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启明同人之张兴培》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启明同人之张兴培
作者ID
北朝论坛 silveroscar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政保,渗透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启明同人之张兴培,改大纲流了,已结束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完结
首次发布 2014-09-22
最近更新 2014-09-25
字数统计 (千字) 4



正文


这个元老很没有存在感啊,自己写个外传玩玩。

有段时间没看新的了,错误估计不少,还没想好该咋写,写到哪里算哪里,不定时更新,反正只是外传,短的很,就是丰满一下人物。

1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醒了张兴培元老,他伸手从床头抓起话筒:“哪里?”

“报告首长,政治保卫局的紧急电话。”

“接过来。”一听是政治保卫局,张兴培顿时睡意全无,伸手拧开床头灯,手表上显示凌晨一点过一刻。

“兴培啊,我是赵慢熊!打扰了啊,我这里有个会,能不能马上过来一趟啊,我派车来接你。”

“马上?”张兴培怀疑自己听清了没有,从穿越到现在已经快2年,在局势一片大好的今天,有必要像当年第二次反围剿时那么紧张吗。

“对,马上!”赵慢熊的口气不容置疑,“紧急情况!”

一听说是紧急情况,张兴培立即警觉了起来。近几天来,他听到些风声,最近为了广州新区的建设情况,建筑口有些人一直在打自己的小报告,尤其是梅晚娘,一直在执委会那里活动。梅晚娘是他私下里给梅晚起的绰号,觉得这家伙婆婆妈妈的还像女人一样嫉妒心特重。

电话挂上后,他的生活秘书就敲响了门,“报告!”张兴培穿上自己的衣服,应道:“进来。”

机灵主动的生活秘书晓雨端着洗脸盆就进来了,她是当年女仆排号时他随便挑的,当时看中她是因为觉得她是个一眼看去就让人觉得能干的小姑娘。

“首长,晚上很凉,是不是先吃点东西再走?”张兴培摇了摇头,“算了,政治保卫局到这里马车不到30分钟,不吃了。”

“那么,要不喝杯热茶,暖暖身子”张兴培不置可否地点了下头。三分钟后,一杯热气腾腾的大枣茶就端了进来。他一边喝着茶,一边想着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竟然劳动政治保卫局来找自己谈话,好像最近没干啥怨天尤人的事情啊。

刚喝完茶,就听见门口有刹车声,他不禁一愣,随后敲门声响了起来,他披上外衣,走出门,发现来接他的车居然是一辆212吉普而不是他想象中的马车。他立刻意识到这次情况真的是很“紧急情况”,而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能开212的自然不是土著而是元老,但这位司机的大众脸他就是觉得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谁。路上张兴培总试着套话,这位却是一脸严肃,一言不发,弄得他也没话可说,气氛异常诡异,总算汽车速度比马车快不少,一会儿车就到了。

然后这个一脸严肃的人带着他七拐八拐的进了一间房间,里面坐着一个胖子,笑容可掬,正是赵慢熊。他挥手让那个怎么看怎么像政治笑话里面脸谱化的KGB或者盖世太保出去。然后客气的对张兴培说“来了啊,打扰你休息了,坐,坐下说。喝点啥不,格瓦斯还是红菌茶?或者来点酒?”

张兴培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虽然他主要工作在建筑口,不过因为密码解码的关系,也和政治保卫局打过交道,和赵慢熊关系也还可以。不过,从目前情况来看,这次情况挺严重的,也就开门见山的说“您老把我叫过来,肯定是什么大事吧!”

赵慢熊依然笑容可掬,“主要吧,是有些问题要你确认一下!”眼光中闪过一丝寒光,把张兴培吓的一个哆嗦。

“在旧时空的时候,你认识一个叫方旭想的人吗?”

“方旭想?”张兴培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对了,他还有个英文名字叫Paul。”

方旭想!Paul!他想起来了:“是小巴啊!”

2

“小巴?”赵慢熊说:“是绰号吗?”

“不是,这家伙英文名叫Paul,年纪又比我小,所以就这么叫了。”

“Paul一般不是翻译为保罗吗?”

“这家伙崇拜银英里面的奥贝斯坦,所以起个英文名字也叫Paul,又不喜欢保罗这个翻译,所以用了德文发音,硬要别人都叫他巴尔。”张兴培喝了口茶,顿了一下,“您老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了,都是旧时空的事情了,怎么说也和现在……”

张兴培心中突然一动,抬头看着赵慢熊:“甲事件,东沙?”

赵慢熊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摊到张兴培跟前,手一指,语气生硬:“先看看这份报告吧?”

张兴培脸色变了。这份报告标题赫然写着:疑似新穿越者发现经过及审讯记录。

匆匆看完后,他明白自己这下麻烦了。

报告主要分为两个部分,首先是关于这名疑似新穿越者的发现过程:

事情发生在5天前,是由在“特别巡逻区”进行例行巡逻的“巡678”号报告的。

所谓的“特别巡逻区”是当年执委会公布“甲事件”后,在潮水般的内部大讨论中,几个所谓“有科学素养”的元老在内部BBS上面提出来的,最开始叫“特别水警区”,大致意思是在南中国海地区,特别是东沙群岛附近,属于“时空薄弱区域”,在该区域“发生时空风暴的可能性很大”,为了“保障元老院的权威,各位元老的安全”,在该地区“配备条件良好的船只和高性能的武器,进行定期和不定期的巡逻,严密监视该地区,将可能发生的时空穿越事件和穿越者,消灭在萌芽状态”。这个话题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了BBS上的热门,不过大多数人都持反对意见,认为纯粹是几个人吃饱了没事干,海军方面尤其反对,现在的船只已经不足,还要搞什么“远巡”,为了子虚乌有的不知正确与否的纯理论,浪费海军船只和水兵。后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到兰度归顺以后,执委会专门问了他们穿越的事情,兰度说是在南中国海地区穿越的,有人就想起了这回事,再次倡议设立“特别水警区”,但海军方面仍然以“实力不够”为由继续推脱。一直到了消灭郑芝龙后,海军取得了大发展,偶尔有海军元老突然想到了这件事,内部一商议,干脆把新兵训练和这个“远巡”结合在一起,就当锻炼队伍了。尤其是新的船长上任后,只要是船只性能允许,一般都会去参加“远巡”,积累经验。

“巡678”是一艘快速单桅快速帆船,由当年投降的诸彩老海盗余部中挑出来比较好的船只改造而成,是专门用来“远巡”的船只之一。上面配备的船员有一半是新人,而船长也是个刚提拔上来的见习,等这次巡逻回去,如果没出差错就正式任命为船长了。在前面的巡逻中,一切都很顺利,最后只剩下“万生石塘屿 ”(今天的西沙群岛)了。偏偏就是在这个最后区域出了问题,在见习船长指导一帮新海军学员进行六分仪操作的时候,瞭望员报告左舷发现一个奇怪的海上漂浮物。见习船长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发现是个像筏子一样的东西,但颜色很鲜艳,很远就能看到。他回想起上圣船时也见到过类似的颜色,又想起来在进行“远巡”前接受首长指示的时候,首长们特别提出让他注意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立刻下令一级战备,船只靠近,进行进一步检查。随后发现这个筏子上似乎有人,大家都很紧张,船头和船尾的“打字机”也马上将枪口对了过来。等靠近后才发现这个人已经昏迷不醒了,船上马上去了两个水手,七手八脚的将那个人弄了过来,又把船医叫过来救治,一阵忙乱之后,大家才发现这个人有点不对劲。

这个人穿着一件很奇怪的马甲,大家都认出来就是首长们发明的叫“救生衣”的东西。而且是短发,身上的衣服好像是短袖的“临高服”,但颜色鲜艳的多,明显不是临高产的,倒像是首长们自己穿的。

这是个首长吗?如果是,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一连串的问题浮现在大家的脑海里。见习船长更是紧张,觉得自己好像卷入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立刻下令返航。

回到临高后,见习船长将这件事上报给了当时在港口内值班的林传清。林传清不敢怠慢,马上把这个不知来历的明显是新的穿越者送入总医院一级病房,同时立即通知执委会。然后,一场小规模的风暴降临,“巡678”上所有人员禁足,还临时调了一个海兵排将码头封锁;时袅仁亲自过来主持对病人进行救治,包括护士在内全部是元老,没有使用一个土著,连外面站岗的都是特侦队员。

答案

公布答案吧,这家伙不是穿越者,而是本时空的土著,真名叫田旭,父亲是田壮,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纨绔子弟,有一定的伪装资本。田壮死后,家产被夺,陷入危机,对澳洲人刻骨仇恨,准备到临高来报仇,结果被人卖猪仔卖到马尼拉当了娈童,最后被黑尔所救。他请求黑尔帮他报仇,黑尔教他一系列现代知识,告诉其真相,他再次回临高准备报仇。偷偷潜入丰城轮,在一个没上锁的舱室内发现张兴培以前在国外时写的日记,里面有张照片,就是那个“小巴”和张兴培的合影。他发现自己和那个“小巴”长的有点像,于是想出了“狸猫换太子”的办法。救生筏、现代衣服和救生衣是以前黑尔给他的。对于现代不知道的东西他一律以“失忆”来解释。不过,他还是想不到他到底和现代人的区别到底有多大,很快就暴露了。

下面是结局:

对于田旭的处理意见,执委会内部发生了争议,马督工和和文主席觉得这家伙是个很危险的人,应该立刻处死;但是马甲反对,觉得他还有潜力可挖,也许可以从他身上找出黑尔的有关信息。最后,执委会做出了一个折中的决定,他被送到采石场,先“磨磨他的意志”,要严加看管。

送到采石场后的第3天,今年的第一号台风登陆,这股台风没有按照执委会那些半桶水的气象专家们预计的仅仅擦海南岛而过,结结实实的正面撞上了临高,执委会们的重点迅速放在了救灾上。被台风袭击了采石场上更是一片混乱,田旭就此失踪……

2天后,一条刚从临高出来的西班牙商船在临高海域附近,救起了一个遇到海难的人,他在海里泡了很长时间,尤其是脸上被一些水生动物啃过,留下了可怕的伤疤。他感谢船长的救命之恩,请求船长将自己送到马尼拉去。

一个月以后,马尼拉某处,一个脸上有着可怕伤疤的男人将自己全身裹在一件黑色修道士袍服中,用一定的节奏敲着一扇门,门很快打开了,黑尔看着他:“欢迎回来,田旭!”

“田旭已经死了,现在只有一个被仇恨驱使的人而已,就叫我纳鈎吧”

to be continue……


5.0
2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