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临高启明自创同人》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殖民地列兵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4-08-112014-08-11

最近更新时间:2014-08-11

正文

临高启明自创同人

在临高大吧帖了,但似乎都被竞选小吧吸引过去了,所以只能跑这来了


代天宏和张文睿原本是不会想到有穿越这档子事的。这俩人从初中开始就是同学,在一起呆了6年之后,张文睿考上了南京某211大学,而代天宏则不幸的去了个地方性综合大学。大学毕业那年这俩好机油准备进行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然后在网上看到了一个号称发现了虫洞的疯子在那忽悠,于是他们就决定去广州会会这个自称大天使长的人,然后他们就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到达了这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目的地后,这俩人悲剧的发现在21世纪非常吃香的自动化技术在这个距离工业革#命还有两个甲子时间的地方毫无用武之地。这里最先进的机器是几台21世纪带过来的数控机床,但是,考虑到这些黑科技的稀缺程度,用到这些数控机床的机会少之又少。当然了,伟大而英明的元老院不会浪费任何一个基本劳动力,啊不,是21世纪高素质人才的,于是,这俩难兄难弟在砍完树之后去了北纬的集训队。


在北纬的特侦队里,这俩人还算认真,毕竟第一次反围剿里穿越者的狼狈相都看在眼里。他们清楚的记得他们那一队在坚守阵地时面对和他们数量差不多的敌人冲锋,打完一个弹夹就准备逃跑时一个人站起来用枪指着他们说“再打完两个弹夹再逃!”说完还朝他们脚下开了几枪,代天宏发誓要不是当时枪里没子弹并且他忘记身上还有手枪这个东西的话绝对会给这个阻碍他逃命的家伙来上一枪的。只不过这个自命要COS爱国者主角的人并没有遇上一个龙骑兵军官而是遇上了个在用虎蹲跑的乡勇,于是。。。那一瞬间代天宏甚至觉得自己是个有主角光环的男人。

在一切上了正轨之后这俩人进来机械口,其实原本代天宏想去军事口的,毕竟军功最好混,但是本着物尽其用的想法被机械口拉了过去。至于张文睿,这家伙天生对军队不感兴趣,刚刚新兵训练结束他就一门心思的跑到了机械口。

一工和二工时期工人的工作环境是艰苦的,而元老院的工作环境更艰苦,这是一个没有五一六一七一八一九一十一的社会,有国家的军队。除了现代带过去的一些产品之外,临高自产的那些傻大黑粗由于材料不过关会经常性的蹦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在1633年的一天,代天宏在进行正常的检查工作时听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当他循着声音找到出问题的机器时,胸口上的疼痛是他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感觉。

时袅仁后来对代天宏说“那个碎片如果在往左边偏一点,你就铁定要进翠微岗了”两个月后当展无涯再一次在车间里看到代天宏时吓了一跳。“小代啊,怎么不再休息休息啊,现在厂里面一切都好,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展无涯如同一个长辈一样亲切的说道。但看着展无涯那张笑脸,代天宏觉得这张笑脸下似乎还隐藏着什么,他心中突然不由得一阵恶寒。

其实展无涯也有苦衷,摊子铺开这么大,哪里都缺人他何尝不想手下赶快回来。现在因为合格的规划民的不足,机械口普遍实行两班制,而作为工程师的元老更不可能只工作8小时,因此工业口的元老普遍工作时间都要在14个小时左右,要是让一个刚受过严重外伤的人连续工作14个小时,万一来个积劳成疾什么的,他展无涯肯定会在bbs上被人喷成某种人类的好朋友的。

代天宏只好又回到了医院,没电脑,没电视,没法调戏护士MM,唯一的消遣就是看一份胡说八道的临高日报。最近报纸上的火力集中在了外派元老的独走上面,诸如“日本关东军之鉴不远”之类的话都出现了。“不知谁会是那个土肥原,赵皇上么?”代天宏想到。

这时,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来了,宅党的党魁。代天宏想了想,自己和北美分舵的人只能算的上是点头之交。虽然自己在他们面前多次表示了对其政治理念的赞同,但自己绝对连外围成员都算不上。

代天宏主动迎了上去“钱议长找我何事啊?”自己算是个撸党,在500人中存在感非常低,虽然和不少人都认识,但基本停留在“这个人叫代天宏”上了。如果一不小心得罪了这个元老院里目前最大的在野党党派首领,尽管后果不严重但总归会走在一群人的对立面上。

“代天宏你恢复的怎么样啊?”钱水协问道“元老受伤这种大事我本来应该第一时间赶过来的,但事情实在太多,所以来的太晚了,我在这里先道个歉”“不敢不敢,钱议长能来看我我已经受宠若惊了呢,啊,这个,我不能喝牛奶,我喝牛奶会拉肚子,还是给朵朵喝吧,其他的东西我就收下了,真是不好意思。”钱水协突然之间想笑“还是太年轻了呢”他想。

“你也知道,这个赵引弓最近遇到了些麻烦,不少人都向他喷口水,我呢也接触了一些元老,他们呢和赵引弓也没仇,纯粹只是觉得这个赵公公啊在江南居然不往临高送些高素质的~恩,服务人员。”钱水协继续说“赵公公的事我们不去管他,但是广大同志们的身心健康我们宅党还是要管管的,所以呢我们到时候会在BBS上发起采购扬州瘦马的提议,如果你愿意的话呢可以主动申请去干这件事嘛。”

钱水协走后,代天宏陷入了沉思。很显然,这是宅党在向自己招手,“但为什么是我呢?”宅党想发展自己在元老院的影响力,然后他们把目标投向了那些精虫上脑的家伙,但为什么会让我去做这件事?看上我是普通的酱油元老这一身份让所有人放心?亦或者纯粹是因为工伤而施展“领导的关怀”技能?

两天之后,BBS上出现了一个去扬州买瘦马的帖子。这个帖子当即点击量过百,考虑到总共500人能上网,过百的访问量已经说明了大家对这件事的关注。但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月#经,不,应该说是周经话题会在半个小时后沉下去被其他诸如《文澜河水利二期工程》之类的帖子盖掉。但与平常不同的是,当有人质疑性的问道谁能接手这件事的时候,一个叫代天宏的人说“我来写提案。”据张文睿事后向代天宏透露说,展无涯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愤愤的说了句“应该叫时袅仁看看是不是钢渣蹦他脑子里了”

提案毫无疑问的通过了,元老们迫切的需要新鲜的血液,会场上一个胖子甚至喊出了“代天宏我爱你”这样的话,代天宏依稀记得他是建筑公司的一个高层。“想不到建筑公司还有这种人,双向插头,想想就恶心”代天宏恶意的想到。

以往出现买扬州瘦马之类的帖子时并不是没有人提出要做出实际行动来,但一来有需求的人大多是那种理工宅,整天往返于宿舍以及工厂实验室,往往没法抽身,但现在代天宏工伤在身,拥有合理的假期,二来高层总会想方设法的在各种方面上卡下脖子,企划院绝对不会把钱投资在男人的下半身上的。当然了,考虑到一个瘦马高达千两银子的高价,每人配一个需要数十万两的巨资,有这点钱干点什么不好。

“就这点吗”看着从财务处得到的12张面值100两白银的票子,代天宏欲哭无泪“钱水协我那里得罪你了?要这样整我!1200两能买几个啊!”一想到自己将要面对那些宅男发黑的面孔“你准备让我么这么多人共用一个瘦马吗?你这个巴嘎!”


两个小时后,钱水协的办公室门被敲响了。接着,钱水协发现自己面对着的是一个在笑容下掩藏着某种更复杂表情的代天宏。“啊,代天宏同志,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呵呵,我只是来问问,1200两银子你准备让我买几个啊?”

弄清楚来意后,钱水协摆出一副循循善诱的面孔,“我们要建设一个新社会,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我们要拯救的是世界上的劳苦大众,现在可以拯救其中的一部分,这个瘦马啊,拯救的价格太高了些,我们可以放在以后拯救嘛,赵公公的难民营里我们就可以先拯救起来嘛。我们现在可以拯救一些我们力所能及的,价格低一点的。”

送走了懵懵懂懂的代天宏,钱水协松了一口气,这政治家忽悠人的活可不是那么容易。

另外一边,这个代号为《元老后宫补完计划》就这么正式启动了,在对展无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劝说下,《元老院后宫补完计划》委员会委员长代天宏终于把张文睿拉倒了自己的麾下并且委任为《元老院后宫补完计划》委员会副委员长。然后这哥俩在一众宅男期待的目光下走向了驶向上海的H800.

起威镖局现在可以算的上是元老院的私人保安公司了,基本上每次有元老出入“敌占区”都会要起威的镖师陪同,这次也不例外。不过因为抠门的企划院会榨干每一条还能在海上漂的船的运力,因此这条H800会从临高出发后停靠香港,高雄,杭州,最后到上海,为当地送去贸易物品或者建筑材料,所及他们会在香港与起威的镖师们会合。

毫无疑问,代天宏他们坐的不是海天号那种加装了蒸汽机的船,因此能跑到6至8节已经是老天开眼一帆风顺了,在加上沿途还要停靠几个港口,以及在江南还要在呆上一段时间,这趟行动没有3个月更本搞不定。为此张文睿哀叹道“我不想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给别人拉#皮条上!”

无聊的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这俩人渐渐的从出海的小兴奋变成了无聊的混吃等死状态。然后保持这个状态一直到了鸡笼外海。

“发现船只,目测为大夹板船!”瞭望的水手喊了起来,然后比划了一下补充道“160度,约12海里”“测速!”船长喊到。一个海员立马跑到船尾扔下来一段绳子,另外一名水手赶紧把一个漏斗倒了过来。待沙漏计时完毕后大声报告“3节!”船长掏出光学厂制造的双筒望远镜朝那艘船观察起来。“5节,或者6节。”他心里默默的计算着。接着,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敲响了代天宏与张文睿的舱室。

“进来。”

“报告首长,我们发现一条红毛的船,大约6个小时后就会追上我们。”船长操着一口参杂着浓重广东口音的普通话报告着,代天宏差点都没听懂。、

“唔,我知道了,按原定轨迹航行。”

关上们,代天宏和张文睿商量了起来。“很明显,我们遇上了西班牙人”代天宏开了个头。“拉#皮条的遇上打劫的?”张文睿莫名其妙的接了句。“你什么意思?怪我咯?!那台出问题的机器是你设计的好伐。要不是你学艺不精会出这档子事吗!”“好好,不跟你争,怎么说,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遇到那些西班牙人?来报复的?”打劫马尼拉帆船在元老院里是一件人尽皆知的事情。“应该不是,估计是来这送补给的,离这不远就是鸡笼,西班牙人在台湾的据点,说不定是顺手干一票。”“我们的船也敢劫,活腻了吧他们。”张文睿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

“船长”“哎,小的,我在。”代天宏暗暗的在心里给这位船长打上了标签“旧社会改造分子,估计以前是个海盗”。“这艘船的火力如何,有多少水手?”“报告首长,水手加上我有57人,24磅炮2门,48磅炮2门。”代天宏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去忙你的事吧。”代天宏返回了自己的船舱。“24磅炮估计是加农炮,48磅炮应该是卡隆炮,火力投射上面绝对是我们强,这一时期的西班牙帆船上绝大对数装备的是7磅的隼炮和11磅的半蛇炮,24磅和18磅的有但我觉得不会出现在这种小船上。”代天宏如此分析。“但是从防御上来说7磅和11磅已经可以在200米的距离上击穿我们的船了,我们毕竟是商船而不是立春那种战舰,在海上远距离也没有什么射击精度可言,我们的射程和射速优势被抵消了很多。”张文睿补充着。

代天宏想到了自己穿越前一直玩的帝国全面战争,在里面代天宏可以用一艘五级舰用甩尾大#法甩死敌人一整个战舰编队。“只可惜这里没法用啊。机动不如人,射程不占优势,换血么?我们的炮装填时间比西班牙人快,威力比他们的大,但要是他们不顾一切的要过来跳帮怎么办,肉搏战我们觉得要跪啊。”给临高求援的话一来时间肯定来不及,二来船上也没电台可用,毕竟离驻外站点很近。

下午2点半,两艘船相距1海里,战斗的钟声已经敲响,所有人员都站在了自己的岗位上,代天宏和张文睿都穿上了防刺服以防进入肉搏战时被乱刀刺死,glock17手枪和三个装满的备用弹夹也别在了身上,身后还背了个海军用的砍刀。在每个水手触手可及的地方就是海军版本的米尼枪以及准备运给赵引弓的手榴弹,用于在敌人跳帮是给他们狠狠的来一轮。

“抢T字头”船长发出来命令,中国帆八面来风的特点此时发挥了出来,见H800开始打横,

西班牙帆船也挂上了满帆,力图在H800之前抢到T字。下午3点12分,这场遭遇战打响了第一炮。全部集中到右舷的4门火炮在成功抢到T字之后立即开火,重达24磅的琏弹从加农炮炮管中呼啸而出直直的飞向西班牙船的主桅杆并且成功的在上面开了个深深的口子。圣保罗号(这艘西班牙船的名字)的船长不得不将船速下降防止主桅杆断裂。350米的距离上对前膛炮的精度是个考验,两枚琏弹只有一枚击中,2发48磅实心弹中的一枚擦着圣保罗号的左舷偏了出去,而另一枚则狠狠的打在了圣保罗号的船艏,激起了一阵木屑。“我们重创了目标”张文睿激动的喊道。圣保罗号的船长意识到了自己蹄到了铁板,他的船上有16门炮,但对比对面看起来这点数量上的优势不一定能弥补质量上的劣势。但现在不是还击的好时刻,他的船正在尽力右转,以求和H800获得对射的机会。帆船的转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敌人也不会放弃到手的战术优势。H800上的4们炮尽他们最大的努力将炮弹发射出去,但琏弹的命中率实在太低,开火四次就第一次中了一颗,如果再中一发代天宏就可以花式钓打这艘失去动力的帆船。反倒是2门卡隆炮每一次发射都可以激起对面一阵鬼哭狼嚎。在挨了几轮射击之后圣保罗号终于把H800纳入了他完整的射界中,然后H800上的人就欣赏了一次由10门炮组成的火炮齐射,,呃,来自敌人的。代天宏第一次感到死亡是离他如此的近,他亲眼看到一发炮弹将他身边的一个人从腰间打为两段,他想起来这个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伙子前几天还给他送过饭。“还击!”代天宏从地上跳了起来“给我狠狠的揍这帮狗娘养的!”代天宏怒吼着。代天宏抽出手枪指着一个趴在地上不肯起来的水手恶狠狠的骂到“回到你的战斗岗位上去,士兵。”圣保罗号的船长看出了H800上的混乱,下令“保持炮击,放下小艇,我们登舰,为了上帝的荣耀!”

“代天宏,他们准备登舰!”趁着炮击的间隙,张文睿看见了西班牙人的动作,他冲到一个24磅炮炮组旁边指着圣保罗的主桅杆说,“就是现在,把它打断掉。”一炮,又落空了。西班牙人反击再一次到来,甲板上又是一片狼藉。炮战十分激烈,双方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可恶,明明已经挨了卡隆炮那么多炮了,那艘该死的船怎么还没沉啊!”代天宏有些抓狂了,这时,他看到一个钩子抓住了船板,“我艹,他们登船了,船长死哪里去了!”代天宏随手抓住一个水手。“船,船长,死了”“什么?”代天宏瞪大了眼睛,随着这个水手手指向的地方代天宏只看见了一滩烂肉,勉强可以看出点人形。很明显,是在趴下防炮的时候被一发炮弹直接碾了过去。于此同时,代天宏发现自己就是这艘船的最高指挥官。

“全员准备肉搏!”代天宏发出了自己的命令。越来越多的钩子钩上了船板,圣保罗号也适时的停止了炮击。但代天宏绝不会这么坐以待毙,4个炮组趁这片刻的宁静给自己的火炮装上了双份霰弹,在两艘船就要靠上的那一刹那,四门大口径火炮发出了自己最后的怒吼,数千枚铅弹将所到之处一扫而空,碰到的人非死即伤,将西班牙人的气焰狠狠打下去一截。“手榴弹”代天宏大喊一声同时奋力将自己手上的手雷扔了出去,随即在船上响起了一片的投弹声。数十颗手雷在圣保罗号上爆炸了,将准备跳帮的水手人渣们一扫而空。最后的两轮打击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趁着西班牙人迷糊的时间,代天宏跳上搭过来的跳板,左手手枪,右手大刀,作毛子政委状“同志们,冲啊!”顺手两枪结果掉一个躺在地上呻吟的白人。

接舷战短促而激烈,20多分钟后西班牙人的抵抗基本结束,这场遭遇战也落下了帷幕。

夜幕下,两艘船向着着高雄驶去,而元老后宫补全计划也只能“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在官方名称为机械口实际内涵为富士康的能被勉强称为工厂的大作坊里安分了一段日子,某天,代天宏在BBS上又看到了一份招聘广告,署名叫“对外情报局”。作为情报机构,低调成为了特工们的日常,尽管这些官僚能否被称为特工是值得怀疑的。但话说回来,作为一般性只蒙头在自己一亩三分地的机械口元老,不太关心这种暴力(?)机构也是正常,于是在某种能杀死猫的作用力下代天宏点开了这个帖子。

帖子的内容简单易懂,就是对外情报局准备派个小分队去苏州看看,老早想回老家看看的代天宏眼睛立马亮了起来,虽然是两个时空,但还是很有意义的不是吗。于是他就报名了。

江山看着手里的简历。这是一个酱油元老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目前就职于机械口,曾经在特侦队里呆过一段时间。学历在这个博士成排硕士成连的元老院里毫不出色。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进来”江山头也不抬的说了声。

“请问,这里是对外情报局江局的办公室吗?”来的人略显拘谨的问道。

“是的,请问你是?”江山注意到来人的声音与秘书不太一样,便抬起头看向门口,他已经认出是谁了,只是想确认一下。

“我叫代天宏,昨天BBS上报名的。”来人自报了姓名。

“与照片上差别挺大啊”江山回应到,“坐”。随机起身去茶柜里拿出一个杯子倒上热水放到代天宏的面前。

“我有意想参与那个去苏州的任务”代天宏把昨天在BBS上说过的话又说了一遍,接着提出了一个问题,“恕我多嘴,我想知道有了杭州的站点为什么还要在苏州设一个?”

江山暗暗吐槽下这人看起来更像国会山的议员而不是一个应聘的特工,但元老的问题还是要解答的“没错,在苏州设站点确实有重复建设的嫌疑,所以我们目前并不准备在苏州开分基地,我们只是想考察一下苏州的经济状况,或者什么其他,只是考察一下。毕竟我们江南攻略苏州是很重要的一环,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能比杭州还重要。”

虽然代天宏并不能确认江山说的是不是都是真的,但代天宏感到关于杭州的说法也许是官僚们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特质在作怪。

“那么我什么时候出发呢?”代天宏问。“你首先得接受一些培训”江山露出上级领导特有的那种微笑,一边伸出手来“欢迎加入对外情报局。”

N天后。。。

“你要去大陆自己去好了,为什么拉上我”张文睿一脸不满的问代天宏。代天宏一边打着哈哈一边仔细的观察着周围以躲避由政保人员假扮的锦衣卫可能的追捕。

“我这不是一个人孤单寂寞冷嘛,再说你不想回去看看?”代天宏回复着张文睿,同时发现一个眼神非常犀利的小贩,毫无疑问,这是政保局的学员。

“看,我们终于被发现了”代天宏以一种胜利者的口气对张文睿说。

晚上六点,在东门市一家比较有名的饭馆吃烤猪的张文睿和代天宏终于被姗姗来迟的政保学员们团团围住。

“年轻人,我们赢了。”张文睿对着这群面露不甘之色的学员们指了指腕上的手表。

半个小时后俩人看着拿着几瓶啤酒过来的江山,“呦,这是祝贺我们顺利毕业呀,局长同志?”“呵呵,算是给你们践行了,你们到敌占区去可要小心了,别再把手表随便乱晃。”

“我们是看那群学生找的实在太辛苦了,他们跟踪了我们好几次,每次都被我俩轻松甩掉”

“说实话我不觉得你们又奔又跑的算的上很轻松甩掉”江山一盆冷水浇这二人头上。

“知道了知道了,不过我不觉得锦衣卫有这些学生的水平。”张文睿打断了二人的拌嘴。


从临高登上去往济州岛的海船,望着渐渐远离的海岸,代天宏子言自语“希望这次别再遇到西班牙人了”张文睿接过话“不可能了,一个人没法两次掉进同一条河,不是吗。”

“这船是去济州的,不过会在上海,现在叫松江府把我们放下来。”代天宏回忆起江山给他们通报的行程。“交通工具呢?”张文睿问“不会真的让我们走到苏州吧?”“谁知道呢,江山说着得看上海的万有能给我们什么了,搞不好是牛车。”张文睿继续确认计划“我们的身份是?”“祖上迁往广东拥有某种秀才身份的商人。”代天宏立马回答“我去苏州准备做生意。”“完全正确。”张文睿微笑着回答。

经过半个月的漫长航行,代天宏和张文睿终于迈着颤抖的双脚踏上了陆地,虽然没怎么晕船,但显然这俩人度过了一段不美好的回忆。

“我们会不会遇到危险啊,比如说锦衣卫什么的”张文睿第N次提出了这个问题。“开什么玩笑?我们是来做生意的,又不是来杀人放火的,锦衣卫才不会来管你呢,最多咱么被凯个油什么的”代天宏不耐烦的回应。

在上海的商栈休息了两天之后,这两人乘坐着一辆单马拉的两轮马车上路了。

现代从上海到苏州如果坐高铁的话大约只要半个小时,但明朝别说高铁了,好点的路都没有,于是俩人还需要一个强的屁股才能支撑下剩下的路。好在江南一带都是人烟密集的地方,因此俩人晚上过夜也能找到类似于客栈的地方休息。虽然代天宏很想在进店的时候高呼一声“小二,一间上房。”但不幸的是这只是小说中的臆想而已。


总算在农历三月末的时候到了苏州城,“我们从阊门进”代天宏老早定下了路线,“然后找一家客栈,你说我们是住客栈里呢还是买间宅子下来?”“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吧,我们也没带多少钱,估计不会够在观前街买套房子的。”“谁要在观前街买房子了,这年头也没中介什么的。。。。。。”“等等,中介还是有的,这年头叫牙行”

于是他们在城内随便找了间客栈安顿下来后就去了牙行,然后被狠狠宰了一刀。

“看来我们需要请求支援了,这么一间小房子就花了400两,不过德隆的票子居然在这真的能花出去”代天宏一边暗自后悔,怎么这么容易就被忽悠了,不过好歹是个带院子的,后来他才知道这样的房子当时的市价大约是300两,“权当是缴税了”代天宏自我安慰道。

苏州最繁华的地方是阊门,这也是代天宏当初选则在那入城的原因,既然两人的目的是考察苏州的话那里绝对是是与观前街地区并列的首选。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