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启明坞电影制片厂》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启明坞电影制片厂
启明坞电影制片厂1.jpg
作者ID
其他网站 知乎:影海拾贝的阿木君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海南,临高
内容关键字 电影,谋划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其他
  1. 启明坞电影制片厂<一>
  2. 启明坞电影制片厂<二>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7-02
最近更新 2017-07-03
字数统计 (千字) 3.6



<一>

“所以说,仅仅依靠技术碾压还是工程师立国的思维。且不论我们目前的技术水平还是在努力山寨19世纪、甚至是17世纪的工业,和旧时空相比,这是大大打了折扣的。殊不知,我们真正没有打折扣,完完整整带过来的,是我们领先了五个世纪的思维方式和格局视野,这也就是为什么即使是一个穿越时才几岁十几岁的娃娃元一代,也能够完爆土著高知的原因。我们不能只是考虑技术武器的代差,还要把思维、理想、哲学、艺术这些精神领域的武器牢牢掌握在手里。我们很多同志,忽视,甚至可以说是无视了艺术,对思想领域的关注也就只是搞出了一个宗教办来,眼光何其狭隘!

同志们,现在出了海南,甚至说出了临高,有多少人理解我们的理想?愚昧点的,说我们有鬼神之力;老实点的,知道跟着我们有饭吃;有抱负点的,不过是有心从龙,觉得我们有天下之志,大明吃枣药丸。可这之后呢?没有理想!没有灵魂!而问题归根结底出在我们自己身上,诚然,我们大部分人参与穿越事业的理由或多或少都有点上不来台面。来到这里大小总有些称孤道寡的恶趣味。若要说理想,喊得最高的一直是推倒妹子!后宫人种博物馆!自己吃相难看,你叫归化民们怎么有信念?所以以前一说到理想,除了杜主任,一个个都避而不谈。要我看,不仅要谈,还要大谈特谈!

你们不要把谈理想就视作洪水猛兽,我这么说有两个原因,从现实目的来讲,灯塔效应一直是我们的国策。看看当年,多少仁人志士莘莘学子奔赴延安,在浑浊乱世里,延安塔成为他们心目中的真理和信仰,可如今却又有几个人是认识到我们的先进性的?明国来投奔的知识分子,多少人还只是存了观其术,不屑其道的心思,还是把我们当作了一群以夷变夏,奇技淫巧之徒。甚至还有历史名人来搞美食之旅的!为什么他们没有意识到我们是乱世当中的拯救者和真理呢?问题就是我们没有提出真理!其二,我们这些个体终有消亡的一天,到了元二代,元三代,还能保持旧时空带来的视野吗?就算靠着元老独有的大图书馆资料,孩子们也只能盲人摸象了。我们要有一个灵魂延续下去,而不是打完明国打满清,打完亚洲打欧洲,咱们是统治阶级,而不是推地图游戏!你们还有个人种博物馆梦想,孩子们会有么?树立理想是当务之急!

当然,我说的理想不是举一个是真是假不知道的大旗。而是实实在在,能看得见摸得着的目标。现阶段,我们的理想就是元老院下长治久安,为此,在周围都是敌人的情况下,我们做工的好好做工,念书的好好学习,当兵的苦练本领,就是为了现在来之不易的好日子不被敌人夺了去。将来,我们还要树立爱国的理想、解放穷人的理想,五十年,一百年后,还要树立天下大同、人人平等、人类和谐、妇女解放、甚至LGBT的理想。有了理想,我们自己才能不跑偏,有了追求,或者说,有了目的和欲望,我们的子民们才能知道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要为了元老院和人民,或者至少,为什么要为了自己。这才是延续的根本,全元老院的文艺青年们团结起来,莫让工贼误我!”

吴凡看完卢米木海元老的演讲草稿,一口水呛了半天。过了半天才说,“阿木,你这是不是,有点,太那什么了...?”

卢米木海元老真名已不可考,他对于自己参加穿越大业的原因一直讳莫如深,只是D日之后才悲剧的发现有生之年已经基本不太可能重建电影工业了,虽然还时时以卢米埃尔自居,但在企划院眼里,他就是个一天到晚讨要管控物资的基本劳动力。本来与他惺惺相惜同为废柴的法学口诸君后来一个个飞黄腾达,而他却还是废柴。在大图书馆和芳草地窝了几年后,还时常为再也不能拍电影了而深夜叹息。

而吴凡元老空有微电子专业屠龙之技,又是个二把刀文艺青年。一来二去与芳草地诸君颇为相熟,闲聊几次后,也对木元老常常大呼的“工贼误我”早就不以为然了。

“话是这么说,就像旧时空里我天朝过于强调经济建设,而中宣部提不出好的价值观进行文化建设,你说的这些是事实,但问题还是难在如何解决。”吴凡喝完水说道。

“元老院的基本思维方式还是工业革命,连依法治国这个口号,我也是看着法学口他们一点一点争来的。我们在安乐窝呆的太久,必须要动一动提出自己的口号了,这个口号还不能小,至少也是教育立国,文化立本之类震天的,国策级别的才行。”

吴凡沉吟了一下,“我看可以,现在文青团体都被忽略了没人重视,其实倒也是个不小的力量。”

“没错!我正有此意,现在大家的目光全部被工商经济、炮轰五羊牵扯了过去,一直没有系统的进行意识形态建设,但是我看BBS上面,此类的呼声和群众基础还是有的,别人没有注意到,但是对咱们来说,可能是另辟蹊径,隐约间有上位的曙光。”

“我觉得我们可以组织一个类似文青沙龙的形式,作为我等键盘侠的活动领地...”

木元老打断了吴凡,“串联是要搞,大卫星,咱们也得放几个”

“你打算怎么做?”

“去广州!开电影院!”



<二>

等木元老启程前往广州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的事了。起初他的考察申请被毫不犹豫的打了回来。谁不知道广州刚刚纳入治下,百废待新一片焦头烂额。这时候他却说要去大世界考察建立什么电影院,办公厅负责审批的元老被先是惊得瞠目结舌,一副“你神经病啊?”的表情。接着就不顾同志情分当面笑出声来。久闻卢米木海元老擅长添乱,没想到还能搞这么一出。最后还是吴凡靠着自己北美分舵的背景找了钱议长,方才勉强要到一个名额。对此木元老拒不承认,但还是感到一股深深地挫败感。

等到他带着自己的私货摄影器材登上舵轮时,关于他重建电影工业的奇思妙想已经如一阵微风般扫过了临高的BBS论坛,当然,大部分元老还是一贯把他当作笑话看的。有元老在他的帖子下认真回复道:“前面说得都挺对,怎么到了后面来就落了下乘,叫开电影院了呢?难道不应该是元老院内部掀起一场轰轰烈烈的思想大讨论么,诸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之类的?再不然,“凡是元老院决定的,我们都坚决拥护。凡是元老院反对的,我们都坚决打倒!”,这样也行啊...电影、报纸、广播、连环画什么的,都只不过是手段,是皮毛,骨子里还得是有一套指引元老院前进、引导广大归化民的理论。要做好这件事情,选择合适的理论,我建议还是先认真学习学习《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分析》吧,认清元老院要团结的是哪些人、要打倒的是哪些人,要分化的是哪些人吧。元老院的治国理论,就从回答“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开始,然后呢,回答清楚“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这样一个根本性的问题。看来木元老还是眼高手低,理论水平够呛!”

当然,此刻还在渡轮上的卢米木海暂时是看不到这些了。倒是吴凡十分欣喜,至少他们这个看来像个笑话的提案,成功的对上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诸元老们胃口,暂时吸引了一波注意力,至于阿木去广州开电影院的事,也并非全然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不靠谱。

临行前,吴凡曾经问过他,“现在临高的放映设备还有多余的么?就算有,我们这些酱油众又能申请到这类重要管制设备?”他放下手中的杯子,接着组织组织了语言。

“另外,电影的片源毕竟只能依赖库存,未必带过来的就切合我们宣传口径的内容。对于普通民众而言,电影的形式肯定是最有吸引力,但是其他表演形式显然也能够吸引到大多数人,不如就采取话剧、戏剧甚至说书这些形式,既容易从归化民甚至土著里面寻找有基础的人才,宣传口径也能掌控在元老院手中。”

“带过来的片子不能用”见吴凡要争辩,卢米木海肯定的说“这个事我有发言权,上次他们让我帮忙重剪了一段丧尸片,据说审讯效果不错。你看看咱手上带的都是些什么片子——《蝙蝠侠》《星球大战》《阿凡达》……土著看到这些还不给吓死。就这,现在已经有人说我们“摄魂鬼影,夺人魂魄,怪力乱神,华夏将倾,髡贼无道,人皆诛之。”大字报早就贴上门了。

阿西莫夫在经典科幻小说《基地》里说过科技魔法的概念,如果我现在把三体科技直接摆在你面前,估计你也受不住,现阶段没必要上大工业电影,《火车进站》是没有啥教育意义,但是我们可以搞搞《火烧红莲寺》嘛,前阵子卓一凡闹临高的事,我看就可以用。啊,我不是说就一定要拍这个,我的意思是,可以先从黑白片、默片一类的早期电影开始搞,先培养观众基础。

另外你说的别的文艺形式,我也考虑过,比如文化口现在已经有了话剧团了。不过相比较而言,培养一个话剧团所需要的时间和人力成本太高,一个团在一个单位时间里只能向一个剧场演一出戏。而电影拍出来后可以制作数个拷贝,我打算在广州大世界做电影院,而基层组织流动放映队的形式,产生一个点,一片面的效果,钟博士那边已经试制了溴化银胶片,未来能够自产,而电影明星这个事,格子裙俱乐部肯定也会感兴趣,可以活动活动。”他看了看吴凡,做出一副领导十分信任,你就不要推托了的表情。

“从“省”字诀来说,我们只要计算出电影比话剧的成本低,单就这一点企划院那边就有松口的可能。再加上一群恶趣味元老的助力,这个事还是有可能的,我先胡扯几天,博搏眼球,回头细算下来,他们就知道电影工业这事并非像看上去那么不靠谱。”

“行!”吴凡干脆地说,“那你安心去广州刷政绩,临高这边交给我。不过放映队这个主意虽然不错,但你这么明目张胆的拉队伍,小心别人背后盯着你。”

“没事,我的人设向来不靠谱,想不到这么多。”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