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发动机行动前的众生相》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发动机行动前的众生相
作者ID
SC论坛 scatfish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海南
涉及方面 科技(水雷),训练,建设
内容关键字 荷兰商团见闻
转正状态 部分转正
发布帖
SC原帖 【临高-同人】发动机行动前的众生相(第4季更新中)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2-9-1
最近更新 2012-9-8
字数统计 (千字) 10.3



1、范.大蓝特隆

范。大蓝特隆这是第四次到博铺了,和以前不同,这一次他很明确的感觉到澳洲人已经进入了一种临战状态,由于澳洲人已经在福摩萨建立了殖民地,现在他急需确认澳洲人是不是对大员港有所企图。

最让大蓝特隆感到担心的是在来临高的路上帮澳洲人运送了一批陆军士兵。当大蓝特隆的船队在三亚卸载了几百吨粮食和粗麻布之后,并没有装上椰子油和矿石直奔临高,而是按照澳洲人的指令装运了一批食品去了澳洲人在海南岛西端的一个神秘港口——昌化。

这个贫瘠的港口位于海南岛第二大的河流昌江的入海口,一个孤零零的菱堡矗立在三角洲后高地上丛林之中,周围零零散散开垦了一些菜地和几块水稻田。但是很快几百名澳洲士兵就安安静静的完成了登船,在荷兰人的坚持下,澳洲军队把武器装进木箱上锁,并且把钥匙锁在船长室里贴上封条。不过即便如此,刚拉完几百奴隶的荷兰人还是对几百名澳洲士兵极度畏惧。这些士兵看上去衣衫不整,伤痕累累,但是肌肉强壮,动作敏捷,神情坚毅。除了必要的传达口令,几乎从不说一句话。

由于逆风,从昌化到临高,花了大约四天时间,到了第三天海面风急浪高,士兵开始晕船,大蓝特隆通过提供帮助,才终于大致探听出这些士兵的来路。

他们是来昌化进行训练的,这种训练在澳洲军队里是家常便饭,每年都要搞个几次,这些士兵背着一周的干粮,带着武器弹药,从临高徒步翻越超过150英里的崇山峻岭和湿热丛林,花五六天时间到达昌化堡,然后在昌化堡花上几天时间练习各种战斗技术,然后乘船返回或者领取补给以后徒步返回。

范.大蓝特隆在到达博铺之前一路上都在想这件事。开始是不可理喻,澳洲人简直是魔鬼, 只有野蛮人和古代德鲁伊才能在荒无人烟,遍布可怕疾病和毒虫猛兽的热带丛林里生活整整一个礼拜……当然如果澳洲人没有什么巫术的话,他们就不是澳洲人了。

不过澳洲人穿过丛林的速度,每天三四十英里,简直……让人想到更可怕的阿提拉大王和更可怕的成吉思汗,但是澳洲人并没有马,而且是在丛林里……算了,一定还是巫术。

而且澳洲的军队在如同疾风一般穿过丛林之后,居然一个个精神百倍纪律严明,简直就像所有人都是骑士……圆桌的。

以往大蓝特隆和其它到过东方的欧洲人一样瞧不起这些身材矮小的东方士兵,不过现在看来,不管澳洲人用了什么邪术还是血降头,这支军队都不是西方人在远东甚至整个东方的雇佣军和殖民军所能面对的……

天色已经微微发白,大蓝特隆想着以前见过的澳洲快船在海面上疾走如飞,澳洲人的舰炮和海兵射击训练,那种完全不可理喻的射程和命中率……昏昏沉沉的在睡去。

梦境中,他梦到自己的船队停靠在阿姆斯特丹,身穿土黄色印度土布军装和深蓝色长外套的澳洲军队源源不断的走下跳板。不再是几百人,而是无边无沿,红色铁拳旗帜和蓝色十字星旗帜遮天蔽日,战鼓和短笛吹奏着凄厉的乐章,天空中云层散开,天使出现,吹响号角,火和硫磺的雨降下……要命的是这些天使长着中国人的脸,穿着澳洲人的深蓝海军服,带着澳洲人特有的自信微笑……当第五个天使出现的时候,挥了一下手中的蓝色北极星旗,旗帜上的星星开始呼啸而下……


2、 莱布.特里尼

1个小时以后范。大蓝特隆在船钟声醒来,这时船已经靠港了,太阳刚刚升起,被挡在薄雾后面。澳洲人的军队下了船,只有一个土著军官等着拿取武器箱的钥匙,其实把武器锁进箱子只是个君子协定,让荷兰人的船员心里安定一些。如果澳洲人真的有夺船的念头,随时可以撬开箱子,大蓝特隆毫不怀疑这些精瘦的东方人就算徒手也可以分分钟制伏自己那些只会喝酒打架臭气熏天的水手。

现在澳洲人的军队正坐在码头上,少数人看管着装武器的箱子,大部分解散休息,有的士兵在用桶打来海水洗手洗脸,有的正在喝汤,澳洲人也把汤分给了东印度公司的船员两桶,这些不同人种的水手用不同的语言哇哇大叫着,盛赞果然还是澳洲人的汤最好喝。

很快大蓝特隆见到了老朋友,留在临高担任东印度公司副使的莱布。特里尼,特里尼已经办好了港务手续,大蓝特隆最后一次核对了报关单和坐船的澳洲军队签署的军事承运合同和证明,将文件交给海关官员,接下来的卸船和验货就不用自己操心了。

“特里尼先生,好久不见,你的起色看起来不错啊。”

特里尼对被留在临高担任副使一度耿耿于怀,虽然这个职位地位颇高,而且收入翻了N倍,经手的每笔交易都有一定的提成,不过特里尼非常明白,这个肥缺给他是因为他是一个画师和地图绘图师,是让他当间谍。而且因为他是一个意大利人,信仰极端可疑的天主教徒,热衷于科学和神秘主义,就算被澳洲人斩了,荷兰人也可以把自己撇清。

不过现在特里尼已经把自己在临高的工作看作仅次于家庭和生命之外,第三位不容任何人染指的事情了。因为澳洲人也很清楚特里尼被委派的任务,但并不很介意这一点,因为临高正在准备在北方进行一个大行动,并不想为出乎意料的袭击者分散兵力,因而非常希望让荷兰人明白自己的军事实力根本不是任何西方人可以挑战的。

所以特里尼甚至经常被情报部邀请去参观陆海军训练,并且获准近距离绘制伏波军。只不过澳洲人对绘画有很多要求,比如要求军人的头身比要画成1:7,肌肉要画成希腊式,肩膀要和日耳曼人的形状一样……不过这些本来就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经院派绘画差不多,特里尼自然很乐意完成。

(外出同学聚会,晚上继续)

(继续)

特里尼不太爽的是,澳洲人对待人体的态度并不比其它东方人开放到哪去,虽然澳洲人让女孩上学,并且穿着伤风败俗的短裙,露到大腿。

不过在绘画里,允许出现全裸的女性的时候,多数情况下必须长着翅膀,而且只能出现在很有数的几个特定场合,比如烈士的面前,元老背后的天空中,宗教局批准的教堂圣像里,但是前面的圣者人物中总要有一两个长着某些元老的面孔,比如为圣子奉上乳香的是吴院长,用火焰长剑击落六翼美女的是长翅膀的文总……

当然这些不快并不能动摇特里尼对临高的热爱,澳洲人像特里尼提供了优质的纸、画布、蘸水笔、优质墨水、颜料,以前闻所未闻的吸水钢笔、木铅笔,还交给特里尼35个学生学习绘画,其中有几个已经被收为弟子,一个12岁的女孩让特里尼夜夜想入非非。

“特里尼先生,您的上一本画册已经在八达亚引起了轰动,还有那几副油画都被贵族们高价收藏了,金币已经寄给您的兄弟”

“谢谢您的关心,澳洲的朋友们希望我帮他们购买一些意大利著名画家的作品,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还有斯特克里瓦里和瓜内利的小提琴”

“这次我带来了两把瓜内利,还有您信中说的乐手,我想澳洲人也许是东方人,但更喜欢西方艺术”

“很难说,他们的艺术品味我只能理解一丁点,他们也很喜欢一些日本的绘画,很夸张,很程式化,很叙事……”

范。大蓝特隆并无意继续艺术流派上的讨论,澳洲人从来也不是一群善男信女,以后也不会是,他只关心自己的利益和地位还能保持多久,也许有朝一日澳洲人成为东南亚洋面上霸主,他又该如何自处。当然,眼下更着急的是完成东印度公司交待的打探消息的任务。

“亲爱的大人,这次我想请您坐一坐这个”意大利人指着博铺海关斜对面的一间木头房子说。

呜……况且,况且,况且……“这是澳洲人的新式交通工具吗”既然屁股已经坐在一个会移动的车厢中,看起来这个黑乎乎会冒烟的怪家伙也只能是一种交通工具了

“是的,我亲爱的大人,澳洲人把这个叫做火车,在两条铁轨上跑,速度就像骑着一匹快马,但是您瞧,我的大人,这个辆火车有5个车厢,可以坐200多人……”大蓝特隆觉得很有意思,不过从以往对这个意大利人的了解,他能听出特里尼想说的不止这些

20几分钟后,荷兰人和意大利人在“商馆”这一站下了车,一辆四轮马车等在车站前。“商馆”是殖民贸易部和办公厅联合申报的一个项目,在今年的台风暴雨中,临高境也遭了灾,虽然没有什么人流离失所,不过也有不少土地被淹,大多属于穿越集团。有些是新开垦的田地,“商馆”是被淹地之一,只是压根还没开垦。

之所以被淹,是因为这一带是海滩沙堤后的洼地,陆地边缘的土地会年复一年的滑向大海,海潮又将沙土送回来堆积成海滩,风将沙子吹向陆地,形成一道几米高,几十米宽的天然沙堤,沙堤后面则是下陷的土地,农业部白白做了一些平整之后发现这里的盐碱根本无法处理,接下来又被暴雨泡了起来,对这块地的投入就算交学费了。林业部决定干脆把整个沿海洼地都改造成陆生红树林加固海岸,不过眼下还没有精力实施。

这片洼地往东是一片低矮山丘,再过去就是马枭。随着博铺到马枭的铁路开通,执委会办公厅和殖民部决定把这片土地改做将来的国宾馆和使馆区,首先就是请东印度公司入驻,并且用东印度公司付的钱把山溪拦成一个小水库,为附近供水。

荷兰的商馆正在盖,确切的说是正在挖地基,特里尼设计了一座相当坚固的砖石大厅,不过建造周期要两年,现在商馆是两座简单的木屋,一座办公一座居住。

“是的,我的大人,看来您也很在意我刚才没说出口的话”大蓝特隆憋了一肚子问题,到了自己的地盘上,立刻开始追问,特里尼对此显然也有所准备。

“是什么呢?”

“刚才您乘坐的那种火车,现在它一小时能跑10英里,我还见过它跑20英里的时候,现在澳洲人已经用轨道把他们最核心的统治区,临高-百刃-博铺-马枭连成一体”……“我想您这次的任务毫无疑问来自于我们尊敬的那位伯爵大人吧”

“还有另外三四个董事,他们一直希望……评估看看……是否值得夺取澳洲人的地盘”

“澳洲人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貌似随意的把军备展示给我,并且让我不断把画册送回巴达维”

“那你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他们用火车可以在几个小时内把军队从一个地方,送到另一个地方。并且他们还有专门用来战斗的火车,外面有铁甲,安装了火炮和他们叫做打字机的一种邪恶武器,就是一千名严整的瑞典步兵也不可能在一列铁甲火车面前站一刻钟,实际上一百个澳洲兵加上几门炮就可以把一千名欧洲最好的步兵撕成碎片”

“我来的路上正好运了几百个澳洲兵,我闻到了野兽的气味”

“比野兽可怕多了,我们在巴达维和印度每年都狩猎老虎,澳洲士兵虽然体格比大雄狒狒大不了多少,不过他们用火枪射击的速度和命中率让人感到绝望,而且他们的部队是由一些不亚于古斯塔夫陛下的澳洲职业军人率领,我已经见过很多次,他们天还没亮就起床,然后悄无声息的从一个县徒步走到另一个县”

“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因为没有船只才徒步走去昌化训练”

“他们只是让自己的军队练习迅速翻过崇山峻岭,然后立即投入作战,实际上每个军人都要做这种练习”

“伟大的汉尼拔……吗”

“他们的船有的是啦,我尊敬的大人,请您一定要把这本画册带回去,并且告诉巴达维的诸位,澳洲人用三周多的时间建造了一条近千吨的帆船”

“神马”

“他们有一种可怕的船厂,但我从来无法接近,远远看去,似乎有很多条船肩并肩同时建造,第二条同样的船在10天以后就下水了”

“兹事体大,我想我还是应该亲眼确认一下”

“您走之前,会看到下一条下水的”

“给他们10年,就算想夺取大西洋也不是什么问题”

“我觉得他们眼下的兴趣是明国”

“福摩萨呢?”

“我希望能为公司留下大员港”

“您认为澳洲人会不会有向南发展的意图?”

“让高层去头疼吧,澳洲人向我提供了一批农学书籍和图画,请我翻译成一份绘本”

“什么意思”

“澳洲人准备提供一些种子,让巴达维在香料群岛种植,他们收购成熟的作物,不过我只听说过其中很少的一部分”

“另外澳洲人提供的供货清单里有一些火炮”

“他们不是从来都不卖武器的?”

“刀剑一直都卖的,我想他们有了更好的炮,现在提供的24磅炮和50磅炮可以打一英里以上,我见过他们在一英里外击中一块舢板大小的礁石”

“同样的清单,英国人和葡萄牙人也收到了,并且支付了现款之后,立即得到了炮”

“你的意思是说,澳洲人并没有造炮,只是把旧炮卖掉,因为他们换了新式的火炮”

“我想您的工作真的十分出色,我会向执行董事会保举您的”

“没关系的,不必了,我是一个意大利人,意大利人是没有祖国的,我的祖国就是雇主给我的工作”

“您是怎么看临高的”

“真希望临高在意大利”



3、钱水挺

钱水挺议长这段时间正在忙着为刚刚下水的1630舰和901舰征集舰名,在旧时空,为新武器取名一向是现在这些元老们的一大爱好,只是前时空的军方根本不会听他们的。

到了本时空,海军部的少壮派不小心说了一句“这是海军的事吧”,顿时唤醒了广大军宅元老内心深处最脆弱的那根小神经,结果“新舰命名权”被哄抬到了与国体、政体相当的政治高度。

现在海军的高官宁愿去远征南极洲,也不敢再谈论这个话题了。

对于潜水艇来说,当上议长之后,才发现民主的细节其实是无奈。

在D日后的一两年里,工业化建设尚未全面铺开,那时候很多独当一面的元老还在当酱油众,元老院里人才济济,各种不满暗流汹涌,每到元老院听证会,执委会和各部门的负责人就如临大敌,甚至有过完堂就晕倒的。

不过如今,大部分当年在听证会中最难缠的元老屁股已经做到了被质询的椅子上,就算这次不是质询自己,也会本着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的原则顺水推舟了。当初潜水艇参选议长并且最终当选,也是因为很多元老希望有一个强力议长能够扭转元老院越来越明显的颓势。

按照北美众的理念,议会民主的核心首先是财政审批大权。

不过对临高的财政,元老院其实只是强力围观。

临高的财政收入总额之中,德隆系发行流通券和铸造银币产生的铸币税占了一半,对外贸易盈余占了40%,剩下10%是从代办大明赋税清除积弊获得的收益。

可以说财政收入全部都是在执委会经营下创造的,财政开支也全部都由执委会使用,元老院倒是更像一个股份公司的监事会,只是审查一下收支是不是平衡,有没有什么可以被挖墙角的积弊。而且真正的查账审计工作契卡和五道口众已经完成了,一屋子账册被缩减成一大本报告,等拿到元老院,大家只是听听最终几句话结论。

由于财政大权流于形式,元老院实际上也就变成了立法院,不过法律到了指定条文的时候是由法学俱乐部把持,大部分元老也只是表示无责任飘过。

结果元老院的俱乐部性质越来越浓厚,终于有一天,钱议长亲笔题写了一幅大标语挂在了元老院会堂的大门口——将元老院建设成一个学习型组织

这个口号倒是很快得到了落实,元老院在礼堂旁圈了一片空地,建起长廊、葡萄架,每天召开学习型组织下午茶会,没事的元老一边享用茶点,一边请各部门负责人不定期来讲课,有时候是文总讲风帆时代的大海战,有时候是大河桑讲排队枪毙时代的战术,有时候是司凯德讲贸易结算,有时候是马督工讲工业化和城乡统筹规划……甚至连很多很具体技术工艺也会被作为下午茶讲习的内容。

当然这种当着广大元老讲自己工作的活动,对各部门的工作也都是一个促进,除了整理工作思路,加强定期总结之外,最明显的成果就是推动了临高的中高等职业教育事业。

在临高,很多机关中的工作人员主力都是12-16岁的年轻规划民,拿着各种档次的扫盲文凭,盲目执行首长指示也许还行,要说自己做好手头的,差的还远。

随着元老院的下午茶活动逐渐变成风尚,元老也越发认识到要想受重视,就得把手里的事务安排的井井有条,还要随时积累整理工作中各种细节,这就需要迅速提高土著职员的文化水平和工作能力。

从执委会办公厅、军部开始,各部门相继设立了职工夜校,每天早7点到下午3点上班,4点到晚7点上课,7到9点自习,中间穿插吃饭和体育锻炼时间,还有一个早请示晚汇报的洗脑活动。

夜校开办几个月以后,邮电部、制造总监部和殖民部又发觉大把的夜班工作没人处理,便把夜校分成A、B班,B班继续上夜校,优等生挑出来编为A班,白天上课,晚上值夜班,因为值夜班更需要独当一面的能力,A班实际上就作为种子来培养了。A班人比较少,各部决定昼间课程合办,实际上也就成了一个普通职业高中。

既然是高中,元老们干脆放心大胆的规定了新校服,这回终于如愿把女生的裙子缩短到了膝盖以上,夏季的海军领套头衫也做到了勉强可以透视……

年轻人总有用不完的好胜心,这些被以优等生身份选出来的夜班实习生喜欢在任何场合炫耀自己的新制服,裙子越短,衬衫越透越受恩宠的观念也由此在临高传播开来。




4、钟利时

船厂急火火的到处找钟博士调整船钟,结果只找到一个徒弟,最近一段时间钟博士仿佛消失了一样。

临高的特种化工联合体的规划是仿照当年156工程的某个火炸药厂建造的,一派老毛子的幅员辽阔气象,厂区占地足有几千亩,好在这一代不是耕地,到处是乱石和地裂。这么做也是无奈,因为各种火炸药和前体都集中在此,一旦发生连锁反应,整个穿越集团恐怕要报销一半。

火炸药这种东西,成品其实很安全,不安全的是中间前体,很多处于不稳定状态,靠着严格的工艺规范才能保持暂时稳定,不过本时空的工人对工艺纪律几乎毫无概念。即便以前的火炸药厂严格按照准军事管理,动辄进行极端严厉的处罚,甚至死刑和连坐,也没有完全杜绝各种小事故。随着发动机行动的展开,火炸药的产量和储存量将数以千吨记,所以早在一年多以前,执委会和元老院听取完企划院和军工部的报告,二话不说就批准了新火炸药厂。

即便火炸药厂的占地面积几乎等于临高所有工业的总和,不过其实也只是按照前时空缩比例几十倍规划的,因为这个工厂不止要生产火工品,还要制造各种成品弹药,还承担科研任务,实际上按前时空的安全标准,现在的规划仍然属于严重违规。

经过一年的大兴土木,厂区到现在还没有建成,或者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建成。按照规划,各种设施之间要建造大量阻挡冲击波的人工障碍物,通常是20-30米高的土堤,以便把冲击波和燃烧物导向高空,为了避免爆炸中乱石飞溅,还不能用石头。

为了元老和居民安全,为了不占耕地,又要避免被水淹,厂区选址在高山岭丘陵区的边缘,基岩开始出露的坡地。土层很薄,遍地乱石冲沟,严重影响了施工。

基本土建完成之后,土堤工程只做了不到10%,很多土堤只好里面用石头堆外面拍土。工厂就硬着头皮投产了,土堤还要继续施工。出于安全考虑这时候不能再用喷烟吐火的蒸汽动力工程设备了,又不能大量雇佣土著,只能靠伏波军和劳改队,必要的时候动用一下现代机械。

现在钟博士的工作地点在一处土石围子之中,围子只有一米多高,围子上种了一圈柳条篱笆,七八个劳改犯正在往中间填石头。好在围子周围有三百多米的树林围绕,极其隐秘。外面看,只是一片森林,一条不显眼的土路弯弯曲曲通向围子,小路边有一条水沟,在每个弯道的终点都有一座土堆以便在人员疏散的时候阻挡碎片和冲击波的袭击。这条小路只是用来走人的,运输另有一条木轨铁路正在施工,暂时只能使用手摇轨道车和牛拉轨道车。

这个围子的正式名称是特种化工联合体第一研究中心,目前正在从事一项穿越集团史上密级最高的军火开发活动,由钟博士主持,项目代号“鼓浪屿工程”。

(睡觉,明天继续)

(4续)

“鼓浪屿工程”听名字就知道和穿越集团在本时空当前最大的潜在敌人郑芝龙有关。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早在澄迈战役期间,明军试图投掷漂雷攻击伏波军舰船,到了也没取得任何战果。不过这却给穿越集团以很大启示。

眼下穿越集团只有901和1630两型5艘适宜远洋作战的“主力舰”,而且关键的大马力蒸汽机和130后装舰炮开发工作一路磕磕绊绊。船快下水了,蒸汽机还没达到设计功率,炮也没开始量产,更不要说当初准备同步研发装在H800上的短管130,工程设计还没完成,下水的几条H800只好先装上卡隆炮凑数。

虽然对外情报局认为郑芝龙出动主力拦截穿越集团的可能性不大,不过这毕竟是从纸面文献分析得出的结论,穿越集团的情报员甚至还没找到刘香的主力所在,郑芝龙控制的港口只调查了三五处,连郑芝龙的主力舰还没见到。

孙子兵法说:守则不足,攻则有余。意思是说,防备敌人比主动进攻要消耗更多的兵力。既然穿越集团的兵力远远不够封锁刘香、郑芝龙,海军中的少壮派和元老院一度提出应该主动进攻,进行“预防性打击”,就像德雷克曾经对加在迪斯港驻泊的无敌舰队干的那样。不过总参谋部和政务院认为,在刘郑敌对的时候发动偷袭,反到可能使局势复杂化,另外大图书馆表示,手里缺乏17世纪的沿海详勘数据,连份完整的航道图都没有,主力舰深入岛礁密布的内水风险太大。

于是寻求御敌妙法的球又踢回给了海军。明秋作为一个啃着苏联老教材成长起来的老海军,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了日俄战争中水雷战的场景。经海军参谋部分析,如果和刘、郑或者其手下的海主冲突,海军可以立即以主力舰队掩护一支布雷舰队把敌方封锁在港口里不能动弹。这样也不必对刘郑的海上力量进行政治风险和触礁搁浅很大的预防性打击。

于是研制水雷的任务就光荣的落在了制造总监部和军工部的头上。

(晚上继续)

(4续-2)

水雷的实际开发难度还是超出了企划院的预期。首先大家一致认为,这种水雷必须是锚雷,最好是定深锚雷,雷锚上的棘轮定深装置不是很复杂的设计,机械厂拿着前时空的图纸很快就做出了样机。

困难的是引信,大河桑手下的机械引信小组设计了N种触发、拉发、松发引信,但不是太迟钝,就是太灵敏——中国帆船速度比较慢,大部分触发引信在模拟逆风行驶的船体碰撞时根本不能发火……3号拉发引信是在雷体上装了一些铁钩,钩住行驶的船身,引信连在系留索,通过拖拽发火,但是模拟雷投掷实验发现在锚雷下沉和浮起的时候产生的拉力,无论如何都会启动引信……松发引信在前时空也是高科技,制造困难不说,实验表明入水时产生的冲击半会直接把布雷船炸上天……

最终本时空第一种实战水中兵器还是老老实实采取了前时空的技术方案——电引信。电引信的技术并不复杂,实际上就是一个电池,看起来就像是水雷外面的触角。触角的外壳是锌做的负极,锌壳里包着玻璃管,管里装着酸液,中间还有一根碳棒作为正极。当船只撞上触角时,锌壳变形,玻璃管破裂,酸液流出和锌发生电化学反应产生电流,电流启动装药上的电雷管和导爆管,起爆水雷。

实际上从一开始电引信就是呼声最高的方案,只是穿越集团在电工方面的技术积累太差,既没有像样的绝缘材料,也没有造过电雷管,这些只好从头做起。自然而然,穿越集团的首席电器专家钟博士就临危受命被任命为“鼓浪屿工程”的项目总师。

和战舰、大炮、甚至步枪比起来,水雷这种装备在历朝历代的武库里都毫不起眼,不过干起来才知道,水雷居然是穿越集团历史上配套最复杂的单项装备,甚至超过大河桑负责的130后装炮。

首先是雷壳,最初制造总监部打算造金属雷壳,这样可以让水雷持续发挥作用一年以上,不过薄壳铸造对于穿越集团还是太难了,而且要浪费大量金属。最终成品暂时用木桶代替,木桶由船厂制造,船厂对防渗漏经验丰富,最重要的是避免木材在水中变型导致漏水,因而箍桶的木板使用旧船木,这种木材已经在海里泡了几年,不会变型得更厉害了。不过为了防腐和防渗,再用硫酸铜和煤焦油里提炼的蜡各煮一遍,桐油腻子勾缝,内外层还要用细麻布和沥青漆做成放水包覆层。经过这些处理,在海中水雷勉强能维持半年到一年。

桶盖是一个半球形锻铁盖,由军械厂制造。引信也装在盖子上,木桶并不能绝对防水,因而电线的的防水和绝缘性能就显得异常重要了。这种新型电线的包覆层由化工部开发,以前最为头痛的防水绝缘材料终于被大图书馆在植物志中查到了——三亚、陵水雨林产一种“海南杜仲藤”,含有和杜仲胶和橡胶类似天然的树胶。在前时空塑料工业兴起以前,海底电缆的绝缘层就是由杜仲胶制造的。杜仲藤胶虽然性能不如杜仲胶,产量也低,不过柔化以后包覆上亚麻布,好歹是种可靠的绝缘层。插座之类则用了琼山、文昌产的紫胶。

底盖则铸铁的,兼做配重,底盖上固定着装在防水桶里的主装药,还有一个主保险螺栓,实际上是一个铜制接线柱,通过桶外壳上的铜排连接上盖和下盖,只有拧上上才能形成负极回路。另外还有一个机械保险,水雷在下水以前是斜置的,一个摆锤堵住传火孔,成闭锁状态,即便电雷管发火,也不会起爆主装药。只有布设完成,水雷立在水里之后,摆锤才能解脱。这一套机构都是有机械厂制造。

战斗部自然是大河桑设计的,在特种化工联合体制造,外面有一个镀锡的防水桶,里面装着25-35公斤湿压紧黑火药,通过高速火药导爆管起爆,虽然比前时空那些炸驱逐舰巡洋舰的水雷还小的多,不过在本时空没有什么船能扛得住爆速2700多的几十公斤高密度黑火药水中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波的。

要非说有,确实有一条,也就是穿越集团的圣船丰城号,装药量其实是根据“炸不沉丰城号”的理论计算值设计的,而不是能炸沉哪条木帆船。

当然敌方缴获一枚水雷,并且安全的把它运到临高,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到圣船边上引爆的可能系小到无限趋近于零。因为锚雷是悬在水面以下几米,只有海水非常清澈的时候,到近前才能看得见,这就是雷锚和定深器的作用了。

雷锚并不复杂,有一个卷绳滚筒由棘轮控制,棘轮通过一个杠杆机构连着定深锤,当定深锤触到海底时,杠杆卡住棘轮,雷锚继续下沉就可以完成定深。调整定深锤索的长度调整定深,按照海军给的指标,锚雷定深区域在2-5米之间。

雷锚本身照理说应该用铸铁,不过穿越集团的钢铁产量并不宽裕,量产的雷锚只是一个装轮子的铁架子,中间装上几个混凝土块或者条石作为配种。配套的设备还有布雷艇用的导轨、系留架、吊车、绞盘之类,有的是海军工厂制造,有的是机械厂制造。

系留索是也是一个分系统,叫做系留索-扫雷具分系统,其实在本时空使用水雷真正凭借的就是本时空其它势力不可能造出拖曳扫雷具,穿越集团则想布就布,想扫就扫。前时空的水雷大部分用铁链做系留索,不过切断铁链需要用爆破筒扫雷具,或者剪切扫雷具,这对穿越集团就太难了,最后钟博士还是使用了最简单的切割扫雷具,系留索则用经过防腐处理的粗剑麻缆绳制作。根据海军进行的实验,就算刘香、郑芝龙手下的善水之辈能潜到水下切割雷索,在没有呼吸器没有大力剪的时代,也得反复几十次才能切断,而且还得能找到水雷才行。

虽然配套关系甚为复杂,不过这也让穿越集团第一次有了全行业配套的实践锻炼机会,乌德、展无涯三天两头召集配套会,文总、督工动不动视察或者过问进度,司凯德之类有一点电工经验的元老轮流被喊去帮忙,各行各业的元老和职工。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