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听风是雨集》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听风是雨集
作者ID
百度贴吧 狂热祭司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大陆
内容关键字 段子,明廷,元老院,种种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听风是雨集2017-05-29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5-29
最近更新 2017-05-30
字数统计 (千字) 2.9




听风是雨集

崇祯年间,髡从海上来,踞琼州,寇两广,糜烂山东。上甚苦之。或献擒贼擒王之计,遣忠勇之士入临高,欲行荆轲故事,诛其匪首文得四,马千竹等辈。上大喜,遂命两广总督熊文灿以精细者将此二贼画影图形,岁余方得。又华山剑侠穆某、四条眉毛陆某,愿往临高;二君,技击之士也。穆某号神剑仙猿,拳剑无双;陆某,智勇双全。遂使二君携图入琼。二君入临高,索骥岁余,无相似者。私念二贼或深居简出,慎之又慎,事已不可为,遂无功而返。上深恨之,效始皇帝故事,悬二贼图形于乾清宫,日夜自省。

后髡宋议和,宋明会盟,上询髡使姓名,举手曰:“马千竹。”上瞪视良久,退而手书曰:熊文灿欺君罔上,祸乱国家,当夷十族。


崇祯年冬,髡贼寇镇江,漕运断绝,朝议请和。上遂以钱谦益为使,急赴济州。髡闻谦益来,争相睹之,目灼灼然。髡待谦益以冰镇格瓦斯,其寒震齿。谦益以养生故,请热茶汤。髡笑问其故。谦益答曰:“水太凉。”髡使皆大笑。


崇祯十四年,建奴陷山海关,将围帝都。上廷议问对,议以新军退敌。新军者,髡宋代练之师也。孙承宗奏以弹药价昂,新军有枪无药,乞白银四百万两以作军资。当是时也,会上三十万寿,户部陈演将有所图,奏以无银可发。又私命给事中光时亨奏对。光时亨奏曰:祝诞,大事也!虽民之长者,不敢轻慢,必以隆盛,盖恐失其体面,为邻者笑,而况帝乎?若万寿从简,一失陛下威仪,二失朝廷体面,中兴气象扫地矣!必为髡人与愚氓所轻。髡人之轻者,寇边略境;愚氓之轻者,斩木揭竿。如此,社稷危矣。孙承宗居心叵测,祸乱国家,臣请杀孙承宗以谢天下,以正视听。孰令上一时不快者,上当令彼一世不快。 上怒而夺玺掷其面,且掷且曰:“朕非亡国之君,尔辈皆亡国之臣。”


崇祯十年,髡宋踞两广,数败官兵;又火烧天津卫,炮击乾清宫,朝廷震恐,遂遣使请和,割两广,赔白银,五口通商。上力图振作,问自强计,张溥以师髡长技以制髡对,上大喜,遂以张溥为户部侍郎,司诸髡务。张溥以诸生张岱者晓髡事,命为买办,往琼洽购钢厂事宜。髡使展某问之以钢厂选址,矿石品位诸事,岱不能答,但云:此大细事,我中华地大物博,何者无有,哪须挂怀?展某叹曰:“一笔写不出两个张字。”


一则

作者:不止五岁新之助

髡酋展某,擅机关之术,或曰色目裔,或曰鞑靼裔,先祖名“粘木尔”,后人心慕华夏,故易汉姓展氏。



一则

作者:wh19783

《恸余杂记》记:“澳宋入江南,下令剃头,众皆汹汹。钱牧斋忽曰:‘头皮痒甚。’遽起。人犹谓其香波濯发也。须臾,刚髡而入矣。”



一则

作者:ozzccl

圣历某年,髡二代目王洛宾,南巡至新安县,划一新邑,行新政,曰:勿管墨猫雪猫,擒得鼠类即好猫。



二十则

作者:乐鸡鸭

一则

五道口搞培训,台下的新学员举手问程栋:澳宋未来还会有货币吗?

——宅党的修正主义者说会有,杜雯手下的教条主义者说没有,我们要辩证地看待这个问题:有,但不是所有人都有。



一则

“馼这个字是马的意思,却读作文,有什么讲究吗?”

“不要参与高层斗争,这很危险!”


一则

澳宋穷兵黩武,军中物质紧缺。

联勤部洪部长在一名少尉的陪同下到兵营视察物质供应情况。他们走到油料仓库附近,在地上发现一个烟头。洪部长不满的说:“这是谁丢的烟头?!”

少尉飞快的看了看四周,欣喜的说:“看来谁的也不是,首长同志,赶快拣起来吧!”


一则

“伪明的紫禁城真是全世界最大的宫殿吗?”

“是的。但是澳宋制造的战舰是全世界最大的”


一则

三人被送到了劳改营。他们开始谈论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里。

“我来到这儿,是因为我上班总是迟到五分钟,他们指控我是以怠工来破坏生产。”第一个说。

“我来到这儿,是因为我上班总是早到五分钟,他们指控我是伪明派来的间谍”,第二个说。

“我来到这儿,是因为我上班总是准时赶到,”第三个说,”他们指控我一直在监视钟博士。”


一则

问:能光屁股坐在刺猬身上吗?

答:可以,但只是在三种情况下:刺猬的刺被剃掉.是别人的屁股或者是元老院命令那样做。


一则

两个在净化营分别的同伴时隔多年后相遇互相寒暄。

“您现在在哪工作”

“供销合作社.您呢?”

“蒸包局。”

“啊,您在蒸包局具体干什么?”

“我们负责揪出那些对澳宋不满的家伙。”

“您的意思是……还有人更喜欢伪明?”

“哦,那些人不归我们管,负责管他们的是企划院抄家队。”


一则

文总发表广播讲话,群众听见“……文德嗣同志,的逝世,令我们,非常难过……”,收音机前一片哗然。

文总似乎发现了什么,把手伸进口袋摸了一下。

“同志们,对不起,离开医院的时候,我穿上了马千嘱同志的衣服。”


一则

文总表明该如何管理澳宋

督工表明该如何不管理澳宋

王工试图表明谁都能管理澳宋

肖主任正在表明澳宋是根本不需要管理的


一则

一个盲人在路上遇到了赵慢熊。

“您好,赵慢熊同志!”盲人抢先打招呼。

“怎么,您看得见我?”赵慢熊心里很纳闷。

“不,赵慢熊同志,那是因为给我引路的狗直往后退的缘故。”


一则

假如鳄鱼吃了席亚洲会有什么结果?答案是:鳄鱼会连着屙一个星期的勋章。


一则

澳宋的家具厂生产一种新型号的床:“澳宋铁拳暴菊型”。广告号称床能轻松塞下三个人,而床沿上则刻着标语:“蒸包局总与你同在!”



一则

文总咽气前,把督工叫到床头:

“马老弟,我垂帘听政这么久也该结束了,知道你会继承我并超越我,”文总叹了口气继续说,“我给你准备了两封信。如果你遇到了危机,就拆开第一封;如果再遇到,就拆开第二封。”

督工拿走了两封信。他多年遇到了政治献金丑闻面临弹劾。于是督工拆开了第一封信,上面写着:“都怪在我头上!”于是召开新闻发布会,大天使长时代终结了。

后来他又碰上了萧主任联合钱家的逼宫面临下台,于是他拆开第二个,只见上面写着:

“再准备两封信。”


一则

“奶奶,文主席好吗?”

“当然,孙子,他很好。”

“马国务卿呢?他坏吗?”

“坏,当然坏。”

“萧主任呢?他怎么样?”

“等他死了,我们就知道了。”


一则

多年后在澳宋公务员面试过程中有一个问题是:“你怎么看待本届政府?”

一人回答:“就像看待我妻子一样。”

“怎么解释?”

“第一,我爱她;第二,我怕她;第三,我试着想换一下口味,可事后还是觉得不换更好。”

此人被评审委员会一致通过.


一则

在首都广场,人们正排队参观文主席纪念堂前卫兵换岗。一个小孩问:

“爸爸,为什么他们总是日夜看守这陵墓?”

“你的课本上不是写了吗?”父亲答道,“文总是永生的。如果他看不下去了决定出来怎么办?”


一则

劳改营里一个牢子问新来的劳改犯:

“刑期多久?”

“十年。”

“犯了什么罪?”

“没犯罪。”

“你敢撒谎!没犯罪他们只给判5年!”


一则

澳宋社会七大谜题:

1、所有人都在卖力工作,计划却总是完不成;

2、计划总是完不成,可商店柜台总是满的;

3、柜台总是满的,可还是有人吃不饱;

4、有人在挨饿,可所有人却都很高兴;

5、所有人都很高兴,可还是有人在抱怨;

6、有人在抱怨,可是监狱却总是不满员。


一则

劳改营里两个囚犯正交流经验。

“你是因为政治犯罪被捕的么?”

“当然。我是个水管工,被办公厅叫去修元老公寓下水管。我看了看说,‘整个体系都该换了’,于是我就被判了7年。”


一则

三个商人被抓进劳改营后互相交流。

第一个人说:“我价格定得比别人都高,司凯德控告我独占性定价,谋求暴利。”

第二个说:“我价格定得比别人都低,李梅控告我倾销性定价,搞恶性竞争。”

第三个说:“我价格定得和别人都一样,杜雯控告我跟其他商家合谋搞垄断。”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