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傍晚的物理课》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傍晚的物理课
作者ID
北朝论坛 Avo17000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芳草地
涉及方面 教育,学生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傍晚的物理课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5-2
最近更新 2015-5-5
字数统计 (千字) 5.0



中午时分,芳草地女生宿舍大院门口的接待室。

蔡俊杰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然而从四处射来的数道犀利目光仍然让他很不自在。他知道除了元老以外,任何一个年轻男性走近女生宿舍都会得到同样的待遇。但他还是很难适应,那些看门大妈们完全是把他当贼在防,仿佛只等他稍微露出点破绽,马上就会吹哨子叫人。然后就是各路人马一拥而上,将他五花大绑抓走。

他硬着头皮走到接待室的柜台前面。柜台后两位大妈从他进门起眼睛就没离开过他身上,现在眼睁睁地看见他从胸前口袋里拿出证件递过来,又把背包放在柜台上打开。

“您好!我来看我妹妹。”

大妈们没有回话。她们一个接过证件,一个拿过背包开始检查。在证件上看了许久,又在照片和真人之间来回对比了若干回之后,检查证件的大妈终于满意了。她板着脸,回过头朝里面喊道:“小竹!给这个人登记一下!”

一个穿学生制服的女孩应声出现。这女孩个子不高,身体瘦瘦的,头倒是很大。蔡俊杰心想,她长得有点像豆芽菜。女孩走到柜台前,接过大妈递给她的证件跟本人核对了一下,就拿起一支蘸水笔开始填写一张表格。

“那个……”蔡俊杰忍不住出声了。女孩抬头看着他。他发现这女孩的额头很宽,眼睛大大的很有神采。“我那个俊字是单人旁。”

女孩手一抖,一滴墨水滴在表格边上的空白处。她低头仔细看了一下证件,面色微红,声音也带了点恼怒。

“你会写字?那你自己填吧。”说着她把表格推到男孩面前,水笔却没有给。

蔡俊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小管子。他把管子一端拔出来,就变成了一支笔。女孩看了一会,才认出来那是什么东西。蔡俊杰忙着低头填写表格,没有注意到女孩脸上露出的惊异神色。女孩知道,不用蘸水的笔可是首长们用的,首长身边的人也只是少数人才有。这笔上还刻着“……生产者”一类的字样,可见是“取得了显著成绩”才有的奖品。

一会工夫蔡俊杰把表格填完还给女孩。这时她的表情已经恢复平静了。她接过表格走到接待室后面,打开一个文件柜取出学生花名册,开始仔细核对资料。

“你叫蔡俊杰?你妹妹是一年级三班的蔡琴?”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女孩规规矩矩地给表格盖了个章,放入一个文件夹存档。然后说道:

“请到那边的接待区等着,我去叫人。”


所谓接待区,其实是女生宿舍区内单独隔开的一个小院子。一边有门通向宿舍区内部,门照例是锁上的。另一边就是接待室的后墙,有门通向接待室的柜台。院子内放了若干简易的木制桌椅,同元老们过去常见的公园石桌石椅很像。整个院子里没有人,蔡俊杰找了个有树荫的地方坐下来,把背包放在桌上。他知道等妹妹过来总要一小会,放松之余,思绪有些发散。

他这个妹妹其实是个便宜妹妹,同后娘一起过来的。从报纸还有广播上,他知道自己的老家山东遭了兵灾,首长们带兵大举出动去救人,从山东运回来很多难民。他的后娘也是这一批运来的。听说她以前是中户人家的媳妇,家里有田的。兵灾时家里男人都死了,她和女儿被乱兵抢走。幸好没走多远就被首长带兵救下,然后送到临高来了。再然后,她不知怎么发现老蔡家也是山东人,又跟他爹看对了眼,就这么成了他的后娘,还附带一个妹妹。师傅听说还有个妹妹,大手一挥就把她送进了学校,还给她起好了名字。


通往宿舍区的门开了,两个穿女学生制服的人向他走过来。前面领头的是那个小竹,后面是他的妹妹。

“大哥好!”女孩们走到他面前。领头的小竹点点头离开了,妹妹恭敬地向他问好。

“大丫坐。”

“俺,我,我叫小琴!”小姑娘很不满意哥哥对她的称呼。“师傅起的呢!”

“是是,小琴。”蔡俊杰对女孩的抗议全不在意。他伸手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布包。“给你的衣服,看一下。”

小姑娘打开布包看了一眼,脸刷地就红了。“小,小衣服怎么能随便看啊!”

蔡俊杰不禁愕然。过了一会他才想明白。“噢,那你拿回去再看吧。这是师傅从东门市定的。我们三个一人两套。”

小姑娘睁大了眼睛。“师傅真好!”

“还有呢?”

“还有,谢谢哥哥送来。”

“还有呢?”蔡俊杰说着把手伸出来举到他妹妹面前。“成绩本给我看看。”

小姑娘的脸立刻像吃了酸梅一样皱了起来。

“大哥,要不我给你做个鞋子吧?”小姑娘打算用温情攻势碰碰运气。“爹都说我纳的鞋底好哩。”

“鞋子娘会做。你给我好好念书。”蔡俊杰完全不为所动。“成绩本拿来。”

小姑娘哭丧着脸从制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本递给她哥哥。这种芳草地通用的成绩本上按周纪录了每周各科小考的成绩,当然期中和期末考试的成绩还有老师的评语也不会少了。

蔡俊杰迅速地把最后几页的成绩报告看了一遍,又仔细地研读了老师的评语。

小姑娘身子佝偻着,缩成一团等待着哥哥的判决。

“带你们的班主任老师是首长吧。”

“是,是袁首长。”

“小琴哪。”少年颇为老气横秋地叹了口气。“你们芳草地现在怕是有三、四千人了吧?”不等对方回答,他又接着问下去。“那你说,你们有几个班是首长亲自带的?”

看着小姑娘茫然的眼神,蔡俊杰加重了语气。“我告诉你,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他用手指点着成绩本上的数字。“你是首长亲自教的。师傅也说了,语文算术考到九十分就带你去东门市打牙祭。”

“你看看你的语文成绩。六十三,六十五,六十二,最后来了个四十八。”他恶狠狠地盯着小姑娘。“怎么回事!”

小姑娘的眼睛当即红了。

“念,念书好难!俺不睡觉不吃饭,也念不出来。”

小姑娘的眼泪开始嘀嗒嘀嗒地掉。

“每天都要认十个新字,还要念六十个老字。还有算术,一天要写一百道题目。”

小姑娘的眼泪有成河的趋势。

“昨天是考试,俺前天晚上跑到茅房门口看书,结果被老师骂了。回去又睡不着,闭上眼睛尽是些枝枝杈杈。呜啊……”

小姑娘终于开始号啕大哭。

蔡俊杰手足无措地呆了一会,从包里摸出一个小纸包。他把纸包递到小姑娘面前打开,又捅了捅她的胳膊。“大丫,你吃糖。别哭了。”

小姑娘泪眼朦胧地看着面前的纸包。纸包里面是红红绿绿的几颗水果糖。她拈了一颗出来放到嘴里,一边还在抽泣着。

“本来要看你成绩好才给你吃的,现在只准吃一颗,别哭了。”蔡俊杰的口气也缓下来了。“师傅说了,念书就像走上坡路,开头难,咬牙挺过去后面就好了。你要一二年里考取个‘丙种’,就能当‘职工’了。”

小姑娘嘴里含着糖,含含糊糊地应着。

“然后,你可以一边做事,一边念书。再用二三年考个‘乙种’,就好当‘干部’了。”

“俺一个女娃家家,还,还要念啊!”小姑娘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俺不念了。俺做事挣钱,孝敬爹娘。”

“师傅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师傅说的还能有错?再说了,当了干部,找的婆家就不一样了。”

“那,俺不嫁人了。俺在家孝敬爹娘。还有,给大哥二哥做饭洗衣。”

蔡俊杰哑然失笑。“好了好了,净说傻话。那,你要是语文算术都考到七十五,我就带你去看戏。”

小姑娘的眼睛立刻亮了。首长们排的“新戏”可好看了,但一个没有收入的小女孩显然没能力自己去买票看戏。

“大哥,俺会好好念书的。你要带我去看戏的,跟我拉个勾。”一眨眼的功夫小姑娘已经破涕为笑。

眼前小女孩的笑脸在蔡俊杰心中跟另一个小女孩的面孔重合起来,那是他早已不在人间的亲妹妹。他心里一酸,伸出手指,脸却偏向了一边。


小竹听见庭院里传来哭声,便伸头出去看,正看见蔡俊杰把一纸包糖递到小姑娘面前。小竹不由得一阵羡慕。水果糖虽然不是金贵东西,但她无亲无故也没有收入,很难得才能得到几颗。有个哥哥真好。小竹不由得自伤身世起来。呆了一会,她摇摇头,悄悄地退回了屋子里。


元老院日益扩大的势力范围意味着行政事务也日益繁重,官僚机构日益膨胀。企划院早有先见之明,抢在归化民房荒大潮到来之前在绿区突击修建了一批办公用楼。这些楼全是按同一套图纸建造的四层砖混“大方盒子”,是彻头彻尾的实用设计。除去靠近主路的墙上刷有编号、在入口处挂有入驻机构的牌子之外,这些房子外观完全相同。出入此地的人如不留神,恐难顺利找到自己的目的地。

在其中一栋办公楼的一楼会议室里,一群元老们正围着会议桌据案大嚼。由于各口的元老们实在太忙,很多会议只得安排在中午吃饭时间开,还美其名曰“工作午餐”。本来这“工作午餐”是要走行政经费报销的,结果有人指出这是助长“边吃边谈”的歪风邪气,一旦上行下效便是腐败之门大开,乃是“元老院药丸”的又一力证。最后会照开,饭自己负责——有条件的家里送,没条件的去食堂订餐。会议组织者从食堂请人推个车,用大冰盒把饭送到会议现场,再用蒸屉热一热。推车的人力和资材也要算帐后走行政经费。

林汉隆把饭碗里最后一点饭用筷子拨到一起,一口塞进嘴里,然后把餐盘一推,扯过餐巾擦了擦嘴。一旁的归化民工作人员赶紧上来收拾餐盘,又把一杯泡好的半温茶水放下,再把一个空烟灰缸在他面前摆好。林汉隆手点着餐盘上一个还盖着的小碗含糊地说,“这个留给我徒弟!”,顺势就把手往后一伸做接东西状。过了一会没有动静,他才想起来原来自己徒弟现在不在他身后,没有人给他递他的大笔记本。他在身边的包里拨弄了一阵找出笔记本,正听见萧子山说:“大家都吃完了吗?我们抓紧时间。你们都出去吧。”

随着他的话,会议室里所有的归化民都放下手上的东西走了出去,最后一个出门的还把门关上了。按规定,归化民们在首长开内部会的时候要退出很远,确保他们听不到会议的内容。萧子山又开口了。“老于,这语文课本到底怎么回事,你给说说看。”

于鄂水叹了口气,用一种无奈的口吻开始说话。“按照咱们这个会议的精神,大图书馆应该会同教委,共同编纂中学部的语文课本。实际上呢,由于教委的同志们工作负担太大,这个事情基本上是大图书馆负责出初稿,教委只负责审稿。”

“我们图书馆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程副馆长。本来说上上个月她就要出第一部分,结果到上个月才催出来不到一半。我看她到这个月还没有什么动静,仔细一问,发现她还是只弄了那么点,根本没有进展。现在眼看着夜班部要开始上课了,语文课本还是八字没一撇。”

一边有人哼了一声。“人忙着呢,哪有功夫搞编课本这种小事。”

“忙什么啊?”林汉隆插了一句。他觉得元老们个个忙得脚不沾地,有时候错漏了什么事情也可以理解。

“忙着上蹿下跳,玩宫斗游戏呢。”

“什么?!”林汉隆简直不能相信。还有人有那个闲情逸致搞政治斗争,有毛病么?

萧子山出面打断了他们的话。“好了好了,程副馆长具体怎么回事不是我们今天的议题。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尽快地把语文课本搞出来。现在印刷厂的任务非常紧,一旦错过排定的班次,后面再想插队就非常难了。弄不好只能走油印。”

一说到油印,教委的几个人都龇牙咧嘴起来。蜡纸刻钢板是辛苦活,他们可不想拿铁笔写上十几万字的语文课本和阅读材料!

于鄂水苦着脸。“这个事情我自己接过来算了,加加班看不能搞定。另外教育口你们能帮的也多来帮忙一下。”

萧子山点点头。“时间紧迫,你们看看能不能随编随审?一周开个两三次碰头会,尽快把这个事情拿下来。”众人都默默点头。萧子山又道,“这个事情教委这边谁来牵头?”

教委的几个人互相看了看,董亦直清了一下嗓子开口了。“我来吧。搞教材也是教务的一项工作。”

萧子山点了点头,在本子上记了几笔,又抬起头来。“这事一会落实。”


蔡俊杰一手按着自己的包,一路小跑而来。他到会议室门外正好看见归化民们从里面鱼贯而出。他知道首长们可能要先开闭门会,便直奔一箭之外树荫下的一处凉棚而去。棚下已经有几个秘书模样的人聚集着。蔡俊杰喘着气走向凉棚顶头的一辆小推车,车旁一位中年妇女看见他,忙笑道:“小蔡!这边这边。”说着她打开车上一个大木箱,从丝丝白气里拿出一个木盒子,又打开盒盖拿出一个盛满炒河粉的大碗。“我估摸着首长们还要一阵,你赶紧吃饭。”她说着便打开车头一个蒸屉,把碗放进去,然后俯身把蒸屉下的一个火炉拨弄了一番。蔡俊杰忙不迭地道谢,然后从身后摸出个竹筒水壶。他一边喝着水一边看向会议室。这个距离上归化民们是听不到会议室里的动静的,首长们安心,大家也安心。

一会工夫饭热好了。蔡俊杰双手接过自己的大碗打算坐到边上去好安心吃饭,一旁却有人叫道,这里这里!盛情难却之下,他只好坐到一堆人中间。大家眼看着他的河粉里不但有青菜豆腐,还有不少虾皮,纷纷笑道,蔡老弟的伙食真好。蔡俊杰拿起筷子赶快开动。一会却又有人高叫起来,小蔡!你师傅给你留了好东西!说着递过来一个盖着的碗。众人赶紧围上来看。他心里十分尴尬,脸上只陪着笑把盖子揭开。碗里是一份叫做“太阳肉”的肉饼蒸蛋,肉饼是将近一两七肥三瘦的好肉,一整个蛋卧在肉饼中间,再加上碗底铺的土豆吸足了肉饼的肥油,油水着实丰足。一片惊叹之下,蔡俊杰恨不能在众人的各种眼光中马上消失,最好首长们马上开完闭门会招大家进去。


4.5
2人评价
avatar
0

哈哈,写得好。

2年
0
楼主下面呢!!!!
不过写得很棒,好想看楼主下面。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