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盗泉子

原帖

北朝论坛: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2-2-2

最近更新时间:2012-2-2

正文

云笈别录

赵引弓第二次造访云笈观的时候,张应宸正在看书。

是看书,不是删书。

云笈观收集了不少在广东刊行的道书,可是这些书基本上难逃这位自封掌教的中医大夫那支羽毛笔的荼毒。除了少部分探讨道教哲学的道书及《老子》、《庄子》、《列子》这类道家典籍外,大部分关于外丹、吐纳、符箓和祭祀斋醮的道书都被加上了各种不客气的批语,随即被丢进门上写着“茵蒂克丝”的书库里。

张应宸今天并没有继续翻找那些带有救世主预言特色的道书,对其加以篡改和修正,以使其隐约地指向穿越集团,而是在看从大图书馆借来的旧时空文献。

赵引弓看到这个转职神棍的医生放在案头的是一本戴玄之的《义和团研究》,还有几本日本宗教学方面的论文集,如河童研究、阴阳道研究这类很脱离实际的东西。

而张应宸正在阅读的,却是一本手抄书,纸是周洞天向茉莉轩书院推销的专用信笺,在那薄薄的装订本上,写着这样一段话:

……髡人擅百工,能以秘术制铁车,高十余尺,前有巨铁为铲,髡人上车咒之,则铁车自行,以铲掘地,一铲可起土数千斤,平地顿为巨堑。若此一车,可敌百人之功。又以数巨铁制机括,积薪蕿之,髡人持咒,即可自行动,虽巨石如车,片刻即碎为指掌矣。又有机括可制砖,以术咒之,即自制砖坯,一日可数万枚。故髡人不以建筑为事,虽高楼叠阁,险山卑土,指顾间叱咤立办,赖此术也。


“这是什么?”

“茉莉轩的秀才们所写下的笔记。”

张应宸慢吞吞拿过竹杯喝了一口茶,这样回答道。

“明代人用他们的知识所解释的机械原理吗?”

赵引弓有点好笑地看着那个“以术咒之”,一股优越感不自觉地油然而生。

“旧时空距此二百五十年后,清末的民众也是这样解释轮船、照相术还有电报的。”张应宸,或者说宗教办下属现任道教理事会理事长的盗泉子以那种特有的新闻播音员一样平板而带着讽刺意味的声音答道,“轮船是用火牛在作动力,照相术是挖取死人的瞳孔行使的摄形妖术,电报是借邪法驾驭电光在传播消息。从地方官员到村妇乡老,一个社会中各个阶层能取得这样的共识实在很不容易。”

“没法子,人总是会以自己现有的知识去解释未知的现象。”

“应该说,是对新技术的恐惧。”

“恐惧?”

“人对不能掌握的事物都怀有恐惧,比如雷电,因为恐惧雷电,所以赋予雷电以神性,使其成为宙斯、帝释天这样的最高神。同样的,人们对于能够掌握的事物,就没有了恐惧,而代之以轻视。比如火神,一开始人类赋予火神相当高的地位,甚至有了拜火教这样的崇拜火的宗教,但是当人类了解了如何用火之后,火神分化成了纵火的灾厄神和庸常的灶神,再也无复最初的崇高地位。”

在藤椅里换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盗泉子的目光穿过玻璃窗,看向正在宣教殿前洒扫的道生们。

“恐惧也会分化,敬畏和畏惧毕竟不是一样的东西。土著的恐惧或许会转化成对神的敬畏,但是我觉得更有可能转化成对妖魔的畏惧。”

“妖魔”不是什么好词,原本只以为是在闲谈的赵引弓听到这个词后,本能地想起了旧时空无所不在的对故土的“妖魔化”。

“大陆东边的群岛上,关于民俗学意义上的妖怪研究,曾经提出过一个概念,即所谓‘渡来人’现象。也就是将进入群岛的大陆及半岛工匠妖魔化现象。因为渡来人掌握着比岛民更加先进的技术,而被落后的群体所歧视,被看成是拥有异术者,之后又随着技术的普及,神性被剥夺,而被视为了妖魔。”

“这只是个例吧?毕竟大陆民族与孤岛民族在民族性上根本不一样。”

“是啊,如果是在大陆,社会意识大概会直接跳过‘敬畏’这一环,直接进入‘畏惧而盲目反弹’这个环节吧。随着小农经济的崩坏而来的排外风潮,借助这个时代正蓬勃发展起来的秘密宗教,就是提前二百五十年到来的新时空义和团。”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