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临高女鬼之白衣飘飘》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临高女鬼之白衣飘飘
作者ID
百度贴吧 一刀NET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文德嗣后裔,李思雅,李华梅受伤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临高同人】临高女鬼之白衣飘飘 第一章

【临高同人】临高女鬼之白衣飘飘 第二章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2-02-04
最近更新 2012-02-05
字数统计 (千字) 4.3



第一章

文瓜瓜望着窗外的椰子树和喷泉,脸色铁青地放下了电话,双手使劲柔了柔太阳穴,然后走进卫生间打开冷水龙头,对着镜子怔怔地发愣,真到水溢出来才慌忙关了,接着便把头埋进了洗脸盆里。。。

电话是临高文德嗣故居管理处处长老黄打来的,说是那个白衣女人在隔了二十余年后又出现了,时间是两天前的深夜1点钟,不过有点奇怪的是没有在故居里,而是离着好几百米外的一家KTV,老黄还特别说明,据**局去调查的同志说:被吓的现在还躺在家里床上的目击者,听到白衣女反复说着一句话“粗来吧。。。不要躲。。。看着我。。。”

“不要说了!”文瓜瓜对着电话另一头的老黄喊了起来,不过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放缓了语气

“我知道了,博鳌论坛还有几天才结束,我会尽快赶回去。你要安抚好管理处工作人员的情绪,别让人乱传乱说。”

作为“帝国之父”文德嗣的第二十一世孙,文瓜瓜在临高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中学毕业后就没回去过临高,他不顾母亲的反对,执意不报读帝国排名常年第一的最高学府---临高大学,而去了三亚地质大学,这和他十二岁时经历的一件事有关。

瓜瓜出生在帝国龙兴圣地临高,居住地离帝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文德嗣故居”不远,文德嗣故居占地足有十亩,最多时文府上下住有百余口人,即使文德嗣后来迁居到北方帝都后,还不时会回到临高文府短住。

现在每年来“圣地”旅游参访的人数高达数百万,事实上整个海南都已成了圣地,三亚、海口、东方、黎区。。。到处都有故事一箩箩,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多达数百处。在帝国初建时与第一代元老有关的事物都被有意识地精心保存,就连石碌铁矿、田独铁矿、福山油田等早已开采完毕的矿区遗址都被保护了起来。

文德嗣故居有近四分之一的地方是不对游客开放的,在西北角有一处院落,被月牙形的人工湖隔开了,不过有一条精致的木制栈桥相连,极少有人进去。

文瓜瓜一家是文德嗣的直系后裔,住的又近,与故居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很熟络,即使不对外开放的时间,只要工作人员在,瓜瓜也能进入故居,他甚至有两次带着几个小伙伴一起进去过,这让他颇为得意。故居的花园凉亭各处院落都玩腻了,渐渐地,瓜瓜对似乎永远锁着大门的那个小院落产生了好奇。

院墙有两米多高,爬是爬不上去的,不过院墙外有颗大树,其中有根粗枝离院墙很近,爬那树对已十二岁好动的瓜瓜难度不大,爬树摸鸟巢的事他干过不少次。终于,在一个盛夏的闷热下午,游人很少,瓜瓜钻进挂有“禁入”牌的栏杆,跑过二十余米长的栈桥溜到了树下,爬不到一半已能看清院落里的情形。这是一个三合院式的院落,,虽然古旧但并不破败,落叶也不多,应该是有人定期维护的,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瓜瓜有点失望,连绳子他都准备好了,不进去看看也太没劲了,于是在粗树枝上绑紧绳子慢慢溜下了院墙。。。。


文瓜瓜这次是以文德嗣后裔代表及帝国澳宋行政区副区长的身份,回到中土帝都参加“帝国之父、我们永远的一号首长、帝国首任大总统”文德嗣“主题思想”创立五百周年纪念大会,接着又到了博鳌参加一个论坛。

位于南半球的澳宋行政区是帝国重要的农牧产品和矿产品产地,人口不多。文瓜瓜从三亚地质大学毕业后就一直在澳宋区工作,从基层技术员干起,由于表现出色再加上文氏后人的身份,37岁的年纪便成了澳宋行政区第二号人物。

他这次回到帝都也顺便叙职,小时候的老邻居,ZY组织部的明伯伯找他谈了话,透露明年他将会被调到南瀛(美)洲行政区工作5年。他明白这是把他列入重点培养梯队了,按惯例,如果表现出色的话就该再调去北瀛洲工作5年以上,那么调回中土直辖区时就有可能进入执委会常委候选人名单了。

不过他这次回来还有件重要的事,就是以文德嗣后人的身份要求查看至今都未完全解密的文德嗣档案。在史学界在社会上有关他家族的种种传言,连文氏族人自己都说不清楚那件事,特别是再加上十二岁时的经历,这个谜团已困扰他二十多年了。经过执委会常委们讨论后,基于文瓜瓜的行政级别和文氏直系后人身份,批准了他的请求。

事件发生在文德嗣55岁那年,野史有两种说法,一说事件导致死亡的是文德嗣的第一夫人李丝雅,还有说是四姨太李永薰。史学界基本上都认为死亡的是李丝雅,和官方说法相符。这点文家后人是清楚的,文瓜瓜自己就是文德嗣和李永薰这一支系的,但事件起因和处理的结果则无人说的清。档案记录了事件的起因,文德嗣50岁时收纳了当时只有16岁的第十三个也是最后一个姨太太,人称“十三姨”,非常受宠。。。


(提纲都没拟,随想随写。。。。号后是调整段落时被我复制粘贴不小心删掉了几段,气死我了,合不拢,很乱。以后能拢就拢,不行就算球)


一些野史传说李永薰是大屁股,作为文李的后人,文瓜瓜颇为反感这种传言。他的家族保存的照片几乎都是先祖一本正经的正面衣冠照。这次查阅档案让文瓜瓜意外地发现了几张李永薰身穿牛仔裤的照片,这让他非常惊讶,想不到自己的老祖这么时尚。

据记载当时只有少数几个男元老穿牛仔裤,归化民愿意穿的很少,他们觉得苦力才穿这样的裤子。

而李永薰被有意将她纳入阵营的元老们安排参观了一些工厂,展示了些精致神奇的物件,特别是看了几小时被精心剪辑的视频后,使她彻底的震撼膜拜了,狂热地要求加入,不到一个月打扮便彻底髡人化,处处模仿女元老的举止。合作社的李梅看她这么起劲,便想让李永薰来当模特儿推销卖不出去的牛仔裤,这属于当时移风易俗的一环。

李永薰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当她招摇过市地在东门集市出现时引起了轰动,元老们给她起了个外号“翘臀小妮子”。这些帝国的第一次出现的广告照片证明了李永薰是翘臀!不是大屁股

第二章

离下川岛不到二十里的海面上,天色已放亮。一艘倾斜的木船在起伏的海浪中挣扎着,一场直吹阳江的台风刚刚肆虐而过,李华梅带着她的船员已经和风浪搏斗了一夜。

此刻,她靠着桅杆瘫坐在甲板上,左腿缠着布条,血还没完全止住。昨夜风暴卷着大浪把她的船推向了一片暗礁区,木船撞到了一块暗礁上,第一次撞击水密舱就被撞穿,货仓也破了一个碗口大的洞,船员们赶紧封堵。黑夜里除了打到船身的浪花,什么也看不到,估摸着快出暗礁区了,船又再一次被狠狠地撞击,这次连侧舷也开始进水。

李华梅急了,下到底前舱,借着微弱的灯光看到一个二尺见方的破口,海水正喷涌而入,她赶快指挥船员拿出预先备用裹上布匹的大块木板封堵,海水涨的很快,舱里海水很快就有齐胸高,船员几乎是摸黑作业,李华梅亲自潜下去动手,好不容易才勉强堵上,从底舱出来她才发现左小腿有一个血洞,大概是被一根拇指粗的木刺戳的。

一些船员在用木桶往外接力舀水,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情况并没有好转,大概还有没留意到的破损处,船倾斜的更厉害了。这时天开始放亮,浪也小许多。李华梅忍着疼痛指挥精疲力尽船员封住前货舱口,把前舱的几门沉重舰炮都推进了海里。她看到前方远处海面有块大礁石,打算搁浅在那儿,不过对于船尾明显开始上翘的货船能否驶到那里是个问题。

李华梅独占临高果阿航线三年了,获利甚丰。这次她刚在临高卸下一船货物,应李丝雅之邀打算回澳门一趟,顺便在临高装了一船准备运到广州的货物。

李华梅与李丝雅已很久未见,姐姐对澳宋人会有什么打算呢?

她自己内心则早已放弃了和澳宋人为敌的想法,这几年每次停靠临高港都会带给她新的震撼,澳宋人出产的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精致,除了粮食,几乎每一样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且规模扩展的很快,还有那神秘的让船自己跑的机器和精良的枪炮,以她在海内外所见根本无人能挡,和澳宋人几年的接触,她已强烈的感受到他们经略中土神州的野心。。。

船下沉趋势越来越明显,离那礁石还有三四里远,李华梅已打算叫人放下随船的两条小舢板了,忽然一个船员大声喊了起来,原来船尾方向竟然驶来了一艘船,不久就已能看清大致的轮廓,李华梅和船员们都激动起来,他们知道有救了,因为那船桅杆顶飘扬的是一面带蓝白条红底的旗帜,是临高海军!

来的是一艘8154型渔船改的临高海军军舰,陈海阳护送一批货船到香港,主要是去香港视察海军防务,石志奇他们刚完成港口和军需仓库的三期扩建工程。那些货船还要去广州装载货物,有其它海军舰船护航,陈海阳就单船先回临高,不曾想半途碰到了李华梅。

他见李华梅受了伤,亲自查看了伤口,然后叫随船医务兵做简单处理后重新包扎。李华梅因失血略显苍白的俏脸望着陈海阳有些发怔,这个男人三年前见过,虽多次停靠临高,但一直就没再见,现在黝黑了许多,脸上还有一圈浅浅的胡渣。

“你这腿伤最好去临高医院医治,里面可能还有断的木刺”,陈海阳边说边抬头看着李华梅

李华梅赶紧把目光收回。

顿了顿,李华梅面带笑意地问:“伤不重,你不能送我们去澳门么?”

说完,李华梅突然觉得脸上发烫,她知道自己几乎从不用这样的语气和男人说话,有点撒娇的味道。

陈海阳似乎没发觉,回道:“临高澳门距离此处都差不多,我有公务在身,必须回去。再说,我们的大夫比澳门的高明多了”。这点,李华梅并不怀疑。

陈海阳把自己的单间让给了李华梅,搬进了船长室。

第二天,李华梅精神好了不少,吵着船舱呆不住,杵着一根木棍非要到驾驶室看操船,陈海阳允许了。

“你们的炮呢?”李华梅突然惊讶的问,她看到船头什么都没有,也不见炮架。

陈海阳笑了,这条改装过的机帆船军舰原本是装备了海军炮的。陈海阳嫌其它大舰船速不够快,喜欢乘这条船出海。他命令把几门笨重的炮都拆了,在驾驶室顶部搭建了个可收放的帆布顶露台,装上机枪立架,出海时一挺装有高倍瞄准镜的M240机枪就锁在驾驶室的暗柜里,带三千发子弹,另配了一支长弹匣的SKS步枪,海兵则还是配备米尼步枪和打字机。

机枪除了定期维护外极少拿出来过,自从驻军香港后,从香港到北部湾的海域海盗几乎绝迹,现在临高广州航线的护航兵力比以前减少了一半。

陈海阳突然来了兴致,也该到时候测试一下了,他吩咐勤务兵和警卫员把机枪安到枪架上去,然后自己拿了条70发的弹链,上了顶层露台。李华梅腿伤上不去,只能目不转睛地仰头看着,陈海阳让人拿了部“千里眼”给她,要她看一里多外一块突出来的礁石。

伴随着一阵猛烈的“哒哒”声,火舌从枪口吐出,几个长短点射下,李华梅清楚地看到一阵乱石飞溅后,礁石的一角崩塌了,她和获救船员在甲板上惊讶得目瞪口呆。。。

临高医院里时袅仁亲自操刀,果然从李华梅伤口处取出了几根牙签大小的木刺,缝合包扎后要求她至少躺一星期。

李华梅要其他获救船员搭临高商船先回澳门,告诉李丝雅自己稍后回去。

她可以静下心来再观察临高了,非重病症住院部病人不多,本地患者更愿意回家静养。

拉开窗帘,玻璃窗外种着一圈低矮的绿色灌木和各色花卉,然后就是大片修剪整齐的草地,远处似乎有所学校,不时隐约传来阵阵歌声。

李华梅躺是躺不住的,她穿着条纹衣杵着医院给的拐杖开始四处溜达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