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元老“妻媵制”,以最谦卑的态度反提议修改新婚姻法草案——一酱油元老的意见》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黑岛人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4-11-5

最近更新时间:2014-11-6

正文

元老“妻媵制”,以最谦卑的态度反提议修改新婚姻法草案


                            ——————————一酱油元老的意见


马甲等法学会既然已经制订了完整的法案草案要提交给元老院全体大会,那么放风出去拉拢支持自是必然的,所以代入某一酱油元老谈谈对这个草案的看法。场景设定为元老院和常委会为新婚姻法召开的吹风会、恳谈会之类的场所好了。

“首先,要对法学会元老同仁们表示敬意,他们日以继夜的工作,为元老院制订必将光照人类千秋万代的普世法律,提供了最可信赖的基础。

同时,还必须率先声明,本人完全支持法学会婚姻法草案的基本指导理念,从长远看毫无疑问,一夫一妻制是最适合工业化社会的婚姻形式,也是最能契合仁慈且公正的元老院治下的伟大帝国,对万民一视同仁的慈爱精神。完全证明了元老院代表着人类最光明之唯一未来。

而且本人也完全支持立即或以最快的速度全面废止生活秘书的绝契制度,在元老院的力量已经如旭日薄云之时,再用大明律来约束和威慑元老最亲近的枕边人,这实在不合时宜,过去没有注意到也就算了,可注意到了后再继续保留,甚至可以说是对帝国的一种耻辱了。

但是,本人怀着真诚的谦卑,向法学会诸元老同仁,向至高之元老院提出对帝国正式婚姻法的几点参考推敲意见。

按法学会的草案,既然连元老在正式法律的层面上都不得有任何例外,那么很显然,在元老院实际已经统治和将来统治的地方,不可能有其他人被允许例外,否则元老至高的帝国根本基础就将遭到动摇。但问题在于,我们真的能严格执行这样的法律吗?不说即将展开的大陆攻略,就是已经有了较好管治基础的海南岛甚至仅仅临高,多少土著大户有或将要有三妻四妾,难道我们能宣布他们的婚姻都不合法?让他们都和妾室们改签服务合同?不光是那些男人,就是妾室们知道自己失去了法律上的所有地位,恐怕也会上出许多出投环投井的闹剧吧,到时候在民间元老院大概只会失分而不是得分。

就算我们承认之前的婚姻关系包括纳妾合法,是不是就能一刀截断以后呢,依本人看,还是很难。

这里没有归化民,关起门来可以说原时空的情况。中国废除一妻多妾制,先是晚清受到西方思想东渐的冲击数十年,清末的改革虽然没有改到大清律里的婚姻条款,但社会精英阶层尤其是留洋派废除妾制的已经相当强大了,才有民国正式接受一夫一妻制的法律出台,可终民国一世三十多年,我们都知道,实际上还是纸面文章。直到共和国鼎立,凭着彻底铲除前朝一切的气势,和数百万忠心度IMAX的党政军干部才做成了。

坦率而言,元老院虽然具有这个时空绝对的科技和军事优势,但在人力储备上恐怕终我们一代元老一世,也不可能和共和国初创时相提并论,而在舆论和思想准备上,更无法和二十世纪中叶已经在西方思想冲击了百年之后相比。说一刀切永远不许纳妾,恐怕我们最忠心的归化民里十个有九个也是完全想不通的。即使能强压下去,消耗掉的无形忠心和向心力也不可估量的巨大,但收益呢?至少在一二代人面里根本看不到。

更重要的是,这个时空的正派人,或者说是元老院最要争取的良家子,对于元老院制订的法律规定,男子可以玩弄女性却完全不必在法律上对她们负有责任会怎么看呢?直率的说,只会视为薄情至极,几与禽兽无疑。在这里本人再次恭敬的提醒诸位元老,这里是十七世纪中叶的大明,在全世界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任何人有女权主义意识。最讽刺的是,依本人看来,最会激烈反对和仇恨新婚姻法的,正是绝大多数本时空的女人,尽管她们每个人都想当正室,但那不会妨碍她们认为,元老院完全剥夺侧室的法律权利是极不人道的行为,甚至是企图把女性在人间就打入地狱般的恶行。本时空的女人们虽然没有多少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但在社会舆论和民心倾向上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元老院为什么要和她们莫明其妙的结仇。

本人提到女权主义完全没有讽刺的意思,虽然本人对独孤雯元老的许多言论无法赞成,但从根本上,相信我们元老毕竟都是受到原时空数十年的教育,内心深处是承认性别平等的正义性的。然而提前半步的是天才,提前一步的是疯子。即使是元老院,也无法在短短几年十几年里就彻底扭转数亿人的思想和文化,让他们认同只允许一夫一妻制的婚姻制度。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在这个问题上,和整个东亚的人民站到对立面上去。

另外,就元老本身的生活秘书而言,新婚姻法下把她们从实际和名义上都定为情妇的身份,恐怕也不太合适。从历史上看,没有名份的情妇终究登不上大雅之堂,在史书上比什么妾室难看多了,就是欧洲蓄养情妇最公开的时代,在公开场合蓬皮杜夫人难道敢有人公开称她为国王的情妇夫人?!而且欧洲情妇生下的子女不可能有正式继承权,而元老们则很可能选择或只有生活秘书生下的孩子作为继承人,我很疑惑,如果新婚姻法原封不动的通过,那准备让以后的史书怎么记载我们这些一代元老的私生活,我记得史书上,包括西方自己出写的史书,对那些欧洲贵族的评价可是极度糜烂啊。

我们糜烂吗?!真糜烂也就认了,可比较全球,当今地球上难道还找得到一个比元老院更能自奉自律的强大政权吗?如此辛苦自律却反而留下后世的骂名,本人是绝不甘心的,并认为伟大而光荣的元老院更不应该受此污辱。

由此,本人提出,应对帝国婚姻法草案作出一定的修改。可以保留一夫一妻在法律上的正统地位,但应同时承认‘暂行’的一夫一妻多妾制。为了突出元老院统治的先进性,和与旧明律的不同,应该废除原来大多数妻妾间地位完全悬殊,妻可以随意打骂甚至买卖妾室,互相伤害处罚也完全不等的法律。从原则上说,应该明确规定妻妾在法津上是平等的帝国公民,她们之间的不同地位仅在于家庭内部,主要存在于文化上面,类似于长辈对于晚辈的上下,但没有监护和被监护关系。当然,为了照顾土著和归化民的权利,也可以规定妻及其嫡子女在户主没有遗嘱的前提下,在继承权上享有一定的优先权,比如说一人可以折算两份。

元老院将来可以在未来通过税收、上学、招工、招干、提拔上明确的向选择一夫一妻的归化民及土著倾斜的方式鼓励一夫一妻制,同时责令大图书馆、宣传部等机构,迅速研究在本时空下推行一夫一妻制的正当理论基础,并适时展开全面宣传。毕竟原时空一夫一妻制的胜利其实是基督教在西方思想上统治地位的副产品,元老院应该没有将基督教立为国教的念头。那就需要提供一个在本时空推动的新理论,本人抛砖引玉,似乎从阴阳和谐上也可以下嘴,上古传下的太极图就没有男尊女卑嘛。

至于元老已有或将有的生活秘书,不明确她们的身份地位确实是不行的。而且元老子女的母亲怎么能是奴婢的身份,确实应该立即废除,或者应该公开宣布她们的所谓死契从来就不存在,只是将她们从落后的大明制度转移到元老院治下的一个过渡性阶段而已。

而为了表现出元老既与帝国公民同在,又不同于一般公民的特殊地位,本人建议,除了元老愿意娶其为妻的,原生活秘书可改称为“媵”,尧妻舜以蛾皇,媵之以女英。历代以来甚至直到原时空的现代,皇英的用法从来都是褒扬。而且“媵”的地位在其较多见的先秦时期,其实相当于近古时期的平妻或是兼姚的分房妻子,与地位低下的妾室有很大不同。元老院还可以作出内部规定,元老的妻“媵”们都应互认姐妹,加以补充。这样也更有利于元老的后代们,在一个相对更公平的条件下进行竞争,有利于元老院未来接班者的素质。

以上是本人的一点浅薄意见,请诸位元老同仁、办公厅、元老院大会考虑。最后,为表明确实之真意,本人现在宣布,本人之生活秘书立即获得全部之人身自由,包括提出离异之自由,并承诺万一离异将对其提供终身之赡养费用。并请办公厅将此宣布和承诺正式记录在档。谢谢”



0.0
0人评价
avatar
S
0

非常同意

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