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关于公民公署事件的始末》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提示:
  • 本页面关于公民公署事件的始末 不适合未满15岁的读者;
  • 本页面可能包含轻度或中度的暴力、粗口、毒品、裸体、性暗示内容;
  • 阅读时有可能产生轻微不适感;
  • 请确信自己已满当地法律许可年龄,且心智成熟后,再来阅览;


关于公民公署事件的始末
作者ID
百度贴吧 南城叛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元老,情色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同人】关于公民公署事件的始末【欢迎指教,持续更新】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4-09-07
最近更新 2014-11-01
字数统计 (千字) 6.2



南城是一个高中刚刚毕业的学生,因为毕业假期正不知该做什么的时候看到了论坛上文总发的贴子,于是也头脑发热偷偷参加了穿越训练,本来他以为这次军事训练一样的活动会成为他大学时的谈资,没想到真的随其他人一起来到了明朝的临高。

因为是一个读文科的高中废柴,身无长技,所以一直作为酱油元老在大图书馆混日子,整理或提取资料,再有就是翻译简单的文言,虽然这样的生活既无权又无钱,倒也是逍遥自在,但是在女仆死亡事件所引发的政治争斗中,南城叛感到了很大的危机感,他认识到,穿越众区区500人,在这偌大的世界中是少数中的少数,因为各种原因所引发的元老之间的内斗和归化民与元老之间的内斗都有可能引发整个临高的崩溃,可以说,组建一个独立的,更加公平公正的组织来平衡元老院内部和外部的政治性和经济性冲突是十分有必要的,尽管有政治保卫局,民政委员会和特别审计人民委员这样的组织存在并对元老们行为产生了一定的限制,但毕竟,三个部门是彼此独立并且很可能产生冲突从而使事情不能圆满解决的,所以南城叛设想建立一个类似于廉政公署的独立司法部门,来处理元老之间,归化民之间,元老与归化民之间的矛盾,以达到缓和阶级矛盾,维护元老院长期统治的目的。

这是个十分庞大而且实施起来非常困难的想法,但是南城认为,独立司法部门的成立是大势所趋,在所难免的,以目前元老们的尿性和未来归化民的成长,假如没有人对他们实施合理管控,那么临高政权的分裂甚至崩溃就是在所难免的,元老们必须赶在元老还未跌下神坛和归化民尚未真正独立起来时就建立一个平衡体系来对元老院的独裁统治提供一个阶级上的缓冲,因此,这个独立司法部门必须是归化民与元老共同执掌的,而且是各个势力间必须参与的,是否倾向于保护归化民权利的元老和是否完全维护元老院统治的归化民都必须参与其中。

尽管在女仆死亡事件后,元老之间的隔阂进一步加强,并且已掌握权力的元老已经开始对卧虎藏龙的酱油元老有了防范,南城叛却仍然决定向元老院进行提案并与反对的元老们斗争到底,他相信,独立司法部门的设立是临高政权下社会保持长治久安的必要保证,一切都是为了元老院的统治和元老院治下人民的福祉。

南城就这样踏上了征途。


“你的想法很好,可是你看,现在就弄这么敏感的部门不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吗,更何况你是这么年轻的一个人。”钱水协又倒了一杯红茶菌,发表了听完南城一番言论后的第一句评讲,“我建议你还是先压一压,等个三五年以后时机合适再在元老院的大会上提出来嘛,我们这边的人到时候会支持你的,不过现在我还是要持保留态度,毕竟现在情况非常复杂,我还是觉得你太冒进了。”

“唔,我想一个元老是很难放弃已有的至高权力的,但是从长远看独立司法是非干不可啊,我也不是说突然就成立这样一个全面覆盖政治经济的部门,我们可以慢慢搞嘛,先从民事协商开始搞起,然后再扩大民主。”南城说,这样的质疑他不是没想过,参考太宗搞改革的经历,他也想到了对策。

首先,要搞改革,必须得到各个势力的支持和协调,他不能先找文总,马督公这样的人,单良之类的反对派也不可以,魏爱文之类的军官就更不可能了,于是他只能先找北美派这样的偏向中间或者杜雯这样偏左的人来获取政治支持。

“呵呵,你还是挺聪明的嘛,可是你想的这些工作可是有部门做了,部分元老肯定会用这个作为借口来阻止你的,到时候别在赵曼熊同志的本子上被记一笔。”钱水协微微一笑,尝了一口南城叛做的乳扇,接着说,“还有,你是少数民族,一旦某些元老知道了,就算你的改革进展顺利说不定也会中途受阻,这东西做的挺不错,以后送我一点吧。”

南城也笑,“核心皇汉份子毕竟是少数,更何况白族跟汉族的渊源和血缘结合很深,我担心的还是部分元老和执委会会拼死捍卫现有的既得利益,不愿意接受管制从而阻碍改革。做乳扇还是我这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小孩仅有的几样独特技能,可惜我们大多人有乳糖不耐症,你喜欢我多做给你一些好了,还好现在牛奶的供应还算足。”

钱水协吃完了乳扇,用嘴吸了吸手上的白糖,看着南城,拍拍衣服,从藤椅上起身说:“我该走了,你懂的,这只是一次元老之间平常而友好的对话,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人表明任何立场,不带有任何的冲突色彩,哈哈,希望你好好努力,你还年轻,只要穿越事业还在,你就有很大的希望继续自己的人生,做事还是要谨慎啊,我想还是会有很多人帮助你的,不要灰心。”

南城也微微笑着,谢过了钱水协的赏光,将钱水协送出宿舍,躺倒在自己的床上。


现在的情况并不好,他是知道的,钱水协能同意来跟他吃茶点也只在给以后做一点保险一样的投资罢了,元老们的年龄是有断代的,他可以说是已经成年的元老里年纪最小的一个,这样的一个人搞政治总是不受欢迎的,大多数人也会觉得是不理智的,尽管南城跟那些搞学阖运的人不一样,但是他的年龄首先就是大多数人心中有反对意见的第一原因,也许他可以找一个依靠,甚至找一个代理人,可是这又有多难呢,他可不会去卖屁股来搞政治,这是不值当的,他也没这个嗜好,大多数有权势的元老也一样。

他的女仆快要回来了,南城提前打发了她去吴南海那里弄一点雪茄好趁机跟钱水协谈敏感话题,他可不相信所谓“不搞对内侦查”的那套说法,要不是窃听器这种资源太过于稀缺,他毫不怀疑某些人会把元老们的宿舍搞成一个加强版的水门大厦。

元老们的缝隙已经越来越明显,可是毕竟只是领头的少数人在进行争斗,大多数元老虽然有自己的立场,但还是和以前世界没什么两样,甚至,跟归化民一样,对于政治是模糊而混沌的,在争斗最开始时,大多数人首鼠两端,在进入白热化状态后才会慢慢被迫站队,所以南城对于改革进程一开始的艰难是有所预料的,可是万一任何人都像钱水协一样保险起见,一直打哈哈的话,改革就没有办法进行了,甚至连开头都没办法,在大会上提案以后应该只会被当成一个大笑话来作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

对于女元老,南城自有一套,老的嘴巴要甜,手要勤,好处要到,自然都会照顾他,年轻的就不止了,不仅请吃请喝,有时候还要陪睡,这样打好关系才能获得支持,不过他最怕的还是那些得了好处的女元老在关键时候背后给他一刀。

但是对于男性元老,特别是那些有一定地位的元老,对付起来就复杂多了。他越想,越觉得改革的想法是不是错误的。

现在大图书馆的工作越来越少了,除了敏感的工作外,大多数工作归化民也可以胜任。南城是个很有兴致的人,喜欢到处乱逛,无论大图书馆的归化民员工,东门市上的小贩还是附近的治安队员都对这个平时不出现,出现时总让人感觉舒心的年轻帅气的首长很有印象。

还是女仆好哇,南城这么想着,在床上翻了个身,他攒了好久才弄了个B级女仆——金玉奴,之所以是B级是因为山东的连年灾荒让她长期跟着破产的父母过着苦日子,她很瘦,胸和臀都很小,虽然脸蛋很美,但是身材上的缺陷使她在女仆学校无人问津,直到南首长的到来。

南城还是没有脱离他的恶趣味:喜欢小巧玲珑的乖巧女孩儿,于是他一眼挑中了金玉奴,也不知道是哪个元老取的这么对南城胃口的名字,反正南城和金玉奴的缘分就这么连接在了一起。南城这个年纪比十六岁的金玉奴大不了多少的元老在很多时候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对金玉奴很温柔,他们经常一起做家务和“羞煞人的事”,可以说,南城是依赖金玉奴的。莫名其妙地就穿越了,永远地离开了父母亲人,尽管南城喜欢一个人到处远行,可直到现在永远分别了,他才知道一个家对于人的重要,就算南城知道金玉奴是不可能离开他的,但是他也很害怕没有金玉奴的感觉。

就在思绪一片混乱的时候,南城也慢慢睡着了。


关门的声音吵醒了南城——金玉奴回来了。

南城睁开眼睛,半靠在床上,他身上穿的蓝黑色改造版中山装和刚睡醒的迷离眼神让他看起来就像个旧上海的三闾青团成员,但在金玉奴眼里,南首长依旧是英俊而温柔的。

南城从床上爬起来,接过金玉奴手里的雪茄和袋子。“玉奴,你买了菜么?”南城看着袋子问金玉奴。

“嗯,相公,农庄里有新的番茄呢,晚上我们做番茄炒鸡蛋吧。”金玉奴笑着回答,收拾起了南城和钱水协留下的茶盏和盘子。

相公这个称呼,也是南城半真半假的恶趣味,只是南城不知道,这样一种有着中国传统低层士大夫精神和魏晋时代脱于世外的安逸生活还能过多久,而他和金玉奴的未来也是未知数,也许他以后会变心,也许以后金玉奴就突然变成了背叛者背弃了他,谁知道呢,今朝有酒今朝醉吧。

南城嗯了一声,点了一只雪茄,也帮起金玉奴来。收拾完客厅的东西,他们又到了厨房准备起晚饭。

夕阳斜射进南城和金玉奴的厨房,稍微刺痛了南城的眼睛,南城熄掉雪茄,放下手中的活计,从后面抱住了正在洗番茄的金玉奴,南城抬起金玉奴带着金镯的弱小手臂,金子在夕阳下闪闪发光,南城突然闭起眼睛亲吻起金玉奴带着番茄腥味的手指。

“相公......”金玉奴红着脸喘息起来,她全身颤抖着任由南城在厨房里上下其手地玩弄着她的身体。

“玉奴......”南城忍不住一下横抱起金玉奴,走向卧室的床铺。金玉奴啊的一声,紧紧抓住南城的衣领,把脸埋进了南城的胸膛上。

这注定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

我写这篇同人是为了体现在临高这样的环境下,一个年轻人,面对复杂的政治斗争,亲身参与的过程,重点在于人物的心理,关系,各种政治势力的角逐,信仰的冲突,补充临高启明这本书在软件方面的不足。

主角可能是肤浅的,幼稚的,甚至是受人鄙夷的,但是这样才真实啊,我们的世界,不就是一个复杂的,多元化的世界吗?我只是想对这个世界中的某个一个角度进行一种简单的记录,让临高显得更加有深度,内容更加隽永深邃,意味深长@战列熊猫

春宵一夜,直到日晒三竿时南城才被海南岛温柔而不失热度的阳光抚醒,南城摇了摇头,拿起床头的雪茄背过金玉奴,又抽了起来,昨晚上实在太累了,晚饭前一次,晚饭后一次,上床睡觉时又来了三次,南城突然觉得躺着比做爱还舒服。

今天南城打算去苏元老,找她纯粹是因为身材高挑的她别有一番风味,她的职业比较特殊,是真正的技术性人才,和她见面最多的结果就是吴南海的咖啡馆里闲极无聊的年轻人和大叔大婶们多了一点茶余饭后的快活空气而已,没有一点不安分的因子会出现在大家的脑中。

想到女人,南城不禁看了看身后仍在熟睡着的金玉奴,她像一只猫一样蜷缩着,似乎在尽量挤拢南城的方向,南城明白,金玉奴和自己一样,都对对方这个在这世界里唯一的依靠很是依赖。想到这里,南城心中突然一阵抽痛,又抱住了金玉奴光洁的身子,亲吻起她滑嫩的嫉妒,就在南城在嗅金玉奴披落在枕头和肩膀上的乌发时,金玉奴醒了。

“相公,你又干坏事!”金玉奴娇嗔道,却又缠住南城的身子,热烈地回应起他的亲吻。

南城一边吻着金玉奴,一边帮她把内衣穿上,然后两个人终于分开了身子,南城套上亚麻裤衩,只可惜裤衩还必须用牛筋拴上,而不是橡筋,估计工业口还想到用宝贵的各种资源来大规模量产橡筋。

“相公今天要去哪儿,不上班吗?”金玉奴穿着在南城眼里非常中古却另有情趣的内衣做着两个人的早餐。

“嗯,今天我打算出去找人聊天,最近手头积蓄的流通券还很多,我们先用着,过两天我跟于老师说说,把图书馆的工作辞了,我去另找份工。”南城没说他打算去找一个女首长“深入讨论研究生活问题”,一方面,自从程永昕的破事被曝光后,元老之间的“交流”就变得更加隐蔽,另一方面,南城还是不想让金玉奴吃醋,毕竟两个人都还只是少男少女,在南城的长期娇纵与调教下,金玉奴的少女心性又恢复了过来,这样的情况让南城在与金玉奴相处的过程中更加“现代化”,也让南城在处理与其他年轻女性的关系时更加地谨慎。

“晚上我有可能不会回来了,酉时过了你就快些睡吧。”南城说完开始吃起了金玉奴做的咖喱饭来,心中不禁感激开通了对东南亚贸易的元老们能让他吃上前世的饭菜。

“相公,我想你怎么办。”金玉奴又对南城撒娇。南城扒拉完盘子里的饭,对金玉奴说:“好啦,明天太阳出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在你旁边的啦!不然,明天我给你做饭啊!”说罢南城赶紧收拾好两人的餐具洗了起来。


“好啊,最喜欢吃相公你做的饭了。”说着,金玉奴把头靠在南城的后背上,双手环抱住他,南城洗完盘子,又不禁转过身去,把舌头滑进金玉奴的小嘴里大肆侵略。

最终,南城和金玉奴还是什么也没发生,南城一边搓着腰一边朝着东门市的药房走去,他真怀疑这样下去,即使是身强力壮的他也要变成药渣子,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去药房买点补品,不然今晚上肾指不定会爆了。

热带的阳光让南城的精神很快恢复了,他走到药房,却看见一个身材高挑,身穿白纱连衣长裙和浅蓝对开双夹藕马甲的女子正手撑阳伞,在药房最外面的货柜旁边低着身子认真挑选着东西。


“猜猜我是谁呀~”南城趁苏元老弯身看货的时候从背后偷偷蒙住了她的眼睛。

“讨厌,我在挑东西啦!”苏元老佯装怒道却任由南城的手抚在她的眼上。

“苏姐姐,几日不见,你又变漂亮了!”南城嬉笑道放开了手,下身也从苏元老的臀部离开了。

“滑头,今天你倒是来得挺早,今天又想请姐姐吃什么好东西啊?”苏菀笑脸如嫣,把手臂搭在南城的肩膀上。

“当然是苏姐姐最爱的烤羊喔~”南城谄媚说,心里却叫苦不迭,没买药的他估计今晚上肾会爆掉,毕竟天天做不是谁都受得了的,还要劳心劳力去想制度改革的事。

“苏姐姐,你在买什么呐?”南城拥住苏菀,一米八二的他刚好能把嘴够上苏菀的耳朵边上,这让南城有了些许压力和刺激感。

南城一边用手隔着温柔的亚麻布轻轻地来回爱抚苏菀柔韧的腰肢,一边用丝绸一样的气息向苏菀的耳垂吐气。

“坏小孩!我在买香料啦,顺便买点薄荷和柠檬回去泡茶喝。”苏菀的巴掌凑到了南城脸颊上,用颇有玩味感觉的眼神看着他。


南城顺手抓住了苏菀的芊芊玉手在脸上轻轻摩擦着,苏菀跟他身高差不多,他们两人的眼神就在一个平面上彼此交接着。

时间慢慢流逝,苏菀突然意识到从药店买来的东西还没付账,于是她赶忙扭过头去撇下南元老,在归化民店员闪躲的目光下匆匆付了流通券。

南元老眼疾手快,左手把苏菀买东西的兜往手腕上一绕,右手同时就缠住了苏元老的白嫩手臂,与苏元老缓步走上回宿舍的路。

“南弟弟,来了这么久,想家吗?”苏菀冷不丁突然冒出来一句。

南元老停下来,看着苏菀,苏菀从他的眼神里看不出什么实在的东西,又或许,什么东西都有。转瞬,南城嘴角又一翘,眉眼一弯,哈哈放声大笑起来,对苏菀说,“苏姐姐,我这么没脸没皮的人,又有哪里留得住我的心呢?”说罢,南城捧起苏菀的脸,把口中那把缠人的鞭子探入了苏菀的嘴。

苏菀跟他纠缠一阵后轻轻推开他,抹了抹嘴,又把沾着口水的左手扣住了南城的右手,继续走。

“你的心思,姐姐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个泼皮小混蛋,心里难过了要赶紧和姐姐说啊。”苏菀轻轻说。

南城不说话,把右手从苏菀的手上挣开,搂住了她的腰肢。

“苏姐姐。”南城说。

“嗯?”苏菀低着头回应。

“我爱你。”南城的喉咙里低声嘶出三个字。

“嗯。”苏菀继续低着头,继续走着。

耳鬓厮磨,喃喃细语间,太阳已经在西边的地平线上发出灼眼的红色,南城和苏菀已经吃完晚饭,坐在苏菀宿舍阳台的藤编丝垫靠椅上喝起了茶。

“在以前,很多女孩子说我像个姓胡的混蛋。”南城看着夕阳,赤色的光映照在他俊秀的脸上。

“呵呵,不知道那个姓胡的那个张小姐在天之灵还好么。”苏菀美目一弯嬉笑道。

南城突然牵着她的手站了起来,把她压在了阳台的女墙边上,环抱住她紧实挺拔的腰,下身的龙枪不住地在那两瓣浑圆丰腴的肉团中间的深沟上摩擦着。

“胡先生难道就这么点本事吗?”

苏菀和南城在夕阳下全身如同在火焰中炙烤。

南城的手慢慢移到了苏菀的胸前,灵巧的手指逗弄着两点可爱的粉嫩凸起。

苏菀嘤咛一声,身子瘫软下去,南城顺势把她放在靠椅上,又跪在她面前,将脸埋在她双腿膝盖的皮肤上厮磨着,舌头慢慢挺进了那个幽深黑暗的秘境,探寻起苏菀身体最深处的秘密。


0.0
0人评价
avatar
B
0

好污!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