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冯元老的黑化》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冯元老的黑化
作者ID
北朝论坛 装甲企鹅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济州岛
内容关键字 严酷处理叛乱
转正状态 已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临高同人】冯元老的黑化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3-3-29
最近更新 2013-3-29
字数统计 (千字) 3.3



冯宗泽脱下了沾有血迹的手术袍随手扔在办公桌上,点燃了一根烟,他在处理那个名字叫做金五顺的女归化民身上的伤口时也不禁牙酸。背部的刀伤且不说,仅从她手上的大面积二级烧伤,就不难推测这个矮小朝鲜女人,当时是以一种多么强大的意志做支撑才能挺下来,要知道医学上的疼痛等级,大面积深度烧伤所产生的疼痛仅次于分娩的疼痛。

金五顺全身的伤口没有一处是防御伤,冯宗泽不明白这个归化民为什么会这么舍生忘死,但这并不妨碍他对这个女人产生敬意。

做了基本处理防止伤口感染后,冯宗泽就将私人带来的芬太尼透皮贴剂,给金五顺用上了。这原本是他压箱底的黑货,现在却能最大程度的减轻金五顺身体上的疼痛,让她在去临高的船上轻松一点。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了。冯宗泽很清楚自己只是一名不算太靠谱的执业药师,而不是专业的烧伤科医生,就算在临高以现有的医疗环境做植皮,手术的成功率也不会太高,最保险的治疗手段还是截肢,但他还是存着一份希望,希望金五顺能保住她的手。

“真截肢的话,大不了咱就收了她照顾她下半辈子。”

冯宗泽在心里给自己说的这个恶劣的冷笑话,并没有让他感到轻松多少。因为他又想到了朴德欢和他背后的黑手,自己先前的犹豫不决,并不是优柔寡断。一是因为实在不想在已经经营了不短的时间的地方大开杀戒,一旦开杀相当于弱化版本的对自己领地下“灭绝令”会给济州带来短暂的“阵痛期”。而且对自己提拔的带路党搞大清洗很损伤自己在元老院的威信的。

但济州这事一出,冯宗泽就已经能想到元老院那些酱油党们是怎么对自己落井下石的了,只要开了所谓的听证会,等待自己最好的评价恐怕就是,失察、没有用人之明、眼光差劲,麻痹大意,放纵花了不少培训成本的带路党被腐化,坐视敌对分子活动。最坏的恐怕就是无能和玩忽职守了。

雷州糖业和广州站的事还没过去多久呢,尽管和这次的性质不太一样,但留守的酱油元老们可不会在乎你是不是再外为元老院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他们眼中外派就是等于福利,是地方山头!

在这种问题上只要玩脱一次想翻身就难了,尤其是自己这种没什么派别靠山,却手握“重权”的酱油元老。

冯宗泽没有什么野心,也不需要政治资本和战功,但不代表他会任人摆布,尤其是一群没有社会经验中二和非黑即白的极左元老,元老院从来都不缺想当贝利亚和康生玩肃反整风的人。不像被整,现在就是掌握主动权的最后机会了。

“济州岛要有血光之灾?全是因为有人逆天而行?哼!正是如此!”想到这里冯宗泽眼睛一亮,心中的戾气再也压不住了。

尽管以血还血并不是解决眼前“危机”最好的办法,却是最不坏的。他明白现在全岛的形式远没恶化到,需要动用大军进行肃反的程度,但考虑到远在临高的元老院。他还是决定行事果决一些。

冯宗泽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铃铛摇了摇,进来的不是他的生活秘书,而是一个带着武器身穿着政治保卫局制服的少年。

冯宗泽的眉头不自觉的一皱,但还是开口吩咐:“通知伏波军朱鸣夏元老、特侦队薛子良元老和尼克元老到会议室开会。”

“是!冯首长!”


“现在召开元老院济州岛前委扩大会议,”冯宗泽有气无力的说道,“济州岛地区应到元老五人,实到四人。到会人员:冯宗泽、南宫无敌、薛子良、朱鸣夏。请假一人:尼克。”

他接着看了一眼围着桌子的一干人:一个个都面无表情。冯宗泽只觉得内心很是苦涩。他拿起刚刚收到的电报,读了起来:


济州前委:冯、南宫、薛、尼并转北上支队支队长朱

三月二十五日十二时电悉。

一、济州骚乱事件应引起你们的重视――在新开发地区展开民事工作的时候,要注意地方势力的反扑。特别是要注意保护元老、归化民人员和本地合作者的安全,以免士气动摇。

二、在开展民政工作时,可以放手任用本地人员。不论采取何种形式的利用,但是要注意对其的甄别和控制。以免成为敌人的内应或者牵扯入**活动。严重影响我方声誉。

三、有关济州岛的行政设置,根据企划院、民政人民委员会的会议决定,将济州岛作为“新行政示范区”,全面推行“标准村”。

四、济州岛的经济建设工作宜保持现有局面,暂不扩张规模和种类。

五、关于金五顺、六顺事迹的优抚和宣传工作大致同意你们的意见,已转宣传部处理。关于追认金六顺为荣誉少尉的事宜,根据你们上报的材料,他生前是一名奉公队员,并未加入任何形式的军籍,此条不准。

六、今后济州岛目前的工作重点将是推行全岛治安强化。因此自收电之日起,济州岛前委排名为薛子良、冯宗泽、南宫无敌、尼克。由薛子良负责全面工作。


冯宗泽念完电报,神情寂寥的坐了下来。与会的每个人都在电文上画了圈。

在座的元老们个个心知肚明虽然济州岛的骚动严格说起了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元老院来说也谈不上有何损失,如果按照“坏事变好事”的理论,还出了金家姐弟这样的标兵人物。怎么说都是好处多过坏处。

不过,从之前他们各自与在临高的朋友、同事、上级的私人电报,通过专门发给元老阅读的内部刊物《启明星》、《每周动态》上他们已经知道:执委会很有可能借机敲打一下最近冒头的“地方主义”倾向。

这一倾向在占领海南全岛之后就有所抬头,但是海南毕竟是本岛。济州岛天高皇帝远,周边环境复杂,所赋予的政策自由度也相对较大:要办些什么事,总能找到足够的理由来迫使企划院同意或者同意一部分。

特别是《启明星》上刊登的几篇杀气腾腾的理论文章:《旗帜鲜明的反对地方主义》和《外派=油水,谁来监督外派元老的权力膨胀》。前一篇的署名是杜雯,后一篇是署名是“**政治评论员”。

一看这二个署名济州岛上的众元老就知道不好惹。


一夜激战之后。

金万镒此时被两个伏波军士兵用绳子牵到了薛子良和冯宗泽的面前,之前的海战中他已经落水,大腿上的伤口被海水浸泡后越发的疼痛难忍。

“嗯,金老爷是吧。”

冯宗泽作为济州岛民事委员,此刻济州实质上的行政长官,像盖世太保多过像一个文官。

瞪着双眼,不作任何回答。在义军被镇压之后,他就知道是不可为了,连庶女和几个爱妾都没带,仅仅带上了全罗道的地契和一些金印细软连夜出逃。

薛子良还要问点什么,冯宗泽却摆摆手示意不必多问了。

“维尼,知道英国人当年在印度是怎么对付那些煽动暴乱的暴民头领吗?你应该没见过,不过没关系,你很快就能看到了。跟这种人没什么可说的,问了又能如何?任何的阴谋在强大的力量面前都是脆弱的,我们不需要知道原因,只需要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就够了。”

说完之后,挥挥手示意跟着他来到伏波号的拔刀队浪人去给薛子良做个示范,几个强壮的日本人笑着站出来,拖着一言不发的金万镒,来到船舷外。

此时的火炮已经装填完毕,几个拔刀队员很熟练地将金万镒的四肢固定在船舷上,然后后背紧紧地贴在炮口上。

金万镒的脸色苍白起来,他知道这些人想干什么,汗水不断地涌出,几个拔刀队员笑着退回到甲板上。

“维尼可以学习下,如果再次出现了暴徒的叛乱,可以用这种方法震慑他们的心灵,很震撼。”

说完之后,船舱中的紫川已经点燃了引火索,金万镒努力克制住有些颤抖的牙齿,想要在死前呼喊一句,然而却没有喊出来。随着一声巨响,实心的铁制弹丸直接击穿了他的身体,只剩下头和四肢还挂在船舷上,断裂的地方残破不堪,身体被快速出膛的弹丸完全击碎,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冯宗泽看了看岸边,一声炮响之后被请来观礼的济州乡绅和豪商集体下跪噤若寒蝉表示惶恐,才示意治安军少尉紫川把金万镒还挂在船舷上的四肢都解下来扔到海里后,又用缆绳将金万镒的头颅挂在桅杆顶端,然后才笑着回道了船舱。

薛子良看着冯宗泽的背影,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一下,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看上去无害的济州岛前委民政委员,心道:“济州的棒子们啊,为了你们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再出大乱子了……”




4.0
1人评价
avatar
A
0

猜想是为了实体书作完善吧,换了个小编辑呀,感谢。我会买实体书了吧,不过还不清楚从淘宝还是能从哪里买?打算付正版的费用来支持各位的劳动付出。之前只是在起点上看了几次付费的,盗版上看的更多些,惭愧。

1年
D
1

这个是转正了的啊,怎么状态还是未转正?

1年
0

是转正了,但是只有前半部分。后面黑化的部分没转正。

1年
0

这个不是转正了么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