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南京政事堂镇压儒生事件始末》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南京政事堂镇压儒生事件始末
作者ID
北朝论坛
  • petrus(白话版)
  • tr19821201(文言版)
  • 念力(漫画版)
  • 家有布熊(动漫版)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南京
内容关键字 大阶梯事件,社会变革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2-04-18
最近更新 2012-08-09
字数统计 (千字) 5



南京政事堂镇压儒生事件,亦是历史学家们俗称的“大阶梯事件”。

南京政事堂镇压儒生事件.video


正文

南京政事堂镇压儒生事件始末

1638年,澳宋殖民部在江浙地区业已兴建多处商城,兴办大量产业。是年后金破口于通州,澳宋登州基地2个营前往接应德隆商行棉花收购及财务部门回撤,于徒遭遇高起潜所带之关宁军,发生冲突,关宁军惊溃。

由此变故,原定东撤天津港计划为数万清军所阻,被迫向北京城靠拢。大队行至东直门附近,遭城头明军发炮攻击,营属步兵炮随即放列还击,引爆城头炮位火药,一时北京阖城大震,俱言城破,哭声震天。

崇祯乃散诸皇子女至外戚家,有田贵妃所生朱慈照,为贵妃家人带出永定门逃难,被澳宋侦察部队收容流民所获,随大队南下至东营上船南送临高。次年,卢象升任南京兵部尚书。

1640年三月,北京为李闯所破,南京乃立朱慈照为弘光帝,建政事堂,颁明定国是诏、国政维新诏,聘请澳宋人员为政事堂顾问,梳理政商。

当年10月6日,光华门外4家私营棉纺厂工人及家属组织万人游行,抗议贵戚业主盘剥工人,要求比照澳宋劳动法提高待遇。内务尚书卢象升下令驱散,为澳宋顾问所止,建警察防线,拦阻工人于城外,政事堂会同澳宋社工部与工人相商三日,为各工人改定官定协议,事遂息。

次年3月15日10时,复社首脑,礼部尚书钱谦益等人以国政维新诏废除科举、官办新学、禁止裹脚、严禁宗族私刑、废止仆役身契等诸条“弃绝圣道、毁灭人伦”,集会江浙皖士子儒生4千余人于半山园,午后2时即向通济门内政事堂游行出发,沿路高呼要求朝廷“清理群小,任用贤儒,匡复圣道”。并于沿途书肆抢出新学书籍焚烧毁弃。警务署申报弹压,内务尚书卢象升言“此皆国家精气,不忍伤害。”不令警察驱散,仅遣一小厮见钱谦益,令其“勿烧书肆,勿扰生民,勿有辱斯文。”

时政事堂澳宋社工部值班顾问白多禄接警务署报告及卢象升回复,即刻通知陆军顾问林深河少将、海军顾问许可中校前来会同电询临高,临高随即召开执委会紧急临时扩大会议。

3时执委会电报到达,授权顾问组:“允许使用一切本管可靠力量带实弹镇压,务求达到有效之最大威慑。”电中并有“我们改造世界的事业是正义的,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而决定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是我们事业的重要问题。赞同我们事业的,是我们的朋友。反对我们事业的,是我们的敌人。对待朋友要像春天一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冷酷果决。”之语。执委会同时电令驻紫金山步兵一营入城军管,驻浦口海军分队待命炮舰两条载海兵一连于下关登陆。

林深河得令,即集合政事堂中澳宋宪兵一连,以一排看守政事堂,自带2排人前去弹压。时游行人群已至政事堂前台阶下,白多禄带人自政事堂守卫库房拖出连珠机枪一挺要林深河带去,为许可所阻,林深河亦言此物现只一条弹带,还是留备看守大门为好。

林深河、许可带两排宪兵于台阶上正门前广场列双列战列横队,举枪待游行士子登上台阶进入广场。先入之士子见战列严正不敢继行,奈何后面士子鼓噪向上,拥挤向前,更有小厮状之人于后声言彼等外强中干必不敢开火,只要众人戮力向前其人自退云云。

此时许可即请示林深河是否劝降,林深河乃言:“既要最大威慑,何废口舌劝降,排枪即可。”

许可大惊高呼此是乱命断不可奉,并对宪兵声言林少将之命切不可从云云,宪兵闻之则面面相觑。

林深河闻则色变,立招帝国长女团缴其械带走,临场对宪兵以执委会电报所言做政治鼓动,完毕即发令射击。

枪声甫响,士子前排立仆数十人,余者惊号四散,反身拥回者多互踩儒衫衣角仆倒沿台阶翻滚而下,亦有惊惧不辨方向者反向宪兵侧边处奔逃,亦俱为二三次排枪所毙。林深河继又发令以刺刀队列前行驱敢,士子皆丢弃横幅旗幛号哭而逃。

林深河以队进至台阶底部为止,即行拘捕救治仆倒于地未逃之人。其时钱谦益坐轿逃出,不敢回家入前湖畔别馆躲避。恰松江名妓柳如是来访寄居于此,乃劝钱谦益跳水殉难:“是宜取义全大节,以副盛名。”钱谦益以脚试水,言春水太凉,宜待下次。柳如是惊怒拂袖而走。

据事后内务部统计,此次事件当场击毙者47人,伤重不治者7人,踩踏死者9人,枪伤者74人,踩踏摔伤扭伤者486人。另有附近民人被奔逃士子冲撞致伤者26人,直接经济损失合船银计12万圆。事后逮捕礼部尚书钱谦益以下1378人,其中判处有期刑者396人。内务尚书卢象升去职,内务侍郎、警务署长马士英获嘉奖,升内务尚书。

南京政事堂惊变(文言版)

文言版,大萌朝土著笔记南京政事堂惊变

崇祯十一年,髡人由海入浙,建商都,置产业,其署号殖民部,善经理、有奇术,未及经年而产业大兴,于是遣髡官数名入京采买棉毛等。时后金入寇,破通州,髡人遣丁壮2营往护产业,至城下,京营骚乱,谓后金来,发炮击之,伤数人,(髡)遂放列还击,中城头药库,一时阖城大震,哭声震天,俱言城破,先帝乃遣子女避祸于外戚。今上,乃田贵妃所产,年尚幼,道中失散,至永定门为髡人所救,有髡女名江清月者,见上俊采不凡,甚异之,乃护上至临高,事甚恭

又一年,户部主事卢公得授南京兵部尚书,主陪都事。

弘光元年三月,闯贼破京城,宗室尽戮之,今上还宁,改元弘光。建政事堂,颁明定国是诏、国政维新诏,又聘髡官主政事堂,曰“顾问”,梳理朝政。十月,南京机户万人集会,讨贵戚,曰“必得奥宋劳动法而宁”,卢公欲驱之,髡官不允,于是建防线,拦机户,相商三日,乃定“官督最低报酬”若干,事遂定。

弘光二年,复社领袖,礼部尚书钱公等议国政维新诏,曰“停科举、办髡学、禁裹脚、废族权并奴仆身契”等逐条“弃绝圣道、毁灭人伦”,召江浙宛士子4千余人上书朝廷,曰“灭群小,任贤儒,匡圣道”。午时三刻,诸士子云集政事堂前,焚髡书,烧髡旗,并砸毁行销髡货商铺若干。警务署闻讯急报卢公,卢公曰“此皆国之精气,不忍伤害。”竟不驱散,唯谴小厮一见钱公曰“勿打砸抢烧,有辱斯文”。时髡人值班顾问白多禄闻报,即邀髡将林深河,校尉许可二人会商,并电询执委会问计。申时,电报复,电曰“允许使用一切本管可靠力量带实弹镇压,务求达到有效之最大威慑。并令紫金山步兵一营入城军管,驻浦口海军分队待命炮舰两条载海兵一连于下关登陆。”

林许二人得令,即招政事堂髡兵一连前往弹压。及至,则诸士子已至政事堂阶下,于是命髡兵列双列横队,排枪以待。少顷,有士子先入者见战列严正,不敢行,奈何身后鼓噪向上,拥挤向前,更有小厮状人于后声言彼等外强中干,必不敢开火,众人戮力向前其人自退云云。髡校尉许不忍杀伤士子,乃请示髡将林是否劝降,

林曰“无须多言,铳毙可尔”

许大惊高呼“此乱命也,断不可奉!”

林大怒,拨手铳指许,喝道“军令如山!”

许大惊号哭。以头抢地,泣曰“民主不可弃.屠杀不可为”力荐收兵

林色变,拂袖而立,旋有阔帽大麾者自阵中出,倒拽许而去

髡兵见之皆面面相觑,不知何从,士子骚乱愈甚

于是林登阶高呼,声若洪钟,振聋发聩,曰“我们改造世界的事业是正义的,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而决定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是我们事业的重要问题。赞同我们事业的,是我们的朋友。反对我们事业的,是我们的敌人。对待朋友要像春天一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残酷!

髡兵闻声大振,排铳齐发,士子立仆者数十人,余者惊呼四散,自相践踏,死伤不计其数,有惊惧迷乱撞至髡兵阵前者,即被铳刀刺杀,林又以铳刀横队列阵前行,如林如堵,杀声震地,士子尽弃旗幡而逃,伤而未死者尽被捕去。

钱公乘轿,赖家人矫健而脱,入前湖别馆避之。恰松江名妓柳如是来访,乃谓钱公曰:“士子皆死,岂可独生,是宜取义全大节,以副盛名。”钱公以脚试水,言春水太凉,宜待下次。柳惊怒而走。


后计:

余闻政事堂惊变者,铳毙47人,挑死7人,伤重不治7人,踩踏死者90人,伤者740人。又捕礼部尚书钱公以下忠义士子1378人。卢公去职,阉竖马士英升内务尚书。众正盈狱,奸邪当道,圣道陨而夷学盛,真教人一叹。

余又闻昔日倒拽许校尉者,乃髡国厂卫,阔帽大麾,持铳带剑。其男者谓“契卡”,类本朝东厂,髡人闻契卡登门,无不股战;其女者谓“帝国长女”,皆元老螟蛉子也,警卫仪仗、缉私捕逆,类本朝锦衣卫者。余曾叹本朝厂卫横行,豺狼当道,不意髡人厂卫扈拔不减本朝,天下之大,竟无一寸净土也。


史载:

儒乱政事堂案所逮之儒生者,皆除功名,入贱籍,发配岭南,与髡贼披甲之战列步兵为奴。

宅中女眷皆没入教坊为官奴婢。数代而不得还也!

当世有大儒目睹儒乱政事堂案现场者秘本笔记之“……呜呼三一五,死者血中卧,伤者血中哭……”


某元老痛斥:

此私史野史而已。宪兵队驱散人群后,立即反身救助伤者,因此才有多半伤者活了下来。所谓为奴者,也都是参与组织策划,但素无劣迹甘心悔改者。一方面他们不愿在劳改营里消磨一生,一方面也是为以前的迂腐幼稚检讨,许多人和其他囚徒一起自愿报名参加西南和东北的探险拓殖队。他们在服役暂满一定的点数后都被恢复了自由,因参加拓殖队发家立业者亦有之。

髡人夺人妻女更是无稽之谈,倒是那些儒生的同僚好友借机干了不少侵吞产业霸占女子的好事。

事件余波

时有苟大户胡兰岩等逆贼趁机作乱试图混入芳草地南京分校为祸,

澳宋教育部副部长,职业教育司司长白雨组织低幼年学生疏散入地下室避祸,又带领高年级学生依托芳草地分校围墙抵御。身先士卒,手持六星连珠手铳击毙击伤多名匪徒。相持六小时许,匪徒不得入校区半步。期间以12磅木工锤飞锤伤苟循礼,但被其逃脱。

伏波军援军至,以霰弹炮击之,逆匪溃散,匪首苟循礼,胡兰岩不知去向。或言之,匪首遁入某高墙深宅。


漫画版

1、16xx年x府城秀才举人士绅们为对抗放足 科举改革等举行大规模游行
2、宪兵总队迅速设立了封锁线
3、许可中校向司令林深河少将请示,是否劝降 或用棍棒驱散(原画为宪兵中校雷亚)


4、林少将说用排枪都突突了; 许中校说我不会执行这样的命令
5、随即,许中校被帝国长女团带走了(原画为雷中校)
7、林少将:“伏波军宪兵同志们,我们改造世界的事业是正义的,是经得起历史考验的。而决定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是我们事业的重要问题。
赞同我们事业的,是我们的朋友。反对我们事业的,是我们的敌人。对待朋友要像春天一般温暖,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冷酷果决。
现在听我口令。预备...瞄准...射击!”
6、林少将开始鼓舞士气


8、排枪射击开始
9、士绅名士们大溃散


10、宪兵开始刺刀驱赶士绅
11、各路名士猪突狼奔.
12、一片狼藉,权且藏身
13、光环退散 斯文扫地


14、已将剩勇追穷寇——继续射击.


15、游行组织者钱谦益从混乱的会场脱出


16、柳氏如是劝钱谦益跳水殉难:“是宜取义全大节,以副盛名。”——以死明志!


17、钱谦益试了试水温


18、  钱谦益:水太凉了下次吧
柳如适:看错你了
5.0
3人评价
avatar
0

这不是电影奥德赛台阶的情节吗?

1年
avatar
0

加油

1年
avatar
0

@Reasno,网站引用的 优酷视频,被屏蔽了。能否解决一下?如不能,能否支持一下FLV格式的视频?(视频格式转录,会对本来悲剧的画质雪上加霜)。

3年
avatar
Reasno
0

并没有屏蔽啊

3年
avatar
Reasno
0

是不是个人问题 比如启用了屏蔽广告的浏览器插件 被优酷阻止播放了

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