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别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别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作者ID
北朝论坛 雷牙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马尼拉
涉及方面 黑尔
内容关键字 谍报派遣,会议
转正状态 已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别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贴吧原帖 转--(同人)别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其他 (同人)别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3-10-03
最近更新 2013-10-10
字数统计 (千字) 6.9




9月22日

“霸王行动”已接近尾声,伏波军以摧枯拉朽之势,一举打垮了郑家的海陆主力,仅仅只用了3天时间,就基本占领了金门、厦门全境,其进展之快,简直可说是让人瞠目结舌,这还是在担心遇到埋伏而有意放慢行军速度的情况下。尽管郑家的部分地面部队还是具备相当战斗力的,以本时空的标准而言,往往是一窝蜂的冲锋,在火器射程以外就开火,挥舞着大刀、长矛,希望能冲进伏波军的队列。然后,成排的被打倒,再然后,就是一拥而散。

现在,战役已经转入了清剿阶段,伏波军以连排为单位,在金门、厦门全境清剿。

下午4时,海兵队第一远征队所属海兵队中士王小石带领着他的班,正在后世称为钢琴码头的港口执行清剿任务。此刻,他们逐步推进到码头深处,由于郑家的水手、士兵已经溃散,一路上,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由于进攻的迅速,码头基本没有受到破坏。

当部队来到一个隐蔽的泊位时,王小石中士看到了一样他很熟悉的物品。

9月26日

下午,在前一天接到命令后,海军上尉许可被从厦门紧急召回了临高。而对外情报局局长江山,则亲自在港口等着他。

“一路上辛苦了,本来你来回奔波,应当先让你休息一下,但是这次的发现实在太重要。明天上午,执委会就将召开一个秘密会议,会有一些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出席。”江山说道,“所以,今晚你还要辛苦一下,整理一个汇报材料出来。”

“这个我明白,今晚我就会把材料做好的。”

“你明白就好,此外还有一点,这件事是要绝对保密的,所以,一切都必须你亲手办理,其他任何人都不能插手。”

“是,我一定做到。”许可回答。

“那你先回家休息一下,过两个小时,我派人过去接你。今晚就在局里住。”江山说。

“是。”

许可回到了自己位于生活区的一栋别墅内,和其他大部分元老不同,并没有人在家中迎接他,因为许可是元老院中少有的未接受生活秘书的元老之一。不过别墅里还是很干净的,因为办公厅安排了一队“钟点工”,每天为这些元老打扫住处,即使他们出差在外。

洗完澡后,由于时间不多了,许可没有回到卧室,而是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恍恍惚惚之间,他回忆起了自己的人生:

许可出生在一个非常富裕家庭,是家中的独子,虽然父母因为工作忙,无暇照看,但他并没有染上富二代的不良习气,而是喜欢与书为伴,从小就成绩优良,是周围一片父母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高考时,一举考上了复旦大学。本来,这将是一个非常幸福的人生。但是大二时,因为一次突发疾病,父母在赶往上海的途中在高速公路上遭遇车祸,双双去世。此事给了许可以非常沉重的打击,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无法从自己害死了父母的罪恶感中挣脱出来。由于无法继续学业,所以许可参了军,被分配到海军北海舰队的水面舰艇上服役,在服役期间表现优秀,军队的环境也让他渡过了艰难期。在退役后他重返校园,毕业后,当了警察。

从警六年,从交警、刑警,到法制科,在他人看来,许可的职业生涯非常顺利,但是他却已经感到苦闷。所以当得知了穿越的消息后,抱着改变自我的目的,许可参加了。

穿越后,先是在海军负责内部保安,后来外派至对外情报局,正如海军人民委员明秋所言:“军警宪特岂不全了”。

在新的时空,许可有了许多新的经历,做了许多以往做不到的事情,也结识了许多人。

恍惚之间,门铃响了,局里安排来接他的人到了。

9月27日

上午九时,会议将在执委会大楼秘密召开,参加会议的人不多,只有执委会主席文德嗣,元老院议长钱水廷,国务卿马千瞩,军务总管何鸣,海军军令部长陈海阳,对外情报局局长江山,以及政治保卫总局第一副局长赵慢熊等七人。可想而知,会议的级别很高。

许可昨夜一直在准备汇报材料,忙到凌晨两点多才做完。为了保密,一切的材料都是他亲自动手。还由局长特批,使用了对外情报局收藏的彩色打印机。

提前十分钟,许可跟着江山进入了会议室,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执委会秘密会议室。此时的许可,身着笔挺的海军制服,手上提着一个公文包,用手铐连在他的手上。

参加会议的人员陆续到达,会议准时开始。

首先是文德嗣发言:“这一次把大家从百忙之中请来,可能大家还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是这样的,对外情报局在这次对郑家的作战中有了一些重大发现,为此特意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个会,好商量一下对策。

文德嗣简短说完,点头示意江山接上。

江山:“在这次霸王行动中,我局派遣许可海军上尉随部队一起行动,以方便就近收集情报,上尉在厦门有了一些重要发现,现在就让上尉来向诸位说明。”

许可先是将包里的文件取出,但是他并没有翻阅,因为内容他已经烂熟于心。

会议使用了幻灯机,屏幕上最先显示的是一个码头的照片,许可开始讲解。

“9月22日,海兵队第一远征队在后来称为厦门钢琴码头的郑家码头进行清剿时,发现了前段时间海军失踪的港海巡64号巡逻艇。”屏幕上紧接着显示出一艘小型单桅巡逻艇,从照片上可以看出,巡逻艇虽然外观不甚整洁,但大致状态还算良好。随后几张照片则是军舰的一些细节,可以看出有最近修补过的痕迹,但是船上原本配备的舰炮、打字机什么都已经被拆卸走了。

“经过检查,可以发现巡逻艇有最近战斗过的痕迹,只是损坏并不严重,而且已经被修理好了,但是艇上配备的武器都失踪了。”

“随后,我们对码头的俘虏进行了讯问。”屏幕上分别显示了几名男子的照片。“他们供述称,巡逻艇是前段时间由郑芝龙的弟弟郑芝凤带人开回来,放在码头进行修复。为了查明情况,我局在厦门进行了一次搜查,遗憾的是没能够捕获郑芝凤或者郑家其他的头面人物,据说他们要么逃离厦门,要么就在战斗中被打死,我们将会继续追踪。”此时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年轻男子的画像,标明“郑芝凤”。

“尽管没有捕获郑芝凤,但是我们还是有收获的,通过对捕获的郑芝龙幕僚的讯问,得知港海巡64号巡逻艇是郑家出了大价钱请人劫持后,再交给郑家的。”听到这里,会议室里有了一阵小小的骚动,转瞬又安静了下来。

“要把港海巡64号巡逻艇几乎完好无损的夺取,这不是一般的海盗能够做到的,因此,我们对是谁干的非常好奇。通过进一步的讯问,他们只知道是一个来自日本的切支丹教徒,保罗先生干的。而且除此以外,据说此人还答应给郑家提供大炮等火器,号称不比临高的差多少。”听到这里,会议室的各人面色更加凝重。

“由于郑芝龙对其是如何与保罗先生联系的秘而不宣,我们没能从幕僚处得到更多的信息。但通过对郑芝凤随从的讯问,我们得到了一张保罗先生的画像。”屏幕上显示出现了一张大约三十五到四十岁,正值壮年的典型东亚人的面孔,在他那双严峻的眼睛里,射出坚决的目光。没有留胡子,肩膀很宽,手脚壮健有力,黑头发鬈儿纷披在双肩。脸庞被阳光晒得黝黑,额头上已经有了深深的皱纹,看上去就是个饱经风霜的人。

赵慢熊不由坐直了身子。因为这是一张他很熟悉的面孔。

“在座诸位可能不一定清楚此人,但是想必大家都知道兰度元老。”许可停顿了一下,依他的内心来说,许可不愿意提及自己的同事,因为这会让他有一种出卖战友的感觉,但是许可也很明白自己的职责。“兰度元老最初来到临高时,政保总局曾对其进行过多次讯问,当时他提起过,在穿越时空时,他所在的小船遇到了风暴,当时船上有两名菲律宾船员,一名德国大副,以及一名日本人。”屏幕上这次出现了一个赤裸的白人男人的尸体照片,胸膛上有十字形的缝合线。“这是德国大副,因为在操纵台上撞破头部而死亡,就叫保罗。”许可有意停顿了一下,好让其他人整理一下思路。“两名菲律宾船员在遇到风暴后就失踪了,推测是被卷进了海浪中。保罗死了,日本人名叫黑尔,和兰度一起爬上了救生艇,但后来救生艇被浪打翻,从此失散,兰度没有再遇到他。”

屏幕上出现的是一张年约三十的东亚男子画像,短发,没有胡子,身形健壮,脸较白,额头光滑。“这是当时根据兰度的描述绘制的黑尔的画像,可以看出,两张画像十分吻合。”这张画像与前一张画像重叠在一起,轮廓,五官很相近。

马千瞩提问:“对这个黑尔,我们了解多少?”

“据兰度说,黑尔是保罗临时找来帮忙的,兰度认为他干过军火买卖。”许可回答。

“我问完了,你请继续。”马千瞩说。

“据俘虏供述,保罗先生有意与郑家合作在鼓浪屿设立一座军火工场,为此他向郑家提供了几件火器样本。目前我们尚未能缴获这些样本,不过我们找到了武器的试验场。根据对现场的分析,这些武器的威力相较我军目前的装备来说逊色很多,但是也已远超过了本时空所应有技术水平。”许可停了一下,在屏幕上连续展示了数张野外照片,从上面可以看到炮台,炮弹着地点,木靶等一系列物件。

“综合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黑尔并没有在风暴中死去。相反的,他活了下来,并且化身为一名日本的切支丹教徒,保罗先生,现在正在反对我们。”

会场上沉默了一会,文德嗣问道:“上尉,黑尔现在在哪里?”

“我们没能在郑家这里获得直接情报,所以目前尚不得而知。”许可说到此处,望了江山一眼,江山轻轻的点了一下头。“但是我们有一个猜想。”

“说下去。”

“在鼓浪屿的武器试验场,虽然没有缴获到大炮样品,但在现场我们提取了炮弹发射药残留物、弹头碎片等痕迹,我本人对这些证据进行了分析,发现了一些特别之处。”

许可停顿了一下,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之前说过,大炮的威力超过了本时空应有的水平,据观看过武器试验的人员所说,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是,这些大炮不需要点火,而是使用铁锤撞击尾部即可发射,这说明,黑尔制造出了一种新的发射药。通过对提取的发射药残余进行检验,我找到了一些水银的残留物。借助于大图书馆副馆长程咏昕的帮助,我找到了一种将硝石,硫磺,硫酸以及水银等混合制成雷汞发射药的方法。”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员相视一笑,显然,他们都听说了那个传闻。

“此外,在弹头中我还发现了黄铜的痕迹。这两个线索让我联想起几件事。不久前的马尼拉盖伦行动中,在战利品中发现了很多从西班牙的美洲殖民地运往马尼拉的水银和黄铜。还有就是西班牙人正在通过澳门的代理商大量收购广东的生铁,硝石、水银与锌锭被整船整船地从月港和安平运往马尼拉,这几种物品西班牙人以前很少从中国直接购买。而且,西班牙人甚至试图在广东招募铜匠和铁匠到马尼拉去干活,以前他们是只招募水手的。”许可说完停顿了。

“这么说,西班牙人正在改进他们的武装?”军务总管何鸣插话道。

江山回答:“目前我们还没有得到这方面的准确情报,但是根据现有的情况推测,这种可能性很大。”

“我们在马尼拉有人吗?”钱水廷问道。

“兰度正在前往马尼拉的途中,很快就到了。”江山答道。

“为什么会派他去?”钱水廷问。

“当发现了水银、还有西班牙人采购硝石、锌锭,招募铜匠等时,为了解情况,所以派他去,希望能在马尼拉建立一个谍报网。由于兰度元老对于马尼拉的情况有所了解,而且他是西方人,西班牙人对华人控制很严,我们没有多少选择。”钱水廷没有问下去。

此时,赵慢熊问道:“也就是说,即使兰度不申请,我们也只能派他去?”

“是的,他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是对元老院的一个重大威胁,我们必须弄明白,为此,可以不惜任何代价,必须尽快商量一个对策。”文德嗣总结道。

与会诸人都点头表示同意,而许可只是沉默的坐在那里。

江山对许可说:“上尉,你可以到外面的等候室等待。”

许可起身准备出去。

“不,我建议让上尉旁听这次的会议,毕竟他是第一手的亲历者,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要借重上尉的地方。大家有意见吗?”文德嗣说。

众人纷纷摇头表示没有意见。

江山首先发言,“马尼拉正在发生些什么,我们必须掌握。但是如果上尉的推断是正确的,那么兰度的处境就相当危险,我请求执委会允许,中止马尼拉行动,把兰度撤回来。等进一步查明情况后再做打算。”

何鸣紧接着发话:“进一步查明?没人去,怎么查明?这里不是21世纪,有其他手段。在这里,除了人,没别的方法。现在西班牙人正在改进他们的武器,并准备把这些武器对外出售,这非常危险,我们需要知道,在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江山反驳,“但这会让兰度很危险,毕竟,黑尔认识他,一个穿越过来的军火贩子,一晃变成了什么范那诺华伯爵,开着了一艘现代风格的游艇。黑尔不可能是个傻瓜,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会干掉兰度,然后更深的隐藏起来,再想找到他就难了。”

“那就让兰度低调些,别当什么伯爵,他不是007。”

“马尼拉的欧洲人圈子很小,一个新来者,无论如何都会引人瞩目。”江山发挥着对外情报局的专业特长。

陈海阳第一次发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打仗有危险,情报工作也会有危险。不能说有危险就不干吧。”

“但是这已经不是危险了,简直就是送死。”

“怎么会,不是说了,黑尔是不是活着,还有他是不是在马尼拉,这都只是推测,也许事实不是这样呢。可能根本就没有黑尔这个人,或者他不在马尼拉也不一定。”陈海阳说。

“但如果黑尔在的话,那我们就是送兰度去死。这次厦门的发现很重要,我理解诸位的关心。但这并不是去冒不必要的风险的理由,一旦兰度暴露了,根本不会给我们营救他的机会。现在厦门的行动还没有完全结束,也许前线已经逮住了郑芝龙,然后就顺藤摸瓜,找到黑尔。又或者我们可以训练一批菲律宾土著的情报员,他们将能更好的收集当地情报。困难很多,但是办法总会有的。总而言之,在这艰难的时刻,我们更应该同舟共济。”江山语调激昂地总结道。

“但是兰度和我们不是一条船来的。”赵慢熊突然开腔了。

会议室里突然静了下来,气温仿佛降低了几度。

“兰度是意外卷入的。对他,我们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他可能是黑尔的同伙,试图从内部颠覆我们。他是个雇佣兵。穿越后又在外游荡了很长时间,有可能成了双面间谍,正在为别的什么人工作。现在兰度已被接纳为元老院的一员,之前我们不知道黑尔的事,但现在,必须要确定他是绝对可靠的。”钱水廷插话。

“如果兰度不可靠,他就没必要告诉我们一张真实的黑尔画像。”江山反驳。

“也许,他担心我们对黑尔已经有所了解。也许,他是在坦白以后才遇到黑尔,又或者,他想让我们和黑尔鹤蚌相争,他在后面渔翁得利。”钱水廷猜测道。

“在见识了元老院的实力后,我不相信兰度会做出如此愚蠢的选择。”

“这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一个人统治的世界,总好过500个人的世界。正如我所说,我们必须要确定,他是绝对可靠的,这就是他证明的机会。”

“那依钱议长你的意见,我们应该怎样?”

“兰度的任务应当继续,可以通知薛子良,对他予以监视。”钱水廷提出他的方案。

“如果兰度没问题,但因为他被黑尔认出,结果遇害,这个责任谁来承担?如果他有问题,躲在马尼拉不回来,难不成薛子良还能打进去,把他逮回来?还有黑尔怎么处置?”江山的意见很尖锐。

“那江局长你的意见还是中止行动了?”

“是的,暂时中止行动。在得到更多的情报后,再做下一步决策,否则可能会打草惊蛇。”

“当通知兰度中止时,就已经惊动了。”钱水廷坚持。

“那你就是始终坚持兰度有问题了?这样没有证据的就怀疑一位元老的忠诚,不合适吧?”江山冷冷地问道。

“这个。”钱水廷一时语塞。

“好了,不要吵了。”文德嗣适时发话了。“都是为了工作,为了元老院,不要为此搞得不愉快,都冷静一下。”钱水廷和江山彼此对视一样,然后转开视线。

“你们说的都有道理,当然,没有证据就怀疑一位元老的忠诚,这样不好。但兰度的情况有他的特殊性,对他进行一些考验也不坏。在马尼拉有一个黑尔正让我们头疼,还是应当先抓住重点嘛。我认为,兰度的行动应当继续,但我们应当做好妥善准备,俗话说得好,别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为此,有必要准备一个B计划。”

众人点头称是,文德嗣继续说,“我建议,让上尉”文德嗣转过头看了看许可,许可立即起身立正。“让上尉带领一支特遣队,前往马尼拉,监控事态,支援兰度,捕杀黑尔。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与会众人虽觉得这个方法不是最完美的,但却也是目前可行的,因此都没有意见。

江山提问:“这个特遣队如何组成呢?”

何鸣说道:“可以由海兵队和特诊队的人员联合组成,人数不要多,关键是精干。”

“我们对外情报局也可以派几个人加入,事后他们留在当地建立情报网。”

钱水廷问:“特遣队里只许可一名元老吗?”

“我觉得以上尉的能力,他一个人够了。”文德嗣笑道。

马千瞩说:“特遣队怎么过去?”

陈海阳回答:“海军最新建造了一艘快速运输舰,用于紧急行动,可以用这个。海况好的话,10天就能到达。”

“很好,这样问题基本解决了,上尉,你有什么要问的吗?”

许可站起身来,“我需要得到指示,如果兰度叛变,我应该怎么做?”

文德嗣稍稍沉默了一下,“如果兰度叛变,我们应当按照法律,将其带往元老院的特别法庭以接受审判。但是,无论如何,保持元老院的团结和稳定是最重要的。”

许可敬了个礼。

“既然这样,那就各自开始准备吧。另外,也要给上尉一些时间,安排一下个人事务。”文德嗣微笑着,露出一种男人都懂的笑容。

会后,许可同着江山返回对外情报局,半响,江山开腔了:“文总最后说的话,你明白吗?”许可默默的点了点头。此后,两人相对无言,回到总部。“回去以后,你可以向东方助理汇报,他会为你做具体的安排。但是,他不会知道你去马尼拉的目的,这一点依然绝对保密的。”“我明白。”

5.0
1人评价
avatar
S
0

印象正文里没许可出任务的段子。再者,程婊的炮友不是江山局长吗?

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