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偶也,正式出场了》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偶也,正式出场了
作者ID
北朝论坛 ycls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山东外海,第二舰队
内容关键字 营救孙元化之后
转正状态 已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偶也,正式出场了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3-1-9
最近更新 2013-1-9
字数统计 (千字) 2.2



以下是我写的一段同人,然后今天高兴的看到吹牛者把握写进500了。


先做人物设定

名字就用吕洋好了,是一个堂兄的名字,做海军挺合适。

身高165,在现代人中偏矮的,不过在明朝虽然不怎么威风,还算不错吧。

相貌在相册里有照片,算眉清目秀,白面无须吧。

虽然生活中是父母双全,不过感情也很一般。所以设定小时候就离婚了。

D日18岁,应为高考失败决定穿越,跑到广东去了。母亲(53岁)看到留下的信追过来,见说服不了儿子放弃穿越的决定,自己只有这一个儿子,也只好变卖家产跟着穿越了。

我妈妈是有30多年教龄的小学老师,并且做过教务主任,副校长。家务不是S也是A级的,而且外公外婆是大学生,所以我们家算是书香门第了。外公外婆当年在农学院工作,大姨是农作物研究所的工程师,应该可以搞到些资料和种子。舅舅在气象部门的后勤部门工作,也应该有门路搞到气象设备(小时候还带着我们做人工降雨的运输机飞过)

D日之后作为基本劳动力,一次反围剿的时候作为排枪党的一员参战,之后觉得海军应该生活更好加入海军,作为旗舰的枪炮长一直打酱油(因为携带大量测距瞄准设备,所在舰船命中率增加)。并且长期学习海战条令,直到发动机前缺少军官,在考核基本合格后成为待霜号炮舰舰长。

母亲受不了海南的炎热D日之后开始一直在圣船上作为受赡养人员避暑,之后基本一直在凉爽的地方生活。因为做了三十多年教师所以D日之后的头两年一直过退休生活,不过小元老的教育问题一直受到格外重视,而且两年之后闲的无聊所以开始做元老子弟学校的校长。

个人技能方面只有高中12年的教育,英语能力有4级水平。喜欢军事和历史,尤其是军事方面的历史。所以对各个时代的海军陆军的战术都有所了解,所以有时会带领海兵上岸作战。平时爱好阅读。

日常锻炼是在太阳不毒辣的时候游泳,因为这项运动不会想其他运动搞到浑身大汗黏糊糊的难受。另外和会击剑的元老学习击剑。另外带了不少手枪附加配件,比如瞄准镜,折叠枪托等。


带着被麻醉剂迷晕的孙元化,陈思根等待着撤退船只。

发动机的声音终于接近了,然而陈思根却意外的看到有一位元老来迎接他。

来者是待霜号的舰长吕洋,平时在海军中算是酱油众,BBS里也总是潜水,没什么存在感的样子,不过待人还算热情。陈思根到还是认得他的。毕竟才二十出头的年轻元老不多见,何况北上支队之间总要合作愉快。他还带来了自己的母亲,而二十岁的独生子有个五十五的老娘也很不多见。不过吕洋的母亲深入简出,只记得姓钱,是某小学的副校长,因为只有一个独生子不得不跟着穿越过来。D日之后的头两年因为心情不好和南方酷热的天气一直在丰城轮和高山岭避暑,直到未成年的小元老的教育问题被决定以后,因为大家一致对芳草地的某些鬼畜教师不放心,有三十多年教龄的她才被请出山来作为未成年元老寄宿学校的校长,大家见了都尊称钱校长。

吕洋热情的敬礼握手:“陈思根同志,祝贺你完成了敌后潜入营救这一危险的任务,从今以后外派元老的安全又多了一层保障了。”

陈思根上船之后问道“你不在济州岛巡逻么,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吕洋回答:“因为我爱读书,知识面广,看上去优势文质彬彬的少年,济州前指觉得我比较适合接待孙元化,现在孙元化认识的人都不在。至于我的待霜号毕竟是901炮舰,有130加农炮,以防万一任务出了岔子可以用130炮破坏城门,我这次还把第二舰队的海兵带了一个排,还有林深河的新玩意儿,两门新式75野战炮。何况我是个吃货,勤务兵也是厨艺专精,带了不少好东西在船上,也好给孙大人压压惊。”

陈思根惊讶的问“新式野战炮?92步兵炮么?”

吕洋回答“哪有那么快,还是架退炮。不过是后装线膛炮,而且装填速度比之前的海军70炮快。今天你就在我的待霜号上休息一下,等孙大人起床之后让他谢谢你这个救命恩人。”


孙元化在床上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只觉得口渴,就习惯性的呼叫下人倒茶。推门进来的婢女却不是自家的,不由得一惊,然后才想起昨天破城的事情,坐起来却发现自己不是在昨天睡下的监军道衙门,似乎是在一条船上。自己躺在一口木箱子里,被褥到是轻柔暖和,身下的床垫软中带硬,欲拒还迎,非常舒适。孙元化支撑这想起来,但是一用力这箱子就开始晃动,他这才注意到箱子四角用绳索吊着的。

这时婢女问道“大人还有什么吩咐么?”一边放下带来的茶具,似乎是准备沏茶。

孙元化问“老夫身在何处?”

婢女从角落里提起一个藤制水瓶,打开木塞却从里面到处了热水,孙元化不由一愣,这藤水瓶自然不是炉子上放的开水壶,这寒冬腊月如何能让水不变凉,不止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婢女端上热茶,回答:“我这就请首长过来。”

孙元化忙说“先伺候我穿衣”

婢女取来一件对襟长褂,轻飘飘似乎没有棉花,不知缎子里面包的是什么,不过比棉衣暖和。

不久,进来了所谓的“首长”,看起来不过是弱冠少年,但是一头短发马上让孙元化明白了来者何人。

那澳洲少年正是吕洋,看着穿着羽绒服的孙元化正襟危坐在吊床上不由觉得很违和,不过当然没有表现出来,不然就太失礼了。

吕洋行了一礼“火东先生,久仰大名了。”火东是孙元化的号,久仰大名也不是客套话,虽然之前对孙元化印象不深,但是正是北上支队需要耐寒的成员,作为宁夏成长的吕洋才能提前被提升为最年轻的海军少校,而北上支队的军官都要读登州之乱的材料,因此也对孙元化有了些了解。反正自己几何代数基本还记得,一路上如果找不到可以谈的和不用保密的话题可以与他一起探讨些数学问题。

舰长餐具里摆着一条圆桌,吕洋请孙元化做了上首,之后让人请陈思根一同过来,摆上酒席给孙大人压惊(虽然只是四菜一汤,而且多数是鱼),打的主意却是将孙元化灌醉,如果计划通了那么这一天就不用头痛怎么招待他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