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刘氏财团的黑历史》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刘氏财团的黑历史
作者ID
百度贴吧 潘菲诺夫师1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士绅 办工厂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恶搞+低质量+坑】刘氏财团的黑历史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4-02-06
最近更新 2014-02-06
字数统计 (千字) 2.1



自从刘进士从芳草地回来,整个刘家就被一个奇怪的气氛所笼罩。刘老进士一会愁眉不展,一会对着墙脚傻笑,一会像思春的小姑娘一个望着天。一家老小都以为他中邪了,由刘老妇人做主,还偷偷请了几个和尚道士来做了法,可惜没什么用。

这种情况持续到了某天晚上。刘家丫鬟翠花后来在回忆录《在刘老爷身边的日子》中写道:“16××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海南的临高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聚起座座金山,春雷啊唤醒了临高内外,春辉啊暖透了刘家老小”。

刘家小厮狗剩则在见证文《刘老爷,人间の救主》中写道:“一道灵光照彻临高县城的郊外,正在放羊的一群牧人见到天空中的神光,顿时吓得不知所措。这时,一位天使来到他们的面前,大声地告诉他们说:‘不必惊慌,我报给你们一个大喜的消息,上帝为人类送来一位救主,他就是刘进士刘老爷。他将为伟大的元老院服务,助你们建立人间天国,然后遗产归狗剩所有。’天使说完这话就消失了。”

不过真实的情况是,刘老爷拿着手抄的《十万个为什么》,对着月亮瞅了半宿,然后一拍大腿,“我要建工厂!”吓得刘老妇人差点从床上滚来下来。


第二天一早,刘老爷就匆匆忙忙坐着轿子往东门市去了

所以,到上班的时候,文总手里多了两份合同。一份请求购买蒸汽机并租借一些技术人员。合同里还有一张歪歪扭扭地好象是瓦特蒸汽机的画。刘老进士指定要买这个。另一份是请求在东门市附近买一块地皮,建一座机械化纺织厂。

这事说大不大,不过,说小也不算小。在文总的坚持下,执委会还是开了个小会,来研究研究这两个诡异的“合同”。

传阅完以后,大家心里都不约而同地冒出一句话:“这老头疯了?”



互市牙郎徐大人 回帖:

  

刘进士的心中涌起万丈豪情,但这并不意味着建工厂的事情一定可以成功,毕竟他之前对此一无所知,看来这建工厂的是还得借着髡贼的手,想到这里刘进士的激情就退去了一大半:“这些髡贼是那么好相与的么?照着他们的能耐,只怕到最后只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虽是这么想,但刘进士还是打算决定走一步看一步,若是这些髡贼不阻止就罢了,若是自己最后被他们坑了,也好要世人把这些髡贼看得更清楚些,不过依髡贼这么些年的尿性来看,他们未必会把自己当盘菜,自己这条老命都是他们救的,若是他们觉得自己能撼动他们,当初又岂会出手?

打着这样的心思,刘进士的轿子到了东门市……






filo2001 回帖:

刘进士散尽家产跑去广州开工厂,几年后,......跑回临高对黄禀坤说:我到广州去了一趟,看看我的工厂!

黄禀坤:不是被朝廷没收了吗?又物归原主啦?这可是喜事!

刘进士:拆了!

黄禀坤:拆了?

刘进士:拆了!我几十年心血卖了换来的家当啊,拆了!别人不知道,小黄你知道,我从去过芳草地后,就主张实业救国。到而今……抢去我的工厂,好,我的势力小 ,干不过髡贼!可朝廷你倒好好地办哪,那是富国裕民的事业呀!结果,拆了,机器都当碎铜烂铁卖了!全天下,全天下找得到这样的朝廷找不到?我问你!

李粪霸:当初,我说在临高开工厂,您非跑去大陆开不可。看,厂子查封,机器全叫他们偷光!当初,我劝您别把财产都出手,您非都卖了开工厂不可!

刘进士:现在我明白了!小李小黄,求您一件事吧:(掏出一二机器小零件和一枝髡笔来)工厂拆平了,这是我由那儿捡来的小东西。这枝笔上刻着我的名字呢,它知道,我用它签过多少张支票,写过多少计划书。我把它们交给你,没事的时候,你可以跟喝茶的人们当个笑话谈谈,你说呀:当初有那么一个不知好歹的刘某人,爱去大明办实业。办了几十年,临完他只由工厂的土堆里捡回来 这么点小东西!你应当劝告大家,有钱哪,就该吃喝嫖赌,胡作非为,可千万别为大明办好事!告诉他们哪,刘某人如今才明白这点大道理!他是天生来的笨蛋!

刘进士:办髡务,搞开化,我老没忘,总不肯让髡贼专美于前。铸炮不行,我就造火枪。火枪不行,我就开纺织厂!纺织厂开不下去,好,我就办学校!大明朝总得支撑着吧?我变尽了方法,不过是为了大明江山延续下去!是呀,该贿赂的,我就递包袱。 我可没有作过缺德的事,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这大明朝就不好好活下去呢?我得罪了谁?谁?国丈,总督,知府那些狗男女都活得有滋有味的,单不许我办厂搞髡务,谁出的主意?

黄禀坤:盼哪,盼哪,只盼出清官,髡贼也不那么嚣张!可是,眼看着家里人一个个的不是投靠髡贼,就是叫人家杀了,我呀就是有眼泪也流不出来喽!我三弟,这仇大啦,被髡贼那个姓郭的亲手杀死的!他还有我这么个兄弟,给他出殡填土;我自己呢?我爱咱们的大明朝呀,可是大明朝爱我么? 看,(从怀中拿出些冥币,冥界银行,面值一亿“地下”流通券)髡贼新印的纸钱,我卖了几匝。我给咱大明预备下点纸钱吧,哈哈,哈哈!

刘进士:让咱们祭奠祭奠大明,把纸钱撒起来,算咱俩的吧!

黄禀坤:(立起,喊)四角儿的跟夫,本家赏钱一百二十流通券!(撒起几张纸钱)


(原注:三、四十年前,北京富人出殡,要用三十二人、四十八人或六十四人抬棺材,也叫抬杠。另有四位杠夫拿着拨旗,在四角跟随。杠夫换班须注意拨旗,以便进退有序;一班也叫一拨儿。起杠时和路祭时,领杠者须喊“加钱”——本家或姑奶奶赏给杠夫酒钱。加钱数目须夸大地喊出。在喊加钱时,有人撒起纸钱来。)


刘进士:一百二十流通券!




0.0
0人评价
avatar
0

这大明国,怕是药丸呐!

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