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卓一凡与练霓裳》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笑看风云淡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5-3-13

最近更新时间:2015-3-13

正文

卓一凡与练霓裳

冯大帅的事抄的,小说《白发魔女》也抄得!

卓一凡行了许久,到了南宝镇,巳近是中午时分,天色沉暗。卓一凡担心下雨,幸好派出所已经在望。

步入派出所,所内疏疏落落,只有几个来办事的平民。卓一凡走过大门,忽见一个妙龄少女,匆匆走出,身着髡贼的黑白“公人”制服,容貌说不上绝美,却也杏眼流彩,虽是惊鸿一瞥,也觉意夺神摇。卓一凡心想,若她到了街上,碰着大雨,那就糟了。

办完登记手续,卓一凡走到街上,忽然雷声轰轰,乌云蔽天,大雨欲降。卓一凡游目四顾,忽见街边有个小亭,卓一凡道声“侥幸”,这小亭正好避雨,于是迈步入内,外面雷声接连不断,大雨已是倾盆而下。

忽然眼睛一亮,亭中的板凳上,竟然躺着一个妙龄少女,正是在公所中所遇的那个女子,看他海棠春睡,娇态更媚,卓一凡是名家子弟,以礼自持,几乎不敢平视。见她睡得正酣,又不敢将她叫醒,心想:若她醒来,岂不误会我是个轻薄之人,于几乎不敢平!是放轻脚步,走到近亭口之处,盘膝静坐,看外面雨越下越大

,虽然心头鹿撞,想那少女颜容世间虽不及在江南见过的美姝,却别有一番气质,但却连看也不敢回头去看。

坐了一阵,卓一凡忽觉有些寒意,心想:我是一个练武的人,犹自感到寒意,那个少女怎生抵受,只怕要冷出病来。又想道:“孤男寡女,虽然避嫌,但若眼见她将因寒致病,于心何忍了避嫌事小,宁愿她醒来怪责我吧。于是又放轻脚步,悄悄走入亭中,脱下身上大衣,轻轻盖在她身上。又蹑手蹑脚,退了出去。走了几步,忽听得背后那少女翻身的声响,卓一凡不敢回头,但听得那少女厉声斥道:“大胆狂徒,敢来欺我?

”卓一凡忙道:“小娘子别见怪,是我见这寒意迫人,怕你受冷,所以冒昧给你添衣。那少女忽然叹了口气,说道:“请你回过头来。”卓一凡好生奇怪,回过头来,还是不敢平视,那少女将大衣递过,说道:“先生适才举动,我都见了。这南宝虽是偏僻地方,却也算太平,少有乱来之人。我又是在编民警,敢动我的二货也不怕被送去劳动营吃几年的苦。”卓一凡心想这女子说话怎的如此坦率,面上热辣辣的,又听那少女道:“我刚才骂你,是故意吓你的,你可不要见怪。”卓一凡皱了皱眉,心想怎的这样喜怒倒颠,骂人当玩耍的。

少女忽道:“喂,你叫什么名字!我还未请教你呢。”卓一凡把姓名说了,转问少女,少女道:“我姓练。”外面雨声渐止,一阵风刮了进来,少女衣袂风飘,姿态美妙,卓一凡突然想起“霓裳羽衣”的说话,冲口说道:“叫做霓裳,岂非甚好?”那少女忽然面色大变,喝道:“你是何人,从实招来!”卓一凡惊道:“我就是卓一凡嘛,练小姐嫌这个名字不好,一笑便是,何必发怒。”那少女双眸闪闪,眼光如利剪一般直盯着他,听他说后,静了下来。道:“我又发怪脾气了,我就叫练霓裳。我没有出示证件,而你却知道我的名字,我还当你是首长们最近说的潜入临高的蟊贼。听说他们费了不少工夫打探临高的事情。”


卓一凡道:“我只是个落魄大夫,懂点三脚猫的医术,来这谋个营生。”练霓裳点了点头。忽然向卓一航行来,衣袖一拂,闪电般的捉着了卓一凡的手腕。卓一凡大吃一驾,涨红了面。试用力挣脱,练霓裳把手一松,道:“你这个大夫还有点功夫在身嘛."卓一凡道:“祖上的一点防身本事,行走在外,图个平安。倒是小姐不似一般女子,有点本事。”

练霓裳道:“这是首长们教的,叫什么马伽术。和从前在大明见过的那些武师手法不一样,挺实用,有时候连陆军的大个子都不是我的对手呢,别说市井小贼了。教我们这手的是个高高大大的薛首长,还有个夷婆子,听说是薛首长的相好,人不错,就是味道挺大,也不知道薛首长怎么好这口。”卓一凡道:“蛮夷之技,有何可言?”练霓裳目光闪闪:"要不你当我陪练吧,南宝这边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就算有,也多半还惦记着男女大防,怜香惜玉什么的,首长也说这风气还不能完全改过来。”卓一凡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卓一凡回到医铺,将练霓裳一事说与众侠听来。黄真说道:“这事做得,卓兄一表人才风流倜傥,若能迷得那女子为我等打探情报,倒也省事。”

(中间卓一凡迷上练霓裳这种风花雪月的文字俺写不来,就直接跳到卓一凡为爱卖队友后吧)

晚霞渐收,新月初上,卓一凡和练霓裳并肩缓步,从公所慢慢走回。练霓裳靠着卓一航,眼波流转,忽然低掠云鬓,欲言又止。卓一凡觉她吹气如兰,心魂一汤,急忙避开。练霓裳笑道:“你现在还怕我吗?”卓一凡道:“我不知你为什么要令别人怕你?”练霓裳道:“你不说我是澳洲人培养的么?我并没有立心叫人怕我,大约是我不遵大明的规矩,所以你就怕我了。”卓一凡忽然叹了口气,心想练霓裳秀外慧中,有如天生美玉,可惜没人带她走入“正途”。

练霓裳问道:“好端端的你为什么叹气?”卓一凡道:“以你的本事和机敏,何必在澳洲人手下混?”练霓裳面色一变,说道:“澳洲人有什么不好,临高总比官场乾净得多!”

卓一航低头不语,练霓裳又道:“你今后打算怎样?难道还想当官作,像你祖父、父亲一样,替皇帝老儿卖命吗?”卓一凡决然说道:“我今生绝不作官,但也不作强盗!”练霓裳心中气极,若说这话的人不是卓一凡,她早已一掌扫去。卓一凡缓缓说道:“我是武当门徒,我们的门规是一不许作强盗,二不许作镖师,你难道还不知道?”练霓裳冷笑道:“你的祖父、父亲难道不是强盗?”卓一凡怒道:“他们怎么会是强盗?”练霓裳道:“当官的是劫贫济富,首长们是劫富济贫,都是强盗!但我们这种强盗,比你们那种强盗好得多!”

练霓裳停了一停,说道:“我家本在苏杭,父亲是个儒生,有点薄地,教书种田为生。不料当地豪门看上了我家地皮,还想染指我身,勾通了官府,把我家土地谋了去。父亲个性秉直不从,合家流亡广府。适逢首长在广州办慈善,将我家合家收了去,连霓裳这名都是首长取的。现在父亲在首长那当个小吏,我这特立独行的个性还有首长愿意收做差人,眼下生活比在大明好多了。”

卓一凡道:“不肖官吏害人,在下也有所耳闻,然则毕竟只是少数,当今圣上励精图治...”练霓裳冷笑道:“少数?你且看看这么多来投临高的穷人,他们都是什么遭遇!”

卓一凡道:“好,随你说去!但人各有志,亦不必相强!”练霓裳身躯微颤,伤心已极。卓一凡看她眼圈微红,泪珠欲滴,怜惜之心,油然而生,不觉轻轻握她手指,说道:“我们志向虽或不同,但交情永远都在。”练霓裳凄然问道:“你几时走?”卓一航道:“明天!”练霓裳叹了口气,再不说话。过了好久,卓一凡才归转话题,叫练霓裳谈临高的奇闻轶事,而他也谈京华风物,两人像老朋友一样,在月亮下漫步闲谈,虽然大家都不敢揭露心灵深处,但相互之间,也比以前了解许多。这一晚他们直谈到深夜才散。


第二天一早,卓一凡向练霓裳辞行,练霓裳希知他去志甚坚,也不拦阻,当下各道珍重,挥泪而别。


忘说了补设定了。

卓一凡一直没有暴露身份,只是在众侠行动前因儿女私情反水,传递消息给练霓裳叫她小心,然后练女警向上呈报。事后卓一凡作为污点证人被政保局放过,卓一凡也因私情和在临高的见闻以及武林群侠团灭的疑团浪迹江湖中立。

另外练女警的个性参照小说,还是个性独立的女汉子心,到了临高后也不愿当首长的小妾,而是报名去了警察部门。有本事有能力分去南宝镇场子也不错。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