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冷元老的困惑》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冷元老的困惑
作者ID
北朝论坛 冷凝云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北京
涉及方面 德隆北京分行
内容关键字 开拓
转正状态 已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托吹牛抬爱,我自己想写一点冷凝云在北京的同人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3-1-22
最近更新 2013-1-22
字数统计 (千字) 5.8



早上刚看到临高的新片,自己一个酱油众又出来了。

本来早就想写同人,实际上去年也写了一点,但是自己水平实在太差了。操控不了。

这些字都是今晨刚刚码的。各位看官随意看。另外求思路。下一步该怎么写。

我自己的定位是,冷凝云在北京的活动能力有限,处于个人性格和客观环境所限,活动比较谨小慎微。另外跟山西商人的接触会越来越多。各位有没有什么建议,在北京怎么和这些商业组织及官员合作?

冷元老的困惑


来到北京大半年,冷元老最大的心理体会是,真TNND无聊。

自从与赵引弓在杭州一别,自己就彻底告别了与元老们的直接接触,与元老院的接触也只限于为数不多的通信和电波。临高虽然条件艰苦,但是好歹经过两年的建设,已经大有好转,起码卫生纸是可以供应了,现在在这里,自己最习惯的卫生方式是烧热水,擦PP也改成用热水洗。

偶尔自己还会有点懊悔申请来北京,当初就是因为在元老院里泯然于众人,带着那么一点微弱的建功立业的想法,斗胆申请,居然被批准了。离开临高整理自己的背囊,拿起那把格洛克手枪的时候都自带一点嘲讽,带着这手枪,有毛用,一旦出事情,营救是万万来不及的,自己最多用这种现代武器来结束自己的生命而已。

到了北京之后,工作的困难远远超乎了自己的想想。虽然大图书馆恶补了资料,并且携带了相当多的资料来到了北京,特别是官员名录,职位,官员个人背景等等。但是当真正抵达了北京,这些东西却派不上用场:高级官员不屑于会见自己一个小商人,更重要的是,自己来到北京,走的是阉党的关系,而大多数士大夫根本不待见自己这一层。在私下冷凝云曾经听到过,有元老嘲讽自己在北京不过是办了两件事:磕头和送钱。

按照冷凝云原有的设想,自己在北京的两大块工作:接触高层官员,扩大情报网及人脉;建立德隆银行网点并扩大金融影响力,实现盈利。第一块任务,冷凝云觉得自己有点愧对对外情报局的嘱托,虽然江山对自己的活动能力期望值不高,但是在接近高层官员的活动上,自己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这个尴尬的问题,需要在报告中仔细的向元老院汇报。

另一层,德隆银行倒是顺利的开办了。现在的德隆银行北京分行,名为分行,实际上也是临高在北京的交通站,情报点。银行的开办完全依照德隆银行各地分行的标准体系建立,冷凝云自认为自己做的还算兢兢业业。凭借德隆在广东及江浙地区的现有影响力,自己开业不到一个月,就发放出了自己的第一笔贷款。但是相比在京城势力极大的山西商人,自己的活动还差得远。在德隆北京分行的事业上,冷凝云有着自己一套完整的构想。

发放贷款只是浅显的第一步,元老院对德隆的金融工作开展的态度本来就比较保守,有相当一部分的元老认为,旧社会需要通过枪炮和血来改造,而自己则在大力鼓吹在明朝垮台前几个年,从经济上再给明朝重重一击。德隆在北京的工作,不仅仅要与山西人竞争贷款存款,以后还要涉足已经萌芽的保险业,至于自己曾经在临高设想的共同基金,股份制等,还是不太实际。但是在贷款,特别是官方贷款方面一定要有所突破,甚至还有明政府的国债。明朝的覆灭只有这么一点时间了,如果自己能够控制大明王朝的国债,元老院做梦都会笑出来的。这一提议得到了金融财经出身的元老的大力支持,但是马督工为首的工业党面前,自己的呼声还是太微弱了。曾有工业口的元老私下不屑的说过,金融出身的都是没用的文科生。而自己在北京的工作,一方面要有实际的经济利益成效,另一方面也是在给自己及其他金融元老正名。

第一笔贷款的发放,只有1000两白银,是贷款给山西到蒙古的毛皮商人。实际上这一笔贷款对自己的压力非常的大,元老院对自己金融工作的态度还不明朗。自己实际上对明朝的风险控制很不了解,但是自己坚持这一步是必须要做的。想到这里,冷凝云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去一趟山西商会。


补充一下我对角色的想法。

冷元老比较懦弱,我觉得在临高D日第一次面对围剿时,那个一口气打光了子弹,怂的一逼,土著败退了却又急着追赶,被何鸣骂了一顿的路人甲很适合冷凝云的角色。也因此永远失去了进入军队系统工作的机会,本身也就不适合军队。 在临高建设中,跟工业口也产生了隔阂,被人讥讽为眼高手低的无能之辈,平时只好在金融口打酱油。属于那种500众中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在后期振作,终于入了对外情报局的法眼,在江山和司凯德的推荐下北上。

在离开临高北上前,曾经自嘲一句,我最后一次享受现代文明,可能就是用格洛克手枪往自己脑袋打一枪。这句话遭到某元老反讽:说的好像他真敢给自己一枪似的。

冷在北京的工作曾经一度陷入停滞,因为孤身一人,发现自己根本什么都干不了,对乌有地依赖过多,仅有的杨公公这边的路线,也没有得到杨太监的全力支持,因为杨太监实际上忌讳冷和髡贼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另外一个冷过于年轻,不被信任。官员也没认识多少,反而被临高一些元老取了一个新外号:磕头机。 我之所以这么想,就是觉得吹牛对元老之间的个人关系,小团体关系,貌合神离处理的很好。人难免有死心,五百废背景不同,难免互相之间有所矛盾。


在这种情况下,冷虽然在德隆北京分行的工作中做出了一定的成效。为了进一步打开北京的工作,冷凝云正式向元老院提议:


1、 扩大德隆银行在金融方面的工作权限。这一提议在以工业党为主体的元老院中不太被人待见,因为他们也不喜欢金融口手伸的过长。

2、 扩大德隆银行的信贷规模,尽快打通与后金的贸易金融关系,这与外情局,殖贸部的利益诉求是一致的。

3、 德隆银行争取在二五计划时间内,发行第一批明朝国债。这也被工业党嘲讽为画蛇添足,并且帮助明朝发行国债在元老院内部引发了争议。

4、 为打开北京官场的市场,以及实现工业产品的剪刀差,回收金银,因此希望殖贸部,轻工业部生产一批暖气等高档奢侈品物资。其中一套安放在德隆银行,一套赠送给杨太监。然后再送一套给王承恩。根据需求,逐渐在北京区域高官显宦中出售暖气。另外其他临高可以研发的奢侈品,如红旗马车等,一并作为北京活动的主打轻工产品。


虽然冷给自己安装暖气的提议并没有得到支持,但是奢侈品贸易对于回笼金银有重要意义,同时可以通过安装维护暖气,马车等,方面外情局刺探高管的情报,安插眼线等,因此得到了外情局和殖贸部的支持。 最终,冷通过种种奇货,像紫明楼一样为自己在北京奠定了一定的商业地位(在官员眼中仍然是不入流的商人)。但是在于官员的接触中,成功的通过使用理财产品,信托,吸纳了大量官员的存款。爆炒京城地皮(我笑了,但是确实有相关依据,明末确实大量金银投入到土地中)。通过炒作方式,炒热了京城及京郊的地皮。在大量金银入手的情况下,急剧的扩大信贷规模。此时的明朝财政捉襟见肘,在王承恩等大太监的点拨下,崇祯开始考虑明朝发行债券的可能性————————



再补充一下。 元老院肯定会质疑,为明朝发行国债,完全没有必要。

是在我看来,德隆在北京的活动,恰恰就是要成为大明经济的一根搅屎棍。大明的财政已经濒临破产,信用节操什么的崇祯都可以扔到地上。大明的信用体系我不用管,但是德隆就算把临高所有的金银都砸进去都没关系,因为金银对临高而言没有多大的意义,毕竟大陆大规模的战争在三五,四五这十年内肯定会大规模爆发。而通过奢侈品和军火的输出,完全可以回笼金银。 通过发行国债,急速膨胀纸钞,债券,引发通货膨胀,加速农民,小手工业者,小工场,小地主破产,明朝乱的更早。

对于后金,元老院早就有了军火输出的提议,但是与后金的贸易还没有打开,德隆北京分行必然要承担起与打开与后金贸易的开端。虽然货币战争不讨喜,但是如果能够控制明朝财政,后金的军事力量,必要时挑动后金提前入关,这对于临高在大陆火中取粟更有意义。


 ————————————————————————————


为方便阅读,在首页也更新下

冷凝云北京工作计划:

1、开设北京分行。实际上北京分行通过吸纳杨太监的存款,以及汇兑业务的开展,已经实现了立足。下一步的目标是进一步吸纳官宦阶层的存款。并且逐渐垄断沿海地区的汇票业务。

2、对于山西财阀,采取拉拢一批,分化一批,打击一批的做法。由于山西财阀,钱庄已经具有相当的实力,磕头机需要打破山西钱庄的垄断地位,并且在贷款方面,山西人过于抱团,给自己在北京留下了足够的一片蓝海。

3、新的元老的加入,促使冷凝云在情报方面的工作进一步开展。现有的乌有地已经是一个可靠的情报人员,并且是重要的助手。新的元老需要有更佳的情报分析能力。

4、建立起金融资产保护机制。主要依赖起威镖局。但是由于北京的实力,冷元老更希望通过贿赂的方式,打通锦衣卫的关系。现在临时招募保护人员,费时费力,最有效的办法是,让锦衣卫成为德隆的护卫。如果不行,反正官僚看不上自己,就干脆通过杨太监的能力,把东厂西厂拉进来入股,成为自己的保镖。

5、为了迅速开展业务,磕头机仍然要保持低调,并迅速拉拢官员,成为自己的利益集团。

6、拉拢官员的方式是:债券。

7、如果元老院对德隆北京的活动存在质疑,那么德隆搅屎棍的意义在于,加速农民,小手工业者,小工场,小地主的破产。让大明的财政和官僚资本寅吃卯粮,饮鸩止渴。



继续正文:

生活上和金融业务上的困难,冷凝云自认为还可以克服。自己孤身一人被派往北京,实际上也是元老院的信任,同时元老院也给予了自己相当大的活动权限。但是随着德隆北京分行的日益扩大,自己库房内的黄金白银越来越多,冷凝云越来越睡不安稳,虽然天子脚下,明目张胆的的抢劫不会,但是难保自己的金库被地痞流氓惦记,何况按照自己的计划,北京分行的业务迟早,并且是要尽快走出北京,扩展到山东配合发动机计划,并且向关外拓展。业务的拓展必然伴随着金银的流动,因此,建立一支安保队伍是自己的当务之急。同时情报工作完成的不完善,仅仅依靠乌有地和几个规划民来完成京城繁浩的情报工作几乎不可能,情报工作目前最缺的是人手。因此冷凝云多次发电给临高,尽快派出更多的熟知金融工作,安保工作及情报工作的元老过来,冷凝云甚至给张道长和杭州的赵引弓要发信,让他们多派几个人过来协助自己。但是山东和杭州的工作同样缺人手。元老院倒是回电相关人员正在选拔和派遣中,尽管冷凝云腹诽不已,但是自己还是要在北京孤身待几个月。

安保工作拖不得,尽管自己极力保持低调,但是德隆银行在北京的势力日益扩大是不争的事实。冷凝云每晚都要自己去金银的库房巡查一番,晚上月光照入库房的时候,几万两白银熠熠生辉,但自己看着却心惊肉跳。这个库房目前的风险实在太大了。冷凝云决定,在德隆的安保上,作为股东之一的杨公公必须发挥更大的作用。自己必须在这个吃肉不吐骨头的太监上,得到安保的保障。有了东厂或者西厂在,自己做事情会踏实的多。

正当冷凝云为了银库的安保焦头烂额的时候,另一个焦头烂额的商人走进了自己的钱庄。一个久居北京的山东商人龙套甲来找自己贷款了。

来主动找自己贷款的客户并不多,银行的工作经验使得自己对风控有着天然的敏感,虽然明末的风控体制在他眼里不值一提,但是自己毕竟对本地市场缺乏足够的了解,因此自己之前并未大张旗鼓的推广自己的信贷业务。

尽管心里存疑,冷凝云还是很客气的接待了这个山东商人龙套甲。德隆北京分行的布置非常的简单,宽大的柜台之外就几间简单的会客室,只有少数的奢侈品来证明着这里的主人的财力。

龙套甲的贷款事由非常简单。1000两的额度虽然比第一笔贷款多了一倍,但也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他本人在北京经营粮行的生意,现在登州方面的动乱已经逐渐的传到了北京,而在嗅觉敏感的商人们则已经看到了火中取粟的商机。可以想象,山东,特别是登莱地区的粮食已经是天价。龙套甲的想法,无非就是贩卖粮食到山东。但是在冬季,即便是在京城,要筹措足够的粮食谈何容易。龙套甲的粮行中的存量,不过是能够自己在北京日常经营的规模而已,就算全部运过去,还不够在路途中被官僚盘剥的。

冷凝云清晰的知道动乱对粮食这种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的作用,如果不是自己来北京比较晚,自己肯定是要做一笔囤积居奇的期货生意的。山东离北京的距离其实不算远,但是此时贩粮道山东也是一笔危险的买卖。德隆在北京的生意开张不过半年,名气并不大,他却能主动的找到自己,可见这个人也不简单。

在送走龙套甲之后,自己马上派人去了解这家粮行的经营情况,在得知龙套甲就是通过在京城和山东之家贩粮发家,并且有过多年的经营经验之后,自己心里其实已经有决定。

更重要的是,经过调查,像所有贷款人一样,龙套甲首先找到的山西商行,但是抱团的山西人显然对这种非山西籍的小商人不屑一顾。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契机。

贩粮到山东,冷元老不由得想起了和自己一样在吹冷风的鹿庄主,不由得嘿嘿一笑。

一个人贩粮过去,肯定不够的。要运粮,就多运一点。

冷凝云马上叫来乌有地,马上命他,把在京的山东粮行的老板进行一个完整的摸底调查,连同龙套甲的商号在内,找出实力最强的五家。看着乌有地走过去,自己就更希望,自己身边能再过几个靠得住的帮手,把尽职调查做好,自己心里就更有底气了。


三天之后,冷凝云的小会客室里挤满了山东的粮商。龙套甲显然也没有想到冷大官人居然一下叫来了这么多人,自己的商机就要别人分摊了。

冷凝云用平静的口气向在座的7位掌柜宣布了自己的想法:

五家粮行,每家贷款白银1000两购粮。

贷款为期半年,也就是说半年内粮商必须讲粮食运到山东,并且回款到北京。

五家粮行自行作保,每家不但用自己在京城的宅地,地契作保,同时,也要为其他四家作互保。

每家必须提供200两白银作为抵押金。如果哪家现在不能拿出这200两,则有各家互补。为了表示德隆的诚意,互补利钱由德隆作保。

如果有哪家在贩粮道路上产生了亏损,导致贷款无法收回的,其他各家要从自己的利润中补回德隆的贷款。

贷款利率为每月一成息。

这个条件在自己看来苛刻,特别是在互保和返利上,但是贷款买粮贩粮的巨大利润,使得各家掌柜都难抗拒。同时冷凝云也有意无意的透露出,贩粮到山东,切忌三粮给零散的难民,找到孙元化大人和海上来的鹿庄主这样的大买家,最为保险。

对于德隆来说,在短时间内找到五家粮商,抱团贩粮,已经是自己能做的自大的风险控制,按照冷凝云的计算,山东的粮价至少会是北京的三倍,此时贩粮,只要有两家的粮食运到了山东,就产生的利润就足够收回5000两白银贷款的成本。就算这五千两银子打了水漂,那么这些粮行也是农业部的势力深入进北京的契机。

不管怎么样,自己要搏一把,老西儿们,都太过于保守和不思进取了。

而自己,新的元老很快就要到来,每一个来到北京的元老都是力量的倍增。自己现在则需要赶紧发电给屺母岛,海军和陆军已经启动了发动机了吧。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