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倪元老的故事》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倪元老的故事
作者ID
百度贴吧 瘟狐狸呆呆
同人重要信息
涉及方面 伏波军
内容关键字 元老,连长,日常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临高同人:倪元老的故事(先发一段)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11-04
最近更新 2015-11-05
字数统计 (千字) 3.0



“解散!”“杀!"随着伏波军第9步兵连倪连长的一声口令,训练场上原本排列的有些的散乱的一众伏波军官兵拼劲全力喊出一个杀字后顿时做鸟兽散。个别瘦弱的甚至干脆喊完后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起气来。

倪连长看在眼里,不禁摇了摇头,心里想道:哎,时间紧,任务重,队伍不好带啊。倪连长全名叫做倪箭锋。穿越三年以来。以元老之尊,出任步兵连长的确实有些让人意外,要知道,大部分穿越前体育组的成员现在最差的也是个营长了。但是倪连长有他自己的苦衷,按他自己的话说那就是“杯具啊!”

倪箭锋在旧世空原本就是一般的平头小百姓,工薪阶层的他在从武警部队退役后按分配进入一家大型钢铁企业工作做个小工人,一混就是十年。原本倪元老也是个天生乐观的人,本着知足常乐的心态,过着平静而快乐的日子。

在花尽了所有积蓄置办好了房和车,总算和自己的女友修成正果之后,相比旧时空众多单身狗,倪元老对未来的“性福”也越来越向往。按道理说倪元老这样的习惯安于现状的人原本是不会参加这场穿越大戏的,可惜一切都在一场车祸之后改变了。那天天气不错,倪元老开着自己的马自达牌小汽车载着自己的老婆和老婆肚子里已经8个月的孩子出门办事,在经过一个路口左转时,突然被一辆闯红灯直行的超速宝马车撞上。当倪元老醒来后,医生告知他和他的妻子和尚未见面的孩子已经天各一方时,倪元老瞬间就觉得天塌了。更为可恶的是,法院最后居然依据鉴定部门出具的事故责任人在发生事故时处于“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状态鉴定书,判决被告不负法律责任。倪元老一下子从一个知足常乐的乐天派转变成了一个心理阴暗的社会报复主义者。如果不是在处理自己名下财产时偶然在网上发现了文总的帖子,恐怕倪元老早就在处理完自己名下财产后就去报复社会了。

就这样,倪元老最后时刻的决定解救了他自己,也解救了那些未知的其他人。穿越前的全体大会上,倪元老原本打算凭着自己退伍兵的身份参加体育组,但是最后因为其在钢铁企业有着十年以上的从业经验,被安置在了工业组。按文总的话说,用现代武器对付古人,用不了多少人,攀科技树才是穿越后最重要的任务。就这样,倪元老在穿越后开始时是以基本劳动力的身份参加工作,在元老院工业体系初步建成后又在冶金业的发展和壮大过程中做了一颗螺丝钉。当然了,倪元老也先后多次打报告给办公厅,要求调到付波军。但是也许是被倪元老在穿越初期针对临高县乡勇的反围剿和攻打苟家庄中的疯狂表现给吓到了,也许是工业口的归化民确实一时还不大堪用,倪元老的申请一直未被批准。在澄迈大战时临时作为狙击手打了几下冷枪,战后就负责带队押送补给,连火烧广州都没去,而在扫灭郑芝龙时干脆被办公厅以海战为主,不需要多少陆军为由驳回了申请,结果战绩自然没有刷多少。好不容易在发电机行动中作为归化民新兵的教官,一直留在后方负责新兵的训练。虽然没赶上去大陆刷战绩,但是好歹找到了理由,总算是脱离了工业口,也算是有所失,亦有所得。

在发动机行动结束后,倪元老和文马肖三位办公厅领导分别进行了一次长谈,表示经过穿越后三年多时光的消磨,自己早已将旧时空的仇世主义深埋在内心,不会再有出格的举动。同时再次表示自己热爱军队,渴望在元老院之后的大陆攻略中建功立业,扬名万世的决心,希望能在留在伏波军中。最终的结果就是倪元老被授予陆军上尉军衔,任伏波军陆军步兵第三营第九连连长。

倪元老正准备转身离开操场,余光突然瞟见手下的3个归化民排长都笑嘻嘻的向自己走来,不禁笑道:“怎么?又想打我的洋荤?”1排长刘大力在其他两个排长的推搡下,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黑黑的脸上透着一丝不好意思的红晕,开口说道:“首...连长,俺...后天星期六,俺能不能请三天假回家一趟?”“哦?什么事?你也知道最近训练任务很重,不久就要有大行动,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最好不要请假。”倪元老疑惑的问道。自上次闹临高的风波过后,大陆攻略就是刻不容缓的公开秘密,前两天刚召开的元老全体大会不过是把这项秘密以及所制定的计划公开而已,至于其他的制度改革之类,说实话,倪元老其实并不怎么关心。倪元老是个聪明人,这些制度的变革并不是他真的不关心,而是倪元老知道自然会有别的和自己一样的所谓的酱油元老去关心和维护自己这个群体的利益。据说乐天派往往都是单纯的人,倪元老也一样。就和他自己当初参加穿越的动机一样,倪元老原来觉得自己没多大政治野心,参加穿越就是为了在将来的开疆扩土中,用战绩为自己换回一个陆军元帅的军衔,当然必须要有一根镶金配钻的元帅权杖!这是他在旧世空作为一个德粉梦寐以求的玩意。况且所谓单纯的人往往也有偏执或者说坚守原则的一面,就如同法学部的姬信一样。倪元老在维护土著权益一面和姬信有很多共同语言,一来二去和姬信成了很好的朋友。所以早就知道了政治改革的大部分内容,自然在开全体大会时对相关内容左耳进,右耳出了的完全不怎么在意了。“额...连长,俺娘帮俺说了门亲事,”刘大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连长,俺说实话,这门亲事是原本在老家就已经说好了的。本来俺觉得在营里有吃有穿还有流通卷拿,日子比俺山东老家看到的那些个军户过的好的一个天上地下,本也不着急娶个婆娘进门。可是前几日开始俺看营里训练加紧,琢磨着出兵在即。俺娘60多了,俺弟弟又没从登州出来,怕是过几日万一起了刀兵,大军出征,俺要是没回来就,那俺家里香火可就断了,所以打算请连长请假回家成亲。”

“哦?是这样。”倪元老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刘大力本是发电机计划从登州疏散回来的难民,他家所在的村子算是离鹿文渊设在屹母岛的收容所比较近的,所以登州之乱一起,就随着村里人集体投到鹿庄主的宅子里,村子里男女老少算是免了兵灾,他弟弟在早期尚未和孔有德达成协议时跟着收容队出去收集难民,不幸遇到了乱军游骑,没有跑掉,所以他家算是烈属,发电机行动结束后按照规定,经审查后被送来了临高,安置在美洋村。倪元老知道古人对传宗接代的重视性,想想即将展开的大陆攻略,便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准你五天婚假。”“多谢首长!谢谢连长!”刘大力高兴的语无伦次。倪元老没什么首长架子,而且服过役的他觉得在部队里管连级军官叫首长听着实在是太别扭了,于是要求自己连里的士兵只要在军营中都按照职务管自己叫连长。此举当初还遭到青年军官俱乐部中所有元老军官的一致反对,认为这样对元老权威有所损害,身为营长的张柏林还亲自找过自己,最后倪元老在证明这个称呼仅限于自己连里的士兵对他个人之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倪元老对着其他也在一旁拍着刘大力肩膀笑颜开的道贺的两个排长笑道:“老刘娶媳妇,你们两个屌人跟着这么开心干嘛?”2排长连得禄刚要回答,刘大力连忙抢着说道:“连长,俺成亲,你能不能给俺证个婚啊?如今首长就是俺上锋,去年俺们村村长符不二闺女出嫁,新郎官是二营的一个排长,但是来了一位天地会的万首长给证的婚,那场面真是气派。俺成亲,首长要是能给俺证个婚,俺家在村里也就能风光一把。”倪元老听了皱了皱眉头,回忆了下前不久颁布的元老和归化民及土著关系法中的相关条文,觉得部下结婚,自己去做客证个婚,道声贺似乎不算接受吃请,毕竟这在旧时空也是很常见的事,便答应了下来。

说完这事,倪元老又交代了明天的小会操任务,见三人都没什么意见,就转身走向营房,听见后面3个排长还在兴高采烈的讨论,隐约提到妹子,提亲之类的话语。倪元老也不去管它。倪元老在连里有自己的独立房间,原本倪元老打算按规定搬去和副连长同住一间房,结果搞得那位归化民副连长在房间里战战克克,差点成了勤务兵的角色,倪元老只好作罢。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