓子又继续说道:“如果没有其他什么问题,那我们继续讨论这次写文的事情。”

“我们应该先确定一个主题,小沈说的‘一切的一切都要服务于我们的事业’我觉得不错,然后还有论述的方向也需要确定。”某位有着常年从事文字工作的元老发言。

孙晨想了想,说:“主题叫‘论我们的事业’,方向就‘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办’这老三样。你们看怎么样?”

“三年以来的工作情况和思想情况也可以写。”路人甲。

“也可以一个中心,多个要点嘛。大家一人负责一块,最后对草稿在统一修正不就行了。”路人乙。

“那太乱了,上次搞的结果就是接近一半的文章要重写,芳草地过几天考试,我哪有空?”路人丙。

……

沈婇清一边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发言,一边在自己的便签纸上写写划划。在讨论声相对小了一些后,才抬头发言:“一个中心,多个要点的形式最适合我们的需要,今晚打个草稿,就叫‘论我们的事业’,明天大家一起修改,改好了发《启明星》。然后大家再就这一篇文章来进行各方面的论述,会里就不做过多的讨论了,陆续发稿,让话题热一段时间。最后写一篇总括性质的文章来结束话题,嗯?”沈婇清将手中的便签纸卷成圆筒状,轻轻的在自己额门上一敲,“这次要搞大声势,不是一两篇的精雕细琢就能搞定的。”

“青学会”以往文章的发稿方式比较特殊,一般多是某一人有了想法后,先全会讨论,然后拟稿,再全会参与讨论修改、最后再署名发表。这样的做法最大程度的保证了每一篇文章的高质量,但作文成本也高的明显,花时最长的一篇文章从一次讨论到最终定稿居然花了整整一个星期。

但这样的做法明显不适合当前的情况,第一篇开题性质的文章至少下期《启明星》就要发表出来,而且字数绝对不能少,而随后的各种小论文要分两到三期陆续刊登,最终的总括性文章也是要用一篇分量比较重文章来收尾。整个计划的时间跨度短,工作量大,以前的方法完全不适合。

反复讨论后,大家最终决定暂时先采用沈婇清的方案。

在“青学会”忙碌的同时,法学会也开始着手准备这一场宣传战。执委会会议后,马甲召集了法学会成员,含含糊糊的透露了“青学会”的方案。

“不能让那群耍嘴皮的乱搞啊!”舌辩群儒的诸葛亮第一个拍桌子站起来,“欺人太甚啊!他们这是要搞‘政乱法’啊!”

“大字报就不要说了。”姬信发言到,“他们还是看的很明白的,元老之间的分歧太大,以前是大家都苦,等大家条件好一点了,女仆革命就出来了。还好独孤求婚当了一回‘出头鸟’,判了他才维持了基本的秩序,不然,后果难以想象啊。”

马甲接话到:“这也就是执委会为什么最终同意‘青学会’方案的原因,虽然这个方案很不成熟,而且很多内容不符合法治精神。”

“那我们要怎么做?”有人发言到。

“制定一个规则。”马甲点了点头,“现有的舆论规则有很大的随意性,宣传部掌握了我们全部的喉舌。我们首先要制定一个新的游戏规则,通过法规的形式来限定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这不是针对‘青学会’,元老们应该保留自己的异见,‘青学会’可以说,其他元老也可以说,但是要在一定的限度内说。”

“是不是要写一个新闻出版条例?”又有人问。

“我觉得不仅仅是新闻出版方面。”马甲回答到,“我们的目的是要让全体元老的发言都要收到法律的保护和法律的约束,这才是法治的精神。仅仅新闻出版条例只能管到丁丁,执委会随便一个条子就能办到。”

姬信说:“也就是维护舆论秩序。”

马甲赞同的点了点头,继续说:”所以我们要确立一部新的法规,结合原世界中苏美德等各个国家对舆论控制的手段,搞出来一部《舆论监督法》。"

许平举手发言:"制定这样一部新法是理所当然的,但我认为这是‘治本’。而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治标’。而且我注意到青学会的方案其实只是治标,他们根本没有计划好后续掌控舆论的方式。"

安熙一咧嘴:"中文小文青,眼高手低呗。"

姬信很有深意的看了安熙一眼:"老许的话给了我一个想法,我觉得,就目前来看,最能支持我们观点的反倒是只有‘青学会’。"

姬信指出,中文、法学都是属于人文类学科,有很多课程是相同的,相互之间有着通性。不论“青学会”打着什么样的算盘,出发点和法学会一样,都是要规范舆论秩序,只不过一方用“势”来逼,一方用“法”来限。如果法学会能和“青学会”形成合作,取得的成果是显而易见的,而且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形成一个集结文、政、哲、法联合的智囊集团。

"这不就是缩小型的社科院么?"

"嗯,意思差不多。"姬信站了起来,继续介绍:"我的想法可能还不太成熟,但我认为我们穿越众缺乏一个专业的智囊团队。元老们提意见、执委会接受意见的渠道都很混乱,有走办公厅的,有闹议会反对派的,也有这次这样发大字报的。这样无序的环境很不好,而原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专门的搜集、研究民众想法和社会意识形态的机构。"

"大图书馆呢?于鄂水不是第一军师吗?"

"大图书馆本质上还是一个档案室,它的缺陷是受制于它自身的文档储存。它不是万能的,一旦出现了我们原世界从未遇到的问题,那么它能提供的资料就仅仅只能参考了。比如归化民,他们类似于前世的殖民地土著,但当年西方殖民者可没有21世纪的思想,也没有我们高效文明的管理手段,所以归化民问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形成一个崭新的课题。并且,这个社科院要研究的主要方向是我们自己,我不认为大图书馆有什么时空管理局编写的《穿越心理学研究》。我们以前太过于依靠大图书馆了,但现在和前世早已不同,如果抱着旧世的东西不放,那我们不出三代就会因为无法融入时代而被淘汰。"姬信耐心的解释。

这样一解释,法学会大部分成员都表示支持姬信的想法。马甲见此,对姬信说:"一颗红心,两手准备。老姬,《舆论法》的事情交给我们,你出面和孙晨联络联络。这事如果办成了,利在千秋啊!"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