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关于田独开发及奴隶贸易的又一重量级著作《血与骨》的摘录》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关于田独开发及奴隶贸易的又一重量级著作《血与骨》的摘录
作者ID
SC论坛 盗泉子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海南,田独,史料
内容关键字 血泪开发
转正状态 部分转正
发布帖
SC原帖 临高良青历关于田独开发及奴隶贸易的又一重量级著作《血与骨》的摘录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1-04-12
最近更新 2011-04-12
字数统计 (千字) 1.6




需讳言,国朝在建立之初,为了获取大量廉价劳动力而采取了奴隶贸易的形式。虽然,有一些学者辩护称,这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不得已的举措,并且这些奴隶获得了比同时期的黑奴、白人契约奴所遭遇的更加文明的待遇,但是不能这并不能改变田独的每一块矿石上都萦绕着一个东南亚土著奴隶的冤魂的事实。

——《血与白骨:帝国的奠基石》序言


观察组在田独的驻扎和人权毫无关系,或者说观察组对土著奴隶的人权毫不关心。这个观察组唯一的任务是确保英国奴隶贩子带来的奴隶中不会掺有华人奴隶。在田独,唯一可以和这一检查流程相媲美的只有对奴隶的消毒防疫工作。由于占相当数量的元老无法接受“炎黄贵胄”沦为奴隶的现实,这项工作被严格地执行着。而对土著奴隶而言,懂得华文成为了土著奴隶在进入矿场前唯一的救命稻草。

——《血与白骨:帝国的奠基石》第三章·种族主义幽灵



广教天师张应宸似乎一生中都致力于慈善、医疗和教育事业,但是由他所领导的琼州治祭酒们在田独所进行的工作,却让圣洁的纯白道服被奴隶们的鲜血染成了黑色。

奴隶们被迫放弃了他们原有的信仰,而皈依于临高道团。而道团的领导者显然不将这些“人形牲畜”当做信徒,而是需要精神麻醉的死缓犯人而已。

随着奴隶贸易的深入开展,奴隶已不再被矿业部门视为人,而是单纯地作为畜力进行使用。药品、食物的定量都被当局缩减之后,死亡成为田独铁矿唯一的旋律。而张应宸在当年的一份报告中如此描述:“奴隶的消耗不可避免,矿难、逃亡、小规模暴乱造成的死亡事件几乎每天都要上演。死亡的阴影笼罩了整个田独铁矿,焚尸炉彻夜燃烧,焦骨横陈的奴工墓地让人联想到地狱。”在同一份报告中,他建议道:“出于人道考虑,请拨给我们一些古柯叶等麻醉药品,至少让那些相对温顺而服从教化的奴隶能够相对不那么痛苦地死去。”

给无法继续工作的奴隶注射麻醉药,似乎成了文明世界最后一块名为“慈善”的遮羞布。

——《血与骨:帝国的奠基石》第八章·救赎灵魂,肉体不论


“至少在田独,对东南亚土著奴隶的仁慈与善良是伪善,阻碍临高发展的节义德行都是愚行。”席亚洲在一次三亚主官的内部会议上如此说道。

基于这个共同认识,主持三亚开发的激进派与温和派最终达成了妥协,即使以慈善为标榜的临高两大教团也默认了田独矿区对奴隶的非人道压榨制度。

以田独矿区的开发为标志,帝国早期的矿业部门成为了不折不扣的绞肉机,造成17世纪的东南亚人口锐减的有计划的大屠杀就此拉开了序幕。

——《血与骨:帝国的奠基石》第九章·工业化杀戮




汉家天子使 评论:

  谁让你写这些东西的?

这种调调是不可能存在的!

请参照以下:

“我是穿越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青春无悔在田独》

“从来没有这么少的工人,做出了这么巨大的贡献。”

————《机器和蒸汽之梦:世界工业的开始》序言

田独开发,必定是带上无数伟、光、正光环的。

十一抽杀,那是多么高贵和古典的公民罗马式的惩戒啊!




zhuyihexie 评论:

可以考虑让解放兔在田独胜利建设一周年大会的宴席上独自痛哭一场,被非常机缘巧合的偷窥发现,然后广泛传播出去

“五百个人,从临高出来,开山拼命就为了一口饭吃,这就是我们田独最早的兄弟。领头的就是我们三个。

“田独开埠,一年苦斗。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想扶,外人乱我基业者,视元老院,必杀之。”

“但愿生生相会,世世相逢,永无间阻,有如今日。”


“你们的牺牲,是值得的!”





盗泉子 :

英俊、有为、有着青铜雕像般刚毅线条的席亚洲站在甲板上,拿着望远镜望着南海方向。

王洛宾戴着墨镜,一手拿着草帽扇着风,凑上来:“亚洲,在看什么?”

镜头拉远,马六甲——

白人殖民者正在袭击一个土著村庄。

哭泣着的少女被白人士兵拦腰抱起,茅草屋在燃烧,一个多明我会修士正在强迫土著改信,周围是明晃晃的长剑和火绳枪。

…… 三亚医院的草地上,正在散步的张应宸对陆若华无比认真地说:

“我们从来相信人人生而平等。”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