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临高外传--临高义塾奇异谈》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临高外传--临高义塾奇异谈
作者ID
北朝论坛 mayuyu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元老爱好
内容关键字 义塾
发布帖
北朝原帖 临高外传--临高义塾奇异谈
同人写作情况
首次发布 2013-12-1
最近更新 2013-12-10
字数统计 (千字) 2.0



D日+八年零五个月十五日深夜,满月。海南,即伪明所谓的崖州,临高县县城贫民区内一幢破败的砖木建筑内。

王中中用热水用力地擦了几下脸,仿佛要把剩下的精力从身体里榨出来一样,放下手帕,对着站立一旁的一个青衣中年人说道:“奉孝,这样说来,知慧真是朽木不可雕么?”

奉孝迟疑了一下,忿忿不平地开口了:“馆长,我奉孝从未见过此等顽劣不可教化之徒!白天我让生徒练习水墨临摹,摹仿的对象乃是先师的遗作——虎踞奇石图”,奉孝向空中拱了拱手,“馆长你看,知慧这劣徒竟敢如此作贱我先师的心血!”

虎踞奇石图

说罢把一卷宣纸掷出来“我从来没见过老虎能长得长吻尖掾,下身浑圆,四肢长得像车轱辘一样,虎踞奇石,她的老虎却把屁股露出来,头扭到一旁,这是哪门子虎踞奇石!”奉孝声音越来越大“上月学徒去游览珍禽馆我以'猎豹'为题让生徒写生,知慧也画成长吻尖掾,下身浑圆,肥头无颈,跟本是无心向学!”

王中中望着这两张发黄的劣质宣纸,心虚地解释道:“奉孝,你看,猎豹的嘴巴比老虎要长一点,还是有区别的啊。。。”

奉孝咆哮了起来:“若不是馆长两年前把这劣徒从胭脂巷里赎出来,这劣徒早就被破瓜了吧,可这劣徒非但不感激涕零,悬梁刺股以报馆长再造之恩,还恣意行事,连馆长推荐的高级学堂生徒考也一走了之,整天沉迷歌舞这些三教九流之物,可怜馆长还处处维护她!”

王中中颓然低下了头:“奉孝,要相信天生我才必有用,我当初散尽家财草创这义塾,就是希望能给那些连临高绿区的边都挨不到的孩子有一个能和元老院的孩子们一样的,实现梦想的机会,既然是梦想,又何必只执著于笔墨之间。高级学堂学徒也罢,苦读数年也只不过是个刀笔吏,穷尽一生也只是在馆阁里兜兜转转而已。”

奉孝也颓然地说:“可惜奉孝自幼不屑于啊堵物,终究不能跟馆长分忧,只能伸着手掌拿钱而已”。

王中中淡然道:“不要担心,每个月元老院的薪金,乡里乡亲的救济,加上我们自己开垦的田和作坊,足够维持义塾的日常开支,我也会去元老院那边尽量拿资助的——但脸色不会太好看就是了。”

奉孝走后,王中中走回里屋,把电灯打亮,里面端坐着数个及笄的少女。王中中坐下,黯淡的眼神突然有了光芒:“诸位,我今天继续讲解这本泰西人写的趣谈,请大家翻开《自然辩证法》一书,这本书用泰西文字写就,但相信大家能顺利阅读。。。”

“袁知慧,你又走神了。。。你在唱什么?”

“梦想就如同在汗水中,渐渐绽放的花朵,这份努力绝对要贯彻始终,梦想就如同在汗水中,一直等待萌芽的嫩芽,总有一天美梦能成真。。。我失去了一切记忆,但也许是菩萨的保佑,我一直没有忘记这首歌。”

“歌词说得很好呢,但不要忘了,梦想就在那泪水尽头,破涕而笑的花朵,在奋斗之后终将盛开绽放。知慧,你不说说不想再受绿区里那些贵公子小姐的气么,那你就要像歌里说的一样,铭记初心,全力进取了。”

“学生明白。”


在临高县的那所破败的义塾里,总有许多的奇怪的生徒,除了跟所有人相性不合,来历不明的知慧外,还有论身手几个伏波军元老院卫队的班直都近不了身,吃饭时却喜欢捧着个又圆又白的馒头,喃喃自语“我一定要拯救你”的萧眉烟,还有——

“你这个大胆的女娃,竟然敢在教会大主教猊下宣讲教义时捣乱!”

“全能的元老院诸神啊,请你宽恕这个少女的无知。。。”

“人的命运怎可能是在石头房子里的那几百个糟老头指定的!”

“元老院诸神见证,这是何等亵渎和恶毒的言论啊,元老院诸神指定的道路乃是堪破星辰的轨迹所得的,你这女娃也敢质疑星辰的永恒吗?”

“不,不存在星辰指定的所谓的命运,如果人的命运是由星辰指定的话,我要把星辰也一同粉碎!等着看,终有一天,我要你倾听星辰破碎的旋律!”

闲极无聊的时候,王中中也会到核心区的军官俱乐部里喝几杯——虽然平时生活也尽量节俭,但由于是元老——所以进场只需付象征意义的进场费——就可以大吃大喝一顿还能各种上下其手。王中中虽然外表显老成,但也不过是三十出头,也正算是血气方刚的年头,所以义塾的上上下下对这种脱线行为也报以极大的宽容。但,王中中其实是来找人聊天的。

穿过一堆喝得烂醉的高级陆海军军官,王中中坐进一个偏僻的角落里,随口叫几样家常小菜,再来一壶平常人家喝的饼茶,就支开了侍女。王中中在侍女走开的瞬间完全放松了下来,长长伸了个懒腰用本来晴朗的声音说道:”各位,要求抱养我家萝莉的可以请回了,我家萝莉是不能给大叔们糟蹋的。“

在一片”去你的“,”烧死“的起哄声中,王中中侧身说道:”老爷,有一事相求。“

对方伸开两只手指摇了摇”可以,生写两张,不要29单的,你知道我讨厌苦逼瘫。“

王中中苦笑说:”穿越了你口味都那么刁,好吧,小狐狸蜜瓜单一张,大松井嫂子好单一张。幸亏我穿越前攒了不少存货。“

”其实你如果肯出索隆那单的一张就够了。“

”我擦,这可是我箱底货,你要不要拿三枪手的凑合下。。。“

堂堂海军部技术总监,把两张小纸片迅速地塞到口袋里后,狂吞了几片红烧肉后说:”说吧,想知道什么,海军部明年的预算呢,舰艇建造进度呢,还是新主力舰建造计划——但问题是你也是元老,知道这些不难吧。“

王中中摇了摇头:”不,我想知道最近的‘海女唱歌事件’,不出我所料的话,执委会的通报应该在你口袋里。“


2.0
1人评价
avatar
0

不合理。看前面所描述的社会阶层分化、元老院堕落以及人民开始萌生朴素的反元老院意识,应当是D日后好几代人了;然而三十岁的王中中却设计成穿越过来的一代元老,有些不妥。三十年正是元老院逐鹿中原、全球布局的鼎盛时刻,这个时候元老院堕落不甚可能。换言之,但凡全球未被占领,东亚人民可以吸美欧非殖民地血的时候,元老院控制的社会都在蓬勃发展,阶级矛盾被掩盖得很好。

1年
0

不合理,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元老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