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元老院的北方攻略》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元老院的北方攻略
作者ID
北朝论坛 田单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东北
内容关键字 后金,贸易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元老院的北方攻略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9-22
最近更新 2016-11-08
字数统计 (千字) 11.7



作者

田单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5-9-22

最后更新时间:2016-11-08

正文

元老院的北方攻略

大家看看,提提意见。我继续修改。

第一章

望着沈阳城的城门,黄骅思绪万千,上次来沈阳还是半年前,即1633年春季,搭海天号来探视后金的贸易意愿。

半年前同后金将贸易细节磋商完毕后,海天号即返回临高了,期间将黄骅等人在济州岛放下。针对同后金的贸易条件黄骅制定了第一次对后金贸易的货物明细,期间多次就该问题同司凯德电报讨论,最终形成了一份贸易清单。在前期同皇太极达成的贸易协定中,食盐,铠甲,棉布,纸张,弓箭箭头,铁制农具铁锅和中成药都是向后金出售的主力物资,而马匹则是穿越集团最急需的物品。当初在黄骅离开沈阳前同后金官员就第一次贸易的数量也进行了约定,当货物全部装入H800后,黄骅才发现,不知是后金的购买力真的很低还是后金官员对澳宋商人的不信任感,但后金官员第一次只能拿出两万多两银子再500匹马,一千丁口,几百斤人参,几百张毛皮进行而已,而黄骅计算后发现同等价值的食盐,铠甲,棉布等物资连一艘H800的一半载重都装不满,黄骅告之后金官员澳宋的商船很多,这点东西连我半艘船都装不满,你们尽管准备贸易物资,我这可以无限量提供,后金官员听到后才又给了一个交易更多马匹和交易更多白银的承诺。在返回济州岛后,黄骅考虑到扩展贸易渠道,带了很多其他后金明确不需要的物资。虽然皇太极是个极端的实用主义者,他领导下的后金朝廷是不会进口烟草白酒等非必需品的,只会将有限的财力集中购买最急需的物资,但其他旗主贝勒王公大臣们却不是如此,他们实际对酱菜,白酒,烟草,白糖,香料乃至瓷器丝绸实际都是有一定需求的,黄骅打算以上物资每种携带少许,作为商馆建立后同后金王公大臣们交际时馈赠的礼品以打开同后金旗主贝勒们私下贸易的市场,同时也有利于提高在后金的情报搜集能力。虽然贸易货物只装了这么少,但由于要在獐子岛建设一个小型的设防营地做贸易中转场所,所以还携带了6艘H800装满人员和物资,用于登陆建设獐子岛,朱鸣夏还亲帅两个连前来进行登陆和防御,北上支队事后还会留下少许人员守备,另外海军还派遣了2艘901炮舰来进行船队护卫和登陆作战,也作为对后金的威慑,还有少许特侦队员跟随,他们还要同黄骅一起制定元老的撤退方案,尼克对接受大量马匹非常重视,也带领了大批学徒随船跟来。

从沈阳离开时带走的几个后金馈送的包衣奴才却没有全部跟随他返回,他们中的小头目蓝边因为对沈阳本地情况非常了解而破例继续跟他返回沈阳,令人惊奇的是委托赵弓引在浙江搜寻后,竟然找到了他的亲属,毕竟蓝定边二十年前被朝廷征召入关前就是世袭千总了,作为最低级的世袭武官,家族还是不小的,世袭军职被他获得了,但是家族其他人还有很多就在本地继续当军户,他在被征调出关前也已经娶妻生子,他的儿子已经25岁了在当军户种地,还有个母亲和弟弟尚在。虽然找到了他的亲属,但他还有妻子儿女受后金控制,所以尽管蓝边信誓旦旦的愿意服从元老院的领导,但还是被对外情报局列入控制使用的范围,经过简单培训后又跟随返回了沈阳。

这次到达獐子岛后,东江军的防御能力比想象中更低,大船开过来岛上的人就对这个充满了压迫感的船队异常恐惧,北上支队一个连还没完全上陆,就都争相要登船逃离,最终没费多大力气全部俘获了,期间试图反抗的几名军官和他们的家丁也很快被消灭了。紧接着就是一个小型码头和一个小型设防基地的建设,近几年穿越集团在各地设立的类似设施有不少,经验很丰富。

而黄骅则立刻派人坐船去同后金联系,等了三天就等到了后金的贸易团,但是在多智岛接触后他才发现过去过于低估了后金官员的无耻程度,后金官员充满了对澳宋商团的不信任感,当初追加贸易量的承诺完全是哄骗黄骅,希望能让黄骅尽可能多的携带商品而来,希望将黄骅多带的商品强行吞下,后金自己还需要大量的马匹用于作战和使役,也不愿意将上等好马甚至种马拿出来进行贸易,后金自己还要不断的从蒙古和朝鲜买马,这次500匹马也只是刚刚凑齐,但大多是硬充中马的下马,都是些老马弱马,无法做种马繁育后代,勉强算上马的只有三匹也全是阉割后的公马,穿越集团急需的堪做种马的上马一匹也没有。而且后金官员一开始还试图强买强卖硬把下马充中马卖。最终经过双方清点,332匹下马,折价每匹7两银子,165匹中马,折价每匹13两银子,3匹上马折价每匹19两银子,一千三百掺杂着很多老弱的丁口经过讨价还价后总值1800两白银,人参700斤共折价8400两,各种毛皮近千张折合约3000两白银,后金的所有货物总值不过一万八千多两,加上还有两万两千多两银子,总值四万两,后金准备的毛皮和人参数量还超过了当初同黄骅的约定,黄骅根本消化不了这么多的人参和毛皮。而黄骅携带了江南棉布一万五千匹,其中最低等的松江布一万四千匹,细布印花布等中高档布匹一千匹,折银七千两,当初赵弓引在江南采购这些布匹也花了两千五百多两,实际后金对布匹的需求是很大的,1628年就用480斤人参另85两白银同朝鲜交易了一万七千匹青布,这还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如果不是元老院不批给足够的白银无法从江南买更多布,黄骅还计划买更多,另外他还委托赵弓引买了大约三千两白银的茶叶,按同满清的约定价格也大能卖出六千两白银。另外黄骅还带了全身甲50套,半身甲100套,共值两万五千两,各式铁制农具铁锅三万套,共值八千多两白银,折银食盐30吨,约六万斤,折银三千六百两白银,另外黄骅还携带了一些润世堂各种中成药,白纸,按同后金的价格约定也值一千五百两白银,另外还有大约价值一两千白银的十万支弓箭,这是计划中同后金朝廷贸易的商品,总值约五万两白银,黄骅另外还准备了在广州卖价值约1500两白银的各式天厨酱菜、白糖、烟草、高度白酒和香料,计划一部分用于同后金权贵们的交际,另外一部分则私下交易出去试探一下市场反应。当然还有少量二代标准矛、绣花针等计划对后金朝廷进一步推销的产品。黄骅从江南采购的物品几乎是以三倍的价格卖给后金,但这样还是比朝鲜卖的便宜。

不过后金准备的物资离他们当初承诺的相差甚远,根本不足以买下黄骅准备的物资,即使黄骅吃下全部后金的毛皮和人参,后金也缺两万两白银。期间后金官员还试图强扣黄骅要挟答应他们让他们全部吃下货物,但最终以镇江堡又被炮击一场告终,面对比海天号更加强大的901舰,后金官员也无可奈何。交涉了三天后双方终于谈妥了交易条件,黄骅将所有后金物资全部买下,黄骅也想好了,人参留少量卖给润世堂,其他都转手卖给李洛由,毛皮留下猪皮鹿皮等普通毛皮用于工业皮带或制鞋,其他名贵毛皮全部卖给李洛由,而黄骅各有一部分货物则不再向后金出售。这时盛京城的皇太极旨意也到了镇江堡,皇太极对澳宋商团的运输能力异常震惊,皇太极近几年多次筹划对朝鲜贸易,每次的额度也不过两三万两,而且每次都很不顺利,同朝鲜的矛盾很大,而李洛由等走私商人都只能在东江明军的眼皮子底下运输少量商品,后金面临东江的海上封锁也没多少办法,这样多一个能保数量的贸易途径现在是多么重要!!在海天号离开后,皇太极多次召集文臣和幕僚对澳宋的来历进行探讨,幕僚们翻遍了故纸堆也没找到澳宋的消息,而后金细作在北京传来的消息也对澳宋的信息各不相同,毕竟皇太极对明国南方的情报网并不强,明国自身对澳宋的了解也不多,北京哪里的人的了解就更少了。皇太极之前对澳宋商团的可信度也是半信半疑,对能否互市,澳宋商团能不能运来如此多货物等等均没抱太大希望,但这次证实了澳宋是有能力大批量贸易互市后,皇太极下旨斥责了负责官员,并且下令尽力筹集包衣丁口和马匹,要将全部货物都买下,并邀请黄骅进盛京,并称可以让商团挑选地点建设商馆。而经过了几天的跋涉后,黄骅终于又步入了沈阳城。


第二章

黄骅进入沈阳城的时候,皇太极对物资的分配刚刚定好,他的两黄旗不可能将所有货物全部吞下,必须要考虑到其他几个旗,用于交易的物资也要按比例由各旗分摊,皇太极刚刚南向而坐,绝对的威信还没建立起来,两黄旗的利益要比其他旗多,但又不能过于明显,思考了几天后也才刚刚决定完。另外,一如既往,黄骅是不行跪拜甚至打千礼的,皇太极也只好再次下令准备举办狩猎,在狩猎仪式中接见黄骅。而在狩猎之前皇太极考量的更多还是如何让澳宋向后金出售粮食和火炮,如何笼络澳宋使者。

这次黄骅进沈阳城携带的人员物资更加多,还给皇太极准备了各式礼物,白糖、酱菜、白酒均有少量,另有临高产香皂五块、上等江南绸缎五匹、绣花针一盒、上等临高产瓷器玻璃器、还有钢笔一只墨水两瓶,另外还有委托临高某机械口冷兵器爱好者打造的锰钢长剑一把,号称用材讲究,经过了独家的热处理工序,屌打一切当世冷兵器,最后还有一本最新版贸易图册。以上礼物均经过礼部官员进献给了皇太极。在上次的寺庙院落里住下后的第二天,黄骅便接到礼部通知说为他们挑选了几处地点,带他们去看了一遍,问他们想要哪个当商馆,决定后将上奏皇太极,在围猎的时候正式赐予澳宋商团当做商馆。

黄骅等人在寺庙等待了三天后,终于得到举行围猎的通知,有了上次的经验,觐见也很顺利,皇太极的态度很温和,赏赐给黄骅诸多丁口马匹等物品,还有1000两白银,一个商馆,皇太极说明已经撤换了负责互市的后金官员,对于黄骅提出的常驻商馆人员,辽东通行的令牌,定期从海边向商馆运输生活必需品的通行许可等要求,皇太极也全部允诺,唯独拒绝了在盛京自由经商开办商铺的请求,所有贸易依然是只能在海边进行互市,只能由后金朝廷统一买卖,这一点没有令黄骅赶到惊讶,毕竟直接由皇太极掌控大笔的贸易是有利于他的统治的,只有牢牢的将物资掌握在手里,才能凭借对各旗的分配权强化自身的权力,也更有利于分化打击竞争对手。所以奢侈品的贸易还是要靠同王公大臣们的走私活动啊,黄骅心里想。最令黄骅惊奇的是,觐见结束后的围猎准备时间中,皇太极在另一个帐篷私下秘密接见了黄骅一次,皇太极有很多问题想询问黄骅,有不少是不适合公开询问的,于是安排了一场私下接见,皇太极对澳宋的来历很好奇,又问了一遍,对他们占据州县离辽东的距离,澳宋提供物资的数量来源又进一步进行了询问,还赤裸裸的提出希望黄骅回去后能游说澳宋高官出卖粮食火炮,如果成功许诺了官职、金钱和美女,黄骅没有拒绝,也没有给确定的回答,最后皇太极又告知黄骅,双方在鸭绿江口海边的互市其实是很不安全的,东江还盘踞在旅顺和海边的海岛上,提议黄骅派船队帮助后金剿灭东江的据点,事后必有重谢,黄骅听完后,心里想,我们早就计划灭掉东江镇把人口全拿来利用了,不过不能告诉你,随后黄骅立刻拒绝了,他说他们的船队得到的授权不包括这些,他在这个方面命令不了军舰船长,并对皇太极表示抱歉,虽然收到了拒绝,但皇太极依然看起来很满意。回到帐篷不久,围猎就开始了,黄骅见到了很多王公大臣,有不少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加之有蓝边的指导,以往还很腼腆的黄骅对各位王公大臣旗主贝勒们也不再一头黑了,这个是多尔衮,那个是代善,那个是硕托,黄骅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人非常兴奋,他也开始接触了几个离得近的王公大臣,试图和他们攀谈,这几人也对澳宋商人倍感奇怪也乐于交往。围猎后,黄骅惊奇的发现,赐给自己的丁口中,还有数个美女,即使按元老院的鉴别标准也是S级,黄骅想到,皇太极笼络自己可是下了血本啊。

第二天,多智岛上负责交易的归化民干部送信的人也赶到沈阳,黄骅得知后金在他离开多智岛后又交付900多匹马,这次的质量比上次好很多,绝大多数都是中马,上等马也有近三百匹,上等马中还有近百匹是可以留种的母马,中马中可以留作繁育的母马也有两百多匹,可以充当公种马的顶级好马也有五匹之多,负责鉴定的尼克非常满意,济州岛牧场缺乏马匹的情况马上就可以缓解了。现在所有银货均已经验清,不足的货物由白银冲抵,白银的成色均验视清楚,所有货物正在清点装船,准备分批运回济州岛,大概估计一下,本次贸易的毛利润也在货物原值的两倍以上。朱鸣夏在另一封密信里提到獐子岛营地也已经开始建设了,预计在封冻前完成主要建设,将会留守一个连,定期有补给船可以充作黄骅与临高的联络点,黄骅的电报机和报务员也留在獐子岛了。黄骅随后也写了密信给朱鸣夏等人,还有给司凯德的汇报电报也随送信的人一同返回多智岛,交代了同皇太极会谈的具体事宜。

围猎结束后,黄骅休息了一天,然后就开始了对沈阳城中的几位旗主贝勒进行拜访,一一送上礼物和拜帖,每位旗主贝勒的礼物都是相同的,白糖、各式酱菜、高度白酒、香皂、绸缎、绣花针、上等瓷器玻璃器、香料、小号玻璃镜,数量规格都低皇太极一个等级,还有各一套的量产版全身甲、量产版标准剑、量产版标准矛,各个旗主贝勒也都回馈了很多礼品,诸如丁口马匹等财货都很多。经过了几天的交际活动,黄骅才安静下来思考下一步的事情。然而就在当天,蓝边突然找到他说,一个礼部负责联络商馆经常跑商馆的官员,他的一个亲随今天在经过蓝边时偷偷告诉他让他想办法出来商馆一次,上面有事情要交代。蓝边知道,后金要他出来提供澳宋集团的情报了。按照对外情报局的要求,蓝边对后金交代的情报必须经过事前的审核,实际上可以交代的情报都提前在济州岛进行了准备,已经准备了多套预案,目的是既要向后金展示澳宋的实力,又不能让后金了解过多,展示实力的同时还要让后金判断澳宋控制区离辽东很远。后金对商团有顾忌,也就不会对蓝边抓捕用刑,但黄骅还是担心在后金拿蓝边的妻子做要挟,蓝边提供一大堆不利于穿越集团的情报,所以在济州岛以至于回盛京,期间秘密的事宜都没有让蓝边知道,所有归化民干部也受到了警告,不准将敏感信息同蓝边说,事实上,即使蓝边叛变也交代不出多少有价值的情报。

第二天黄骅同新任的负责互市的官员开始商议下次互市的准备情况,实际黄骅在最近几天的交际中已经得知,皇太极决心下次提高下次互市的规模,皇太极刚刚下令组织了一个商队将交易得来的茶叶和铁锅全部带往蒙古还额外携带了其他的物资和金银,去买马,准备买更多的马,还准备在冬季大规模打猎,准备山货,木材,为防止东江军破坏下次互市,皇太极已经决心彻底攻克旅顺堡,再次对东江军进行一次打击,在本时空,由于孔有德等人并没有投靠后金,皇太极没有获得可靠的火炮力量,也就没有下定攻克旅顺的决心,原本已经陷落的旅顺现在还在那里没被攻破,黄骅知道,皇太极一定在认真考虑再次破口入关的问题,攻克旅顺安定东方一定是为了能全力向西出兵。事实上,皇太极在这几天亲自查看了贸易得来的物资,对澳宋的物资供应能力和各种物资的质量大感震惊,原本他认为上次海天号带来的样品都是精挑细选的良品,但是仔细查看后,发现所有的商品规格几乎完全一致,几乎没看到次品,几万张纸数量不差,更没有次品,所有的盔甲完全一致,铁制农具质量非常好,比后金自己打造的好很多,黄骅带来的十万支弓箭也是质量远胜后金自制的弓箭,箭头异常锐利,穿透性极好。

现在后金对下次互市显得很积极,提出了桐油、棉布、铁制工具、冷兵器、弓箭、铠甲、食盐、药材和茶叶等大量需求,粗估成交金额就在十万两白银以上,黄骅估计,桐油棉布茶叶必须从江南采购,仅仅筹备这些货物就最起码要一万五千两白银。后金承诺准备同等价值的货物,马匹丁口一定是大头,还会准备一部分木材山货,如果不够就拿黄金白银冲抵。可见后金对物资需求多大,有了一个稳定可靠的贸易渠道,皇太极也有足够的魄力决定收集足够的物资来增强国力。事实上,1631年后金就拿出了十万两白银同朝鲜进行贸易。事实上,如果能买到物资,皇太极还是很大方的。毕竟这些白银大多是抢来的。在评估完贸易清单后,黄骅决定再过几天就向皇太极辞行,暂时返回獐子岛,以便于同外界的沟通,筹备相应的物资。而他将留下一个小团队在沈阳城留守,便于搜集情报。


第三章

就在黄骅苦思冥想的在獐子岛上同各个部门联系下一步工作时,尼克已经意气风发的在济州岛上指挥着学员将所有收到的马匹驱赶进入马场。

距离1631年元旦前夕的济州岛D日已经过了快两年了,尼克到济州岛也快一年半了,这一年半经过整理,济州岛上存量的马匹共有一万八千多匹,现在大多是元老院的财产了。济州前委前期接收了李朝的公马八千多匹和几个叛乱商户被没收的一万五千多匹马,济州岛上的剩余的私马已经不足三千匹了。尼克到达济州岛接收马匹的同时就对马匹进行了鉴别分类和建档,不足以当种马的公马全部对阉割质量进行检验,阉割质量不佳的重新阉割,短暂饲养恢复体力后全部向穿越集团的第一线进行输送,这一年向陆军输送了三千多匹马,向海南和台湾也输送了五千多匹马,还向大明卖出了两千多匹马,这等于淘汰了一万一千余匹马,虽然经过淘汰加繁育两种手段,济州岛保有的马匹总数从近两万七千匹降到了一万八千多,但是马匹的质量大大提升,济州岛马群的繁育能力也大大提升,1633年春夏这一个繁育季节,济州岛新出生马匹4000多匹,这还是因为前期的建设流程没有捋顺的原因。

经过了一年多的建设,济州岛上已经建设了三个国营马场,有几千人在为三个马场服务,开辟了大片的马粮种植区,还计划再建设三个,元老院手里最好的五千几百匹马全部在这三个马场里饲养,经过了奉公队的建设,推行圈舍饲养颇有成效,建成的圈舍已经让4000多匹马住进了新房。其余的一万多匹马,有两千多匹在济州岛上供穿越集团役使,其余的鉴于场地、人员和物资的不足,则仍然以旧的方式在旧的牧场里饲养,仅仅完善了管理和配种流程,建立了五个兽医配种站,包括私马在内的所有马匹均禁止私自配种,事实上,也无法私自配种,没被阉割的公马只有穿越集团手上有,所有没被挑选出来的公马均被强制阉割了。

现在穿越集团的三个养马场里有幼马1千匹,公种马200多匹,母种马三千匹几百,目前一等的幼马,一等种马均在三个国营马场里饲养。而尼克还没有精力去管理二等马匹,在完善了各种管理流程,派入部分管理人员和马场工人后仍然主要依赖旧马场人员饲养。旧马场养了九千多匹马,其余的则按承包模式佃给了20个农户牧场,作为探索新养殖模式的试点。

目前穿越集团掌握的种马被尼克分为了骑乘系和挽马系,前者以在海南岛以少量蒙古马和滇马杂交后挑选出几匹,但是都不怎么优良,这几匹马在尼克到达济州岛甄别公马后已经全部被放弃,还有3匹是利用英纯血液氮精液和蒙古马交配后繁育出的,英纯血很娇贵,所以在海南繁育出几匹只存活了一匹,叫黑太子,剩余的一点点精液拿到济州岛来后又繁育了一公一母两匹。挽马系由于带了一对铁岭挽马,情况好很多,分为了三种,纯血铁岭挽马、铁岭公挽马同蒙古马杂交出的高山岭还有铁岭公挽马同滇马杂交产出的文澜江。这几年海南繁育出来的种马还有一对铁岭挽马被分几批带到了济州岛,海南只剩下了很少的几匹,海南高山岭牧场的工作人员也大多被调到了济州岛做管理人员。

济州岛的留种公马被分为三等,精挑细选的一等和二等全部在国营马场饲养,其他的在兽医配种站饲养给其他马匹配种,一等骑乘系公种马只有两匹英纯血幼驹还有两匹精选蒙古马,二等骑乘系公种马则有34匹蒙古马,而一等挽马系公种马有铁岭纯血2匹,高山岭6匹,精选蒙古马4匹,二等挽马系公种马也有38匹,未列入两个谱系的二等种马也有120多匹。事实上,济州岛上的马匹虽然也是蒙古马后代,但由于混入了本土低质马匹的血统,长期以来马匹的质量就并不好,普遍比蒙古人的马匹质量低,加之济州岛上的马匹的繁殖育种工作很差,小吏们询私舞弊坏马充好马,偷买种马的现象很厉害,马匹的质量就更不好了,虽然这一万多匹马中矮子挑将军也选出一些还算可以的种马,但是还是离大陆上的顶尖好马差很多,这次一下子能增加5匹一等种马,让尼克确实很高兴,为济州岛蒙古马群体引入了新鲜高质的蒙古马基因。

马匹育种最高效的是人工授精,这个比马匹自然繁育效率高很多。使用传统的配种方式一匹健壮公马一个繁育季节最多也就给十几匹母马配种,一般也就能成功十来匹。而利用人工授精技术,一匹健壮公马在一个繁育季节一般可以给50到100匹母马配种,在旧时空利用最先进的精液高倍稀释技术,一匹健壮公马一个繁育季节最多可以给1000匹母马配种。一匹健壮公马一次射精大概100毫升,如果采取人工授精,利用普通的稀释技术,可以稀释成大概200到300毫升,可以给大约十多匹母马授精。一个繁育季节大约可以持续三个月到四个月,平均每周可以对公种马采精一次。人工授精配种成功率再低也可以保障一个繁育季节至少配种成功50匹以上的公马,而尼克在经过几年的探索后,目前平均可以配种成功近70匹。以目前济州岛的建设和人员条件,每年可以帮助不到50匹公种马进行人工授精,其他的150多匹种马则采用自然繁育的方式给一千多匹马配种。

经过了在海南的几年摸索,尼克开发出一整套人工授精低倍稀释技术,在济州岛的这一年半,每个牧场建设了一个配备冷冻室、恒温水浴箱等装置的配种实验室,而设立在水原洞的国有济州第一畜牧场则加设了一个设备试剂配置中心,建有冷库等设施,为其他两个配种实验室提供器材试剂冰块等消耗品。

尼克将一个完善的人工授精流程分为人工评估-人工采精-精液处理-人工授精-再次评估者五个闭环流程,人工评估是判断母马是否进入发情期,人工采精则是利用真母马或假马台引诱公马发情,再利用人工假阴道让公马适时射精并收集入小玻璃瓶中,精液处理则是将先将收集来的精液保温并过滤,再利用显微镜评估精液质量,再根据精液质量倒入37度恒温的7%的葡萄糖蛋黄溶液稀释至200到300毫升,再利用显微镜评估稀释后的精细胞活跃程度,最后在进行保温。如果有零度左右的低温环境,可以保存三天左右,如果立即使用则不需要降温。人工授精则是利用注射器和塑料管将20毫升的稀释精液注射进入母马的宫颈口,而再次评估则是评估母马是否成功受孕,如果不成功则需要再次授精。

一匹种马从3岁开始就可以低频度的配种,壮年时可以以每周一次的速度进行配种,整个繁育季节在不生病的情况下可以持续配种。尼克也根据不同时期不同马匹规定了饲料中粗料精料和各种矿物质的配比,特别加强了对于种马饲养水平,经过了一年多的整顿,济州岛马场的饲养育种水平得到了大大的提高,马匹特别是幼驹的死亡率大大降低,马匹的繁殖水平也得到了大大的提升,预计1634年能繁育马匹7000多匹,其中十几匹一等种马就能配出近1000匹后代,按尼克的推算,5年后济州岛就有能力每年繁育出3000匹以上的高质量非留种的战马和挽马,当然他们也要等成年后才能充分役使。普通马匹也能每年提供5000匹以上,当然到时候下等马恐怕已经在济州岛全部淘汰了。


因为有人写攻克旅顺的同人了,我就不写这一块了。


第四章

黄骅到獐子岛岛后首先见到的就是被东江军袭击的獐子岛基地,元老院决定在前线设立一便于贸易的基地,选在了獐子岛,而这里离旅顺和外海几岛距离很近。黄骅去沈阳这一个月,黄龙,尚可喜等人多次组织侦察和攻击,但均被驻军击退,一艘901炮舰还紧急从多智岛回援扫荡了周边几岛和旅顺的东江军船只水军作为报复。东江军损失惨重,见这里是个硬骨头也暂时没有继续攻击,而济州岛前委也调集了更多力量进行防御设施的修筑。

黄骅上岛后就把全程的总结向济州岛前委进行了汇报,随后给给外务省的贸易事务处和总务厅对外情报局进行了抄报。黄骅的身份即是后金情报站负责人,也是对后金贸易负责人,更是北上元老的一员,北上支队元老委员会委员,所以他的成果和计划必须向各个方向均做汇报。

黄骅的主要思路是遵照元老院的对后金战略,加强对后金的贸易,对后金进行商站驻守,派驻人员搜集情报。通过贸易加强后金的实力,加速后金对朝鲜和大明的战争进程,同时从后金搜集穿越国发展所需的资源。

回来后统计本次对金贸易的成果,黄骅发现自己实现了差不多四倍的利润,原本他从赵弓引等人手里筹集的物资就都是借的,登上多智岛前他的后金情报站实际就已经欠了差不多两万两白银,但这次交易从后金带回了差不多四万两白银,还有价值六万白银的各种商品,通过企划院北方派驻处对物资和白银的回购,他在德隆的账面上有了相当于十万两白银的银元,当然其中四成立刻就被济州岛前委和企划院划拨走了,其他的留给黄骅做下一步的发展资金。

根据后金负责对澳贸易的大臣英俄尔岱在沈阳同黄骅的仔细商谈,后金对铁锅铁农具食盐和布匹的需求是最大的,最初后金是不相信黄骅对贸易的承诺的,不相信黄骅能一次性输送如此之多的物资,但这次贸易让皇太极极为震惊,也相信的他的贸易能力,决心充分利用这条渠道,黄骅走之前给他承诺半年后还会再来一次,需要多少物资全部可以满足。这也让皇太极加速了对明掠夺的计划,也坚定了皇太极原计划天聪八年1634年夏开始的远袭宣府大同计划,收到下一批贸易物资后即刻准备。这次黄骅给皇太极提供了一批新鲜玩意也让皇太极很感兴趣,首先就是紫电改推车,然后就是双轮和四轮的马拉货车车架,三个都是穿越集团非常流行的运输工具,当然给后金的版本都是简易便维护版,钢制轴承和车轴,铁制车架,钢板减震,铁制辐条的木轮,四轮车还有简易转向架,后金钉上木板套上车棚就可以拿来运输了,运输能力均比后金自己包衣奴才们的手推车和马拉车要强两到三倍。对后金长途奔袭的后勤支持和运输劫掠物资非常有利,而且黄骅开出的价格还并不高,两倍于广东地区销售价而已,实际比后金的自制成本一点也不高,经过试验四轮马车在道路还可以的情况下,四马拉车可以运输两吨多的物资,相当于五千多斤,而二轮马车的恶劣道路适应性很好,这都让皇太极大为动心,十辆车就可以拉五万几千斤粮草,这比后金自己的马车的运输效率高了不止两三倍。

黄骅离开沈阳前,后金对黄骅提出了五千担盐,五千担茶,五万匹棉布,五千匹上等布,五万口铁锅,十万套农具,两万标准刀和标准矛,五十万支弓箭,五百半身甲,五千辆紫电改,一千辆四轮马车车架,两千辆二轮马车车架,甚至愿意以每石40两的价格收购粮食,这个需求量直接吓呆了黄骅,他很怀疑后金的支付能力,这些货粗算也要有三十万两白银的价值。黄骅在沈阳停留了十天,从沈阳到镇江堡走了十天,这期间后金直接筹集了五万两白银当做定金,还声明会拼命伐木,打猎,筹集上好马匹,采人参等药材,不够的话拿人口冲抵,下次互市时会有充分多的交易物资。皇太极的魄力真是够大啊,不怕我把这些定金卷走,黄骅离开镇江时想到。

总之,黄骅现在的首要工作就是筹集交易物资,他给司凯德,赵弓引都发了紧急电报,让他们筹措货源,辽宁地区冬季封冻要到四月,春节后物资就要陆续起运至济州岛,四月开始向镇江堡发运。

李赤骑的车辆厂平时订单并不多,主要是军用订单还可以,这次就足够让他的车辆厂吃饱饱了。


第五章

英俄尔岱将黄骅从镇江堡送走返回沈阳后,皇太极就把英俄尔岱叫来问话,很是担心下一次互市能否顺利进行,最核心的问题就是互市的金银和物资从何而来,皇太极手里不是没有金银,八旗这些年收货很多,后金1631年就花了十万两白银从朝鲜购买物资,但由于黄骅拒绝提供粮食,他还要留下足够的金银同晋商贸易获取粮食,后金对粮食需求大,后金必须要有足够的粮食才能保持政权稳定性。

英俄尔岱是“朝鲜通”,皇太极同朝鲜打交道非常依赖他,找英俄尔岱问话,实质也是在思索冬季找借口进攻朝鲜,从朝鲜抢夺人口物资的可行性。黄骅在交谈中多次强调可以以人口互市,冲抵金银,而后金缺乏贸易资金和物资,掠夺朝鲜似乎是唯一可行的。1633年英俄尔岱四次出使朝鲜进行贸易洽谈,九月刚刚从朝鲜互市而来就被皇太极下令接替旧官员负责对澳互市事务,他对朝鲜的情况很了解,而且近期朝鲜对后金态度也并不友善,1633年当年的贡品就没有足额缴纳,这完全可以用作借口来引发战争。

英俄尔岱对皇太极的咨询也很积极,刚回沈阳受命负责对澳互市,他就亲自检验了所有互市物资,澳洲人的物资让他大为惊讶,同黄骅的数次会谈,也让他对黄骅所言“要多少有多少”的船运量很惊讶。在镇江堡,他对大澳的船坚炮利印象深刻,亲自查看了镇江堡再次被炮击的情况。如果下次互市成功,他对后金朝廷的贡献将非常大,但他对筹集物资也深感忧虑,而皇太极的问话也让他眼睛一亮,朝鲜人武力孱弱,对大明依然忠心,对后金三心二意甚为鄙视,而且朝鲜朝廷内部党争不断,国王能力也不强,大金去进攻必然会无往不利。

皇太极又召集了几人,依旧是咨询朝鲜武备情况,人口分布,他心中已经非常倾向于冬季对朝鲜发动进攻,掠夺粮食金银,并且掠夺二十万甚至更多的人口,以供互市所需。皇太极还准备拿一部分物资去蒙古互市,拉拢蒙古人并且交换大量马匹,以作贸易之用。

实际上,真实历史上1633年朝鲜同后金多次贸易,但是摩擦很多,当年11月朝鲜就下令停止了会宁互市,朝鲜对后金依然非常鄙视,对兄弟之盟也非常不认可。但后金又忍耐了朝鲜两年多,直到1636年朝鲜拒绝承认皇太极称帝,才彻底撕破脸,皇太极于12月出征,亲帅十二万大军攻克朝鲜,俘虏所有王室成员,击败所有勤王大军,最后掠走了五十万左右的人口用做奴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