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作者

南海

原帖

状态

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3-5-5

最后更新时间:2013-5-5

正文

南海的工作日

(WIKI编辑分章、节、卷,仅为方便阅读参考)

这篇同人提纲去年就写出来了,因为各种事件把这给忘记了。前一周才想起来还有这个,就从电脑里找了出来,很多情节是根据当时情况规划的,很明显现在时间过去一年,很多之前设计的内容已经不适合,不得已推倒重写。

已经完成三个章节,一万字的内容,还有大约2个故事在构思。

现在先放出第一章

第一章

当清晨的第一缕金色阳光越过已经大开的窗户,穿透由薄纱制成的窗帘,径直照射进房间的地面,顺着地面缓慢而又稳定的向前延伸着,直到阳光走到房间的尽头,爬上朱红色的双人大床,将床沿上金色的浮雕映衬的熠熠生辉时,房间内案头上的机械钟滴答滴答的摇摆着,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表指针刚好指向6点半。原本宁静的房间瞬间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所打破,翘头案上的闹钟费力敲打着铃铛,整个钟表全身都在左右摇摆着,似乎正在快乐的宣告着新的一天即将来到。直到一只手出现,抓住了这只不安分的闹钟,轻轻一按。整个房间又瞬间恢复了宁静。

初晴将闹钟发条重新上满后轻轻的摆回原位,转身走过平头案,取下架格上的衣物来到床榻前,掀起床帘,抬脚迈入拔步床,将新的衣裤放在床头凳上,掀开铺前的床帘,对着床铺内说道:“相公,衣服”。

在初晴的服侍下,我从容不迫的穿戴整齐,与其他元老继续保留穿戴旧时空的服装习惯不同,我更喜欢明代特色的长袍,当然,长袍经过了妇女供销社成衣部裁缝的改良,款式更接近民国时代的长衫。但相对与现代服装来说,还是略显复杂,须要别人帮忙才能穿戴整齐。在这个没有网络没有夜生活的17世纪临高,早上准点醒来远比在旧时空要容易的多。

搬迁进入元老专用套房已经半年,元老小区外观风格类似80年代的住宅小区,六层楼一梯2户,但内部设置还是非常齐全的,所有的套房都有厨有卫生有阳台。元老按所需大小购买套型,然后抽签决定具体楼号楼层。我抽签抽中了4号楼四楼404房间,整个套房呈3室1厅1卫布局,80平方使用面积,属于标准套房。室内简单的白灰刷墙,客厅卧室地面上镶嵌竹地板,卫生间厨房地上则铺着瓷砖,卫浴用品我选的是青花瓷套装,厨房里火灶和煤球炉各有一套,都是由办公厅统一装修。家具则按个人喜好由元老自行配置。

套房三间房间中一间朝南带卫生间并换衣间的大房是我的主卧,另有一间书房和一间留待以后当儿童房的空房。一张楠木垂花柱式拔步床,横卧在房间最深处,床边摆着三层总共5个叠放的大官箱,。一张黄花梨架格用来挂衣物,一张中式梳妆台靠墙放着,房间中间横卧着一张平头案,案头上放着一台旧时空机械式座钟,2张圆凳就是主卧的全部配置了。这些家具是我从计划院下属战利品库里买来的,家具大多是历次战斗中的战利品。比如我这张八步床据说是珠江战役的时候从广东三良市的一个大户人家家里抄来的。官箱和架格则是全岛战役的时候收缴的。这次配发套房,计划院特地从库房里整理出来一批家具统一拍卖给元老,但是因为有谣传这些家具都死过人,实际愿意买的人并不多。更多的人则还是希望使用现代家居。但购买现代家居需要提前半年预定,又因为发动机计划的物资生产任务的优先生产而使得具体交付日期遥遥无期。

在卫生间洗簌完毕,我来到客厅坐到交椅上,拿起八仙桌上的清茶喝了一口,开始翻看今天的《临高日报》,现在的《临高日报》版面越来越专业,好在内容不多,每份报纸各2大张,总共就16个版面,元老专用足版内容偏重社论和信息公开,信息大多是各地分基地的最新建设信息,今天的头版主要介绍的是济州岛上建设消息。B版上则是杜雯用秦思容笔名撰写的肯定济州岛模式的评论文章,通篇竟然都是对济州模式的肯定和赞许之意,相对平时杜雯连篇累牍的批评,这社论可真是少见。

归化民洁版内容偏重信息科普和政策宣传,今天的主题内容也是和济州岛有关的,正版介绍金五顺,金六顺为保护水闸的事迹,以及元老院决定授予金家兄妹“澳宋模范”的荣誉称号。这是新近设立的为非军事人员因各类事件而有功于元老院的人员准备的,类似旧时空的先进工作者荣誉。

《临高日报》足版和洁版除了内容差异外,却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有一个版面的广告,洁版上今天报纸的广告是图书印书馆刊印的澳洲大儒评注版的四书五经打折券,全套9折,单本95折。版面正中有一小幅线条流畅结构简单的山水画,广告右下角还有一行说明,任何人只要剪下这份广告或临摹一分相同广告,拿到印书馆门店确认就可凭劵获得优惠。以我这个外行看来,广告中间这幅山水互虽然是印刷的,但如果手工画,没点功底也很难临摹,看来周冻天打算用这招募新手了。应该是受到了前几天一个事件的启发,一月前临高合作社在《临高日报》上刊发了一版新品推荐会广告,任何人只要剪下广告就可当作门票进入推荐会。开业那天就有人拿着一份手工临摹的入场券要求入场,要不是纸张对不上几乎和真的没有区别,这是广州郊县的一个袁姓秀才,因为科举舞弊被罢黜不得已改投商界,因买不到被倒卖者炒到天价的《临高日报》,就从一已有的同乡处借来广告纸,连夜临摹了一张,因找不到相同纸张,只得用宣纸代替。最后合作社觉得他挺有诚意,就让他进场了。

足版广告今天登的是夏季女仆新品展销会的大幅广告,虽然没有打折的内容,但有展销会新品的详细目录和价格,看来这是用来吸引各元老家的女仆们的。

当我拿着报纸查看的时候,初晴在厨房准备做荷包蛋,打开冰箱的下层,拿出鸡蛋,小锅放在火灶上烧热,灶台另一头桃姐正在灶火口查看火力,不时的加一把刨花。这冰箱不是电冰箱,而是一个内壁贴了锡隔热,一米高分上下两层的高脚木箱子,上层只有20厘米高,打开后是放冰块的,用铜管隔开的有50厘米高的下层才是放实物的,而下层高脚下摆着一个木盆,用来收集冰化掉后的废水。这种土冰箱效果还可以,是轻工业部最新开发的产品。

最近发动机计划进入攻坚阶段,用煤紧张,抠门的企划院直接将元老家的煤球定额暂停了,改送木材厂的下脚料做火灶的燃料,每天一大包,看着够多,其实就只够一天用。桃姐一边往灶台添料,一边拉着风箱送风,好让灶台烧的更旺。桃姐夫家姓刘,叫刘阿虎,他们夫妻大概40多岁,本是广州佛山人,本是渡海来投奔在工厂工作的亲戚,但没找到人,又因为他们年龄偏大,再加上渡海乘船的时候受伤,经过检查被人为不适合在工厂从事重体力劳动。正好我须要一对人帮我看护小教堂,同时家中也须要一个佣人和车夫,所以他们在通过办公厅的审核后,成了我仆人,因为元老是否拥有家奴的问题并未经过讨论,所以他们和我签署了雇佣合同而不是卖身契,他们的工资实际是用初晴的工资支付的,每月夫妻二人包吃住总共50元流通券。桃姐每天5点半先到家里来帮厨,然后负责家务。刘老头则负责给我拉车,。

初晴拿着酱菜和荷包蛋从厨房出来摆上八仙桌。今天的主食是海鲜粥,昨天晚上冷饭加水煮的。做完餐前祷告后,2人开始吃饭。

初晴:“中午我要去一趟医院看看二姐。”初晴初到农场的时候就管李家大姐叫姐姐,即便在我认了李家大姐做义妹,李荃做义女,婚后的初晴依旧习惯称呼她为二姐。

我:嗯

初晴:听说她下周要启程台湾高雄。我想送盒龙虎油给她。小盒的。

我:你看着办。

初晴:二姐大概是觉得台湾离福建那边近,可能更容易打听到她相公的消息。所以主动要求去的。

我:上次海军的施耐德,就是施十四也只是听一个福建的海盗熟人说似乎是在郑芝龙那边看见过一个疑似李兄弟的人,但海盗的话也不可全信。不过台湾那边现在正在大开发,二妹算最早一批接受专业训练的人了,去了那里一定会有更大作用的。

初晴: 我让桃姐已经把客卧收拾好了,二姐不在的时候我想让李栓周末来家里住。

这时响起敲门声,桃姐去开门,进来的是一名中士,来到客厅行了个军礼说道:“报告首长,特侦营训练队中士学员杨成豹前来报道。这是我的士兵证和元老院卫队腰牌,请你检查。“

我接过他的士兵证和元老院卫队腰牌,士兵证上有士兵名称和样貌描述。卫队腰牌是用塑封的工作证改造的,是穿越前基地公司时期制作的分配给预备穿越众使用,是在旧时空的制作,上有一个防伪雷瑟标志,这在本时空即便是我们自己也做不出来的东西。确认无误后我将证件交回中士说道:“稍息,中士同志。你先在客厅休息一下,我先吃完饭。

杨:,是,首长!说完又行了一个军礼,原地向后转,又退回到门口,笔直的站立着。

我:“放松一点,中士。我这里不用那么严肃。

杨听到的我的话,马上又是一个军礼,大声的回答到:是!

我:”你今天是第一次执行元老院卫队的任务把?哪里人?因为什么加入特侦营的?

杨:“报告首长,我是马枭盐场人,崇祯2年4月入伍国民军第三营,后因广州战役获得一级荣誉勋章,被选入特侦营培训。今天是我第一次执行元老院卫队任务。

看着杨成豹还是一动不动的站着,我也就不勉强了,反正我也吃的差不多了,将剩余的粥吃完,起身来到书房。

书房的布置并不复杂,正中放着的翘头案和大圈椅,案上有2个归类盒和一部电话,一盏油灯以及文房四宝。案头后这摆放着一排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类文件和书籍。房间一角还有一张办公桌对墙靠着,办公桌旁边又有两个大官箱叠放着。

我走到案台边上,拿起放在上面的一个有铁拳爆菊徽章阴刻大红色木箱,这是元老院的文件箱,,因为元老院大会并不是每天召开,常务会议因为大多数元老都有本职工作,甚至部分元老都不在临高,,规定一月一次召开的常务会议只有50名本届常务元老参加,但一些须要大会表决的一般性的内容,就采用这种元老院文件箱的办法处理。里面有面向元老们公开的各类内容和须要简单表决的各类议案选票以及各有关方面对议案的会议记录稿,每隔三天上午都会有元老院卫队的士兵前来收回上一次送达的文件,然后当天下午会将新的文件装在文件箱里送来。士兵大多是由特侦营的训练兵临时充当,执行任务的士兵会在左手手臂上挂一个红袖套,上书“元老院卫队”。再次检查确认由我昨天晚上亲自贴上的封条,确认无误后,将他拿了出来交由下士。

下士再次检查无误封条后,也取出一个纸封条将木箱另一边开口也封好后立正对我行礼说道“报告首长,元老院日常公文箱封存完毕,请出示运输登记表。”

这时初晴也从卧室拿来运输登记表交由下士,下士拿出自己的元老院卫队编号章盖章,并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手印。

这时我说道:“今天我的日程编的比较满。你晚上直接将公文箱送到农场茶社等我。”

“是!”杨敬礼后,双手捧着公文箱正步离开。

第二章

从家里下楼,刘啊虎已经拉着黄包车坐在小区门口的警卫庭外等候了。这是轻工业部的研发试验品,人力黄包车。只实验性制作了几辆,因为没有橡胶,所以做的轮子特别巨大,作为推广产品我预订了一辆做为我的私人用车。

元老小区建设在佰刃城内,农业部办公室则在靠近县城的另一头,黄包车拉着我来到东门大街上,现在东门大街已经成为整个临高的核心街道,以东门大街为中心辐射而出8条附属街道,连接着整座城市所有的工厂和机构。经过几年的发展,现在临高界面上已经相当热闹。虽然还是早上7点半,街面上已经陆续有小摊档摆出,也有小贩担着货架开始沿街叫卖,所有的小贩货架上都挂着一面稍小一点的木牌。这个木牌是东门工商局新近推出的营业执照,所有在临高县城,佰刃城和东门市这一主城区活动的小贩都必须持有,按木牌颜色区分活动区域。红色表示所有区域都可贩卖,黄色表示只在县城游走贩卖,蓝色表示可在东门市贩卖,按行业和区域不同,收取7分到2毛流通卷不等每天的固定营业税,营业执照后面还有贴着一张月份牌,每缴纳一天税款,办税员就会在日历上涂上相应的日期,税金可以按天缴纳,也可以按周,按月缴纳。按月缴纳还可以打折。但如果查到逾期2天不交,就会有可能被送到付有地的劳动营执行惩罚性劳动3天,所以一直一来所有的小贩都非常的踊跃提前缴纳税金。

黄包车穿过东门大街,拐入农业三路,来到农业开发区。所谓农业开发区,就是最初的县外农场,利用上一次台风袭击时的机会,农业部大规模征地又承包了县学田,将临高县城外大部分土地进行了整合,修了一条连接东门市场的主路,又将原来用作农场办公地土地进行了扩充,增加修建了几栋新的2层大楼。使得整个建筑成田字型布局,靠街一面为办公用楼,后楼则是农业部直属实验室。大楼后方保留实验农田,虽然大多数作物已经移植到更适合的高山岭地区农场,县郊农场现在只是用作城市菜地使用,为整座城市,特别是元老们提供各种澳洲蔬菜。

进入办公大院,黄禀坤和路甲已经如往常拿着文件夹等候在大楼的大厅门口。黄禀坤,字乾正。黄守统的二儿子。自从琼州战役后,黄守统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不仅比以前更积极的参与我们的各项活动,甚至还让他的儿子从县学退学,要求加入工厂学习澳洲新技术。当然以政保署的评价来说,这黄家夫子的用心如何依旧值得怀疑,但作为原来对澳洲敌视态度本地大户子弟改变立场积极投靠的典型,他们还是可以作为一个合适的宣传题材的,但是作为临高核心的工业工厂并不适合这样一个人。所以最后就被派到农业部来了。

政保署的意见是控制使用,可以形式重用但不建议让起接触各类技术,所以我就让黄禀坤做了我的文字书办,每天的任务就是负责各类文书。路甲,经过三年的传帮带,他对现在正式推广各类农业技术已经非常熟悉,但并不像他弟弟那样会举一反三。所以现在我将他留在身边充当秘书,负责技术类文件的处理。

进入办公室,黄禀坤打开文件夹,向我报告道:“大人,部属工厂报告,库存陶罐只剩500个,陶器厂那边说新一批陶罐出炉也要在一周以后,厂长请示如何处理?

我:“现有的罐头全部做完,剩余的鸡肉余料不要生冷冻,让他们马上改产熏鸡。告诉他,生产线不能停。

路甲:“首长,这是琼州雏鸡厂的建设计划书,整个规划预计耗费3万流通券,日产雏鸡1500只。需要签署。

我:把计划书交到实验室的黄大山,让他评估一下计划书里的防疫措施。

黄禀坤:大人,这是印刷厂送来的劝农年画。请你审阅。

所谓劝农年画,就是挂历,是现在印刷厂的主打产品,不仅外销量巨大,内销的需求也是非常大,在信息传播并不发达的古代,一张年画的宣传效果是所有宣传中最深入普通民众的,毕竟认识字的人非常少,但看的懂图画的人很多。所以利用年画推销澳洲生活方式和澳洲生产技术,就成了一个非常有效的办法。

与外销年画主打各类宣传澳洲生活方式和澳洲产品不同,内销年画更多的是在宣传各类技术为主。将新式技术以简画的方式画在年画上推广被证明是这2年来证明最有效果的方式之一。今年下半年的年画轮到农业部提供技术题材。

今年的新年画题材选择是稀植技术,这一技术2年前就已经在天地会客户中推广了,而现在要在整个海南推广,年画就是一个重要环节。

我拿过年画草案,初略的看了一下内容,确认没有错漏后说道:“没问题,告诉印刷所,头批次我们要3000张,全部送到天地会交给叶部长。“

路甲:“首长,这是育苗工厂送来的前三天雏鸡日常记录。这是肉类加工厂最新批次产品的检测报告,数据与范本有差异的地方我都圈出来了。这是尼克首长发来济州马场报告,他要求尽快再派一队医疗学员前往济州岛,人数不低于20人,还有一份药品需求清单。

我接过尼克的报告,边看边问道:“20人?说的轻巧,技术学校畜牧班总共就30个人,都给他派过去了,其他地方怎么办?这份清单。。。。”这份清单上面林林总总写了数十种药品,医疗器械的名字和需求量,有些甚至是管控物资,这个马疯子,这些东西连元老使用都得审批怎么可能会给马用。说着我拿出钢笔,将几种稀有药品划掉,在已有能自产的兽用抗生素药品目录后批注,请尽量满足数量。然后从腰部口袋里拿出部门万次章和私章,加盖印章并签名后交给路甲说道:“你马上抄录3份,一份备案,一份送到卫生部,另一份送到润世堂,让他们先按着单子能准备多少就弄多少,正本你亲自送到送到企划院,交给乌德总理审批,就说事关陆军机动部队的建设,你就在那等着,乌总理一定会马上给你批的。

黄禀坤:大人,这是刘友仁等本县十余位乡绅的联名书,一致同意对于您提出的组建联合肉类加工厂和联合农产品加工厂的意见。这是他们的入股承诺书。说完停顿了一下有说道:“其中刘友人入股300两,家父入股200两,是最大的两笔。

对于扩大加工厂的生产规模一直是现阶段保证发动机计划能够顺利进行的重要前提,平均每个月新增一万人口,外派部队数量也一直维持在3000人左右,为了维持这些人的后勤,粮食的需求一直非常紧张,而如何保证粮食的长久储藏与运输更是重要一步。只依靠企划院的政府投资,可以保证重点项目的建设,但对于一些不那么重要的配套部门,等投资就太晚了,合理利用民间投资显然能更快的加速建设,不过在目前计划经济的大前提下,能做的并不多,经过长久的讨论,特别是发动机计划执行过程中比预计还顺利的人口吸收的巨大压力下,企划员终于同意实验性开展我的吸收民间资本,进行扩大加工厂生产规模的计划。入股预计比我想象的要乐观,乡绅们承诺入股的总额预计有2000两白银的,我在名单上甚至还看到了吴明晋入股100两的名字,看来吴县令是彻底看开了。

各式各样的问题和报告,一上午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自占领海南全岛以来,各种事务性的工再作占据了我的大部分时间。当初晴拎着餐盒进入办公室的时怎么办我正在拿着电话和邬德讨论河堤工程的劳动力数量。

“河堤工程必须加快,我们必须在8月在雨季来临之前把整条文

澜河疏通,去年的台风你也是经历过的,现在文澜河两岸所有土地都是我们的,再被海水倒灌,损失就是我们自己的了。粮食一旦减产,造成的后果也是我们现在不能接受的。”

“300人太少了,按现有的进度,等弄完都12月底了,必须保证每天800人的工作量,争取7月初完工”

“奴隶也没问题,这又不是什么高科技工作。但你必须给我50名士兵”

“你总要派监工给我吧,要不奴隶跑了谁抓。”

“嗯,嗯,好,就这样,我马上就去河堤等着。”。

“ 先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初晴打开三层的餐盒取出了今天的午饭,今天的午饭是炒粉干,酱汤是海鲜味增汤。上好的细丝番薯粉干,加入虾米,肉肠片,蚕豆,香菇,用猪油爆炒。味增汤里有虾仁,豆腐,海带。简单美味。很适合用作工作午餐。

“现在没空啊”说着拿起味增汤一饮而尽。“把餐盒给我,我在车上再吃,你先回去准备,晚上我可能会晚点到,把立夏厅空出来”

“我省的的”初晴。

当夕阳的最后一抹光辉消失在农业部大楼屋顶之后,一辆黄包车农业二路缓缓沿河而来,黄包车后还跟着一辆新式自行车,车手似乎还是为初学者,对这种前轮巨大而后轮偏小的自行车还不够适应,驾驶起来有点左扭右拐的。

黄包车停在了农业部大楼内,我从车上下来,看着黄禀坤从新式自行车上下来正在擦拭满头的大汗,笑着说道:“骑车最主要是平衡感,乾正你多骑几次就会适慢慢应的。”

进入大厅,路甲正拿带着口罩举着一盒东西走过,我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路甲:”杨首长已经看过了,和您的预计差不多,初步排除禽流感,这是最新死亡的鸡雏,首长要我将样品送到卫生部的实验室再检查确认一下。

我打开盒子,只见盒子内放着一个用大玻璃瓶密封小鸡样本,几个小瓶子里还有一些不明液体。说道:小心一点,速去速回。

下午在赶到未完工的河堤口,等来了计划院配给的800名新奴隶,这些人大多都是夸克送来的,虽然因为发动机计划的启动,每天流入的劳动力相当的巨大,但因为全岛建设的铺开,临高本地的劳动力依旧处于缺乏状态,这次开始使用奴隶,这些奴隶原本是用于三亚开发而购买的,经过一年多的使用,虽因为高强度作业伴随着巨大的死亡率,但夸克穷巨大利益的吸引下不断的运来奴隶,使得奴隶数量集聚增加,现在三亚已经饱和,经过上一次元老院全体会议的集体讨论,决定放开奴隶的适用范围。开始在海南全岛,台湾等 所有需要重体力劳动的业务都适用。

处理完河堤的事务又去了临高育雏总厂,早上的报告显示总厂是雏鸡死亡量有些异常,即便是在各类药品完善的旧时空,对鸡流感的处理方式也是以大规模扑杀为主何况现在技术设备什么都没有的17世纪,唯一能做的就是加强监督,还好经过到现场设施检查,和对死亡鸡雏尸体的初步验看,可以确定死亡鸡雏是被挤死的,应该是养殖人员的疏忽,鸡室温度在后半夜有过下降,鸡雏们聚成一堆相互取暖导致的。但为了保证安全,还是将死亡鸡雏进行处理送给杨宝贵复查。毕竟他是专业兽医,比我更专业。

等进入办公室处理完剩余的其他事务的时,时间已经快晚上7点了。“过两日我将带几人进行海南全岛农业考察,乾正你也一同前去。时间可能须要一个月,回家准备准备。”我从办公室出来看着正在收拾文案的黄禀坤说道。

“是的,大人。我带上我的书童即可。”

“与我一同吃晚饭吧,今天茶社推出了一批新甜点,味道还是不错的,我请客。”我

黄:“谢大人美意,家父最近身体不适,我还想早点回家侍奉。”

“既然如此,那你先回吧,替我为令尊问好”

黄禀坤握拳说道:“谢大人”

这黄禀坤平时工作还算认真,各项工作都一丝不苟的完成,按照政保署的记录,原来在县学的时候是很活跃的,几次县乡绅串联他也是其中的活跃分子,不过从来农业部工作的这3个月的感觉来说,他的表现却是有点不合群。

第三章

今天的晚饭,依旧是去农场茶馆。农场茶馆距离农业部很近,在示范农场人工池塘的岸边,农业一路的尽头。从农业部出来,让阿虎先去茶社,南海沿着大路慢慢走去。

因为这里是农业部的驻地,虽然天地会的总部设在东门大街,但从天地会总部一路延伸而来街道两边的商铺销售的货物也大多与农业有关,顾葆成的辽海行,佬林全安林老板的全福菜行,农业部下属的北冰洋冰行是整条街上最大的商铺,现在正值晚饭时间,路灯陆续点起的大街上只有三三两两拎着大口热水瓶,身穿白色坎肩的少年们从城市的各处陆续向此地集中。他们白色的坎肩后都画有一朵硕大的红花,红花下用黑色字体书写着四位数字编号,坎肩前部,左胸口一个与后背样式相同小号的红花和编号,其下又有一个带遮盖的衣袋。右衣袋的却是一个延伸至右胸口的大口袋。

这些少年的是红花会的卖冰郎,专门在城內兜售盐水冰棍为业。现在正是晚市开始之前,少年们陆续集中到这里的冰厂重新补货,他们销售的产品只有一种,2分的冰棍。手上拎着的热水瓶是特制的不倒瓶,所谓不倒瓶其实只是在藤编壳热水瓶底部加了块圆形底铸铁,类似不倒翁的原理而已。红花会是轻工业部设立的零售企业,专门负责销售轻工业部研发的新特产品。

“来根棒冰”南海随手拦住一个编号0043的少年,要了一根盐水棒冰。只见少年熟练的接过南海递给的五分纸币,从左衣口袋里找出三张一分纸币递给南海,却似乎没有打开热水瓶拿冰的意思,而是伸手对旁边一个编号0081的少年耳边说了些什么,81少年高兴的打开他的热水瓶,用瓶内长筷子夹住冰棍,小心的递了过来。

“我今日的定额已经够了,我兄弟刚开始做,还不太熟练”少年见南海迟疑的目光开口说道。

热水瓶价格是小商贩们无法承担的。所以这些少年所用的热水瓶大多是租赁的,,加入红花会本身要么是本地贫农子弟要么是工厂职工子弟,都要有担保人作保才拿到这份工作的,而热水瓶的租赁费用是每天一毛,这需要卖掉50根冰棍才能赚的到。

南海吃了一口冰棍,试了试味道。然后说道:”嗯,保温的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肆,这是我兄弟陈家洛“编号0043的少年爽快的回答道”我每天就在商务2路上,老爷您以后要想吃冰棍,在街上喊一声,保管任何时候,保证能让你吃到很冰很冰的冰棍。“

看着渐行渐远的少年,南海抬起手确认了时间,晚上7点11分。心中想到如果两小时内我又拉肚子,北冰洋的归化民新厂长就得去符有地那和老厂长一起当矿工。十八世纪英国就是因为公用冰激凌杯而让上百万英国人染上肺结核,所以现在只允许在街面上销售的冰棍,而所有的热水瓶标配50根冰棍,而且严禁小贩用手触摸冰棍,,抓到了一律送去劳改三个月,有工作的父母也将被扣工资。为的就是保证卫生。

南海一边吃着冰棍,缓步来到农业二路的尽头,这一长排的二层建筑就是农场茶社。整个农场茶社经过二次的彻底改建,现在已经是一个相当规模的建筑群了,整个建筑群成土字型。街道正面这一排就是土字建筑底下的一字,建筑正中一扇门洞就是入口。从入口进入就来到一条长廊,通向土字型建筑后的一字建筑内,左边是一楼台球室,二楼是酒吧,所有的座位被分割成一个半独立的包厢,元老们很喜欢带着各自的女仆在这种相对比较私密的酒吧约会。而走廊长廊的尽头,则是一栋涉水而建深入示范农庄池塘的咖啡馆,建筑靠窗一侧摆放着一张张双人小桌,酒吧台就在入口处,而空出的中庭,铺上了特制的木地板,这里是舞台,一台卡拉OK机充当了乐队。这里每天晚上7点半开始就会有元老带着女仆前来跳舞。

台球室的右边的建筑是厨房和管理用房,而刚才在门口看到的那一长排2层楼建筑,则是24个私密包厢,按节气命名,这是为元老们准备的

整个农场茶庄从新建之日起就采取了会员制,只对元老开放,女仆们可以拥有附卡,元老可以带归化民部下前来消费,但化民自己是不能进来消费的。

所有消费都会被计入元老名下,为了避免再次出现有人酒后不认账,所有消费单据按月会被直接送到办公厅,由办公厅直接从元老的工资卡内扣除。

穿过长廊,来到茶馆管理楼,刚登上二楼,只见杨成豹抱着红色的箱子已经等在初晴办公室秘书间内。

“报告首长,特侦营训练队中士学员杨成豹奉命送达元老院文件箱。这是我的士兵证和元老院卫队腰牌,请你检查”

“稍息,中士同志。”

听到杨成豹的敬礼。初晴也从办公室出来了,在看过士兵证和腰牌后,南海接过了元老院文件箱,确认元老院封条和士官封条,初晴熟练的递过登记簿让杨成豹登记,完成交接手续。

“2天后我将会进行海南环岛考察,到时候要麻烦你跟着我了。”

“为元老院与人民服务”杨立正敬礼回答到。

对于外派元老,文件箱的送达也有一套程序,一般本岛驻扎的元老是每周收到一个文件箱,而驻扎地点不定期或在本岛任务中的元老可选择十五日一箱,海外驻地的元老,如济州岛和北京的外派人员,则选择一月送达一次文件箱的办法。当然元老们也可以选择停止接收文件箱的措施。但如果停止接受文件箱就意味着这段期间内所有议案自动选择弃权票。

这次环岛考察,南海选择每十五日接收一个文件箱的办法处理,这样可以基本保证南海对元老院正在讨论议案的把握。


华灯初上的东门大街,街角的咸亨酒店内,黄禀坤坐在店内的一角,独自喝着闷酒。掌柜苟不理在柜台上算着账本眼角不时的飘向一角,观察着客人的一举一动。

说起苟不理的咸亨酒店招牌,据苟不理说是某位元老亲自笔书写。但常来的王教谕在看过牌匾后,却对此种说法呲之以鼻,指责掌柜不服教化,店铺招牌应该请本县大儒提笔才是正道。

“哟,这不是仲柔兄么?”曾经的同窗粪霸之子李孝朋带着仆人李恭走了进来。

微醉的黄禀坤抬头看了一眼李孝朋,继续低头喝着酒。

“我说仲柔,哦不,应该称乾正兄,你这又是何必呢。能进澳宋当干部,而且一上来就是部门书办,这是多好的事啊?你看我,家父入股轻工业部的草绳加工厂, 300两白银啊,也只给谋了个草绳收购经理的职务,天天和一群乡野村妇为绳草编织粗细是否合规争执不说,还有契卡在一旁监督记录,要不是家父严令我早不想干了。”

李孝朋也不拘礼,拿过黄禀坤的酒瓶给自己斟上一杯酒,喝了一口说道。

“乾正, 乾正,匡扶以正天,你这字改的太明显,澳宋元老里也是有明白人的,仲柔兄你这样不妥啊。”

黄禀坤听后脸红的高声说道:“有何不妥,现在还是不是大明的天下?吴县令可是还好好的在县衙里坐着呢。”说着突然意识到什么,将高举的酒杯轻轻放下,低头继续喝酒。

“好啦,好啦,别激动。小心隔墙有耳。“李孝朋拍了拍黄禀坤的肩膀,又看了一眼正在柜台忙碌的掌柜,确认无事后又道:“我听说商务一路上新开了一家紫铭楼,据说是广州豪商郭逸郭东主和合作社合股开办的,据说里面的装修金碧辉煌,更有香山澳来的美娇娘,走,今日小弟做东,请仲柔兄同往见识见识。”说完不由分说拉着酒醉黄禀坤一起往外走。

晚上8点,东门大街上除了巡街警察,游街的行人已经逐步减少,沿街路灯也调低了的亮度,农业二路尽头的一排房屋却灯火通明,农场茶馆的夜生活才刚刚进入高潮。

这一排二层楼的房间,是茶馆用来为元老们举行私人聚会而准备的沙龙包间,从开业以来,几个元老社团就长期在此包房,土著权益研究会和妇女权益会,就是以包间地址为社团注册地址。每月也有元老带着本部门的部下来此消遣,而元老之间的相互应酬更是会指定这里,原因其实很简单,这里的包厢经过特别设计,隔音效果好,同时也是少数可以确定的没有政保部窃听器的地方,所有的服务员也经过特别训练,身穿黑色沫脚长裙,白色上衣上修饰以红色丝巾,腰上挂了一圈铃铛,走起来叮叮当当十分的悦耳。所有的服务员都是从办公厅挑选来的剔除的D级以下女仆。渐渐的这里也就成了元老们私下交流的一个主要场所。

当南海带着初晴进入立夏包厢的时候,几位驻守临高的农业部元老已经在这里玩三国杀多时,另有几个元老坐在沙发上一边吸着水烟一边用着笔记本电脑,茶馆包厢是少数几个全时供电并有插座的娱乐场所

万里煌见到南海到来,放下了水烟来到吧台。南海见万里煌过来,拿起手中的文件夹热情的招呼道:“小万啊,你来的正好,你哥已经把事和我说了,这是我整理的适合济州岛使用的农业资料,还有你的调令,只等元老院备案你就可以出发了。”

“你愿意去济州岛接手农业事务很好呀,年轻人嘛,就应该出去闯一闯。技术方面不用当心,我给你准备的文件是从大图书馆里调来的资料,各种物资我也安排好了,这次农技学校高年级的30名新生安排给你,所以不用当心,只管放手去做。

“谢谢啊,老吴” 万里煌接过文件,想到前几天和哥哥在咖啡馆说的那些闲话就害羞的脸红了起来。

“谢什么呀,都是为了工作嘛。”“对了,这批学员里有12名兽医专业的学生,到了济州岛,你给尼克派7个,自己留5个,可别全让尼克把人带走,这岛上可不仅仅只是养马的,其他方面的养殖都会开展,而且这些人也同时接受了初级医疗培训,不论是人是牲口生病都能来一手的,虽然技术糙一点,但比本时空的土医那也还是专业的。“

送走满脸通红回去准备的万里煌,南海来到包厢水烟角的沙发上,和几位今天他特地邀请的金融口的元老聊了起来,这才是他今天来农业口休闲俱乐部的主要原因,他准备和几位金融口的元老一起向元老院提案,允许国有企业发行股票和债券。具体案例是在全海南岛和广州地区,发行农业部农业发展债券和下属各直属企业优先股股票。

现在整个海南都归我们管理,所须要的土地基础建设将是巨量的,名下几家直属企业的发展也是非常红火,发展所需的流动资金非常巨大,特别是自发动机计划开展以来,虽然企划院的投入也在加大,但相对于工业部门,农业部门这类冷门部门所得的投资和需求增长已经不成比例,临高这几年在我们的带动下,民间资本的发展也在壮大,南海觉得既然企划院投资不到位,需求又巨大的情况下没必要死等国家投资,而应该恰当的利用民间资本。当然在目前整体计划经济为本的国家政策下,开放民间股权投资那是不太可能的,但以债券方式吸收民间资本和不涉及企业管理权和所有权前提下的将少量股本投放,出售股票的办法是目前解决冷门部门投资不足的一个可行办法之一。

所以为了增加在元老院的通过成功率,南海已经在立夏厅和金融口的几位元老洽谈了一周,正在逐步完善计划书。按照元老院的议事规则,元老提交议案进入议事程序须要至少5%的元老附议,农业部和金融部门和几位林业系统等冷门部门25名元老签名附议就能进入议事程序。

上周北美帮在茶馆咖啡厅举行美式派对,南海也和钱家兄弟沟通过,在正式进入议事程序后,在茶馆内召开几次针对元老的社交舞会,期间多做说明,相信以简单多数意见通过这个议案的把握还是有的。


晚。7点三十分,东门市咸亨酒庄,黄禀坤醉酒言论摘录如下。。。。。。当元老们在茶馆讨论议案的时候,元老胡来腿正在办公室内坚持岗位。这位27岁的,中文硕士学历的江西人自幼爱好特工小说,在穿越后就加入了早慢熊的政保机构,因为听的懂十多种方言,而专门负责内卫监视事务。拿着十五分钟前刚刚送到的报告,胡来腿按下办公桌上的铃铛叫来办公室值班员说道:“今天黄守统家的监视日报送来后我要马上检阅。”

当黄禀坤醉醺醺的被仆人扶进家门的时候,黄守统正在堂屋里焦急的来回踱步,一旁张有福正在就座。看到黄禀坤如此模样,黄守统火冒三丈,质问道“不孝逆子,为何这般模样? 黄禀坤没有答话,而是说道:“酒逢知己千杯少,举杯消(销)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zhāo)散发弄扁(piān)。”“小小挫折就如此颓废,如何能当大任”说完黄守统抓起手中的手杖就要打。

见此情景张有福连忙出来劝阻:“黄老爷息怒,息怒,先问正事要紧” 黄守统见人劝住也就停了手,说道“我且问你,今日你将认股书提交后,可成特别提醒吴大人,乃父和县令大人的认股数额?吴大人可有何表示没有?”

“说了,说郧素济的便宜丈人真有钱。呵呵。。。。”醉醺醺的黄禀坤如此说道。仆人们见黄禀坤已大醉连忙趁黄守统大怒前将人抬到后院醒酒

“黄老爷,勿怪,年轻人嘛,一时想不开也是常事。明日行酒醒后黄老爷再细问不迟,今日时晚,在下先告辞了。”张有福见情况如此就先行离开。

“唉,逆子” 黄守统无奈的说道。看着儿子如此黄守统心中很是无奈,髡匪自从广州大捷后,稍微有点眼观的人都已经看出髡匪的能力,而黄守统看的更远,髡匪这几月大量从大陆北方运来如此巨大的人口更是证实黄守统的看法,髡匪之志绝非独占一岛那么简单。作为本地地主,他很清楚这是一个机会,以个能给整个家族带来改变的机会,但一直一来他都或明或暗和澳洲人做对,现在突然改变立场,儿子自然一时难以接受,但对于全家老小来说,这又是不得不做出的选择,一旦澳洲人想起登陆初期的仇来,他黄家老小没有任何能力自保,为今之计只有加倍加入澳洲人,才能让澳洲人放弃报仇的想法。这次工厂投资,其实黄守统根本不懂什么是实业,他觉得这不过是另一种捐饷方式而已,但他不得不入,甚至将自己的大半浮财200两现银投入,就是希望能以此做个投名状。

当南海和初晴回到元老小区的家时,时间已经是晚上10点了,等洗簌完毕,南海穿着宽松的运动服来到客厅坐好,初晴也穿着在家的居家长裙拿着2盏油灯分别放在沙发边的茶几上。南海打开圣经说道:“来,今天我们来学习《出埃及记》二十章一到十七节”

(完)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