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参考了别人的小说 算是个小同人吧》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参考了别人的小说 算是个小同人吧
作者ID
百度贴吧 游泳减肥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涉及方面 医疗,痛风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参考了别人的小说 算是个小同人吧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5-12-24
最近更新 2015-12-24
字数统计 (千字) 2.7



苟子病了,苟子得了痛风。

才几天的功夫,苟子满是肉的大脑袋仿佛被抽了脂,原先顶盖肥的头皮突然出现了很多的沟沟壑壑,长在上面的不多但是很硬的头发,因为头皮上出现的皱褶而东倒西歪,于是看上去也就七零八落,象被初冬的寒风吹过,一片萧条之气跃然顶上……

大喇叭里正播放进行曲。往日,这是苟子比较爱听的节目。苟子根本不懂音乐,但是进行曲总让苟子想起那些穿着短裙的女学生。他在刚来临高时某个庆祝会上看到过,至今依然历历在目。

可现在,苟子实在没心思想女学生了。手指脚趾,指指连心,那个疼法啊,火烧火燎,如锯着身,钻心刺骨的疼得死去活来,这可真够受的了。幸亏家里的这张大床是货真价实的澳洲名牌,能禁得起苟子那打把势似的折腾。这要是换了苟子小时候睡的床板,恐怕早就砸劈了。

然而最让苟子闹心的,是这个病说来就来猝不及防。好像一阵风吹过,关节里就跟着一阵的火烧,紧接着,就如锯如凿的疼将起来,这个过程,苟子是再熟悉不过了。苟子的心里,怕它来就像怕鬼魅,真是一有点风吹草动,苟子打心眼里哆嗦。

疼痛刚刚过去,容得苟子喘口气。现在,他仰面朝天地躺在床上,直愣愣的看着房顶。



往日的神气都不见了,苟子象一只避猫的鼠躲在家里,只有在疼痛的间隙,苟子才会以一种极不服气的自负和悻悻,去追寻那许多似乎要永远失去的东西……

苟子爹妈死的早,九岁孑然一身,靠在城里拣菜叶和乞讨为生。苟子不姓苟,小名叫狗儿,市井的孩子,大家叫惯了也就都叫成了苟子。是城里街道的大爷大妈们看他可怜,平日里总是东家吃一口,西家吃一口的接济他。等长到了十一岁,开始交了好运被澳洲人的积善堂收留辗转来到临高,在净化营里有了大名——蓝海洋。可是人们依然叫他苟子,没几个人知道他的大名。

别看苟子大字不识一个,天生的,苟子会逢人说好话,又舍得力气,跑前跑后的把净化营的管事哄的团团转。在管事的努力下,苟子学会了识字,当上了东门市的清洁工,按当时的看法,苟子简直一步登天了。

这一连串的变化来得眼花缭乱,莫名的,苟子好像感到了自己身上潜藏的某种能力,渐渐的,苟子的聪明被他自己意识了。

平时在东门市刻意结识很多人。工作中,苟子认识了一个店主,是东门市上一个很大门脸的店主。凭着苟子的聪明,他一下就觉得这个人不同凡响:看看人家,抽烟,点烟的架势都与众不同,一件事谈妥,不说好了,说:“全都欧窝了{OVER}”,透着和首长的亲近劲。苟子服,心服口服。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苟子的聪明告诉他,说不定这个人会给他带来更大的机会,靠着他或许还会有更大的奇迹出现。于是,苟子这回就是自觉的,有目的的,心甘情愿的把这个店主当成亲爹似的侍侯起来。



喇叭里,激动人心的进行曲又开始了,苟子情不自禁地被他第一次看到短裙女学生的记忆吸引过去。

苟子说不清是感激还是记恨给他看病的那个主任医师,苟子疼的不行的时候,看到那个医生就像见到了菩萨,恨不得磕几个响头,赶快让菩萨给止疼。等到不疼的时候,医生给他的医嘱让苟子差点破口大骂起来。医生告诉他,痛风这个病是富贵病,什么生猛海鲜,鸡鸭鱼肉,基本都在忌口之例。这个病没有什么特效的治疗方法,就是要吃粗粮,少荤腥,减食节欲,安步当车,过过百姓的生活。这个医嘱让苟子火冒三丈,给了苟子太大的约束,苟子心有不甘啊。但是苟子又怕疼,哎呀,苟子那时的心里像有一头牲口撂着蹶子的撞笼。

真的假的?苟子心里狐疑。犯了忌就会疼?美食美色,这两样苟子现在是一样也不能少。



想到这几年的好日子,苟子恍恍惚惚的象在做梦。

苟子在店主身上的功夫没有白下。店主给苟子介绍了一个朋友,是某个澳洲衙门的处长,刚好需要一个赶车的车把势,苟子不会赶车,不过没关系,澳洲人出钱让苟子上了教怎么驾牲口的学校——驾校。于是苟子就从清洁队调到了事业单位。虽说工资没长多少,但是苟子忽然有了很大的变化。一是衣着变成了澳洲书办的工服,二是口音变了,时常说一种广州音家乡字的“普通话”,让这个单位的很多如花美女咬牙侧目,避之不及。

然而在苟子身上,更大的奇迹出现了,对此,单位里的人没有不感慨的。苟子侍侯的处长升了局长,而苟子,被破格安排在了办公室,当起了正处级的主任!每天早晨,处里的办事员们来上班,叫他“蓝主任”时,苟子照样得意,他也能听出弦外之音。不过按苟子的理解,办公室主任的工作,那就是把局长照顾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官坐大了,过手可以用度的钱也多了,苟子每周都会挖空心思的给局长安排吃两次鲍鱼,两次泡妞,而且能在局长泡妞时亲自跑去给局长夫人送信说局长开会,安排好牌局,以确保局长玩的开心和放心。至于平时每日的酒宴,苟子也会尽力安排的别出新意。自然,苟子也借着机会每周吃鲍鱼泡小妞,局长有的,苟子一样也不能不少。

这一切,都让苟子有了一种快感,有了一种成就感,他觉得他的侍侯人的本事一下变成了金不换,自己简直就是个天才。苟子看过拉奥片里的李莲英,现在他信了,相信凭着侍侯人真能换来吃穿用度,换来官运亨通,捎带还有那些美媚的脉脉含情……他觉得这日子太有滋味啦!



小雨淅淅沥沥地打湿沤了街道,春沤夏沤之沤交,临高正是风清气shuǎng的时节,huá灯初上,雨水打湿的路面把红红绿绿的灯光交映得光怪陆离。往常这个时候,苟子肯定是泡在某家酒馆。可现在,苟子得了痛风,而且发作频繁,这样,他不敢出去,因为那个医生对他的jǐng告还时时响在耳边。

“你不能再喝酒了”医123生不动声sè的看着苟子,平静地说着好像是对人重复过很多次的机械的语言。

“为啥了?!”苟子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反感的要命。

“因为那对你没好处,会加重你的疼痛。”同样的平静。

“……”苟子不敢说话了。

知道痛风的疼痛是怎么回事,苟子的脸苦着,心里非常失落,也非常伤感。




从医院出来,苟子一步一疼的往回走的时候,扫地的大爷从后面叫住了苟子。

“先生,慢走一步,慢走一步”老人的腿脚好像有些不便,一拐一拐的,紧走了几步,离得很近了,老人眯缝着眼睛仔细地上下打量起苟子来了。

苟子被他看的有点不自在,本能的往后一退。

“你,你是苟子吧!”老人有点激动,白胡子微微的颤抖着。

苟子一下有点发呆,“苟子”,很多年没听到过有人这么叫了。苟子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猛然,苟子认出了,眼前的这个老人就是在儿时常常接济他的邻居大爷!

然而此刻,苟子没有一点欣喜之情,相反,因为这声“苟子”,他心里一下浮起儿时那艰难生活的回忆,这让苟子因为痛风预感自己将要失去很多“幸福”的感觉越发真切起来,苟子有些愤怒了。

“谁是苟子?谁是苟子!”苟子大声呵斥着。“老家伙,找死那?苟子是你叫的吗?”因为愤怒,苟子有些语无伦次。

老人呆若木鸡,举起的右手无措的不知放在何处,枯瘦的手在抖动。

看到自己的呵斥有如此的威力,苟子忽然想笑了,他觉得特别的可笑:“老家伙,得瑟什么?是不是你他妈的也痛风?”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