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各位元老,草民尝试写了一篇同人,看看该怎样改才可以算合格的同》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游戏1234577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6-03-23

最近更新时间:2016-03-23

正文

各位元老,草民尝试写了一篇同人,看看该怎样改才可以算合格的同

(WIKI编辑分卷、章、节,仅为方便阅读参考)

第一章

背景:王仁作为一名酱油元老,因为女仆太多房子不够大所以申请外派。

“罪臣XX县县丞马俊才,率XX县文武尽数在此恭候大人。”王仁见到数十人,战战兢兢的跪在他面前生恐他发怒的样子,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本来因为一路坐马车搞得十分烦躁的心情顿时大好,甚至还隐隐觉得自己这次外派也许除了安顿“家眷”以外还可以好好的做一番政绩。等到任满回元老院述职的时候保不准可以升一级。不过这只是一瞬间的想法,一瞬间后王仁又决定回到之前的思路。

王仁穿越前在一家化工厂当了3年技术员,父母健在,贷款买了一套二手房,无女友的屌丝一枚。本来生活平淡,但是由于经济不景气化工厂倒闭失业,又赶上政府旧城改造拆迁失去唯一的住所,还完房贷后拿剩余的拆迁补助款加入了穿越集团。穿越后在季思退手下负责化工厂的日常生产工作。平常不参与政治纯粹是个酱油元老,少有的几个在元老院里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就是“黑之四人”(因为当初本来是答应了他们一起夜袭大洋马结果没有参加心里有愧,所以是唯一能一直和黑之四人有交往的元老)。

这次的外派,对于大都数元老来说是为了更好的展现自己的能力,为以后博取更高的职位积攒资本,所以大多数元老都卯足了劲争取作出政绩。不过王仁的目的纯粹是因为自己的7个女仆还有4个孩子导致办公厅配发的房子住不下人才选择外派的。至于做县长的目的也纯粹是只求帮助元老院对治安区的和平接收。为此在外派前王仁因为将本该配置给自己的干部名额让给他人使得好几个县长欠了它的人情。

在一阵故作威严以后王仁说道;”今天都散了吧!有什么事三天后再说,”之后便开始安顿家眷。在吃完晚饭后王仁对这次他带来的三个归化民手下,一个缺了一只胳膊的有羊角胡的中年人、一个五十多岁的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以及一个不到20岁的年轻人说道:“你们和我一起开一个会讨论一下之后我们该干什么。”

会开始后不久年轻人就说道:“首长,我提议立刻丈量田亩清查这些土豪劣绅瞒报的土地,仿效杜主席在海南的政策实行土改。”接着还慷慨激昂的说道:“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

不过王仁在听到年轻人的发言以后对中年人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李顿立刻说道:“元老院中央对于占领区分为三块:”对核心区域进行社会改造,核心区域即明朝广州府所辖的十五县一州。这一区域将进行全面的社会改造,完全“脱胎换骨”。建立起目前在临高实行的近代化行政架构和社会结构。对于绥靖区首先建立较为完善的县级机构,重点改造县内的城镇,采取城市逐步辐射农村的渐进式改造。待到时机成熟之后再进行激进式社会改造。对于治安区,应充分利用原来的统治机构和行政人员。不妨充分任用那些愿意投靠元老院,声誉较好的旧官吏和地方缙绅,亦可任命其担任县长等主要行政职务,作为过渡性政策。”

接着中年人说道:“因为中央的政策所以我反对黄小同志的想法,我们所处于的县属于治安区不宜使用过于激进的改革更不应当使用革命。应当团结大多数,调动一切可利用的力量为建设元老院的事业服务。这是我的建议。“

接着王仁说道:“我看咋们不如发挥民主机制投票决定吧!”

最后的结果支持土改的有年轻人一票,而大汉和中年人都反对土改。在民主的决定下王仁采用了维持现状的决定。

不过看到年轻人的失落,王仁也不忍打消年轻人建功立业的积极性,决定任命年轻人专门打探民情来确定谁是”土豪劣绅“。

并对年轻人苦口婆心讲到:”政策要有原则性,也要有灵活性“现在元老院刚刚占领了这里,在这种情况下所有人都最希望稳定,太过激进的政策反倒对人民不好。”

虽然效果有多少,王仁也没数,不过年轻人还是在例行的说了“为元老院和人民服务”后气冲冲的离开了四人的会议室。

不过真正的会议终于开始了。中年人原先是一名私塾先生叫,而大汉原先是一名镖师本名张三,因为王仁决定名字太low了结果改名张三丰,两人都是发动机行动后被从山东运到临高的。

两人起初都被分配到化工厂的硫酸车间,张三丰由于很有力气在被王仁问过得知是镖师以后就被王仁当保镖使唤了。而李助是由于操作不慎险些丧命,虽然由于做医学实验品捡回了一条命但也失去了一条手臂。王仁看他可怜所以收留了他,后来得知李助原先是落榜举人而且是一名私塾先生加之此人善于察言观色所以把他留在身边做了自己的秘书。

而那名年轻人名叫黄继光,本来王仁来到XX是不打算带归化民干部的,但可能杜雯看他老是把干部让给别人所以硬是给王仁塞了一个她自己培养的年轻干部。搞得他叫苦连天。

在重新整理了自己的思路以后王仁对张三丰说道:”老张,你负责招募一些流民,大概500人作为县长家丁,伙食费由我负责,你负责训练。毕竟军事管制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我们总要有自己的一只武力以保证在军官结束以后能够镇得住这些乡绅。张三丰听到王仁的命令后回答:“遵命。”

接着对李助说道:“老李,你负责与这些大户的交流调节,不管元老院的态度是什么,现阶段对于前明的一切功名还有地契我们统统予以承认。至于乡绅利用我们占领到重新整顿秩序的这段空窗期对贫下中农土地的一切兼并行为我们也一概予以承认。不过对于占领之后的土地交易的必须使用我大宋的地契,以前明的地契文书为交易凭据的合同一概不予承认。李助在听到王仁的指示以后也回答:”是,老爷“


第二章

在交代完未来的工作以后,王仁又要求李助好好安抚大户。并说道:“对其中考取科举的大户我们尤其要注意言辞,尽量表现出我澳宋国将采取“士大夫与元老院共天下”的姿态。至少在张三丰准备好武力的之前要如此。而且默许乡绅大规模的兼并土地,中央对新领土的投资,肯定会在我们县建设新的工厂、开发新的矿山、建立新的军队,而这些新的工厂、新的矿山、新的军队肯定会需要大量的人力。既然我们无法改变人们安土重迁的观念,可以暗中推动土地兼并人为的制造这些人力。而且兼并肯定会挑起士绅和普通农民的矛盾,随着本县矛盾的尖锐我们可以以士绅保护人和贫苦大众的调解人的身份保证自己执政权的稳固。”

在停顿了一会儿又说道:“虽然要注意团结士绅,不过这些士绅都是一些二五仔,这也是他们基因内部天生就注定的。”所以对于本县士绅统战归统战不过要给他们划两条红线:1.只准兼并新的土地,不准收容新的佃农,如果要收容佃农必须要到县里报备并交税。2.他们必须对名下佃农减租减息。”

最后说道:“如何处理同士绅的关系由你全权负责。对于之前的两条红线先通知不过适当的可以灵活操作。具体如何实施你了解后给我提交一份报告。”

李助说道:“多谢老爷信任,小人一定不辱使命。”

王仁点点头又宽慰了一番。

在交代完一切以后王仁回到了寓所,见到了自己当初好不容易才从大洋马市场拍到的女仆赫拉王仁似乎想起了自己之前的家里鸡飞狗跳的场景。女仆革命后起初的几次女仆拍卖会王仁因为运气不好摇号都排的十分靠后,结果钱全部攒了下来,买了一套大户型房子、这个波斯女仆还有一名A级女仆。开始本来挺好的一个元老住着一个大户型外加两个生活秘书的服侍。但世事难料,王仁没有预料到自己会轻易的让女仆怀孕,而女仆怀全部孕后又管不住裤裆结果就只能接着买女仆,结果每买一个女仆都会在不久把新买的女仆肚子搞大,结果连买了七个女仆全部都珠胎暗结了。刨除两个个女仆有一次流产以及四个孩子早夭,王仁一家连带他在内共四个孩子七个“小妾”十二口人,本来还算大的房子顿时显得十分拥挤。王仁家的书房住着四个小孩子,自己每天换一个房间而房间里同时和他一起睡着至少三个女仆。结果就是每天白天忙完一天的工作,晚上回到家还要不停歇的和女仆肉搏。而且那些生活秘书每天叽叽喳喳的吵得他心烦意乱为此王仁时常直接留在单位加班为元老院奋斗了。

因为等了好几年也没有等到传说中的别墅,所以王仁索性借助这次大陆计划申请外派算是为自己找一栋新别墅。幸运的是由于这次外派多数核心区和绥靖区的县长职位由于有元老院的扶持容易出政绩受到元老们的争抢,而治安区因为难以出政绩并且政治风险较大所以反倒没有什么人竞争,最后申请的人比名额还少所以王仁没有意外的从化工厂车间主任变成了XX县长。

不过看到女仆后王仁的老二还是突然硬了起来,也顾不得什么了马上扑向了女仆一夜激情。

早上,在王仁还在搂着女仆做美梦时候,突然一声急促的敲门声把王元老惊醒了。

正在王元老准备穿衣服的时候,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了只见一个穿着一身戎装的归化民干部大声说道:“报告首长。”

在当初接收县城的时候,王仁因为担心可能会发生的战斗,所以刻意在进县城前不久留宿客栈让军队比自己早两天到县城。而且说好了到县城以后让军队自行清点战利品,不用向他请示,在自己到县城前实行戒严。一切等到自己到来三天后再进行处理,不过当军队的指挥官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王仁充满了尴尬、愤怒还有迷惑。

在自己用裹起身子防止尴尬而导致洋马女仆一丝不挂的时候指挥官突然说道:“我们根据情报得知,您昨天指派张三丰招募流民,请对此予以说明。”

本来王仁对指挥官突然惊扰自己美梦的行为感到很愤怒,不过在听到指挥官的话后突然惊出一身冷汗。忙解释道:“我担心随着大宋同伪明的战争日趋激烈,会造成地方治安军队数量的不足。所以打算让张三丰招募一些地方护卫的民兵队。没意识到犯了政治错误,多谢同志你提醒我。我立刻撤销这道命令。

平复了一下心情后问道:“同志,你的姓名可以告诉我吗?

指挥官说道:”下官名叫周老五,多谢首长关心。为元老院和人民服务

王仁点了点头对周老五说道:”我们等一会一起向元老院和陆军提交一份报告,说明一下情况试着申请一只常驻的国民军队伍。

王仁说道:“等你今天的任务结束后一起喝个酒吧”!

周老五点了点头之后离开了王仁的房间。

周老五走后,像失了魂一样的躺倒在床上,两眼都无神心里恐惧之极。本来觉得自己已经很小心了。这次来这里也是纯粹为了混日子,并没有任何的政治企图。甚至连本该在路途中甚至海南就该开的各种会议也是能不开就不开就是害怕卷入政治斗争。但即便是这样刚来的第一天就范了政治错误。想想如果不是周老五及时提醒自己立刻就会变成独孤求婚二世。

至于王仁之前向海南的几个县长、郧素济、杜雯还有赵慢熊、于鄂水以及其他元老取经所写的一份施政报告。由于自己的政治水平太低所以准备暂停施行。

在深入了解县里情况和对自己的执政水平有足够信心之前还是专心做一个“橡皮图章”。

不过正在发呆的时候看到了全裸的赫拉突然想到自己的女仆刚才意思不挂的出现在周老五面前顿时愤怒的一脚将赫拉从床上踹翻在地,紧接下来就是左右开弓般地抽打着嘴巴,赫拉鼻血已经流得满脸皆是,但还是跪在地上,不敢反抗,甚至连呻吟和大气都不敢出,任由暴风骤雨般的拳脚落在身上,还带着主人发泄式的叫喊。终于,王仁打累了,他的手里全是薅下来的那女奴金黄色的头发,但他依旧没有罢手,很快就将那赫拉鼻青脸肿的头面给重新拉起来,将下体强硬地塞入了她的口中,接着继续薅住对方的金发。死命地来回拉扯着......

完事后赫拉机械地点着脑袋。耸着伤痕累累的肩膀,抱着衣服,忍住哭泣,满脸青红顶着被撕扯的乱蓬蓬的头发,跪着退出了房间去。

而王仁则又躺倒在床上仔细的考虑送什么礼物感谢周老五,同时让自己的的报告可以显得好看一些。


第三章

王仁在经历了初上任就犯了政治错误以后,决定向广州及元老院提交两份报告,一份《检讨书》以及一封《求援信》。

在王县长将他的报告递交后不久后,广州向XX县派了一群由在海南时期就有丰富工作经验的老归化民干部做王仁的顾问团负责王仁的一切执政咨询工作。并且带来了一份完整的施政纲领。

在经过以归化民干部为核心的顾问团的协助(实际上是代劳)之下王县长的工作逐步的走上正轨,摆脱了初期的混乱。

不过执政团队在走入正轨后,发现了所有的行政命令都遭遇到了当地乡绅的或明或暗的抵抗。虽然元老院由于人力不足暂时不打算触动县里的社会秩序但出现政令不出县衙的情况绝对都是包括王仁在内的一切人所无法忍受的。

在这种情况下王仁决定召集全体归化民干部在一天的午饭后开会商讨情况。

在顾问团的全体成员的建议之下,王仁决定通过整顿县内卫生作为切口进行立威故而颁布了王仁版的《临时卫生条例》(简称《条例》。


《临时卫生条例》全文如下

1.禁止随地大小便,违者杖50.

2.禁止县城内建面向街道的猪棚还有鸡棚。

3.禁止在县城街道上养鸡、鸭鹅等飞禽违者没收作案工具并判处违者杖20劳教一年。

4.县内街道每天晚上强制进行清洁,清洁后的垃圾全部运到3000步外进行焚烧。

5.除特定免税者外全体征收胡须税以及头发税。拒绝剃发者每年交一两银子,拒绝剃胡须者每年交一两银子。违法偷逃税款者判处3年劳教

6.除特定群体外征收裹脚税。十二岁以下裹脚的家庭如果半年内不放脚,则每一个裹脚的女子的父母征收30两银子对于偷逃裹脚税者判处五年劳教

7.对于6、7条免税对象参照大明相关法律。

8.成立县综合卫生管理执法大队(简称执法队)负责统一执法

9县综合管理执法大队人员全县实行公开招聘。

10.本条例与X年X月X日起正式实施。

在与执政团队的成员商量后决定第一任县执法大队大队长由黄继光担任,副大队长则由张三丰担任。县综合管理执法大队下辖两个执法中队及一个清洁中队,第一中队由大队长兼任,成员主要是新招募的年轻人,主要负责1、2、3、4。第二中队由副大队长兼任主要由县里旧衙役组成,主要负责6、7条执法。每个中队拥有4个小队每小队设小队长一名队员共20人(具体小队长由队长,副大队长任命,交由县长备案)。县综合卫生执法大队可以不经请示拥有直接对违法者实施逮捕的权力。

在新的卫生条例公布后不到 一周就实行了第一次的公开招聘,不过由于现阶段的困难,所以王元老只列了三条标准第一是20岁以下识100个汉字的男子,第二是强制剪短发。至于考试内容也仅仅是绕县城跑十圈快者就被录取。不过即使如此还是出乎他的想象最后“政审”合格的不到50人,结果被迫把前一条标准降为20字才算勉强凑够了人数。至于岗位培训,所有人都暂时决定直接“无证上岗”了,反正如果随地大小便都分不出来的话那也就不要混了。

因为初期纯粹是为了立威,所以不管王仁还是顾问团的人都暂时没打算真正的完全执行《卫生条例》。所以最开始只是黄继光的表演时间,结果出乎王仁意料的是第一天执法就抓了上百随地大小便的人至于其他的违法者黄继光说根本就抓不过来所以就只抓了随地大小便的。不过可能是由于军队的威慑力太强大了,所以到是没人暴力抗法。

在当天深夜王仁和执政团询问张三丰道:“老张,这些犯人你甄别好了吗?,我们这次只是打算警告士绅不要把我们当成空气。“并不打算和他们闹翻所以尽量不要打死士绅子弟,凡是士绅子弟的行刑过程一定要保证安全。”

张三丰答道:“报告首长,卑职已经全部安排好了,保证一个士绅子弟都不会出什么意外。还有首长,这是卑职提交的报告里面有全部犯人的详细关系资料,所有犯人上至士绅子弟下至地痞流氓都已经在报告里面了。请首长过目。“

王仁道:”好,我知道了。还有小黄这次的工作做的不错,而且他还年轻未来前途无量,你一定要多多协助他。”

张三丰答道:“是,首长,为元老院和人民服务。”

第二天王仁并本打算秘密执行的,不过由于县衙聚集了太多人所以变成了公开执行,不过还是有很多的人来看犯人的审判可能顺便看新县太爷的第一次审案。不过让所有人失望了,王仁并不是学法学的,也没心思审理案件。所有一切只是依照条例施行。每个随地大小便的犯人打五十棒。不过打的人不同,因为王仁只是规定打五十棒并没有规定怎么打,只是规定了先打犯人中的地痞流氓,再打犯人中的普通人,最后打士绅。

至于地痞流氓,由于平常太遭人恨了所以所有人自然有仇报仇、有怨报怨都喊着打死他们结果黄继光的第一中队估计正义值爆表全部往死里打(或者更准确的说是打到死为止)。在场的旁观者看到这一幕有的兴奋,有的呕吐的躲开了注视,而暂时还未被行刑的犯人看到一个个活人被打死的画面后晕的晕、吐的吐、哭的哭,还有尿裤子的。但清一色的都跪在地上恳请大老爷饶命。

随着一具具的尸体被挂在墙上,一个个面如土色的人走出县衙,让全县的人一下认识了执法队的存在。未来随着执法队的职能逐步扩大从负责县内卫生整治到依法拆迁在到维持治安(参与械斗),执法队也做到了成为闻执法队大名,小儿夜不敢啼的存在。

与执法队的凶名一起改变的是至于王仁的县长任期内,几乎未再次见到县内随地大小便的事情发生。

不过对王仁来说最大的收获是,因为当地的地痞流氓因为随地大小便死了不少人,结果县里最大的妓院怡红院的保护费一下子少交了不少,为了感谢县太爷(估计主要是为了找新的保护人)。所以怡红院决定邀请王仁随意的挑选她们的妓女伺候县太爷。为此王仁又得到了第八个“生活秘书”。


第四章

“王老爷,小红已经等待您多时了。”三十多岁却已经一脸沧桑的老鸨讨好的请王仁来到了一个妓女的房间。

这已经是王仁这半个月以来第三次来到了怡红院,在执法队一次干掉二十几个地痞流氓以后,怡红院一下将县太爷王仁当成了她们的座上宾。还送给了王仁一个新的女仆。王仁给女仆取了鸳鸯的名字不过暂时还没有对新的女仆有什么行动,倒不是王元老这个色中饿鬼怜香惜玉了,而是之前的政治错误使王仁突然变敏感了。在圆房之前向办公厅发了一份新的报告,内容是新女仆的信息备案以及申请未来得到新的女仆以后可以先“开房”在备案,至少在报告得到回复以前还不准备享用新女仆。

当然对王元老来说,好不容易来一趟妓院只弄一个女仆肯定是不满足的。小红就是王元老看上的另一个女仆(身材接近一米五,但感觉胸还在发育而且长着一张娃娃脸),由于年龄实在太令人感到可疑,如果不是老鸨再三跟王仁保证小红已经有十五岁的话,王元老绝对不会和这个女孩上床云雨。

毕竟虽然单身元老几乎每个都说要养萝莉,但真正对幼女下手的,迄今为止王仁还没有听说过。如果王仁真的让元老们认为他是在”嫖宿幼女(不管小红是否有十五岁)“先不说这么干会遭到其他元老们的鄙视,就光杜雯这个毛左为了男女平等就足够让他头疼了。在临高的时候杜元老就对王仁的七个秘书就一直揪住不放,恨不得把王仁这个践踏女权的家伙扒皮抽筋。要是让杜雯知道自己“和幼女发生关系”,别的不说起码一个新的修正案就会提出来。至于说单身狗们会不会“帮兄弟一把”,别逗了,那帮家伙要知道因为自己这档子事妨碍他们建设“人种博物馆”估计一开始就不会放过自己。

所以为了自己的前途,至少为了自己的裤裆的前途绝对不能让杜雯知道自己这档子事,至于小红,等她在养大几岁再买下了也不迟。

走进小红的房间以后,王仁闻到了一阵异香,看到”小萝莉“的酮体在丝绸的包裹下若隐若现,丹凤眼饱含诱惑。顿时脱了衣服裤子,扯掉了小红的丝绸罩袍,将自己驴一般的行货强行塞入了小红的小妹妹。拼命的抽插其间,不一会儿姑娘粉红的洞就如同泉涌一般,而小红的叫声也由最开始的的哼哼唧唧的逐渐变大,最后变成大口大口的喘息声。随着小红逐渐弱下去的喘气声王仁的子孙也如火山爆发一般的从火山口喷射而出。

在一次繁衍子孙的行为完成后王仁显然还不满足,本该在爆发后就软下去的长棒依旧坚硬。于是将自己的东西塞入了小红的殷桃小嘴中,小红也配合的用小嘴含住阳物,用舌头舔着火山口,希望能够用嘴包住整根短枪但依旧徒劳。似乎王仁准备放过小姑娘,在一次又一次的舌头与铁棒的搏斗后铁棒头终于在喷出了液体之后抽了出来。看着小红还在颤抖的身体,王仁心想自己绝对被老鸨骗了,这小姑娘最多十三岁。本来准备以后不再找小红的,不过想到小姑娘在床上有很不错的天赋,至少第三次的表现已经可以开始迎合王仁的欲望了。又有些舍不得。

在出了小红的房间以后,见到就看到老鸨已经等候着王县长。一边询问王县长,小红伺候的怎么样,一边向王仁推荐新的姑娘。请求王县令赏光多留在怡红院一会儿。刚刚在小红身上还没满足的欲望,顿时又大量释放在这些妓女身上,甚至连老鸨都被王仁用来泻火。

整个人在云收雨散走出怡红院的时候已经双脚仿佛踩在云上,靠着李助这个秘书搀扶才能平稳的前行。整个人由于酒精和女人的作用双眼都迷迷糊糊的。

就在王仁眼前一片模糊的时候突然身前、身后走出了两个大汉提着刀,向王仁冲过来准备行刺。李助一把将王仁推到路边的墙上,结果自己没来得及躲避被刺了一刀。歹徒见未能刺到王仁立刻转身两明晃晃的刀又直接向王仁砍来。就在这时李助飞身扑到王仁身前用身体护住王仁,一口血吐在了王仁的脸上。在闻到血的腥味后王仁的酒顿时醒了,立刻从腰间抽出手枪来对着两个歹徒射击,两个歹徒一个立即毙命一个受伤倒地。

抱住李助只听他说道:“老爷当初救过小人一命,现在小人算是报答回来了。死前请求老爷照顾好小人的家人。小人在天上也会为老爷祈福的。”说着李助就断了气。县内的军队在听到枪声后也立刻赶了过来当见到对元老的刺杀后立刻将活着的刺客抓捕,准备审判。而王仁则失魂般的瘫坐在墙边。”

一夜无眠,第二天早上,见到张三丰后。王仁道:“你把李助的棺材送回临高,然后就不要回来了。这是我给你写的推荐信,你回到化工厂的工作,你的工作就是负责替我照顾李助的家眷。

张三丰答道:”是,老爷。小人一定照顾好李助的家眷。“

在送走张三丰以后,王仁又再次写了一份检讨书,检讨自己不注意安全,私自去妓院以及未按元老院规定养门客的政治错误。

王仁本来以为,自己刚上任没多久就连犯几个政治错误会被元老院召回的,不过幸运的是元老院似乎没有太严重的惩罚行为,只是对王仁处以了纪律警告的处分。置于张三丰由于是化工厂的老员工所以被安置成为了保安。而李助竟然出乎意料的被追授烈士,家眷享受烈士家属的待遇。

当然生活还得继续,与元老院的处分结果一起到来的还有5个新的年轻人和杜雯要求王仁给自己干部学院的学生安排工作的信件。估计那女人把王仁的县当成自己实现”共产主义“实验田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