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向北》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平成球圣

原帖

北朝论坛:

状态

未完结,已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3-2-21

最近更新时间:2013-2-24

正文

向北


虽然天上没有下雪,但是一阵阵的寒意还是侵袭过来。薛子良站在海天号的甲板上,又把身上的棉衣裹紧了些,注意着远方。这次海天号的任务是沿途侦查山东到旅顺和鸭绿江口的海情,包括天候和沿渤海地区港口的封冻情况,这些地方是未来几个月叛军从东江转运人口以及后来孔有德投清的主要登陆地点,此次侦查的重点主要集中在旅顺港和位于鸭绿江口的镇江堡。

此次发动机行动既然是国策级的战略行动,除了从山东足够的人口开发海南岛和济州岛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就是在海权角度建立在整个东亚的战略布局。目前,元老院给山东,尤其是东三府的定位是未来东北亚大陆攻略的前进基地,而济州岛由于对日韩的攻略还在下一步,所以战略定位只是以中转为主,另外提供一些诸如造船、牧场等功能的辅助,再有多余的人就在济州岛上搞一些基础轻工业提供给前指,也顺便在东北亚搞搞倾销拓展下市场。

当然,元老院早就盯上了旅顺和镇江堡这两处地方,旅顺港作为军港是非常优良的停泊地,而且陆上的地形易守难攻,在这建一个要塞再开个商站,就可以逐步建立起与满清的联系,目前元老院对满清那边的情况还是两眼一抹黑,最精确的情报也是经过去那边的商人之类的转了几手的。另外就是东江军,目前东江军孤悬海外,后勤补给完全依靠登莱的海运,如果澳宋真的控制了东三府的话等于是实际掌握了对东江的补给,那么以后要控制东江这么一波武装也就成为可能。

按照正常的历史进程,年底孔有德部就会迫于朝廷征缴带着上万丁壮男女在鸭绿江口登陆,紧接着就是投降满清攻破旅顺,东江镇总兵官黄龙败死。综合前指的意见,大家认为目前必须提前熟悉一下渤海北岸几个重要港口和登陆点的海况,包括封冻情况,将来舰队直接在镇江堡登陆接受孔有德部裹挟的难民和东江镇的妇孺很有必要,而且在满清对旅顺展开攻略时也可以提前做好各方面的情报准备。由于时间充裕,薛子良并没有让锅炉加温,以海天号上的火力在辽东沿岸还没有什么船能对他构成威胁。

“老薛,咱们真的不去山东了?听前委说那边已经热闹起来了,不去的话赶不上好戏了吧。”

“让他们热闹去,我们任务完成后直接去济州岛。”薛子良哈了口气,“沿着朝鲜半岛西海岸,顺便去江华岛看看,要有战略眼光,山东只是我们东北亚布局的开始,后面的才是大戏。”

“山东可是十万级别的大战啊,这边最近还能有更大的动静?”

“动静大不大无所谓,现在旅顺、琉球、五岛都还不在我们手上呢,这海上交通线都得提前打通才行啊。”

“可你这交通线都打通到哪去了?”

“旅顺,我澳宋可是海权国家,旅顺这么一大好的港口不控制在我们手里心头会很不舒服的。”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薛子良的女仆给两人端上来热腾腾的果汁,这是农业部新开发的速溶果粉,配方的问题,冲出来还有很多悬浮物,不过在这北方的冬日里也算是很不错的享用了。


孔有德在登州起兵叛乱的消息二十天前已经传到旅顺堡,朝廷已经严令东江所部凡是还没有封冻的港口都派出水师战船协助山东水师从海上封锁登州水城,听说朝廷还遣使让朝鲜派出水师到旅顺汇合,准备一并向登州开进助战。其实旅顺这里的军心也并不稳,毛文龙死后将领对黄龙多有不服,再加上朝廷对东江的各种冷遇无不寒了将帅的心,只不过外有强敌,内有弹压才没有爆发出来。

“各处人心如何?”黄龙放下塘报问道,来人正是黄龙的家丁黄兴。

“回大人的话,而今镇内各处私下与孔匪多有勾结者,尤以镇江堡为甚。”

黄龙心想他本来就是一空降干部,能保这东江镇一镇平安已经不易,这些人若是被孔匪勾结去投登州对他来说也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一来他管不了这些东江旧部;二来镇内各卫距离也远,而今海面封冻,很多港口交通不畅,走陆路这辽东的冬天又难熬;三则朝廷本来就视东江军,特别是东江军那十多万眷属为累赘,跑掉一些他们并不关心,况且而今朝廷对东江是一天不如一天,远一点的卫所和堡子,好些人已经饿了很长时间的肚子了,黄龙想这样好歹算给他们留条活路;而最关键的是这些人去投了孔有德,实际上是缓解他在东江的压力,只要他们不在东江地面上闹事,从贼什么的那就留给山东的官儿们去头痛吧。

“这事你知道就好,不要到处去说,他们私下传的话你也不要去理论,明白么?”

“小的明白。”黄兴打了个揖就要退出帐外。

“你先传我的令再去仓房领二十天的粮食和烧火,发给弟兄们,此事不要张扬。”越是这种时候,越要笼络住亲信的家丁。

毛十三是东江镇一个普通的军户孩子,家就在镇江堡,他实在是太饿了,趁着下午日头暖和点偷偷跑到海边,想看看冰碴覆盖的沙滩下能不能刨出来几个贝壳,再不济挖几个螃蟹螺丝什么的填填肚子也好,入冬后他已经有两个多月没吃上像样的粮食了,这里虽然靠近鸭绿江,还能不时捞点小鱼小虾起来,但是各种资源也很紧张,特别是去鸭绿江捕鱼还会不时与朝鲜人发生冲突,本来东江军就不受朝鲜那边待见。家周围的野菜也基本上采伐殆尽了,好在这里往内陆走不了多远就有成片的森林,好歹烧个火取暖还不成问题,要不东江这边也不会比去屺坶岛的难民好到哪去。

前几天听从山东那边回来的人说孔大帅带着东江旧部在登州起兵反了,让东江军都渡海去投他,还说只要去的,粮食管够还有银子拿。军户里的小伙子动心的很是不少,毛十四也动了心思,不过动心思归动心思,人要不要自己还两说,况且要渡海到人生地不熟的山东去和朝廷打仗,毛十四心里还是没底,而且从这里去投军的路上也不敢保证路上就一定能有足够的吃的。不管怎么样,人还是会饿的,所以先找点东西垫着才是正理,这几天天下着雪,但是毛十四已经没有办法,家里没有一点吃的了,对于这个刚成年的小伙子来说,这种感觉是痛苦的。

毛十三找着他的吃的,对于他来说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在这辽东之地,自己和继父相依为命,现在的东江早已不是毛文龙在的时候了,除了一点同乡之谊,其他谁都顾不上谁了,眼下毛十四已经饿得头晕眼花,冰冻的海岸上看不到一点生机,更别说他想要的食物,他觉得自己已经产生了幻觉,不远处一条小船正在像他这边划来,他眼睛一花就倒了下去,随后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毛十三只觉得眼前有一团火,想睁开眼睛,但是眼皮确沉得很,但是有一点他很肯定,那就是相当暖和,比在家里烤着火还要暖和,人在温暖的环境里就会特别有安全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感觉人也不那么饿了,心想死就死吧,于是又睡了过去。 毛十三到现在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在船上,在东江这里,别的不说,各种船他可坐多了,别的不说,前年他刚满十四的时候还和继父一起去过旅顺堡出过劳役,就是坐东江镇的船去的,但是那些船都没法和他现在这艘船相比。他第二次醒来的时候终于睁开了眼睛,身边有个短发的年轻人正在忙活,据他说是“首长”在海边发现了晕倒的他,当时天上下着雪,要不是首长发了善心,他早被冻死在海滩上了。据说那之后毛十三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虽然不知道这位小哥说的是真是假,但是喝进嘴里热腾腾的糊糊那是实实在在的,那鲜美的口感自己这辈子从没吃到过,这也让他稍微安心。喝完糊糊,他想起身,才发现并不那么容易,自己倒像睡在一张网子里。

“你先吃饱,不够还要,别慌着下床,休息一下首长还要见你,有话要说。”照顾他的小伙子态度很不错,看他的年龄和自己也差不了多少,但是身上却透着一股子这般年纪不应该有的干练。“上了首长的船,你就等着享福吧。”最后小伙子又是一个神秘的微笑。

吃过午饭后,薛子良小睡了一会儿,起来后就“接见”了毛十三,毛十三没有听说过髡贼,但是这位薛首长显然是这船上的大官儿,只是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大明的官他见过,没这么打扮的,朝鲜的吧可这位薛首长说的话可是正儿八经的汉语,而且和辽东官话还挺像。要说这打扮吧也只能往鞑子靠,可鞑子哪有这么客气的,而且还别说鞑子能造这么好的船。摸不清路数归摸不清,但是几句话下来他知道薛首长至少不是坏人,特别问道他们东江镇军户的生活后颇为不平,还说了不少朝廷的不是,毛十三按照本时空的标准只能算初一学生的大小,哪里懂得这许多,不过他在船上目前至少混了个温饱,不仅有美味的糊糊充饥,身上还给换了一身新衣服,这衣服不仅没有补丁,而且贴身又暖和,不知是什么做得。

“这么说你家里就是这镇江堡的军户了?”

“老爷你明鉴,小的从小就在堡子长大,除了去过旅顺堡外再没去过别的地方。”

“那你说说,东江的军户们平日都靠什么为生?光靠朝廷的饷银怕是活不下去吧。”

“谁说不是呢,说是军户,可我们又没什么田土,再说这辽东的地里要种出庄稼也是不易,早几年都靠朝廷发的粮食,分发下来也没得多少,平日还要靠些渔猎,挖些野菜,总还能混个肚儿圆。”说到这里毛十三有些和年龄不相衬的哽咽。“可自大毛帅被袁老贼杀了,我们东江的军户们日子就更不堪了,发下去的粮食都紧着壮丁,我们这镇江堡本来离得就远,更没什么东西可给。不瞒首长,要不是两个多月没见着粮食,小的也不会大冬天冒险出来寻吃的。”

“你们这里离河也近,听闻朝廷也严令朝鲜国和东江军一起抵御鞑子,为何你们不去朝鲜就食呢?好歹还能挨过一时。”

“首长老爷有所不知,朝鲜虽然也防着鞑子,可也防着我们,我们这地界,能种出点粮食不易,朝鲜没有朝廷拨粮,就更不会紧着我们,因此这几年光在边境打猎打渔也是冲突不断,所以小的才望着海边来寻吃的。说句老实话,这帮朝鲜人没来打我们的秋风就已经是朝廷天威了,真指望不上他们。况且还得防着鞑子,要给鞑子抓去,不死也得脱层皮。”

“这边似乎有很多林子,林中可有能造船的大木?”

“这倒属实,天气暖和了就有人去山里伐木,顺着江面漂到堡子,再扎成筏子,不过这东西,太多,也用不上,最近只是听说要多造战船,砍了不少,不过堡子里的人自己也偷偷捞了一些埋了。”说到这里毛十三压低了声音,“听说是要造筏子去投孔大帅。”

“这么说,这孔大帅在东江的威望不低嘛,我听说东江镇总兵是黄龙黄将军坐镇,这下面的军士倒还愿意去跟孔大帅造反?”

“实话对老爷们说,我人小不懂啥威望,只听说过去吃饭管饱还有银子,其实几位老爷才是真的大善人,要不是你们今天我就交代了。”

“这么说东江的军户们还是为了一口饭吃。”

“谁说不是呢,老一点的和鞑子没有国仇也有家狠,像我们这样的其实就没啥盼头,朝廷也低看我们。”

“那你愿意跟着我们走么?”

“承蒙老爷救命之恩,又这般高看,愿为老爷赴汤蹈火。”其实毛十三也心想,都上了船了,不跟着你们怎么办,再说好歹看起来跟着老爷们吃喝不愁。

“好吧,以后有什么想问你的随时会问你,你先休息一下,想去上面透透气也可以。”随后薛子良转向卫生员。“这小子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请放心首长,他就是饿的,年轻人恢复快,吃了两顿饱饭已经没大碍了。”卫生员一个精神的敬礼。

和毛十三分开后薛子良来到艉楼的作战室,此次一同参与调查环渤海北岸和朝鲜半岛西海岸海情的几个元老都在地图旁坐下了。

“来说说金州半岛吧。”三天前海天号直航金州湾,薛子良在元老院一致是鼓吹旅大基地的核心之一,他和平秋盛等人一致认为发动机行动结束后的山东地面保留太过明显的军事力量并不符合战略利益,这里离明国首都太近,而且大明的官僚体系错综复杂,今后几年吧东三府当做类似广东一样的自由贸易区和人口提供地为好。

“老薛,我同意你的看法,旅大地区我们最好早下手,金州地峡依托扇子山一线的防线是非常坚固的,当年老毛子在这里死守,日本人可是将近三比一的优势兵力只换了个残胜,这还没算日本海军的炮火支援,更没有武器的武器代差。”

“我也是这个意思,这块最狭窄的地方总长不过是屺坶岛柳条边的三倍,但是战略纵深大得多。”

“我们现在有些同志太保守,形式是在不断变化的。”

“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元老院有些人担心我们的计划是冒进。其实占领金州半岛根本不会存在和满清的冲突,我们在那里至少五年内只需要自保,后金的主力不会费力不讨好的来啃我们这块硬骨头的,就连东江军现在这状况,没有孔有德带路他们也不敢集中兵力搞决战,只要让鞑子们吃一次教训,金州半岛就能获得长期的和平。”

“我也支持你和老平的想法,济州岛虽然属于北方派遣军,但是看看地图,他的位置几乎和江苏在同一纬度,到山东和辽东起码都是十多天的路程,而且未来我们的通讯随着摊子铺开肯定越来越难,山东叛乱结束后我们很难在当地像临高一样搞,离京城太近了,我们还没做好和大明全面冲突的准备,再说人也来不及消化。”

“而且东江军还有五十多万人,这些人口便宜了满清实在可惜,再说辽东的人口也不少。另外,之后几年后进军进入朝鲜、山东,旅大就是一个很好的战略节点,无论对朝鲜还是山东都能有利益方向。至于山东方面,还是成为我们的人口和资源输出地为好,再说现在孙元化能不能保住他的位置还两说呢。”

“老平还向元老院建议配合北方行动加紧对广东的渗透,前出梧州、韶关一线的提案已经交上去了,执委会意见不一,不过已经同意派人先潜入两地踩踩点,我是支持拿下韶关的,那位置各方面都是未来十年的重工业基地不二之选。”

这边厢随船的元老们七嘴八舌的讨论着,薛子良打开了他的笔记本电脑,里面已经导入了前几天在金州半岛拍到的照片,为了不被旅顺堡的烽燧注意,海天号当时并没有烧锅炉,而且也没有直接侦查旅顺口,而是分别从金州湾和大连湾方向侦察了金州地峡。侦查的结果让薛子良相当满意,明代那里没有围海造田,地峡想比现代更窄小,利于防守,而且冬季的封冻情况并不算太严重,如果控制这里,后金军队想要通过冰面偷渡是不太现实的。

韶关以南,一队人马正在驿路上疾驰,但是他们的队伍一点也不显得慌乱,反而非常井然有序。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