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人选》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人选
作者ID
百度贴吧 穷途老爸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青年团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我也来一段同人:人选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07-04
最近更新 2016-04-21
字数统计 (千字) 4.6



“赵元老。杜雯元老中午来电,约你下午去南海喝茶”赵慢熊非常惊讶:她找我干什么。考虑到最近北美派动作大,迎合一下女王也好。”你把桌子整理一下,我先睡个午觉“


杜雯对青年团的事情很是上心。他急需物色一些合适的人来做青年工作。如果,这个职位落在魏爱文之类哈德派手里,到时候整出个冲锋队来就不好玩了。为此他专门去明朗那里看了报名表。然后,看了看表上几个人在bbs的发言。北美系的周君梅打算做家庭教育为主,海军系的程鄂打算做生存教育为主,陆军系的何哲民还真打算培养冲锋队。糖业系的唐靖辉主张艺术教育为主。奇怪的是教育口一个人都没有出。所以今天中午她还约来了芳草地的张智翔校长。

“张校长,你们那里青年工作力量是最强的,怎么没人报名,难道没有人对青年工作感兴趣吗?该不是你舍不得吧”

“在旧时空,青年工作有诸多媒体可以运用。在这里都要手把手的来,在芳草地动员学生还好,去工厂动员2班倒的工人。至少也要等到他们能够三班倒啊。其实我这个项目我也想起个人,就是你们会觉得滑稽。“

”谁?“

“张名桢”


”就是你传达室那个算命先生“杜女王是知道这个人的。每次出入芳草地这位33岁元老都和人微笑点头,像个腼腆的学生。他之所以会在传达室是因为他带来了100台液晶播放器和装满了课程的U盘,用来应付13岁以上的归化民学员。所以,自从芳草地建立,这个基本劳力就以此为资本,申请了这个传达室职位。

”他可不止是个算命先生。他大约资助了整整一个班的学生,大部分是他算命的时候诳来的。传达室的正面是个小卖部,侧面是他的算命馆这个你们都知道。可你们知道他在传达室的背面干什么吗?“喝过最后一口红茶,张智翔继续说”他建立了一个弓箭社。这里实际成为了反校园欺凌制度,每个学生都到传达室背面的苗圃谈过话。包括,那几位小元老。不顺心去射箭,在学生里都成为惯例了“

”这可是个很重要的情况,为什么从来没人说起过。“杜女王深感震惊

”这也是我们头疼的地方,他拒绝走流程。“张志翔甩了甩头”小卖部也好、算命馆也好、弓箭社也好,他也不和谁说,自己就干了。“

”无政府主义者“杜女王马上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其实人也好说话,甚至主动维修水管、煤气灯。代课也只要和他打个招呼,他也极少拒绝。至于他信什么主义就搞不清了。他设计的课程也很符合这个时空的胃口。也许这个时空的青年工作需要的就是这样的特立独行,你不妨去和他谈谈。我下午还有课。就不陪了“

张志翔走了不久,赵慢熊斯基就进来了,”赵元老好忙啊“”杜元老,召见。我赶紧的就来了,不知有何见教啊“边打着招呼边吩咐服务员拿乌龙茶

“这次青年团报名的人不是很多,这四五个人让他们一起上吗?’

”马督工没有和你说吗?按说都该交错布置吧。芳草地得学点杀伐决断的东西。工人要学点生存技能。陆军要学点艺术。海军要学点家庭生活。”

‘就想跟你打听个人,张名桢,你知道些什么”

“要说500元老之中,我对这位了解是最少的。档案上连身份证号码一起,不过50个字。工人、爱好射箭、穿越原因:家庭不和。和他说话也很困难,像发电报似得。多半是有自闭症。”

“可是现在看来这个人,肯定不止是工人。也肯定没有自闭症。”


杜雯来到芳草地的传达室,想了想,还是从侧面的算命馆进去了。屋里没人,只有一张书桌。书桌上,写着4个斗大的字“慈故能勇”墨迹未干。

“请问您有什么事情”一个小姑娘 在后面问。

杜雯打量了一下,估计这是个s级女仆。显然已经怀孕。“张名桢元老在不在?”

“他在上课,您有急事吗?我去叫他。”女仆在学校是见过杜雯的。

“不,不急。让他下课我再找他。你忙吗?陪我聊会”

“杜老师,您的茶。我叫刘鑫娜“说着女仆在杜雯身边坐下来

“你知道我?”

“当然,杜老师在学校的几次演讲我都听过的”

“你这7个月了把,首长这样忙,你辛苦吗。“

”妊娠反应是挺大,总算过去了。每天看看小卖部。浇浇水。还是很轻松的。家务有新来的生活秘书,首长还自制个风力洗衣机。我都不用帮什么忙。”

“这字是你写的”

“首长闲下来就教我们写字读书”

“都读些什么”“李商隐、莎士比亚、皮亚杰,他说这些对孩子有好处“

刘鑫娜的幸福感触痛了杜雯,”风力洗衣机在哪里带我看看?“

刘鑫娜起身带杜雯来到后院,苗圃的尽头是个土丘,上面有个钢架立着4面帆。下面通过钢轮传动。显然设计者,是打算将来磨面,或者水泵。不过现在没有只有放个木桶在洗衣服。



”杜女侠,今天有空来赏花啊“远处的张名桢和一个女孩捧着一大卷卷子,走了过来。

”你可真是心灵手巧,又养花又养人。听说你这有弓箭,也来尝尝鲜啊!“

”好,朱亮哪准备晚饭,我来陪杜首长射箭”放下卷子,张名桢就递了弓箭给杜雯。

2位女仆奉上茶点就离开了“五年了,杜首长找到基本群众在哪里了没有。”

“看来你并不像传说之中那么寡言啊”

”妙语说与知音听“

”那你的观点究竟是?“

”在第一代,我们都是旧时空的过来人,虽然各有志向,但是现实条件在这里。忍一忍。等一等,我们都能够理解。得到资源再去驰骋一方。最烂也得做圣马丁。已经大大超出我们对自己的人生期望。我们肯定会比罗马人走得更远。但是,在第二代的问题上,当年得红二代玩过的那些项目,我们犯不着再让元老二代再玩一次。更不能弄到凯撒、安东尼那个结果。“

”你是说青年团让张允幂、林子琪上“杜女王显然还不是很了解这几位即将登场得小元老

这要成为一个规矩,要学会上,要学会等。要学会承认别人的价值。这就是青年团的作用”




结束张名桢得家宴,杜雯马上来找马督工。“这个人我们是不是要尽快有所安排啊”

“是啊!不然,被单良、或者钱水廷拉去就不好了。不过他这么多年谁都不理。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底还是不清啊。”

“这是他今天下午收回得作业,”杜雯递上她从传达室带回得卷子。“这是盾构机的图纸分解。再想想他做的风车洗衣机,也该是多铆钢蒸派。不过性格孤高了一点。”

“援助一个班,外加2个女仆,恐怕他在传达室那点津贴也会很紧张。给他个能够增加补贴得位置,应该不会拒绝把。”

“动员他争取青年团指导员的位置、几个团委书记采取轮任制。3年海南、3年济州、3年广州、3年上海。




同人第四百二十六节 权力第一课

张名桢不是第一次上课,但是,是第一次给元老上课。这些稚气未脱得元老将在20年内控制至少4分之一个地球。对印度人、中国人、日本、澳洲人。朝鲜人、泰国人、缅甸人、越南人发号施令。他们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来统治这个世界呢?殖民主义?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想到这里他已经暗暗准备好了,后天元老院大会上的发言。但是当下,他要给这些年轻的元老上好第一课《权力的游戏》




元老院可以交给你们武力、可以交给你们金钱、却无法交给你们权力。因为权力从来都是自己建立的。今天的课后作业就是列举历史上拥有绝对优势而丧失权力的人。

权力的来源是一条信息链,建立权力的目的就是形成一条斩不断的信息链。建立权力得过程就对人进行甄别,寻找那些愿意准确传递信息并且培养能够准确传递信息的人的过程。

建立权力,仅仅依靠武力和金钱是不够的。武力和金钱只是驯服和诱惑他人的工具。足够得金钱会让你培养过程轻松一些。

但是,权力总是用来调动资源的,而不是消耗资源的。权力意味着你调整利益分配得时候。、相关群体一定相信你会给予充分补偿,否则,你就没有可能控制这个群体。你们必须建立一套话语来赋予自己正义与合法性。这就是权力

历史上,这种权力的建立很多时候,是以形形色色的歧视来建立的。中国人的孝义治天下衍生出的连坐制度,绿教的异教徒税,基督教得赎罪券

年纪大就有了合法性、拜安拉就有了合法性、供奉祭坛就有了合法性。这些歧视形成一些文化节点。中国的族长、绿教的阿訇、天主的教士。要破坏或者绕过这些文化节点、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和时间。广播、印刷术这样的技术手段,能够缩短时间成本。但是。无法缩小经济成本。因为,这些上层建筑,必然有其特殊的经济基础。历史上,这些权力结构得瓦解,都得益于特殊经济形态的全面取代。工业文明毁灭了小农经济。石油企业动摇了绿洲文化,殖民地金银动摇了封建制度。

当这些外界输入的经济形态发生动摇的时候,这些权力结构还会复辟。比如,中国人啃老。比如霍梅尼革命,比如,佛朗哥独裁。

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那么,这种新经济形态得 输入要达到什么程度?我们的糖厂,紫明楼要扩张多少倍啊!“




政治是以利益再分配为目的社会力量动员。你们中国人孔子说:礼失求诸野。就是说当有人分得的利益不足以

维持目前社会地位得时候,将会进入社会动员状态。

所谓社会动员者,3件事。1走出门去2广交朋友3锻炼队伍

不同人群得社会动员有不同的行为特征。

文人:信息的生产者,家里都小有资产,他们乐于走出门去,只是文人相轻,他们往往不会交朋友,不过他们能够进行持续性的广泛动员,君不见,大特务头子都是文艺爱好者,他们知道如何把事情说得有趣是成功动员得关键。他们往往是政治活动的启动者,

工农:物质的生产者,家里都等米下锅,他们都不愿走出门,8个小时搞不定的事情,他们是无法参与的。即便花钱补贴,暴力威胁,他们也要优先考虑家庭需求。他们不是政治活动日常参与者,只有当他们看到有最具现实性的利益分配方案的时候才会积极投身政治殒身不恤

官僚:信息得传递者,更准确得说是信息的阻断者。路签路条到新闻检查。他们希望的就是垄断政策的解释权而不是为人火中取粟。这一共同目标给了他们超强的动员能力,他们几乎每天都在锻炼队伍,大明朝明明需要税制改革,但是东林党只想着怎么省钱,最后你们明朝就灭亡在东林党手里。实际上,不论宋江吴用还是萧何、刘伯温不都是原有的官僚阶级想要维持自己得社会地位吗!由于他们这种对于等级制度的偏执追求,导致这些政治活动的主要玩家,往往看不到社会的危险和机遇。尤其是信息流动速度和识字率对政治的决定性影响。


商人;物质的传递者,更准确得说是物质的垄断者。商人总是希望少养几个人,少冒一点风险。在社会动员的表现为投机性,他们总是在最后时刻才乐于给出他们的支持。甚至两面下注。显然东方商人没有荷兰人的智慧,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所处的地位优势。他们不知道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

贵族:物资的分配者。大名、族长、党魁和他们的亲眷有着一支现成的队伍。所以,他们不是万不得已不愿意进行社会动员。因为,一旦进入社会动员就意味着要向指挥官让渡权力。如果,指挥官清醒且能干就是李渊。如果指挥官糊涂而能干就是安禄山,如果指挥官清醒而无能就是李成梁,如果指挥官糊涂而无能就是李景隆。

国王如果不能够意识到自己必须随时选拔那些官僚系统之外的舆论力量,利益再分配这个实质性的权力就无从把握


纸张巩固了汉朝,印刷巩固了金雀花,驿卒灭了明朝,电报亡了大清,由于互联网的出现,信息流动继广播电视之后,再一次加速。这是第一次,有利于年轻人的信息加速。花400买个手机你也能够成为信息发布者。这导致所有的中介业务的贬值,中低端商业地产需求下降,这才是香港骚动的实质。成为一个成功商人这样的香港梦变得越来越不现实,甚至大学排名前几名这样的虚荣也要被大陆学生夺走。固然这都还是远虑,放开计生,少根80后结梁子就是了

第二次下岗潮正在到来,工农的动员能力会被谁吸引?


下乡的村官失败了,可是韩国教团似乎比广场舞还成功。乡贤上去怎么样?

那些建好的廉租房官僚们打死也不肯分配出去,年轻的新公务员不会心生怨望?

地产库存靠忽悠60年后平价土地使用费也不太好使,商人会不会闪人?

都是近忧。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