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dby250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3-8-14

最近更新时间:2013-8-14

正文

关于卫生口某次不公开讲话的记录

我们喂牲口……啊不,是卫生口最近很被动,某位穿越同志的首席生活秘书,生孩子的时候出了些事情。好在倒霉产妇不是董薇薇。不然,我们就不要想跟五道口达成相互谅解,缓解双方因为公费医疗管理制度的决策过程造成的紧张氛围了。“赤裸裸的施压,不可原谅的竟然拿元老的生命做政治筹码”的大帽子,肯定就扣在大家的脑袋上了。在这种情况下,最近大家动的脑筋,借着穿越同志的婴儿潮,让办公厅给小钱钱,开设针对土著的妇幼保健人才练手机构的设想,将出现不小的变数。这事送到元老院批倒批臭倒是不至于。但是,一些近期关系较为紧张的部门,借此打压喂牲口……啊不,是卫生口的决策发言权倒很有可能。

坏事当然也是可以变成好事的。经过跨部门委员会开展的内部调查,得出结论:长期超负荷工作,所需物资匮乏,造成元老医生疲于应付,导致业务规范水平下降。委员会在结论报告上指出,强烈要求给钱、给物、给政策,挽回百仞总医院出现的医疗水平崩坏。不过,个别部门、个别同志也在说,出现医疗过失,主要是因为你们职业道德缺失,水平堪忧。在这股风潮下,某些人甚至提出:“形成医疗制度的决策,一不能听卫生口的,二不能听医院院长的。”说这话的人,我们把他的无端攻击送回去,就是“你们已经钻到部门利益的成见里了”。他们说,“你们卫生口在日常行医中尚不能掌握clinical path和各种诊疗规范,凭什么让我们财政部门和新兴的劳保管理部门掌握?更别说还要以此按照时部长反复强调的DRGs(DiagnosisRelatedGroups,诊断相关分析),开展公费医疗管理工作了。”他们不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片面强调元老院的“精兵简政”方针对编制的压缩,不想形成掌握医疗专业知识的公费医疗管理队伍。他们这个做法的实质,就是不想在工作中被我们卫生口影响。所以,他们才选择了简单粗暴的单病种限额措施,管理公费医疗。这些人逃避真理的固执之深,使他们坚持不把公费医疗制度交由卫生口管理。几天前的事件,就是他们的理由。他们借这个事件以偏盖全,否认我们的卫生口的工作,无视我们医学专家的背书,限制了我们的医疗政策决策发言权。

这一事件我们卫生口来说是一个危机。为了化解它的影响,昨天我去了天地会。我说:“你们想不想让自己的触手把基层抓得更牢一些啊?”原时空的基层,可以交社会组织管理。本时空的基层,必须掌握在我们的手中。而且,我们要事无巨细,深入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我们的事业,需要我们一起为基层农村培养、派驻赤脚医生,开办基层医疗,提供基层医疗服务。当然,我一直觉得天地会也属于社会组织。

农村医疗服务体系的举办经费来自各个合作社的经营盈余,服务对象自然就是就近的合作社的成员。药品多来自天地会自产的草药,你们已经有丰富的生产经验了,我们将在今后的赤脚医生培养过程中,强调对这些资源的使用。天地会一向为我们提供医药生产的原料,所以提供给合作医疗的现代医药物资的价格,咱们好商量。人员还是跟现在一样,从各个公社,抽调可靠的知识青年,交卫生口培养,再回到他们的家乡,按照我们的统一管理,脱产、半脱产,为农民提供医疗服务。

我们还要向农民们推销医疗互助金,让他们参加农村合作医疗亚克西……卫生口有丰富的经验,既能给你们培养基层医疗人才,提供组织管理,还能帮你们管理合作医疗基金。目前我们的公费医疗有个现收现付的基金,但是它在企划院手中。我们卫生口门从中获得的每一笔款项都是由财政划拨的,手头没有闲钱。合作医疗可是有一大笔参合资金的……南海同志,不要误会,不是卫生口要独吞。参合人员以家庭设置独立账户,放到账户里存起来,自己花自己的钱。这样做不会给财政造成负担,企划院不会说三道四。不怕刚加入伙的人蹭老户们的油,咱们这些觉悟比不上工人阶级的农民们在心理上好接受。但是,我们需要一个投资机制,好让这笔钱保值增值。天地会管着这笔钱的保值增值,卫生口管着如何优质、高效的把钱花在参合农民身上。南海同志你不吃亏啊,投资元老院主导的买卖,哪有赔钱的可能?反正现在合作医疗只能支付在卫生口和天地会经营的诊所产生的费用,医疗管理部门管着这笔钱的使用,那才叫一个狠、准、稳……

对,我当时也跟南海同志讲了。卫生口不会白操心这事的,但是我们的目的不是大肆挥霍农民参合资金。我们的小算盘,是树立卫生战线的正面形象,是把合作医疗办好。我们在合作医疗亚克西的管理上显示出自身在社保管理上的水平,然后好抢公费医疗管理的主导权。穿越国的工农阶层,因为两者生产力水平的悬殊,未来必将形成一个二元化的社会。我们的心思还是在城市,农村包围城市哈哈哈哈。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