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北方之行》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北方之行
作者ID
北朝论坛 knifers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北方,沿海
内容关键字 勘探,侦查外交兼贸易,镶铀长剑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2-02-25
最近更新 2012-02-25
字数统计 (千字) 7



下面会有XX加编号的地方,那代表一个还没想好的人名或名称。。。有意者可以加入。。

这里面有一些是一些几个篇章的片段。。不过懒得再补另外几篇了所有都杂合在这一篇里。。所以段落之间会显得有点支离破碎的感觉。。

第一章

“真是一把好剑,就是不知道北边那个老混蛋能不能欣赏得了。”裁决号机帆巡洋舰的底层货舱内,王瑞相正得意的挥舞着一把造型华丽的长剑。“希望这次买卖能值得……”

此时XX1正走进来。见到王瑞相手里的剑,顿时脸色一变,紧接着转身就逃出了船舱。

“矫情……”王瑞相撇撇嘴,把手中盘龙拱云金光灿灿的长剑插回了同样是华丽无比的剑鞘,然后收进了一个依然是贴金镶银绚丽耀眼的金属盒子里。“不就是点辐射么,小时候玩起这东西来一个个都疯得要死,现在一个个倒是恨不得用铅把自己包起来似的”

说话间,XX1已经再次回到了船舱内:“这不是那时候不知道嘛。再说了,我还想着大业已成后能带着后宫和一个整编营的子孙巡游世界呢。”

“咳。这倒也是……”王瑞相脱下身上厚重的铅芯防护服,挂在一边。“现在我们到哪了?后面的人怎么样?”

“刚刚过了汕头,估计明天就能到台南。后面那帮家伙才在海上飘了几天就又受不了了,都急着想爬到陆地上去。”XX1翻了翻随身携带的地图。“计划咱们要在台湾进行为期两周的考察,希望到时候那片土地上的人们会好客一些。”

“荷兰人绝对会好客的,至少在咱们将货款交清前都是。”王瑞相随便找了个箱子便坐在了上面,顺手拿起散落在箱子边上的一本书册。“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会像咱们希望的那样。”

“这没什么区别,”XX1侧过身子,指尖弹了下身边那个装满了刀剑的箱子,“如果他们不懂的话,咱们就来让他们懂。”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而这——”他转身面对着被塞得满当当的货舱,豪迈的一挥手“就是第一步!”

裁决号机帆巡洋舰是临高下水的901系列机帆战舰的第一艘,也是此时本世界最先进的战舰。三门130mm后装线膛炮,两挺打字机,两挺37mm单管快炮,一具三联装火箭发射架——后面这俩是王瑞相为此次北上行动特地强烈要求加装的——足以应对本时空任何一支海上力量。以至于王瑞相在接下此次行动的指挥权后,曾经夸口说:即便是自己一方全部船员都喝昏了,跑战场中间熄火降帆下锚睡大觉,而西班牙无敌舰队的那些精灵族战舰开了隐形瞬移夜视等技能,启动符文动力,在茫茫黑夜的海面上无视风向海流的寻找到自己并一路摸到距自己三海里处才被发现,自己也完全能一边戴上白手套冲泡一杯咖啡,一边不慌不忙的指挥战舰升帆点火起锚,轻松的甩开一窝蜂冲上来的敌舰顺便再用密集的火力射冲最前面的那艘敌船一脸。甚至就算再回头去歼灭敌舰队都不是难事,根本轮不到要提着喷子去和西班牙罐头们肉搏,更不要扯点火药库了。

实际上此次北上的准备十分充沛,除了这艘机帆巡洋舰外,还包括两艘运输船——同样全部是机帆动力。随船带有六十人的海兵队,一百支备用米尼步枪,两门12磅山地榴,即便是水手也人手一把海军刀,甚至连刚研制出来的还未经实战的转轮霰弹枪都带了十支。每名元老除都携带着自己的SKS外,还额外配一把自动手枪,每艘船上都各存放有两挺装了两脚架的自动步枪以备不时之需。

而在刚要启程时,却又出现了问题。在XX2那里听闻了其对XXX1蒸汽机及其锅炉担忧的牢骚后,王瑞相立刻回来要求对这三条船的蒸汽机和锅炉进行一次检修。只是此时出发的日子已经临近,大改已经来不及,于是王瑞相只好退而求次,用了最简单的办法:将锅炉通往蒸汽机的一根铁制管道拆掉,换成了一根管壁很薄,又勉强能承受锅炉正常压力的铜制管道。这样一来一旦锅炉压力过大,又薄又软的铜管将首先被撕裂开,将压力泄出,以保护锅炉。不过泄压喷出的高温蒸汽对舱内船员依然是个威胁,于是又在铜管周边加了一层隔板,将喷泄出的高压蒸汽导向甲板上。不过甲板上人来人往,没多余空间来缓和蒸汽的喷射,于是最后决定将喷泄口开在了烟囱里——理由很简单,当锅炉挂掉的时候,烟囱也没使用的必要了。

于是经过一番折腾,舰队才终于起航了。当时这只舰队由两艘机帆运输船和一艘机帆巡洋舰组成,另外还有十几艘要前往香港和广州的同路船跟随。

“这不是第一步,不过是必须得走的一步而已。”王瑞相边随口敷衍着边信手翻手中的商品手册。说起来,这些附着精美线条画的商品手册却是这一趟北方之行除给养外准备的最多的物品。这些硬皮册子是准备在北方之行中向可能的贸易对象发放的宣传册兼商品选购单。为了防止有人会将其丢弃,商品手册印刷的相当精致,而且在扉页上还印有今明两年的公农历。

一如在临高商场里的手册一样,这些手册的前半部分都分门别类的详细描述了临高所能提供的商品的外观、性能、质量和价格等贸易必须的数据,一些产品还附有线条勾勒的素描图——储备相机的余量已不足以干这种大批量的消耗,因而只好从简使用这种古老而有效的手法。而手册的后半部分则是临高要收购物品的信息,为了方便土著们阅读,大部分手册都是用的繁体竖版印刷。任何拿到这些手册又有与临高通商意愿的人或势力都可以很方便的通过这本手册明白如何进行交易。根据发放对象的不同,各手册之间都有一些小小的差别。有的是在商品内容上,有的是在定价上。

两艘机帆运输舰和一艘901巡洋舰的货舱里都装满了为此次北上行动准备的各类物资。

在对北方进行侦查外交兼贸易的综合行动的提议被通过了之后,各部门就开始了积极的准备。经贸口希望开展与北中国各势力的商道,军事口希望能为接下来即将在大明沿海的一系列行动进行一次实地考察,情报口希望能借机把触手伸的更远。而且一些不便由土著运输的物资人员也将藉此机会送往预订地点。

而其中,除了对长三角和登州的侦察,以应对接下来天灾人祸引发的流民潮外,另一个重点就是与满清的贸易。

对满清的贸易是很早就有过一番争论的。最后的讨论结果是,不管刘郑明清朝日还是欧洲人,对临高来说都没什么区别,都是要被消灭的对象。

当然若是对临高有利的话,元老院也不介意在将其消灭之前先做点生意。

贸易的商品则没什么争论的——实际上临高对外贸易的大批次商品终究也就那些——糖、盐、调味佐料一类的香料,顶多再针对满清的特点添加酒、成品药、羽绒服等专门的商品。

只是很显然,这些虽然可以让这单贸易获利甚多,但终究很难大批量获得临高最急需的物品——贵金属、人口和马匹——满清也同样需要这些来支撑统治和战争。

而王瑞相手中的,则是要到满清手里的那批里的一本。这批手册与其他手册最大的区别在最后那栏“兵器”上——由于满清对外贸易极端的保守,元老院认为要让满清松口并愿意交易一些其本身都很需要的物资,就必须拿点什么来打动满清高层。于是在这些手册中,原本只有铠甲防具和一些冷兵器的目录上,添加了一个足以让满清动心的商品——千磅攻城炮——这也是目前为止元老院唯一允许对外交易的热兵器。

这种整套系统重达二十多吨的钢铁巨物虽然对临高来说只是一种落后的前装滑膛炮,但其能够将千斤炮弹以六七百公里的时速抛射到四五里之外的强大威力相信能引来不少买家。想来一直为明军可以据城固守而郁闷的满清高层是会很乐意花数近千匹马或上百吨铜钱来换大炮的。

“可惜没能带个实物过来。”王瑞相捧着手册对着大炮的那一页不住叹息。其实舰队刚启程时是带了一门样炮的。二十多吨的重量使得没什么船能轻易搭载,于是临高拉出了一艘两百吨级驳船来运载这门大炮,又专门拨出了XXXX2机帆运输船负责拖曳。只是这并非是送给皇太极的,而是准备要运往广州。广州大世界此时已经建成并营业了一段时间,但商业口始终都觉得应该挑个良辰吉日办个开业仪式,而且大世界里还要有个大家伙镇场子。于是这第一门铸成的出口专用炮就被拨给了大世界,除了按照当初的设计将炮摆在商场门口的大广场上作镇店之物外,这之前还要在开业时以最远射程发射一枚红色水泥弹以讨个红彩——当然明眼人都知道在广州城外四里处的要塞内摆放一门射程五里且可以轻易摧毁任何城墙的大炮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此时船舱里唯一准备用于出售的武器就只有几百把封装在木条箱中长短不一的刀。这些刀是临高商品高低搭配中的低价倾销部分。当然这里的低价仅仅是与临高的普通商品相比。为了降低成本,这些刀不过是直接按需求的规格挑选钢铁厂中轧出的宽一到两寸不等的钢带,将其切成长一到三尺的等长毛坯,然后一同打磨开刃,经过简单的热处理和表面处理后,在把手处垫上两块木片再绕上一层麻绳就成了一把直刃刀。所有的加工都没什么差别,唯一的区别不过是窄钢带用于制作细长的直刀,而宽钢带用于制作直背大砍刀。受益于最后的热处理和表面处理,这些刀的表面都十分细密而光亮,在本时空可以算得上是中等了。在临高,只需要占用机械厂的一条简单的生产线,就可以达到每天两三千把的惊人产量。为了节约成本,这些刀甚至连鞘都没有,只是简单的麻布一包外面绳子一捆就码进了标准运输木箱内。即便如此,还有人不满足。在经过细致的计算后,机械厂将切钢带的工序由直切改成了斜切,由此省去了磨出斜尖的工本和料件,使得成本又下降了4%。

而商业口从工业口手里拿到廉价货后,不甘心将质量相对于这个时空相当优越的刀当低档货卖出。只是目前商业口正在为是将把手缠红绳打汉刀的名头,还是缠黑带挂唐刀的招牌而犹豫着。因此此时船舱里的刀把手上缠的依然是普通的青色麻绳。唯一例外的就只有铅盒里那把准备送给皇太极的王者之剑。

其实一开始没谁想着要制作这么一把剑。只是有人提到可以拿点东西去祸害一下鞑子时,立刻就有人想到了被封在危险品仓库深处的那块石头。当初那个海商献宝似的将这块冒着莹莹绿光的石头拿到XXX办公室的时候,当值的XXX3噌的一下就从窗户跳了出去——常混迹在那些无聊的军事论坛来消磨时间顺便找下优越感的废材死宅们,虽说不一定能分辨出金刚石和水晶块,但对这大名鼎鼎的物件可是如雷贯耳。

只苦了那位可怜的海商,兴冲冲的来献宝,结果赏没讨到,反而被几个身穿白色厚衣的蒙面人拖到一个黑房间里,又冲又洗了大半天,接着又问了半天话,然后才被放了出来。

而元老院这边,在身穿土制防化服的政保人员将审查报告递交上来,确定这不过是该海商无意间在西南获得这块矿石并当做珍宝前来临高兜售后,便对如何处理该矿石犯了难。很显然,临高在四十年内都绝对不可能在核能技术上有任何应用,收下了的话只会白白占空间,而且还必须要人专门去管理。但是要把这东西再退回去显然更危险。于是最后临高用几块大面镜子换走了这块铀矿石,并封存起来。

于是现在就有人提,可以用这放射性物质做个夜光的玩意,送给皇太极,保证他几年内就因辐射而嗝屁。

但经过一阵激烈的讨论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对满清没必要搞这种下手,将来大陆攻略的时候几万陆军足够从江南推到西伯利亚的了。而且放射性物质的加工运输保管都是十分危险的活计,中间一旦出了什么事周边人员都会悲催了不说,将来开片的时候万一有个炸弹或炮弹把这东西轰了的话就麻烦了——人轰死几个没啥,而这东西碎了之后再随冲击波散开来的话就得划无人区了。

就在大家准备将这块矿石再抬回去封存上个几十年时,施建涛忽然出来表示这东西并非全无用途——为了让与满清的通商更容易点,送给皇太极点礼物也是可以的。而对于临高来说,在出口物品限制的情况下,能送给皇太极的最恰当的礼物就是一把剑。

当然这不会是一把普通的剑,临高目前的冶金水平加上后世的设计理念,最后的出品将是一把是个男人都会在看到之后第二秒就迫不及待的想将其占有的精品。在这个世界会算得上是上品之作不说,在原时空,这么一把剑也足以卖上个数百美元。

最后还要在这把剑上加点粉饰——在宣传的嗷头中,这是一把王者之剑,只有成王者才有资格拥有它。作为其意义的彰显,在黑暗中,这把剑将释放出金色光芒。

而那块矿石的用途也就在此了。能夜光的无非是稀土那样的储光放光和放射性的自发光两种。稀土地远难冶炼发光也太暗淡,而铀矿石的放射性的光芒是绿色的也太难看,因而施建涛准备用第二种方法的延伸——利用放射性激发荧光剂发光。这种技术在后世曾经被广泛用于各类夜光制品,直到90年代后期稀土储光材料普及后才淡出市场。

为了制作这把剑,施建涛用上了专门用于制造XXX的XX钢,在经过一系列的加工做出剑大概的样子后,又拉来了几个原本是搞首饰或金属加工的归化民工匠来准备将剑表面修饰得精美华丽一些。只是这些工匠们原本技艺就不是很好——如果技艺好的话就不至于沦落为流民了——而且对于这种华贵的装饰并不在行。于是最后施建涛不得不找了几个对美术设计比较在行的元老参考并设计出了样式,然后找工业口的人,将金黄色的合金装饰镶嵌在剑身上后,又用各类机床雕琢了一通。最后才让那几个工匠将剑身细细的修了下边角纹路。

当然这还远不是结束,接下来才是重点。施建涛从那几个自以为参与制作惊世骇俗的僭越之物而颤颤发抖的工匠手中拿过这把盘龙拱云光芒四射的长剑后,又立刻马不停蹄的跑到化工部。这里将完成从利剑到宝剑的最后转变——给剑加上夜光材料。

夜光的核心——那块铀矿石就放在化工部。不过并非是一整块,而仅仅是指尖大小的一点——激发荧光剂发光只需要这些就足够了。身穿有铅制夹层的防化服的工人们将这块矿石从铅盒里取了出来,粉碎后与荧光剂混合,然后小心翼翼的粘合在剑上。为了防止被刮蹭掉,这些夜光剂大都被涂在了剑表面低洼和下凹处。

当最后宝剑出炉后,却没几个元老前来观赏。受后世传媒宣传的影响,辐射的恐怖已经深入人心。于是施建涛花了几天检测了下效果后,便脱下厚重的防护服,把剑丢给土著学徒们并让他们来制作剑鞘和容纳宝剑的铅盒,自己却回公寓消遣去了。

类似的内容还是放同一个帖子里吧

第二章

北上同人的延续、、 王瑞相在北方行动中的部分笔记

1631年X月X日,

抵达台湾南端的高雄。这是待选的几个准备建立在台湾开拓点之一。附近一片荒芜,但土地肥沃,资源比较丰富。只有少量土著在此定居。由于勘探队要在此进行为期数天的考察,期间舰队也将在此停歇。

X月X日

访问了高雄以北百来里,荷兰人占据的大员城。此时临高与荷兰的暂时贸易合作关系使得荷兰人对北方舰队的到来并未表现出太大的敌意。向城内的商务代表询问了下当前的状况,大员的荷兰商人对和临高作生意很感兴趣,只是舰队没有多余的地方来搭载货物了。我曾问他们愿不愿意出售条大船,只是似乎没人愿意。

在此补给了水和新鲜食品后并未在港内停留,而是在城南的一个港湾内停留了一夜

X月X日

继续向北,中午路过郑家占据的北港。虽然有数万大陆移民的建设,但此时这里依然不过是个又破又小的小村镇,看来郑芝龙的确是如同史书上说的,只是把台湾作为一条退路。或许是我以未来的视角看,眼光太高了吧。XX2和XX4想突袭北港削弱一下郑家的实力,但另外几个元老不同意。我也觉得这里迟早会被占下,人口物资啥的终究会变成我们的。不如先让郑芝龙当下运输队长吧。舰队在此只是略略向陆地靠近了一下,并未停留。看到我们的舰队,北港内有些骚动,有几艘帆船驶出码头意欲拦截。只是北方舰队这边的新式机帆船满帆时航速不下12节,很快就把那些帆船甩没影了。

X月X日

舰队到达了台中附近,此时这里被大肚王国统治着。舰队继续北进了一段距离,在苗栗附近停了下来。经过与土著的简单交流,我们用一点调味料和土著们交换了一些鲜活的家禽和一些水果。随后几天里勘探队将对周边的一些资源矿产进行探查。

X月X日

为了勘探资源和地形,从苗栗到新竹这几十公里路花了好几天。今天我们到达了西班牙占据的淡水地区。我们决定先在外围休整一夜。

X月X日

抵达了西班牙占据的淡水。舰队没有靠岸,只有运输船卸下的两艘三角帆船,打着澳门馈赠的葡萄牙商贸旗帜,搭载着商务代表以及十几名侦察员和商务人员上了岸。

商品手册中有一批是送给西班牙人的。不出所料他们同样很愿意与临高进行贸易,只是他们依然不愿意出售船只。于是当天我们就离开了淡水,准备前往基隆。期间勘探队考察了大屯山,据后世资料这里有丰富的硫磺。

X月X日

舰队依然远远的没有靠港,只放了那几艘运输艇去造访了基隆。西班牙人对临高人员的到来反应很平淡,只是对商务代表居然能够凭借几艘那么小的舢板也能远渡海峡表示有些惊讶。不过这里有人愿意出售船只,商务代表过去看了之后发现那只是一艘百吨小船,价格还相当昂贵,于是只好作罢。想来在这个船在海外跑一圈金银就哗啦啦的流进的时代,也是不会有几个人会轻易出售自己的财路吧。运输艇队补给了淡水和新鲜食物后离开了基隆,不过留下了一些包括丝绸和几面镜子在内的货物待售。此时大舰队正停泊在基隆以东的海岸。勘探队要探查这里的金银铜矿和煤矿。

X月X日

勘探队带着一些矿石回到了船上。途中我曾经让运输艇回到基隆和淡水,询问几个月后会有大船队来一趟,有没有谁愿意用银或铜或者其他一些原材料来交易一些丝绸茶叶和瓷器。几个跑日本商路的商人表示到时候自己或许可以购买一些。临走前我们从基隆的商人那里取回了货品出售换来的白银和鹿皮。

舰队开始调头一路向北。接下来我们将前往舟山群岛。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