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临高穿越一日游》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临高穿越一日游
作者ID
百度贴吧 黑毛喵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创意,旅游,冲突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 临高穿越一日游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4-21
最近更新 2017-05-27
字数统计 (千字) 11.7




有人受西部世界的启发,成立个公司,专门帮助顾客穿越到临高百仞滩、临高县城和博铺港一日游。

这天,很多游客穿着统一的服装,全身灰色猎装,头戴灰色工人帽,腰扎棕红色双拍扣牛皮腰带,脚蹬长筒牛皮猎靴,拍着整齐的队伍,50多人突然出现在临高百仞滩基地的桥前。

“大家看好了,桥这边大门里是髡匪的百仞滩基地,你看这有个牌子,写着”髡匪总部四个大字。大家可以照相留念啊。”公司的领队导游摇着旗子,招呼着顾客。大家正在眼花缭乱,听到招呼,纷纷拿出手机,三三两两、男男女女、勾肩搭背的拍着pose,站在桥前拍起照来。

“好啦,好啦,大家在看桥那边,那边的十字街头一代,是东门市最热闹的地方,什么大酒楼啊、旅馆啊、电影院、丽春苑什么的,都在那边。”导游继续介绍。“那一边,是东门市派出所,大家可以去找独孤求婚蜡像拍照。再往前走,有髡匪大战江湖侠的旧址,唉,尼姑、女侠殉难处,原汁保留。值得一看。“

游客们以男士为主,夹杂少数姑凉,听了介绍开始四处乱窜,整个旅游队形乱起来。导游举起电喇叭,批命叫喊起来:”哎,大家听我说,旅游时间从现在起时24小时,不要忘记。超过24小时不论你在哪里,立刻本身穿回穿越们出发点啊!给大家的500流通券就是花着玩,无论买什么到时候都带不回去啊。“

十几名游客有说有笑,穿过街市上的人流,向派出所走去。本时空土著们对这些游客已经司空见惯,花钱买东西当然欢迎。24小时后买走的东西又会原封不动回归到店铺中,手里还多了流通券,当然好。只是,随着游客花出来的流通券滞留在本地市场越来越多,本地物价开始有通胀的趋势。

”居临高也是大不易啊,肉价又涨了!“一名土著规划民嘟囔着今天又涨价的猪肉价格,不满地一跺脚。他前天买肉的价格是一斤3.5元流通券,今天涨到3.7元。他每月60多元工资,家里还有3口无工作的家属,都快吃不起肉了。元老奥宋的故人们来游玩的越来越多,大把花钱。为着不断增加的商机,全岛的商户和物资蜂拥到这里来,炒热了物价。

小地主海大富提着一瓶酒,一只鸡,也是摇着头发泄不满。什么都涨价。自从这里莫名来了很多奥宋故土的游客,临高的地价、房价、各类食品、百货价格日趋渐长。好在他一年前早就在附近办了手续买的地,雇人盖了一所宅院。要不然,以今年的地价,绝对买不起了。听说这些游客很野蛮,喜欢强行游乐,有的哈开枪打人,和警察起冲突,连派出所的警员都要被迫和他们拍照合影。髡匪元老们好像被拿了把柄,从来不敢真管。

百仞滩基地的门岗早就从桥前撤回到大门前,两个木制单人岗亭前架着缠着铁丝网的拒马。甲哨兵苦着脸,无奈地看着又一群到来的奥宋原大陆游客。”今天又来了100多人,唉,还不知能闹出什么乱子呢?首长们都惹不起,咱们也识相点吧!“乙哨兵旁边吐槽到:”每次都白光一闪,突然出现在桥前。刚来的时候真吓人,整个元老院都惊动了。后来不知他们怎么谈的,还就容忍起来,说让大家照顾这些游客,都是奥宋故土的乡亲,来串门探亲的。“

甲哨兵:“可是这探亲的方法太吓人了,又不坐船来,突然就出现,吓得元老们都不敢从大门走了,生怕马车撞了这些乡亲。”乙劝道:“首长们神龙见首不见尾,听说有的首长能驾驶机器在天上飞,扔炸弹。有的元老会驾驶铁甲陆地战车。哎呀,这些都是神人,我看连当今皇上都比不上。都说皇上是真龙天子,谁见过他能在天上飞的?”“嗯,就是,就是。前几年首长招待士绅官员,不是听说放过他们那的电影嘛?所有人都吓坏了。一个火球下去,整个京师都能给炸平了。”


丽春苑楼下,一群游客和老鸨、姑娘、茶壶们纠缠在一起。“什么破货色,就这还想要50块钱?老子用这50块钱,都可以在你们临高大旅社吃一天。想讹我?没门!”一个粗壮的男游客怒骂着。

“客官,你这就不讲理了。大家开门做生意,我们风俗业也是有执照,合法经营的。你事先也没说不好,怎么双飞我们两个姑娘2小时,100块钱都不给,连半价50块都不给?你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法活了,我的老天爷呀!”妈妈哭骂着,激动地一屁股坐到地上,开始摆天抢地。

十几名其他游客相互挤眉弄眼地看哈哈。壮汉得意洋洋,把手里的一摞流通券一拍,一脚踏在凳子上:“老子不满意,就是不给,怎样?你来咬我呀?看谁管?惹恼了老子,我让公司把你们这伙髡匪都收了去,朱由检反攻倒算,到时候让两广总督拍官军来,把你们挨个杀头!哈哈哈。”

周围围观的土著已有数百人。有人火上浇油,反劝道:“老板娘,你可是斗不过这些大爷,这些老总,连首长都不敢惹。你不过是豁出去丢个脸而已。这有什么?你们做这生意,还要脸面不成?”这句话惹恼了丽春苑诸位,登时嗷嗷叫着开始围攻臭嘴观众,人群的哄笑声、怒骂声、求饶声乱作一团,沸反盈天。

十几名游客见状,立刻拔脚准备开溜。突然,人群中冲出二十多名身穿黑衣的汉子。其中一人带着墨镜,一把揪住赖账游客的脖领子,怒骂道:“你们当自己是什么东西?到临高起名来胡作非为?有人怕你,老子契卡壳不怕你!就是要你们吃吃记性!”说罢,一个耳光抽去,赖账游客的半边脸立刻肿了。

其他十几名游客登时炸了窝,纷纷扑上去叫骂着。“哎呀,赖大,你快说话,你肿貘咧?”有人扶起赖大问道。“肿莫咧?劳资的牙都被打掉了,肿莫咧?你吃我一枪!”说罢,从腰边皮包里抽出穿旅游公司准备给游客防身的纳甘转轮手枪,对准墨镜男扣动扳机。男子闪身躲过,子弹击碎了旁边的灯笼。黑衣契卡人元也纷纷抽出黑火药单动转轮手枪,与游客们的纳甘双动转轮手枪对射起来。小镇西西部警匪片开场了。



游客和黑衣契约双方一阵枪战,周围无数路人乙土著纷纷不幸中弹。地上、店里、摊位旁死尸、伤者无数,呻吟、哀嚎不绝于耳。幸好双方枪法都很臭,并且懂得找物体和人群掩护,相互放了一百多枪,击中的大部分是吃瓜群众,枪手双方仅有数人中枪受伤。

震耳欲聋的枪声中,十几名游客相互掩护,逐渐躲避进路对面的一家米铺,用米袋、面袋筑起掩体,躲在木制柜台和粮食掩体后抽空还击。“怎么办?子弹都快打完了,得赶紧呼救啊!”有人焦急地嚷嚷。

“怕个屁?本时空中枪又不会死,受伤仅是吃痛而已。真要打死了,立刻穿回原时空穿越门前的出发点。”始作俑者赖大躲在柜台后给弹巢换子弹,满不在乎地说道。

“都是你胡闹,本来是高高兴兴来旅游,结果给你搅合成了警匪枪战片。老子的腿都中枪了,哎呦好痛。好歹没打在你身上。**!”一个受伤者腿上血流不止,虽然用撕开的衣服扎住了伤口,但还是忍不住呻吟着。

“哎呀,都这个时候啦,赶紧呼叫公司救援吧。NND,再过一会子弹用完了,都给这群土著疯子抓住,群殴,打不死也扒层皮。现在离24小时还差7个多小时,快呼叫吧,哎呦老娘疼的受不了啊!”另一个胸口受伤的女人哀求着。

终于一名游客用手台开始呼叫救援:“领队领队,紧急呼救,救命啊!我们十几人在丽春苑被几百个土著疯子围攻。对方是髡匪额体制内人员,非要说我们用的流通券事伪造的,说我们是经济犯,要抓我们坐牢,还有20多人开枪打我们,好多人都受伤了,赶紧派人增援我们。赶紧的,要不要老子们投诉你们公司,要你们赔偿,赔掉裤裆!”

百仞滩基地桥前的几名留守领地人员早就被密集的枪声吓得发毛,刚才一直呼叫丽春苑这边,始终没有人回音。其他几路游客早已跑回到桥前集中,纷纷要求赶紧回去。谁也不敢去合伙救援丽春苑的同伙。

几个游客早就等的不耐烦,大喊着:“老子们来是旅游的,不是来玩命的!不是说好了吗?穿越来是当大爷,打不还口、骂不还手?怎么还TMD敢开枪袭击游客。赶紧的让我们回去,以后不NND受这罪了,赶紧退钱,要去救你们去,你们是工作人员!”

导游们赶紧一边安抚游客,一边组织游客从街道上收集被丢弃的木板、凳子、货物、芦席,在桥前的穿越点草草围成一个环形掩体,让大家对外持枪警戒。不时有紧张过头的游客,用纳甘左轮对远处的个把行人开上一枪壮胆。街上的行人早就被密集的枪声吓跑了,冷冷清清,路面一片狼藉,所有的店铺都关门上铺板,无数眼睛透过门缝、窗缝向外观瞧。

百仞滩基地大门前的哨兵在枪声刚响的时候就溜进门内,两扇厚重木门紧闭。门后青石搭就丈余高的两个岗亭上,也是渺无人迹。导游早就对着里面叫喊了半天,要500费赶紧派人出面平息骚乱,但始终无人理睬。粗大事了!几名带队导游全身汗如雨下,决定一人穿越回去求救。隔着两个时空,相互间时无法及时传递消息的。


刚过传送门,报信的导游立刻大惊失色。穿越点前已经围上了近百人,大部分是穿越旅游公司员工,还有少部分不认识。这些爷们光头、刺臂、大金链,貌似是社会大哥。地上担架上躺着一个游客,全身给纱布缠得像粽子一样,还插着各种输液、输血的管子。几个白大褂模样的正在施救。

“我们都知道了,赶紧让他们穿回来,这个游客在丽春苑前头部中枪,当场就穿回来了。回来后还能说话,公司正在准备营救,你快下去休息吧。”其他一名主管上前对他解释着。“怎么的,有人做事不讲规矩?没事,别怕,有爷们在呢!我们一个老大的弟弟也在那被困,我们手下也有几百号人的,你们粗不起人,老子们自己去捞人。不就是穿越临高500废嘛?不讲规矩,别怪咱们不客气。赶紧开机器,别NM磨磨蹭蹭的!再不救人一把火把你这烧了,你信不信?!”一个带头大哥举起狗腿刀,冲着公司管事的喊起来。

都是客户,不能得罪!公司领导层有的打电话狂喊,有的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紧张地磋商着。甲高管:“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当初讲的好好的,咱们给他们急需的药品、设备、材料。除了军火,能支援的都支援。怎么现在来这么一手?”

乙高管:“现在不是讲理的时候,赶紧想办法捞人。我觉得那伙突然出现的人很可疑,搞不清什么路数,纯粹是出来搅局!时间长了,对方万一有变,不怕那边,就怕这边客户和投资人闹起来,就是科学院也压不住。”

丙高管:”你说怎么办?这事完全不可控!我当初就说应该组建自己的应急力量,你们就是为了省钱。现在只有请人,拿钱砸,赶紧去那边把人用武力抢回来。500废吃我们嘴短,这事他们没有直接出动武力,都是那群自称契卡的人在闹事,总共就20多人,20多把破黑火药枪,这就说明问题。“

丁高管:”哎,你说的好听,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大家要团结,都是一条船上的。明面上500废是没有直接派人,但是他们也没有直接救人啊。让特侦队直接出动救人就是了,再不济,直接让警察和警备营出面,小CASE而已,有那样难?我看有阴谋,500废保不齐是阴谋联盟的一伙!“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应急预案做得风生水起,一到出事就束手无策,我看你们就是一群饭桶!”公司突然大股东出现在现场,抓起一把椅子,狠狠砸向管理层人群。“都到这个火烧眉毛的时候还在斯比,一群废物点心,养你们有什么用?”老大怒吼,无人敢怼。现场立刻静下来。

移民西装随从上前递上手机:“老板,东哥有回复,您接一下!”“呃,快给我!”手机里唧唧歪歪交谈了几分钟,老大精神焕发,高兴地宣布:“公司已经联络好一批救援力量,相信各位客户很快就会回到这里。虽然再过几小时,他们也会自动回到这里,但是,旅游时一项体验式消费,客户的感受是第一位的。大家将会看到神兵天降。这份意外的经历相信能让各位感受到超值的体验,绝对物超所值!”

“超你***的!废话什么?赶紧捞人!”一个玻璃烟堞飞向老大。旁边一名随从训练有素地单手接住。一群社会大哥都傻眼了。数分钟后,现场通向外部的大门被推开,一百余名手持大栓步枪、腰胯手榴弹的灰衣人士排着整齐的队形走进大厅。“我靠,怎么是你们?”人群中有人认出其中几人,竟然是失联已久的几名军武宅,有一名还是该穿越旅游公司 社区的吧友。

“这事就不妨告诉大家,这是公司请来的友情外援,军武穿越精英人士,今天来这里友情出演一下,解公司燃眉之急。大家鼓掌欢迎!”老板豪迈地一挥手,一群手下拼命地领掌起来。“我靠,太忙了,我们也要去,决不能拉下我。”一群又一群本吧吧友激动万分,竟然能有机会玩一把军票,实在是喜出望外。

大家也顾不上吃饭了,纷纷钻进电脑、手机和IPAD屏幕,爬进穿越公司布景,要求现场加入,组队去临高起名时刻救援网友。

“都是中国人,血浓于水!”“对,回头万事后搓两局,我请客,鱼翅海鲜饭我请客!加强联络。”现场开始混乱起来。”我擦,又给歪楼了!“老大吐槽到。”愿意吃苦受累去的,一起自己带好武器,赶紧去,走着!“临时加入的吧友们纷纷举起折凳、板砖、桌腿、塑料尺、垒球棒、拖把不锈钢管,随队一起向时空门进发。

”看前方,黑洞洞,且随某等,齐齐上前,杀他个干干浸浸!“众人念完京白,发一声喊,冲入那一时空。


冲啊,杀呀!200多时空救援队员冲进穿越门,立时出现在百仞滩基地大门前。还没等整好队,密集的人群中突然发生了爆炸。轰隆一声巨响,烟尘四起。无数人的肢体在空中飞舞。约20多人当场报销,立刻又传回到时空门那边。

基地大门早已敞开,沙包筑成的掩体后,是一门炮口冒烟的仿92步兵炮。救援队遭遇突然袭击,当场蒙圈,人群炸了营一样四处乱跑,丢下十几名伤者倒在血泊中呻吟。东哥爬倒在地,大喊着别慌别慌,全体卧倒,注意躲避袭击。

乌鸦嘴还没说完,大门后的两个岗楼上就喷吐出两串火舌。两挺仿造的加特林手摇纸壳弹机关枪对准人群开始扫射。仿真版抢滩登陆游戏开场了。只有约半数人倒地后拉动枪栓,对准髡匪基地开枪反击。很多人被打得神经错乱,丢了枪四处在街道上乱跑。机关枪子弹扫过,人群纷纷中弹倒地。

92步兵炮再次发言。东哥所在的地面出现一个弹坑。无数髡匪警备营的米妮枪开始发言,射击剩余不多的一些人影。5分钟后,剩余的50余名伤者和残存者举手投降,160人以上的救援队被击毙后反穿回时空门另一方。髡匪军以逸待劳,大获全胜。


不仅抓获十几余名弹尽援绝后投降的游客,还将这些救援队也收为俘虏。一名俘虏被要去回 去报信,要先让这几十人处于良好状态,必须满足照单列出的下述条件若干。

穿越旅游公司彻底玩崩盘。大boss失踪了。髙管、中层和员工纷纷散伙,社会大哥们也吓 破了胆,再也没有激情壮语要去救人。处于某大厦地下3层的穿越游戏公司大门,被用水泥 混凝土完全封死。

黑暗中,虽然电路系统己经断电,但穿越门仍偶尔闪烁着幽光。

N天后,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水泥墙壁被钻出一个大洞。姥姥王、刘子光、刘汉东、马林 溪、陈新、刘民有带领一队全副武装的人马进入被打开的密闭空间。

马林溪被众人推到穿越门前。大门黯淡的光芒突然蓝光闪烁,迸发出异彩。“你看,你穿越 过,这个大门对你有记忆,所以对你开启了。”众人惊喜地说。

“对我有记忆? ”马林溪十分疑惑,感到摸不着头脑。

“是啊,你当初不是和王启年利用这个门从临高穿越回广州的?你们被一伙人绑架了,利用 你们的能力来穿越时空,结果被公共安全当局围剿,双方交火后绑匪全部被击毙,你俩趁机 携带这个虫洞门再次潜逃到魔都。你和王启年失散了。老王重操旧业,再次投靠一伙势力, 重新搞穿越旅游生意的。”姥姥王提醒道。

“是啊,想起来了。我经常穿来串去,脑子经常突然糊涂起来,幸亏你提醒。谢啦。”马林 溪惭愧地说道。

"时间很紧急,不多说了。“刘子光大手一挥,众人纷纷闭嘴。

“腐明己经得到了大力金刚掌中的茅山派掌教张国忠。这个人精通法术,具体怎么穿越过去 的还有待调査。但是,张国忠痴迷于传统文化,对于明朝的灭亡十分痛惜。在本时空搜集到 的证据显示,他要去拯救崇祯的朱明王朝,与500狒临髙势力作殊死斗争。“


”这个疯子,妄想当封建王朝卫道丄?,真是可笑啊! “刘汉东无奈地说。”否则,凭借他的法 术,完全可以成为我们的最大助力。“

”法术界吃的就是传统文化的饭。让他与满脑子殖民文化的普通穿越者合作去星辰大海,想 都甭想。“姥姥王提醒道。”要不然,我也不会接受临髙吧的吧友委托,串联陈主任他俩,来 一起拯救网络穿越界的危局!“

“这次,多亏陈主任、刘主任你们了。我们联络了很多穿越者,但是他们要么沉迷于旧时代 的软玉温香和高官显爵,不与合作。要么就是满脑子的忠君封建思想,顽固不化。只有你们 晚明这一派,才公开支持我们。”

“哪里哪里,都是为了拯救黎民。拯救黎民与穿越者的开拓新时代其实不冲突。完全没有必 要走封建宫僚、军阀的老路。我们最后在晚明中死后,不是也是照样又穿回来了吗?都是南 柯一梦啊!”陈新感慨地摇摇头。

“企图挽救旧时代偃尸的人,绝对是歪楼了。”刘民有也充分表态。

“所以,这次我们网络穿越界要联合起来,坚决遏制封建僵尸的反攻倒算风。甚至,不惜一 ■切代价,不能让张国忠把各类封建遗毒和他们的势力范围,反穿回现代。”刘子光说到。


“万一,我是说万一到了危机时刻,请老马立刻收起穿越门,把它缩小回原始状态,阻止张国忠带领俚尸大军的进攻。”

“我保证做到。决不让封建思想反攻倒算。”马林溪积极表态。

“咱们几人,除了汉东,其他人都是穿越者。汉东具有一定超能力,是终极战士,也是我们 的有力奥援。这次,阿拉伯的刘汉东,你可要再次发挥人形T800的作用哦! ”众人哄笑起来。 片刻之后,这只队伍携带各类装备,踏入异时空领域。


几名衣衫褴褛的人,拄步枪,战战兢兢地潜伏在树丛中。他们几个是被袭击后逃脱的时空救援队员。

他们三天没有吃东西了,现在眼睛冒着绿光。光吃野菜、野果,挖竹笋充饥,不顶饿呀。为了躲避髡匪的搜捕,几人潜伏到百仞滩二十几里外的乡下。白天躲在树林、竹丛里,夜晚偷偷摸摸到田地里偷摘些瓜果,根本不敢进村。村里晚上也是有狗的。这时代被野狗咬了,可是没有犬病疫苗这一说。

眼看临近黄昏,附近一条晒谷场附近的土路上,突然飞跑来一行人。前面七八个健仆,后面跟着一乘四人抬的凉轿,坐着一个富家翁般的老爷。后面又跑着跟来二十多佃农,人人手持锹镐、铁叉。

一行人在谷场上立定。老爷下了轿,看看怀表,焦急地哼哼着,好像在等什么人。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对面也跑来同样货色的一群人。两方人马在晒谷场中间摆明阵脚,两地主用土话开始吵起来,好像在讲数。

俄而,双方谈崩了,各自气呼呼回归本阵,各自的健仆们手持腰刀、铁鞭、短矛、朴刀、留客住前出对阵,厮打起来,一时间叮叮当当十分热闹,好似开了个铁匠铺。

各自的佃户在阵脚上呐喊助威,村俚齐出,颇为热闹。很有几分过年闹社火的感觉。


只见双方的健仆打得你来我往,十分精彩。拳脚齐飞,刀矛并举,然而并没有人受伤。偶尔有人被打翻在地,他立刻赶紧滚出战团,生怕自己给别人不小心踩了。

“哎呀,这不是假打吗?”几名救援队员忘记了饥饿,躲在树林里看得出入神。双方的老爷也看出来了。一方高喊着:“林升,你这个狗才,再敢不出力,回庄你立刻把你家欠的5000块流通券还账!明年治安民兵的名额不用你了,回家挑粪去!”

那名叫林升的家仆正挥棒与对方撕拼。一听这话,林升边打边哭喊着:“老爷呀,你家利滚利的款子我实在还不上,我真打,我真打给你看!”说罢大吼一声,用尽平生力气,只一棒,用力劈华山的招式,向对方打去。

对方的健仆叫布鲁顿,也在被自家的老爷骂着,说是要让他送表妹过来抵账。他老爹是赌棍,借了自家老爷不少钱,还偷偷抽上了澳门洋人卖的鸦片烟,全家正焦头烂额。

布鲁顿正在哀求的当口,一时失神,被林升尽力的一棒打下。他下意识地用留客住,自下望上去挡。结果对方棒头力道过猛,砸断了留客住得木杆,棒头直接砸在布鲁顿的肩膀。只听咔嚓一声,布鲁顿的肩头被砸塌了。他痛的倒在地昏死过去。

同伙有人是布鲁顿的好友,见状怒吼起来:“掉他老木,他们动真的,打死布鲁顿啦,杀人啦,兄弟们报仇啊!”林升见状,以为自己真杀了人,正自发呆,被对方一个手持铁刀的一刀砍在头上,顿时血流如注。他双手抱头蹲在地上惨叫起来。

双方的假打变成了真砍,见了血的双方不死不休。双方后面助威的庄客、佃户们纷纷举起农具,加入战团。局势完全失控。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一个地主老爷吓得不知所措,站在原地全身筛糠,自己嘟囔着。

“杀了,都给老子杀了,老子有人,有元老撑腰,大家给我杀!”另一方地主吆喝着给己方助威。

“元老?对了,大家别怕,人死掉朝天,给我硬顶上。咱们庄子也有首长撑腰,给我杀,老子顶着!”吓得筛糠的老爷突然醒悟了。

都是首长下面的产业,谁怕啊。


混战进行中,越来越多的人死伤,双方老爷都派人回去叫救兵。几名救援队员也是大开眼戒。几人在原时空都是死宅,除了阅读小说描写,从没见过街头持械混战,这下可是见了真的血腥。假如能完整地回去,他们有资本和人吹牛逼了。

天色渐黑,暮霭已经十分沉重。械斗双方依然杀的难解难分。几名队员也是服了。提到后台是500废首长,怕死的村农立刻像打了鸡血似的,变成了汹汹狂人。

可见,能有幸为元老院的首长冲锋陷阵,怕是在这个时空获得正式出身的良好台阶。利益在前,不由得人们不卖命打拼,奋勇争先。

当当当当,远处的村路上跑过来一条火把长龙,是一方的后援来了。这一方的庄客们来了精神,手持刀枪拼命砍杀,把对方逐渐逼得靠后。

失利方的地主不由得高呼:“大家别慌,咱们的后台老板是奥宋锦衣卫,援兵马上到来。给我顶上,回去每人赏白银5两,福寿膏三钱!谁临阵退缩老子打断你狗腿,收了你家的田,看谁敢得罪首长!”


这当口,另一方的援兵举着火把已经到来。只见这100多人,有一多半手持标准矛、标准砍刀,手持藤牌,头戴藤编安全帽。竟然是正式的企业民兵打扮。另有近40人,手持步枪。

对,是步枪,后膛装步枪,枪击上俨然是拴动拉机柄。每人腰间牛皮带上,还插着一只转轮手枪。几十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对方。

见到自己一方有了武装步兵压阵,健仆和乡农们立刻气势高涨。另一方见了持枪武装,都吓得退出战团。虽然还是手持兵器,但是众人手、腿已经明显颤抖起来。

"你们,你们别乱来!奥宋治下,是法制社会,不得私用制式武器,这是犯法的。你们要是开了枪,首长也保不住你们!”被威胁的矮胖地主颤抖地虚张声势。

“乱来?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元老院海关缉私队!这是合法武装。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靠着有人撑腰,竟然走私犯贩私,偷逃税款,还和我们抢海外商路,袭击船队,火烧货场,你们还不赶紧跪地投降!?找死啊。”瘦高地主有了直接靠山,趾高气扬地指着对方喝道。


“都,都是自己人。烟、糖和盐的生意,我们也一向是合作分成的嘛。要不是你们打压我们在安南、暹罗和爪哇的生意,我们不也是一直合作的挺好的不是?”矮胖地主被枪指着,态度软化起来,讨好地对着兵队的一个头领说到。

“哼,没有缉私队罩着,你们想得到一个子儿?门都没有,给你们一成五的分成已经不少了,不就是出了一些地皮、人力、码头、仓库、车队和摆渡船支吗?要我说,干脆,做一次,给你们一次车船的赶脚钱,就不错了!是不是啊,老李?”

瘦高的李地主笑嘻嘻地回到:“是啊刘队,他们的后台也是头脑拎不清,都是道上的,这上不得台面的生意,难不成还敢去元老院哭告不成?他们的后台首长这官也是不想做了?”两人哈哈大笑起来,颇有你敢去告我怕谁的意味。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上年的分成,今年还拖欠着呢?南洋生意,我们也是出了股投了钱和船。而且,首长一个月前,派人交代要送一批货到吕宋去,你们收了货,可是那边说并没有见啊。整整十包,300斤啊。这批货怎么算,今天必须说说清楚?!”矮胖地主气愤地嚷嚷着。“这锅可是你们背得起的?”


“什么300斤货?老子不知情,那是你俩的事,我们海关可是没见。你们自己解决。何必动刀动枪,还杀死人命,想在首长哪里善了都不可能了!符有地那里严重缺人去砸石子,对苦力已经饥渴难忍。”刘队长不满地威胁。

“王胖子,你血口喷人,我们什么时候收过你的300斤白货?你嘴说无凭,拿出证据来!”李地主斥责道。

“你们打得收条,让我的帐房给偷了,他现在肯定在你们那里。我的人看见过你们的人和他勾搭。你还问我?要不要脸?”王地主暴怒。

“哦,你说这张纸条?”李地主从身后的管家处,拿来一张信纸,交给缉私队长。“刘队请看,这写的是什么?”“呃,真在你处?你搞什么东西。”刘队接过观看起来。

“哎,这有问题吗?这里收条写着收到你托运的精白糖10包,共300斤。这虽然在南洋能卖不少钱,但是在临高本地也不值太多的钱啊。雷州糖厂年产500万斤,临高本地的糖很多,要不让他赔你300斤白糖就是了。多大的事,就为这至于打死人命吗?真是没有王法,你们还不赶紧束手就擒。”

“哎呀,这个白糖是咱们的暗语,首长不说,我也不敢问。你心里明白,装什么洋蒜?黑了首长的东西,你还敢耀武扬威的?嫌命不够长吗?”王地主都要哭了。

“我真不明白,刘队你明白吗?”“呵呵,我也不明白。”哈哈哈哈,两人开怀大笑。身后的近200多号人也哈哈大笑起来,嘲笑对方无知小气,不知死活。

“王富贵,你想清楚,你那个首长靠山,已经快半年没在临高露面了。大家都说呀,元老院可能打发他去哪个鸟山雨林或者荒岛上开拓进取去了,没有几年回不来。谁还顾得上你?人家派人给你传个信,托几包东西,你还算个事似的。”嘲笑模式正式开启。

“你,你们,。。。好,有你的,我们走!”王地主指挥自己一方,抬起伤员打算后撤。“站住,都给我站住。开枪!”刘队长恼羞成怒。随着刺耳的枪声,几发子弹打入对方地面的泥土。一发子弹误中了王地主的大腿。“你们,你们要杀人灭口!”

王地主身后的夜色中,突然有人伏在黑暗的田垄里高声叫道。”特侦执法,你们被包围了。所有人放下武器,抱头趴在地上,不听号令者格杀勿论!“

李地主、刘队等人顿时慌张起来。刘队高声呼喊着:”有人冒充元老院队伍,大家别慌。隐蔽,枪上膛,我看他们敢怎么样?“话未说完,周围黑暗的田垄里射出一片火舌。缉私队一方200号人顿时像秋风落叶一般被扫得东倒西歪,死伤惨重。


从双方交火情况来看,黑暗中围歼者使用的是自动火器,应该是冲锋枪。而缉私队使用的是栓动单发步枪,辅助以转轮手枪。从火力持续性和火力密度而言,在近距离作战中,缉私队完全不是对手,很快就处于狼狈挨打的份。很多人干脆匍匐在地,已他人的尸体为掩护,才能勉强开枪还击。

少顷,围歼方向对方地点又投处出出十几发燃烧弹,烈火熊熊燃烧起来,照亮了附近几十平米的地区。缉私队完全暴露在强光中,眼睛被晃得看不清黑暗中的敌手,自己的位置又明显地暴露在对方的火力网中。越来越多的缉私队和庄客们中弹身亡,士气突然毫无预兆地崩溃了。

一片又一片的人群爬起来,毫无理智地向四周溃逃,然后被弹雨一片又一片地扫倒。大约几分钟后,缉私队一方停火,高声哀求投降。他们被要求高举双手,站立在一起。突然,冲锋枪开始集中点名,屠杀一分钟后,地面上已没有站立的活人。黑暗中的围歼者相互招呼着撤退。俄而消失在暗夜中,仿佛从来不曾存在一般。

几名时空救援队员又待了一会,确定周围无人,才开始出来捡洋落,拾取战利品。

经搜索,捡了三十几只步枪,二十几只转轮手枪,其余各类流通券,银元食品水壶无算。这枪与他们使的仿夏赛波步枪一样,手机也是仿纳甘转轮手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500废时代,准军事组织用的武器,和咱们找人地下生产的武器款式一样?”几人疑惑不解。再仔细查看,擦,枪上还有生产标识和流水号,和自己使用的武器也完全对的上。

挨炮的东哥是从哪儿弄的这批武器?


郴州府,城外校军场中,八卦神坛高高耸立,周围360幅门旗迎风树立,72面牛皮大鼓被壮汉们卖力敲响。

180名护法道童手持刀矛剑戟,身后背仿斯宾塞杠杆步枪,腰挎SW转轮手枪,护持神坛周,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已被封为护国神师的茅山掌教张国忠,左手持一柄七宝太虚宝剑,右手晃动玉柄佛尘,在坛上步走乾坤,口中念念有词。只见校场大门出开进一支人马,人批皮甲、手持各式兵器,排着整齐的方队,走入校场。随着佛尘不停挥舞,一支又一支军队逐渐排满校场。一阵风刮过,天昏地暗,人群上空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腥臭。突然,电闪雷鸣暴雨倾盆。

场内5000人马肃立不动完全像是木雕石刻一般。一个人脑袋扒在墙头,向场内观瞧,突然他大张嘴巴,一个倒栽葱自墙头坠落,摔在水里坑里,溅起一片水声。场外一队巡视官兵听得声响,立刻赶来,将这名多事围观的百姓捉拿。此人脸色发白,全身入调入冰窟一般不停颤抖,暴雨已将胯下失禁的腥臭之物冲尽,但他还是觉得下腹不停地在流淌秽物。

官兵厌恶地皱着眉头,开口喝问:“入你****的,你这个奸细,偷窥大军操演,按朝廷律令,当场枭首!”雪亮的钢刀将大好头颅斩落,此人没有来得及将看到的情景说给众人知晓。

那先期5000神兵,个子高爱不一,但是竟然个个眉目呆滞,脸色苍白,如同死人一般。这些都是张国忠做法,将真人朝廷军兵,变成了中了符咒的僵尸兵人军团,无需粮草、不用休息、没有痛感、完全服从命令、不怕死、可以疯狂冲锋。很快,就将有第二批、第三批僵尸兵人军团成军。

月余可转换5万军队,越过韶关,对广州的500废军队开展决死猛攻。为此,户部、兵部、工部、刑部尽力配合,从流民、俘虏、囚犯、盗匪、贱户中提供人员。最近李闯、张献匪部遭遇大挫投降、俘获的从贼之人已数十万计。各地府县捉拿的饥民、流民、无地之人,也有大致的数量,正在各地官兵、差役的监押下分批赶来。

只要有半年时间,5万兵人就会再获得90万后援,组成号称百万的僵尸大军,不怕人海淹死500狒狒?

“哼哼,我就不信。百万肉蛋决死攻击,还不把狒狒彻底淹没?!”张掌教淋着雨,突然笑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