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仪表车间》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仪表车间
作者ID
北朝论坛 晚到的约瑟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科技
内容关键字 仪表,工业,化工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仪表车间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12-08
最近更新 2017-12-09
字数统计 (千字) 2.3



季思退今天到仪表车间本不在他的计划内,而是负责这里的元老石出由“传唤”他。是的,“传唤”他。虽然季思退是化工口的负责人,但这位石元老与他的工作沟通总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传唤。石元老主动向领导汇报工作的待遇,季退思是一次也没享受过。好在季退思知道大部分技术直宅们都是这毛病,而且在本时空,有“病情”加重的情况。老季平时也就没多计较,一叫就到——连文总都被“传唤”过,他还计较什么?

季思退在仪表厂实验室没遇见石元老,这里只有他徒弟带着几个归化民。他的徒弟许芹是个稀有动物——女元老!许芹又戴着厚重的黑框眼镜,长的差强人意,再加上读书多了,人又内向,所以即使是备受瞩目的女元老,认识她的人也不多。许芹见季思退来找师傅,告诉他师傅下车间了。

许芹在实验室负责测量设备的调试,每个气压计、温度计都要在这里校准。这工作听上去不难,可受惠于旧时空脱离实操的大学教育,这位正牌大学的 “精密机械仪器专业”的应届毕业研究生,在本时空基本就是废柴!难得她一个女生,对本专业还十分热情,被石元老“招聘”后,跟着师傅认真下了番功夫。不过她师傅的脾气不太好,待人冷冰冰的还爱呛人“你在学校这么多年都读了什么书了,温度测量设备,压力测量仪器的校验标定是常识吧……以补偿式微压计为起点,将精度逐步传递下去……”

许芹作为刚踏上工作岗位的新人,没少挨石元老的白眼和冷嘲热讽,呵斥式的训导更是家常便饭。

其实,用在穿越众们那些幼稚的低压蒸汽机上的气压计原理并不复杂,现在仪表厂生产的弹簧管式压力表是蒸汽锅炉上使用最普遍的压力仪表,由接头、垫圈、度盘、指针、弹簧管、传动机构、连杆、小齿轮、中心轴和表壳等元件组成。

当被测介质的压力作用于弹簧管的内壁时,弹簧管截面就有膨胀成圆形的趋势,从而由弹簧管底端开始逐渐向外伸张,使弹簧管上端(自由端)向外移动,带动扇形齿轮和小齿轮转动,使指针顺时针转至一个角度。指针停留在该角度上所示的值,就是所测介质的压力值。介质压力越大,指针的偏转角度也就越大。相反,压力逐步降低,蒸气发生器弹簧管就会相应慢慢恢复原状。当锅炉压力消失后,弹簧管恢复到原来开关,指针也就回到起始点。

由于现在各零件手工加工较多,所以每个仪表厂新生成的仪表都需要和旧时空带来的精确仪表校准后才刻上它自己的刻度,经过不断的实践,现在表盘刻度已经可以到毫米级了。

不过毫米本身就是一个很小的单位了,更加需要精细矫正了……哪怕是画和玻璃管轴垂直的等距线,这玩意也是需要熟练工人的。大规模使用的弹簧式压力表,都需要精度传递的,都需要严格标定……许芹知道这是最起码的敬业精神和安全保障……她也知道自己什么都不会,但她有细心也有耐心……但是,随着临高工业化的进展,等待要校准的仪表越来越多,许芹开始忙不过来,师傅还要求仪表厂的仪表使用半年以上必须校验一次,这就更加大了许芹的工作量。好在石元老是个“面子很大”的元老,不久,他就要到了芳草地几个紧俏的毕业生,让许芹也带起了徒弟。

季思退对许芹的工作还是很认可的,最近那些越来与靠谱的仪表和锅炉事故减少的势头,总算对季思退那颗操劳的心有一丝安慰。


一个身材瘦长,头发略显凌乱的男人推门进来,“啊!老季,来啦。”看见季思退在,他打了个招呼,走到桌前放下了手里拿的两个拨浪鼓状的铁玩意。“这是……”季思退好奇的凑上前。

“这是仪表厂的新产品——双金属温度计,可以测量锅炉、各种压力容器内液体蒸汽和气体温度,测量范围-80℃-+500℃”石出由不无得意的说。

双金属的工作原理工作季思退是知道的,就是利用两种不同金属在温度改变时膨胀程度不同,当温度发生变化时,感温器件的自由端随之发生转动,带动细轴上的指针产生角度变化,在标度盘上指示对应的温度。可季思退手里摆弄手里连油漆都没有的铁“拨浪鼓”,一个铁圆盘,镶着根铁指针,罩上玻璃罩。季思退心里还是不由道,“就是粗糙了点。”不过嘴上不能挫伤石元老的积极性,应声道:“挺好挺好”

感觉对方有点敷衍,石出由以为季思退担心土造仪表的精度,赶紧补充“现在还没校准,出厂前也让许芹校准一下,精度达到1%没问题。”

“金属片用的是什么材料?是合金吧?”

“不用,低碳钢和铜就可以,当然,用铝替代铜,敏感度能更高。”

“密封性呢?”显然季思退还是有些不放心。

“嗯,螺纹卡口,6Mpa以内没问题,除了你带的那套逆天的高压合成氨30Mpa,还上不了,现在临高自产的低压蒸汽锅炉和化工口用的各类压力容器,包括“神灯”计划的设备都没问题。……对了,“神灯”计划定制的那些干馏罐、馏分罐都造好了吗?我找你来主要是要和你核对一下“神灯”计划各方面的进度……”

听到这里,季思退气不打一处来,“老石,“神灯”计划不仅是化工口,还涉及到机械、工程、运输、矿山各方面的工作,并不是简单你我两句话就能协调的,这需要政务院……至少是企划院来牵头……”

“我知道了,你说的不就是要开会么!整天开会,活都不用干了!”

“这是工作方式问题,你把我叫过来,我的时间就不是时间了?” 面对这样一个自我为中心的宅元老,季思退的怒火快要冲破理智的牢笼了。

“我知道了,大家都很忙!干馏罐和馏分罐都铸造好了吗?”

“……”季思退一时气结,眼看着和他说不清楚,深吸一口气道:“这些罐体太大了,最大的要20多吨,展无涯说不易一次铸造成型,分几部分铸好,然后铆接组装,这样单个零件体积重量都能小很多,运输和安装也会方便很多。”

“都铸造好了吗?”

“具体进度要问马裘钢厂,上次开完工作会快一个月了,按计划,他们应该差不多了,要不申请企划院组织一次专题会吧,你这么关心进度,向政务院汇报进度时你也能旁听。”

“开会我就不去了,有你就行,我这里的进度我可以和你说说……现在的阀门还有不少问题,我着手改进了一下,这里有个样品……”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