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临川书店的秘密》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临川书店的秘密
作者ID
其他网站 知乎:ziming zhang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海南,临高,澄迈
内容关键字 二次反围剿,元老生活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其他

知乎:#临川书店的秘密(1)

  1. 临川书店的秘密(2)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6-17
最近更新 2017-09-10
字数统计 (千字) 5.1



临川书店的秘密(1)1.png

这是一个有关临川书店的起源的小故事,我尽量讲完。

另外征集张心叶的妹妹的名字。

临川书店的秘密(1)

1630年6月12日,到临高已经是第二个年头了,张心叶去年年底被调去支援三亚大区大半年了,总算捞到机会回到临高休假、述职。本来他也不想挑在这个时局不稳的时间回到临高,但是因为离开妹妹去三亚已经很久,甚为挂念;再加上大战在即,凡有点技能的人都要回来强化前线队伍;此外还有一些不便为外人所知的原因。张心叶终究还是在第二次反围剿正向高潮迈进的时候,回到了临高。

张心叶这个时候,不过二十出头,好歹也是进了大学校门才来穿越的。数学物理再差也是完成了高中教育的,指挥几个归化民炮兵打打炮还是可以的。人刚到办公厅报道,茶还没喝一口,执委会一纸调令就来了。张心叶火线入伍,还是被分配到澄迈前线的炮兵队。好在大战在即,陆军还算慷慨,直接给了他一个“临时炮兵少尉”头衔,但其实也就管一个炮组6个人。

张心叶悄悄去芳草地看了妹妹,她正在教室里上课,半年不见似乎是长高了一些。不过看上去满脸愁容的样子,大概是因为元老专用的教材太难了吧。他在窗外看了一会儿,便又悄悄离开了。

傍晚时分,跟随着辎重队一起向澄迈前线进发。

到达预设阵地,领取了任务后,张心叶根据陆军编写的炮兵军官手册开始熟悉地形,参照物。好在手下都是打过几次仗的老兵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完成了各项准备工作。晚上休息的时候,他也没闲着,把手下都聚集起来,根据政治军官手册上的内容,搞谈心会。几个晚上、几包圣船香烟之后,总算是和几个部下混熟了。

在澄迈前线的日常是,每隔几天都能见到骑兵队绑着几个探子、斥候回到大营。此外一切都很平静,似乎大明的军队已经把“髡贼”都忘记了吧。

炮兵阵地上常常能见到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天天跟着炊事班送饭。他的名字叫李阿宝,就喜欢围着大炮转来转去,自从发现张心叶这个看起来是最像首长的人之后,每天都要来问很多有关打炮的问题。“怎么才能打的准?”“怎么才能打得狠?”“这个炮看起来不像是真的啊?”

张心叶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李阿宝不一般,问的净是一些炊事班士兵不应该问的问题,他甚至怀疑,“少年人有好奇心不假,但这么多技术问题,难不成会是明军的探子。”

可后来问了手下的老兵才知道,他老爹李狗海是伏波军烈士。李狗海原来家中也有几亩薄田,可李狗海一心习武,田地疏于打理。再加上李阿宝的奶奶发了一场大病,为了治病散尽了家财,最后人还是没了。至于李阿宝的娘,在李狗海当上伏波军战士以前,就跟人跑了。李阿宝在临高再没什么亲人了。

阵亡将士抚恤会虽然给李阿宝安排到芳草地学习,可他老是逃学跑到陆军训练场来跟着训练。后来有一个魏首长遇到他,问他为什么没有去学校。李阿宝回答说:“爹和我的贱命是元老院救下的。爹牺牲在剿匪战场,我要参军杀土匪为父亲报仇,向元老院报恩。”魏首长劝他,好好学习也是革命工作。但没想到李阿宝说芳草地教的东西太简单了,他不想学就想当兵,说着就跪下不起来了。魏首长看他革命精神很足,就安排他跟着炊事班学手艺了。这次全军出动,李阿宝也就跟着来到了澄迈前线。

张心叶听完这个故事后,沉默不语了好一阵。李阿宝再来问他有关打炮的问题时,张心叶尽量耐心地讲解给他听。两个星期后,一次较射的时候,李阿宝刚好过来送饭,张心叶存心想考考他,让他来计算射击诸元。李阿宝顿时来了劲,拿起张心叶的望远镜东看看西看看,跑前跑后,手上比划来比划去,还在地上写了一堆谁也看不懂的算式。最后,张心叶指挥手下按照李阿宝计算的结果射击,还真一炮命中预定地点,误差不过5米。张心叶顿时起了惜才之意,“看来这小子觉得芳草地教的内容简单,看来不假。”

时间一晃就已经接近6月底了,张心叶在这段时间里,白天挖土、较射、保养大炮,晚上回帐篷带头抽烟、讲荤段子、教李阿宝奥数物理化学,睡觉前再抽空写写日记练字。

到7月的时候,终于收到消息,明军开始向预设阵地移动了。虽然觉得不大可能用到,但张心叶还是把遗书写好了,放到了写着妹妹名字的信封里。顺便也教李阿宝也写了一封,不过里面都是感谢元老院、执委会、军部、魏首长、张少尉如此种种,看得张心叶都起鸡皮疙瘩了。

开战以后,张心叶在战斗中意外负了伤。但他简单包扎了一下以后,坚持在炮兵阵地一直战斗到最后一支明军被歼灭。后来陆军打算给他弄一个“临时炮兵大尉”的头衔。不过这种张心叶断然拒绝了,他说:“我本来就是临时客串一下的,发个纪念章就得了。又不发奖金,就别来这些虚的了。”但是张心叶额外提出一个要求,打算从炊事班领走一个人。

8月底,轰轰烈烈的澄迈大战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

从澄迈归来,张心叶一直在临高总院养伤。一开始妹妹知道他头部受伤以后,天天放学就过来照顾,生怕第二天张心叶就驾鹤西去了。时间长了,总会出些状况。自从某天傍晚,被妹妹撞见他和医院的小护士们在病房里探讨医学知识以后,妹妹一脸见到脏东西一样的神情,倒着退出了病房,关上门,再也不来探望他了。

【据张心叶后来回忆,幸好妹妹年纪还小,当时也不给小元老配手枪。】

“看来差不多是该回去三亚了。”张心叶又等了两天,找人带自白信去芳草地,妹妹也还是不出现。张心叶在向几个元老医生再三确认额头上的伤口除了疤痕除不掉以外,没有任何问题后,终于出院了。

他回到宿舍,收拾准备带去三亚的行李。在三亚潮湿炎热的环境下,很多东西往往活不到理论寿命。穿越带来的随身行李中,电子设备的备件是越来越少了。翻着翻着,被他找出来一件充满回忆的物品。那是当年自己在金工课上做着玩的0079里面的夏亚面具,上面还镶了从淘宝买来的定制镜片。

“想不到这么快就用上了。”张心叶调节了一下固定带,把面具带上了。额头上的伤疤实在是有些凶残,可镜子里带着这面具也着实奇怪。“就差一身吉恩军服了。”

收拾完行李,张心叶出门去军部办理退役手续。路上行人见到一个头戴诡异面具的人物出现,纷纷避让。刚出宿舍来到大街上没多久,就数次被东门市热心群众领来的巡警拦下盘查。以至于张心叶为了减少麻烦,不得不说服一个女巡警帮他开路。办完手续以后,张心叶又跑去炊事班把李阿宝给强行拖到南海农庄了,说是要请救命恩人吃饭。

“现在回想起来,最危险的时候,应该是明军冲上了城墙那会儿。”张心叶喝了一口汤,慢悠悠地回忆着。“什么打字机、葡萄弹都不管用。有几个明军几乎冲到离我的炮位不过五米距离。我都能看清最近的那个大胡子脸上有即刻老鼠痣。还好有自动步枪,把冲的最近的那几个都突突了。”张心叶边说边用手比划着。

对面的李阿宝没有回应,只是一个劲的往嘴里塞肉、扒饭。见没有回应,张心叶只好继续一个人说下去。

“然后,我就记得好像听见‘啊——’的一声,大概是丁丁在哀嚎。我就回头看了一下,果然是他。躺倒在城墙上拍摄,枪也不拿,胆子也真是够大的。”张心叶虽然眼睛被面具遮住了,但依然可以看出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

“可是这一分神,就被抄着短刀就杀过来了。谁也没空救我。”张心叶继续说着,语气里渐渐冰冷起来。

李阿宝也停下了扒饭手,嘴里却一时半会停不下来,盯着张心叶,像是想要说些什么。

“我眼见来不及用枪去挡,眉心擦到一点,就是这道疤。”张心叶摘下面具放在桌上,指尖划过额头上那条长长的伤痕,沉默了一会儿。

“我当时觉得死定了,脑子里光想着完了完了,感觉手脚都僵了。谁知道你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用一个炮弹把拿短刀的家伙脑袋砸烂了。”讲到这里,张心叶情绪有所缓和。“那时候,我就决定了,要收你做徒弟!”

李阿宝嘴里还没停,继续嚼着,但是满脸吃惊的表情出卖了他。

“所以,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张心叶又等了一会儿,有些不耐烦的敲着桌子,“比如说,多谢首长大人提拔什么的?”

“我还是回伏波军炊事班吧……”李阿宝叹了口气。

(待续)



临川书店的秘密(2)

时间是1638年年末,秋风已浓的一个傍晚。

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着干部服的年轻人正在某间茶馆的二楼雅座里喝茶。此时的窗外,除了夕阳,毫无风景可言。因为从一年前陆续开始的广州市政建设把整条整条的街道都挖开来了。若是遇上大晴天,大风起兮尘土飞扬,让人怀疑是不是身处北方的某座城市里。

雅座的角落里安静地站着一个身穿黑白女仆装的少女,似乎是大陆上少见的异域面孔,肤色是小麦色。她双目紧闭,似乎站着睡着了。突然,少女睁开了双眼,警戒着门外传来的脚步声。


“叶老爷,这边请。首长已经等了很久了。”

推门进来的叶老爷也是一身归化民干部装束,但是面料看起来似乎不一般,并非常见的临高棉布。叶老爷满面儒雅,头上的发髻还在,看来并不是体制中人。他见伙计还在门口侯着,便打赏了几个硬币,关照伙计不要让闲人上来。

待伙计离开以后,叶老爷才拱手向年轻人走去,说道:“张董事见谅,城里处处修路,耽搁了。”

“不要紧,我也刚到。”戴面具的“张董事”起身迎了过来,和叶老爷握了握手。“我们先喝茶。”


两人边喝茶,边聊了聊一些广州城里的琐事。什么大世界又开始卖些稀奇玩意啦,“刘扒路”又扒开了几条路啦,林医圣亲自去城里搞“勤洗手、喝开水”宣传教育啦,崔仙师又和城里的和尚斗法啦,诸如此类,大多是些八卦传闻。

茶过三巡,“张董事”示意女仆拿出一副挂轴递给叶老爷,“叶老爷之前拜托在下求的墨宝,已经求到了。”

“多谢张董事。”叶老爷满面笑容,连声道谢,随机起身恭恭敬敬地双手接过挂轴。

“公司这几个月经营状况如何?”

“回张董事,多亏了刘扒路,这几个月的活还是干不完。宗族里能出来干活的子弟都出来了。乡里其他几个大家,之前不愿出来的,现在也腆着脸来求公司收进来当工人。”

“你同意了吗?”“张董事”又给叶老爷倒了一盏茶。

“我准备再晾他们两天,谁让他们没有眼界呢。”

“把地租给天地会种,不亏吧。”

“不亏,不亏,赚大发了。”叶老爷摆摆手,“现在不光有租金,还能把人都带出来赚第二份钱,家里的女人们都恨不得也来公司里干活。”

“……呃。不方便吧。”

“是啊,工地上都是赤膊上阵的。再说了,她们那些小脚也不方便啊。”

“不过,你倒是可以再在乡里办个衣帽被服厂,多招些女工。要是资金方面有困难,可以找银行融资。”

“资金倒是不担心,就怕政策……”叶老爷似乎面有难色。

“不用担心,元老院鼓励民间资本投资兴办实业,这是长期国策,不会轻易动摇的。你要是实在担心,就让集团入一半股,那厂子也就算是元老院控股企业了……”


“张董事”话音未落,只听得楼下一片叫好声,引得雅座的叶老爷和“张董事”向下望去。只见一个身着临高棉布制服、额头上带伤的归化民年轻人,正在台上说书,旁边的黑板上,赫然写着“戴仙师大战48女妖精”。


“如此这般,戴仙师靠着刘医仙给的大补药,压住了那要命的诅咒,终于降伏了48个女妖……”

听到这里,叶老板满脸不安地骂道,“这厮真是狗胆包天了,竟然敢拿新道教和刘元老编故事。张元老,你可……”

“张董事”摆手示意叶老板不要再说。“今天就到这里吧。这幅墨宝回去可要收好了。”

“一定一定。”


就在叶老板下楼的时候,几个黑衣人——政保局的人,冲进了茶楼,上台把那说书人架走了。

台下的看客们倒是很淡定。

“呸,活该……就是这故事还没说完呐……”

“我看是没有后文了,必是被送去‘蜉蝣地’劳改了。”

“可惜可惜”

茶楼老板匆匆从后场出来,擦去了“戴道长大战NYJ48”的文字,重重写上“莫谈国是”四个大字。

临川书店的秘密4-“莫谈国是”四个大字.png


“吃吃亏也好。”

“张董事”在雅间里用旁人听不见的音量自言自语道,接着也带着女仆离开了。


一个小时之后,政保局广州分局侦讯室,说书的年轻人被套着头套,坐在里面干等着。“张董事”在隔壁告诉广州分局的局长,这个人他要带走,顺便出示了一封刘扒路的手谕。紧接着他牵着带头套的年轻人,带着女仆上了一辆元老专用公务马车离开了,留下一脸失望的政保分局局长——眼看就要到手的“破获重大反元老院大案”的奖励飞了。


“张董事”在马车上沉默了很久,他摘下了面具。

“好了好了,我知道是你,李阿宝,快给我松绑。”对面的犯人似乎毫无紧张感。

“嘎——嗷!”女仆朝带头套的犯人吼了两声。

“好好好,下次我不再讲让自己进局子的段子了。”犯人根本毫无悔意。

“嘎——嘎——嗷!”女仆做势恐吓。

“呃……我错了,下次不敢了。”犯人低头了。

“下次不要再让我扮元老了,老师你能好好干元老的本职工作吗!”摘下面具的李阿宝也开始抱怨。

“好的,下次一定。可以松绑了吧?”戴着头套的张心叶吐了吐舌头,当然谁也看不见。


叶老板——叶维阳回到惠州第一建筑公司在广州的办事处,展开挂轴左看右看,满心欢喜。大声吩咐管家,让找几个匠人来照着挂轴上的题字做一个全新的招牌匾额。管家瞄了一眼挂轴,上面正是“惠州第一建筑公司”的题字,落款是“南海庄主”。

临川书店的秘密5-“惠州第一建筑公司”的题字.png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