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叶孟言x盗泉子同人/腐/第一次显灵之前《若我成为星空》》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叶孟言x盗泉子同人/腐/第一次显灵之前《若我成为星空》
作者ID
百度贴吧 落洛的萧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山东
内容关键字 张应宸,叶孟言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叶孟言x盗泉子同人/腐/第一次显灵之前《若我成为星空》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4-26
最近更新 2017-05-03
字数统计 (千字) 3.5




山东的夏夜出奇得澄清透明。这个时代没有光污染,仅有的人工照明只有零星几盏油灯,抬头一看就能看到银河,再定睛看过去,满天都是星星,在温柔而坚定的闪烁着。

“张大师,在夜观天象?”一身精悍短打的叶孟言倚着门框,带着一点戏谑的口气问。

被叫做大师的男人依然站在庭院中央,背着手,只是略略回头:“嗯。”

叶孟言不甘心:“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个渡劫?”

张应宸转过身来,带点无奈地说:“法拉第笼啊,我告诉过你了。你高中到底是怎么上的…”

“我也告诉过你了啊,白天睡觉,晚上打游戏。我要是高中真的学了什么,我还在这啊。”叶孟言一撇嘴,“在这多好,还可以玩枪。”

“出息。”张应宸忍不住带了点山东口音。

“你不也一样,神棍当得够爽。”叶孟言说。他一直觉得新道教跟其他宗教区别不大,都是邪教,连教主本人也都是表面艰苦朴素事实上荒淫无度的那种——虽然张天师荒淫的对象(有确凿证据的)只有一块块移动硬盘里的bl漫画。

“是啊。”张应宸慢慢踱过来,“a brand new world。我向你许诺,我的圣殿骑士长,你将永远享有新道教的神格。”

“真棒。”叶孟言刻意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宗教界人士是这么画大饼的。还不如说,我现在把那个大侠给你。”

张应宸迅速地回想了一下那个精瘦而柔韧的男刺客,他的反应被叶孟言看在眼里,发出轻微的一笑。

“你这也是画大饼。谁不知道俘虏要送回去统一净化分配的。何况我只是觉得他在本时空算是可以的。”张应宸稍微加重了本时空三个字,“跟我比都不够看。”

“你只是比他高而已。”叶孟言毫不留情地指出,“他无论是体能柔韧性还是肌肉分离度都比你强。你当时不停的在咽口水,你个死傲娇。”

张应宸再次转过身去看星星。叶孟言在他背后说:“说吧,要我杀谁?”

“我也不知道。”张应宸说,“敌在暗我在明,见机行事吧。”

第二天张神仙依然忙忙碌碌:义诊开一开,教义讲一讲,接受一下膜拜,摆上几个小时神仙笑——这是叶孟言私下对那种混合着60%“慈悲为怀”30%“你们看不懂我”和10%“是谁在装逼好刺眼”的职业性笑容的称呼。然后那三个小少爷又缠着张天师讲科普,看着张天师用点不超过小学自然课水平的常识就把三个唇红齿白粉雕玉琢的小少爷哄得星星眼,叶孟言暗暗感叹禽兽啊禽兽,以及为什么这个年代的小孩那么好哄,换我我也行…

“你是不是在想,我又在毒害青少年?”一片阴影罩下来,张应宸笑吟吟看着叶孟言。他今天算是神棍装半开,穿着自己设计的飘逸的道服,头发简单束起来,身材高而清瘦,面目俊朗带着温和的微笑,的确像是一个降临到这片兵荒马乱的土地上的神仙。

“哪…哪有,明明是蛊惑人心”叶孟言眼珠一转,“你就知道青少年,是不是想勾搭那三个?”

“青少年是重要的阵地,我们不去占领,敌人就会占领。”张应宸认真地说,“等他们长大,他们至少会比他们的长辈多相信一些科学,少相信一些迷信。”

叶孟言看着他因为到处行医而晒黑了的、认真的脸,把嘴里那句“你那什么新道教不也是迷信”咽了下去。

晚上张应宸照例出来纳凉,手拿一支拂尘漫不经心地一挥一挥,一身浅青色单衣,行走时如有风环绕。一个清秀的小道童在后面捧着件外套,诚惶诚恐地跟着。叶孟言坐在廊檐下的阴影里,忍不住发出很大的啧啧声。张应宸一个眼刀飞过去,叶孟言配合地栽倒,没控制好力度,咚的一声撞到头。张应宸看小道童的眼神不对,连忙把外套拿过来,让他回去休息且不要乱说。小道童恭恭敬敬地小步倒退着出去了,叶孟言爬起来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你个神棍…”

张应宸扶额:“是你先作妖的。你看看你,撞到头了吧?”

“还好还好,幸好有假发套,没很疼。”叶孟言咧嘴一笑。

“你在干啥呢?”

“拆枪,盲拆。”

张应宸挑眉做出一个疑问的表情。

“纯粹好玩。还有单手上弹夹,帝国特别行动队队长的基本功——啊,是圣殿骑士长。”叶孟言笑着,眼睛里有光,“打中就是打中,打不中就是打不中,枪不会骗我,我喜欢枪。“他骄傲地伸出手,“你那支格洛克呢?我帮你维护。”

张应宸想了想,还是掏出了他的那支小格洛克,放到叶孟言手里。枪沉甸甸的,带着一点微弱的体温——这把枪他走到哪里都贴身带着。

“看起来状况不错。”叶孟言下了这样的断语。

张神仙此时挺起胸膛,笑得像个受老师表扬的小学生:“我经常维护的,射击成绩也不错。”

“我以为你应该会剑术呢。”叶孟言一边说,一边仔细的为零件上油,“仙人应该有把好剑。”

“剑术我真的不怎么样。”张应宸有些不好意思地略微低头,“闵展炼那把剑我看了,一把不错的大马士革剑,可惜到我手里还不如菜刀,打算还给他算了——如果他愿意跟着我的话。”

叶孟言停下手,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喂!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总需要一个护法吧。”

“噫~”叶孟言看着张神仙难得露出窘态,笑容更加扩大,“我不算护法吗?”

“你…你不一样。”张应宸微微歪着头看向斜上方。叶孟言知道这表示张大师在搜肠刮肚的思考,“你是…”

“我懂啦。”叶孟言笑着,“帝国特别侦查队的觉悟就是永远不能走到台前,这个我懂。给。”他伸出手,焕然一新的小格洛克躺在他的手里,“盲拆的成果。可惜在这里没法试射,只能相信我了。”

“我当然相信你。”张应宸伸手拍拍叶孟言的肩。年轻而强壮的体热和轮廓透过薄衣传过来。刚才还寂静无声的蝉轰然鸣响。叶孟言眨眨眼:“要趁这个时候开一枪吗?我带了消音器。”

“在别人院子里试枪不大好吧。”

“那我们去野地里试。”叶孟言钻进屋里背上背包出来,伸手去抓张应宸的手腕,手伸到一半想起了什么,又缩回手。张应宸显然是发现了,却并不作声,只是说:“他们居然给你消音器。”

“是啊,这次我的装备全是美国原装货,不是这边的山寨玩意。”叶孟言的话音里有些虚张声势的兴奋,他偷眼看看张应宸,看他表情波澜不惊,稍稍放下心来,“毕竟你是新教宗,是vip嘛。”

叶孟言带着他左拐右拐,最终来到河边的一片林地。今夜有月,微微一弯细月,星光细碎地倾泻下来。蝉鸣此起彼伏,像是海浪一般。

“这里还没被难民攻占。”叶孟言说,“能见度一般,凑合打吧。”

张应宸警惕地看看四周。叶孟言给他的枪装上消音器,拍拍他的肩:“有我呢。打吧。”

张应宸射击的动作还算流利。子弹发出轻轻的噗一声,淹没在蝉声里。叶孟言在边上看着他。他也转过头来看着叶孟言:“很好用。谢谢你。”

叶孟言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见满天繁星,夏夜的风吹来沉默。

“明天就是法会了。”张应宸说,“我穿我自己设计的道服给你看。”

叶孟言觉得这口气有些微妙:“我也终于能穿美版的特战服了。我讨厌假发。”

“Enjoy this moment."张应宸说,“何况我们总会赢。”

“你会成神的。”叶孟言自己也有些紧张,毕竟其实张应宸不会武功,一个人单刀赴会,即使有防刺服格洛克无线电还有帝国特别侦查队他也放心不下,“少吃东西,别人没吃过的你不要吃,不要喝酒,听见枪响尽量不要乱跑,时刻保持联系,实在不行你就掏枪别管什么大法什么显灵,我会救你出来…”

张应宸笑笑:“知道啦。”他轻咳一声,“我那天是想说…”

“什么?”

张应宸紧张地清清喉咙,害怕被打断似的,字斟句酌地说:“你是我的一体两面,是…比圣殿骑士长更重要的人。你是神力的来源。我们的总和,是神。”

哦,在这种时候也不忘讲道吗。叶孟言想。你在期待些什么啊。明明是气氛让人误解好吗。他不禁酸溜溜的说:"我可不想跟你当什么神棍。

"不是...神棍,"张应宸有些不情愿地吐出这两个字,"神只是指他们暂时无法理解的事。新道教认为,最高的神格是不具有实体的'道',我们所使用的科学等等,都是'道'在世界上的体现。我们是掌握的'道'比较多的人,用‘道’来帮助他们。但我希望后来的土著能发现更多的'道'。"他抬起头,似乎在对深远而亘古不变的星空说话,"即使以后出现灭神运动也没关系,我只是想,如果能让更多的人活下来,让更多的人被信仰驱使而探求世界运行的'道',少沉迷果报,八股或者寻章摘句的文字游戏,或者仅仅是因为有something greater而谨言慎行,这就是新道教在此时存在的意义。"他越说越兴奋,“百年之后,必然会出现灭神运动。大概新道教是有史以来唯一一个把灭神运动当做最终成果的宗教了吧。我也希望那一天的到来,当人们不需要神,而是为自己的生存,或者仅仅为人类本性中的求知欲,主动选择从科学而不是迷信中寻求慰藉的时候。”

叶孟言开始有点佩服他了:“虽然我还是...不太能接受宗教,但是我支持你。”

张应宸笑笑:“不愧是我的圣殿骑士长。”

第二天是个出奇的好天气。张应宸和叶孟言同时全副披挂走到庭中。张应宸穿着他设计的新道教大礼服,头戴高冠,衣带在晨风中微微飘拂。而叶孟言穿着他心心念念的美版特战服,精悍利落。他们像来自两个世界,但分别是自己世界里骄傲的强者。

“为我祝福吧,我的...”叶孟言说,面对着他,低下头。

张应宸把手放在叶孟言的头上,他感觉到短发软软地挠着他的手心。他说:“为了胜利,出发吧。”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