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南山专案》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南山专案
作者ID
北朝论坛 fcdslz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科技,医学,中医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新坑《南山专案》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9-22
最近更新 2017-09-29
字数统计 (千字) 8.9




喜欢临高,一直想写点东西投髡,结果因为自己不会写文章一再拖延,今天突然觉得,烂就烂吧,先把坑挖了,谁也不是一开始就会写的,为临高贡献点同人,也贡献点想法吧。我不是专业医生,写的不对不好的地方,欢迎批评指正!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第一章 杨老板儿子的提问

刘小飞愣愣地站在讲台上,看着台下那个十几岁的少年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顿了顿,他说:“你先坐下吧,你的这个问题有点复杂,我要想一想,这节课先到这里,你们先上自习吧,我想好了就来给你们答案”。而后他走出教室,站在芳草地教学大楼二楼的楼道上,怔怔的看着操场的方向开始发呆,然而他的心跳却开始加速,脑子里面各种声音开始纷繁的涌出---确切的说,他有点懵逼了。

报名穿越时,他登记的专业是生物技术。没错,穿越前最坑,不带之一的专业,穿越后依然没有改变,生物技术依旧是最坑专业,没有之一。穿越前他的同学们自我调侃说,生物技术毕业的人,啥都能干,能当医药代表,能卖科研试剂,能干卫生管理,最牛逼的一个还去安利当了高级经理!是的,你没有看错,安利,就是“你听说过安利吗”,那个安利。穿越后,生物技术更是屠龙之术,17世纪的临高再领先世界,也没有分析纯的二甲亚砜,光学纯的酒精,更没有曾经坑死爹的国产试剂盒,各种各样的限制性内切酶、连接酶。他空有一身做实验的技术却无处可用,嗯,比起搞微生物研究的黄大山,他这个生命科学方向的“生技人才”就成了基本劳动力。后来芳草地建立,他就被调过去当老师了,教生物、生理的基础知识。他倒也也干的起劲,以后他的学生将成为元老院最早一批受过教育的规划民,而他也希望将来能成为未来澳宋帝国教育事业的铺路石…啊不,澳宋帝国教育事业的大佬之一。

而今他站在教室外,试图整理思路,好回去跟学生讲那个即便是原时空都能引发大规模撕逼的问题,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心里念叨着,也许是机会,有些事情,我们元一代可能干不成了,但是可以把想法信念传承下去,他忽然咧开嘴一笑,念出了一句话,“有木叶飞舞的地方,就有火之意志在燃烧!”

定定神,他走回了教室,看到那个提问题的少年笨拙的拿着元老院特供的铅笔正在写画着什么。少年觉察到了因为老师的到来给教室气氛造成影响,抬起头看到了他。无论是原时空,还是芳草地,学生对教室气氛的把握能力都是一致的好。

他站回讲台,清清嗓子,“杨百草,现在我来回答你的问题”。被点了名的少年立刻站了起来,一脸的恭敬。“你先坐下,你问的这个问题回答起来比较长,你们要仔细听。”杨百草是临高药铺杨世祥的儿子,杨世祥跟刘三合作以后看清了元老院的实力,毫不犹豫的把儿子送到了芳草地,这事刘三元老特地给学校打过招呼。杨百草抓起笔翻了一页小本子,看样子似乎要把刘小飞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记下来,。刘小飞估摸着,他这要拿回家给他爹看的。杨世祥可能向儿子询问了芳草地的教学内容,对元老院所教授的生理学无法解释中医起了戒心,有了“中医还能干多久?”的想法,甚至这问题,都可能是杨百草替他爹问的。

刘小飞扫视了一眼全班的学生,开了口:“杨百草的问题,恐怕也是你们很多人想问的,大明的医学,也就是我们元老院所说的中医,跟我所教的生理学基础是不一样的,那到底是谁错了,中医是不是错了?”。刘小飞顿了下,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我希望大家都牢牢记住我说的这个结论,以后有别人再问起这个问题,你们就可以这样回答。中医不是完全错的。或者说,中医有对的地方,但是也有错的地方。我来给你们解释。伪明有位名医叫李时珍,想必杨百草你也听说过,他写了部药典,叫做《本草纲目》,收录了很多药方。里面曾经提到如何治尿床:以热饭一盏,倾尿床处,拌与食之,勿令病者知。你们都上过我的生理基础课,也该明白,人的尿是治不了尿床的,与热饭拌在一起也没用。这个治尿床的方子是错的,在元老们看来,甚至是可笑的。但是《本草纲目》这本书里所写的,真的全都是错的么?中医药方千万,杨百草你爹经营药铺,你自然该知道,至少大多数方子,是有效果的。”说到这里,刘小飞又顿了下,看了看杨百草,杨百草手里笔停下来,说道:“老师,我家药铺从不卖假药,大部分人来抓了药吃,都病愈了,可是也有些顽疾,一直吃药,也不见好。”

“是,你也看到了,中医的方子,大部分是有效的,可是也有些事无效的,甚至是可笑的,有毒的。所以说,中医有错的地方,但是并不是全错了。我的生理课基础你们也上了,也许你们会疑惑,为什么没有讲人的经脉?为什么我课上所讲的肾脏的主要功能是泌尿而不是藏精?现在我告诉你们原因,因为我元老院生理上说所的肾脏,与中医的肾脏,不是说的同一样东西!就如同我澳宋的枪,是能发射子弹的枪,而伪明的枪,只是带个铁箭头的棍子。虽然都是肾,可是实际上,不是一回事。至于经脉,我所教授的生理学中,就没有这个概念。我这么说,你们听懂了么?”

刘小飞一顿,继续说道:“严格说来,我澳宋的生理学与医学,自成一派,虽然取名上多与中医相似甚至相同,但是实际上,我澳宋医学与生理学,与大明的医学,是完全不同的。我澳宋传承自大宋,医学自然也有传承,你也知道刘三元老,他所擅长的,就是传承自大宋的中医,与大明的中医是同源同宗。我澳宋在海外立国后,又糅合其他各国各派的医术,另创了一派了澳宋生理学和医学,称为西医。两派医理并不相通,如果你们想用我所教授生理学基础去理解中医,大概是很困难的。后来两派在澳宋并行发展数十年,传承自大宋的中医因为一味尊崇古医,不能将新的科技理念和成果引入,逐渐衰落,而西医则善于改革,以实验探索新的知识,新的知识构成理论又指导实验,发展速度一日千里,将中医远远的落在了后面。到元老院来临高之时,我母国中医已然衰落,但是新一代的中医大夫没有放弃,他们开始改革中医,不再一味墨守成规,不断地引入西医的想法,希望能找新的方法振兴中医。你们问老师对错,老师觉得,医学的对错,根本在于能不能治好病。中医自神农尝百草开始,延续千百年,在这千百年的历史中,那些不能治病的方子和诊察方法,逐渐被废弃了,保留下来的,大都是有效的。可是老的无用的方子废掉了,也有新的不好的方子或医术进入了中医当中,所以从能不能治好病这一条衡量,我觉得中医能治病的那部分是有用的,有些则是无用甚至是错误的。我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吗?”

“老师我明白了,那如果中医与生理课所教的内容冲突了,该如何是好?”杨百草又问道。

果然来了,这才是关键!刘小飞暗自忖度,这才是杨老板关心的关键问题啊!刘小飞略一思索,决定把这难题甩给临高医院的医生们,答道“如果是涉及看病吃药等事,你们还是要听大夫的,但是我希望你们能去我元老院的医院看病,毕竟我元老院中医在海外发展多年,已经丢弃了很多糟粕了,医术自然比大明要好。至于医理之辩,即便是我澳宋名医,也难以说清楚中医西医的好坏,这个老师也给不了你们答案。但是我希望有一天,你们当中有人能找出一个答案来,丢弃中医的糟粕,发展中医的医理,让中医的医理既能与西医医理相通,又能传承自己的独特之处,为澳宋中医再度兴盛贡献力量。”

“咣!咣!咣! ”下课锣敲响了,刘小飞一想觉得自己也没啥好说的了,赶忙宣布下课,回到办公室喝口水润润自己的嗓子。他觉得自己的说法,应该能让药铺的杨老板安心了。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留下的这发展中医医理的“火之意志”,真的在十年后烧遍华夏大地,中医理论的思辨大潮在杨百草的推动下成为了滔天巨浪。中医的理论体系开始不断地被发现缺陷、改进、重构,中医药方的各种临床数据、双盲实验数据连篇累牍的发表在最新的《华夏中医》杂志上,直到有一天,刘小飞在一份绝密档案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根据最新的中医理论,结合原时空生命科学知识,现将《南山专案》进行如下调整:第一,XXXXXXXXXX。。。



第二章 元老院要逆天改命

刘小飞刚回到办公室,就听见办公室的秘书小王嚷嚷开了:“刘元老啊,你可算是回来了,有人找你啊,等你半天了!”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办公室角落里坐着的一个小伙子,顺带给了刘小飞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刘小飞感觉不太对,转头一看,愣住了---蒸包局的人!没错,在临高,小平头+定制款黑白色调蒸包局制服,这个穿着打扮摆明了就是告诉周围人:蒸包局在此办公,闲杂人等回避!

刘小飞一边飞快的回想了下自己到底干了点啥能让让蒸包局兴奋的事,一边走过去伸出手:“你好!我是刘小飞。请问找我有什么事?”

“刘元老,您好!我是蒸包局3处的王明。”小伙子站起身,脸上挂出了有点夸张的笑容,忙不迭的跟刘小飞握手。即便是蒸包局的规划民,那也是规划民,对元老的态度还是崇敬+恭敬的。“执委会有重要通知,请您出示一下身份卡查收!”

刘小飞一愣,把狗牌从衣服里拽了出来递给眼前的王明。“不知道是哪个恶趣味的起的名字”刘小飞心想。

王明看过了ID卡,把卡双手递给了刘小飞,然后回身拿起一个公文包,抽出了一个信封交给刘小飞。“刘元老,这是执委会给您的通知,还有,请您在这里签个字,确认收到通知。”说着王明又掏了个收条出来。

刘小飞一看“蒸包局专用密级文件递送收据”,上面还写着通知的编号,跟自己手里的“圣船”信封上的编号是对应的。“还搞的挺正规!”刘小飞找了只笔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然后赶紧把这蒸包局的特快专递员打发走了。

他拿着信封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芳草地的为每个元老配了专用的办公室,也设置了集中办公的办公室。教师们为了方便交流一般都在集中办公室办公,说是集中办公室,其实就是一个大教室摆了很多办公桌,条件自然比不上单独的办公室。不过课间休息的时候,集体办公室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距离教室近,还能跟其他元老聊天打屁互通有无。这会刘小飞拿着这带密级的通知信封,还是想着稳妥一点回自己办公室看的好。他有点迫不及待了,执委会搞啥幺蛾子,还弄个带密级的通知?

等他撕开信封看了内容,他更迷糊了,隐约感觉这是个大事件。通知上会议的题目是元老院高级秘密会议0083,连会议内容都没写,只是写明了事关重大,务必参会。会议时间就在下午。这眼看已经上午快11点半了,执委会怕是赶时间才用了蒸包局的特快专递。刘小飞有点郁闷---叫开会也不说啥内容,搞得神神秘秘的。不过他隐约觉得,他穿越前冒险带给穿越集团的宝贝疙瘩们,似乎到了重见天日的时候了。


吃过了中饭,睡足了午觉,刘小飞溜达着来到了执委会大院。正遇到门口正站着临高医院的时院长还有“老中医”刘三元老。

“这不是小刘么,你现在工作安排哪了?还在芳草地?”刘三对着本家人一阵寒暄,当年那场是否把中医纳入临高医疗体系的论战里面,小刘以生物技术的背景力挺中医,帮刘三抵挡了不少压力,刘三心里对他还是比较认可的。

“刘元老好,我还在当教书匠~”刘小飞笑了笑,有点无奈的说。

“想不想来干中医啊,机会很多的!我给你安排个位置,你来帮老哥一把吧!”刘三毫不犹豫的抛出了橄榄枝。

旁边的时枭人不淡定了,他对中医还是略微看不上的,也知道这刘三为啥想招揽这刘小飞。其实他自己那也缺人,检验科到现在都空有个牌子,靠着他求着黄大山培训的那几个规划民看显微镜,效果真的很捉急。不过这会刘三先抛出了橄榄枝,中西医论战时他又是站西医多一点,估摸着这会招揽效果可能不是太好,还是在等机会的好。

“你也是来开会的吧?”时枭人笑问刘小飞。

“时院长,时间快到了,咱们快进去吧!”刘三决定不给鸟人机会,拉着时枭人就往里走。

刘小飞咧嘴一笑也跟走进了执委会的办公楼,他其实知道临高医院检验科的情况,规划民把白细胞认成真菌的情况的情况还是常有的。

这是刘小飞第一次进执委会的办公楼,不知道这个会议通知上写的2层东侧211会议室是在哪里,不过刘三和时枭人显然是熟门熟路了,他跟着两个大佬到了会议室。一进会议室他发现真的是大场面,里面已经坐了快十个人了。都是元老中的大佬,穿越三杰和各口的领导,算上他们都十几个了,而且还没到开会时间,一会应该还回来的人的。

“新来的元老们拿一下会议议程~”,萧主任那温暖而又亲切的声音传了过来,刘小飞看了一眼萧主任,感觉他越发的健康了,看来萧主任日子过得不错啊。萧主任面前依旧摆着他的大茶缸,刘小飞不禁回忆起了萧主任牛饮龙井茶的画面。“小刘拿着”,刘三顺手把会议议程给小刘递了过来。

刘小飞找了靠门的位置坐下,基于穿越前的经验,他这样的生物狗是没机会当啥会议主角的,找个角落听完会议执行会议精神是最好的选择。他又不善交际,跟诸多大佬在一起他也不知道说啥,说错话还遭人嫌弃,不如开完会赶紧开溜自己寻乐子的好。待他坐定,打开会议议程一开,心跳开始加速了。

以下是会议议程文件:


Classified 关于成立南山计划的第一次筹备会议

会议议程

特别说明:本会议严格苞米,议程不能带出会场

会议主持:元老院政务院办公厅萧子山主任

会议流程:一、请萧主任明确会议目的

二、请各部处领导发言

三、请马国务卿发言

四、请王洛宾主席总结发言


附:会议参考材料

经过穿越后接近7年的发展建设,元老院已经初步形成了工业化国家的雏形,工业、农业、经济、军事、教育、卫生等领域全面发展,发展势头一片大好。

但是在这大好的形势中,还有一件越来越急迫的问题需要解决:时间不够用了。

简单来说就是初代元老有限的生命与元老院较慢的发展、扩张速度之间的矛盾。目前穿越后已经7年多,元老院才拿下海南岛,刚刚占领广东省,且还没有对广东进行实质性的开发。元一代已经普遍到达30-50岁的年龄,即便是原时空,50岁以后的元老身体素质也会快速下滑---再这样下去,我们将不断失去元一代!但是元二代还在成长,大部分元二代都没有到成年。元老院的时间太紧迫了,如果按照现在的速度,元老院很难在元一代的黄金年龄段完成统一大陆,初步建成工业化国家。

因此,如何有效的延长元老的高质量生命时间,甚至延长元老的寿命,对我们的穿越大业至关重要。本次会议就是一次研讨会,希望各位元老对如何延长元老寿命,延长元老的高质量生命时间建言献策。希望大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会议不做记录,不留录音,大家可畅所欲言。

本议程在会议结束后统一回收,请大家在会议期间妥善保管。




刘小飞看完这议程,心像擂鼓一样蹦蹦直跳。前面那几条谁先说谁后说,没啥有效信息,但是后面这个附件可简直是个大炮仗。之前元老们生不出孩子的时候就一直有传言说什么南山计划,后来元老们造孩造的特别嗨了也就没人管这事了。今天这计划又被提出来了,看来元老院的高层真是着急了。再这么下去,别说小说,同人都得写“55岁的元老战斗在机床上”、“感动临高-时院长60岁高龄依旧战斗在手术台”,嗯可能还有“一树梨花压海棠”的故事……想到这里,刘小飞忍不住咧嘴笑了。。。可是笑完了刘小飞就感到略微蛋疼了,这想要延长寿命,或者青壮年时间,这难度简直要爆表---元老院这是想要逆天改命啊!




第三章 生命科学元年---中医与新医齐飞

“现在开始开会!”萧主任开了腔,一屋子元老大佬都迅速进入了角色。

“材料大家也都看完了吧,会议目的我也不再多说了,简单点说就是如何让我们的元一代能活长一点的同时,能多为元老院奋斗几年。相信在座的各位,也不想早早的把自己身上的担子过早的压在我们元二代身上啊。这样吧,大家各抒己见。这事我看跟医疗口关系最密切,要不医疗口的元老们先说说?”

刘小飞把目光移到了医疗口的几位元老身上,时枭人、刘三、河马、林默天这几位元老都在前面坐着。时院长先开了口:“这难度有点大,目前临高医院的设备坏的坏,修的修,有些马上就快扛不住了,药也基本用没了,要保证元老的看病需求都困难了。不要说延长寿命,能保住原时空的平均寿命就要感谢上帝保佑了。要想活的长,先得把制药科技树和医疗设备科技树点起来吧!”时院长最后一句话说的有点重,说完就不吭声了,其实他心里也有怨气,穿越后这几年,医疗口除了得到了粗制磺胺和外用消毒剂,其他基本啥也木有。药品一直在消耗,培训出来的医生也是不断被抽调,能留在医院的没几个。最让他有怨气的是他爱徒死于肺炎。前不久一个能力突出的规划民医生在诊疗过程中感染了肺炎链球菌,刚好青霉素用完了,这规划民长期加班身体本来就不好,靠磺胺压不住感染---他眼睁睁看着自己几年带出来的最满意的学生丢了性命。为这事他恼火了快一个月,连着跑了好几次执委会要说法:再不搞医药科技,下一个死的就是元老了!

萧子山也知道时院长这边情况,因为时院长找个第一个内阁委员就是他,打的就是为了元老健康的名义。不过这会他也不好多说啥,便问了一句:“嗯,制药必须要搞了,请你们列个单子,把急需的药列出来给内阁一份,我们研究下怎么搞。刘三元老,你也说说想法吧!”萧主任又点了刘三的名。

刘三一愣,顿了下说道:“我们这还有个专业的人才,我觉得该叫他先说说,”刘三扭头,拍了下刘小飞“小刘是穿越前就是搞科研的,生物技术专业!先让他说说吧!”

刘小飞一下懵逼了,这啥情况?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只见全会场的人目光刷的一下集中到了刘小飞身上,萧主任也乐呵呵的说“小刘你就说说吧!”

刘小飞吸了口气,定了定神,站起来“那我我就说说我的想法吧,不成熟的地方还请各位前辈指教。我觉得,其实时院长刚才说的很对,现阶段主要的问题不是延长寿命,而是保住元老们现有的寿命。我们从原时空来,身体底子都比本时空的人强,而且本时空也没啥大的污染,应该能比本时空的人长寿。就是如何保住元老们的寿命是个问题。我觉得南山计划,应该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保命,一个是续命。”刘小飞说道续命这个词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那个红绳子和少年的故事,不禁头皮一麻。

“所谓保命,就是要让元老们别因为各种事故和疾病丢了性命,比如我们要限制除了军人以外的元老上前线---元老不能死在明朝的生锈箭头下面,要死也得死在元老院的厂房里。”说完这句他突然感觉到了一道道来自工业口元老的友好的目光。“比如我们得加强制药和医疗卫生建设,现在从原时空带来的药也该都到期了,抗生素也该差不多用没了。要是再不搞制药,我们就真得靠磺胺硬抗了。不光是抗生素,还有心血管药物和各种常用的急症用药。元老们年龄大了,高血压心脏病没药的话是什么结果大家应该也想想象的到。另外中医中药也要高度重视,近几年里面搞出倍他乐克这种高级货是不太可能了,但是降压的中成药我们短期内还是能搞出来的。在化学制药起来之前,还是应该大力发展中医中药,至少不会无药可用。”刘小飞心想,刘三元老我这一段够回报你给的发言机会了吧。

“刚才说的是保命,现在说续命。要说延长寿命,原时空是通过提高医疗卫生条件的方式来间接实现的,病死的人少了,大家就能都活的久一点。要说真的直接延长寿命的研究,即便是在原时空,也大都是没什么进展。除了一项不太可能应用的技术以外,即便是原始空的生物技术科技,也没到能直接延长人类寿命的程度。”

“说一下你那个不太可能应用的技术!”马督公一激动直接打断了刘小飞的话。

“啊,这个技术其实很简单,就是---别让元老吃饱饭。原时空一项研究表明控制热量摄入可以延长实验鼠的寿命。至于人体实验估计没做过。但是我个人觉得,不让元老吃饱这个有点不太现实。”

然后刘小飞就看到了穿越三杰低下头一阵交流,是的,刘小飞怎么也不会想到第二天元老院食堂就换了餐具,原本一碗能吃饱的大碗被换成了只能吃7分饱的小碗。而且食堂明确拒绝“再来一碗”,美其名曰为了帮助元老保持身材。。。。

后来的会议就变成各口认领任务的会议---医疗口发需求,各口认领。时枭人和刘三在后半场全力开火,把这几年憋着的需求都扔了出来:“原时空带来的抗生素快用完了,我们需要抗生素,磺胺再好用也是有限的抗菌谱,而且还有肾毒性,我们真不愿意看见元老们得肾结石啊!”时院长这话一说话,几个吃过磺胺的元老不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日益变粗的腰。

“平时教学总是教西医解剖那一套,搞得有芳草地的学生说我们中医不科学,我看宣传教育方面也要讲一下中医啊!还有以后不要西医中医的区分了,我看西医改叫新医,免得跟规划民解释不清楚。还有啊,我们人手实在是不够,建议元老院到大陆招一批中医大夫回来,我们才能更好的服务元老啊!”

刘三元老的意见最后得到了满足,毕竟他提的这些要求并不需要投入太多资源,招医生这事其实内阁也在考虑,规划民越来越多,只靠临高医院肯定是不够的。西医改新医,时院长也是不在乎的,无论是西医还是新医,他的帝国医疗事业开创者的历史地位已经不会改变了,而且临高的这套现代医学确实该起个名字跟中医区分下,他还是有些其他想法的。

眼看会议快结束了,刘小飞又举手要求发炎:“我有个提议,建立临高生化实验室。无论是制药还是医疗设备,都需要做实验吧,我们现在的技术搞不了基因研究,动物实验还是要做起来啊,不然搞出来的药怎么测试药效都是大问题。”这个提议得到了大部分与会元老的认同---谁也不想自己当小白鼠。

刘小飞顿了下,酝酿了下情绪,“另外,我也给元老院准备了一份大礼---原时空的高产青霉素菌种和头孢菌种,外加纯系小白鼠大白鼠。”

最后一句话的效果是非常明显的,非生物医疗专业的元老一脸迷茫,黄大山、时枭人、刘三等元老一脸的震惊,而后是掩饰不住的惊喜。会议室boss位上,督公和王主席也不禁挂上了笑脸。看着这些丰富多彩的表情,刘小飞不禁在心里感叹,当时冒的风险总算是要有回报了。

若干年后,在澳宋帝国医疗史上,这一年成为了帝国生命科学元年,元老院的制药与医疗技术从这一年开始迎来了高速增长。由于元老院的大力投入,临高医疗蓬勃发展,各国医生纷纷慕名前来学习。三年后,《华夏新医》与《华夏中医》创刊,面向全世界发行,两本杂志随着来往临高的驼队和船队流传出去,一举奠定了临高在世界医疗领域的地位,也实现刘小飞的梦想---歪果仁要发论文,先学汉字写作文!

在帝国制药奠基人名单中,刘小飞名列前三。当然史书上不会写刘小飞身为菌种保管员监守自盗,而后驱车上千公里直奔圣船起锚码头的事了。另外坊间也流传这刘小飞元老被曾被赶出南海咖啡馆的故事---一群在食堂吃不饱的元老在南海咖啡馆私下加餐时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气,挥舞着鸡腿把刘小飞赶了出去,全然不顾刘小飞嘴里也咬着鸡腿的事实。

从那以后,刘小飞就再也不信什么会议苞米之类的屁话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