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启明群星之下》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启明群星之下
作者ID
北朝论坛 Koasir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年轻元老,训练,武器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北朝原帖 试发同人“启明群星之下”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9-22
最近更新 2017-10-19
字数统计 (千字) 6.7



“快!快!快!敌人追上来了!”柯一连滚带爬的翻进一条沟渠里,也顾不得烂泥和污水,直接匍伏在地上。试图学着记忆里抗日神剧的样子,把步枪架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开始装弹。他扫了一眼,身边的归化民都是单膝半蹲着装弹,不由得哼了一声。这些人是怎么训练的,不知道这样身体的受弹面积太大吗?但随后他就发现自己完全忽略了,霍尔枪与三八大盖的区别。这种卧式装弹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缺乏训练的双手哆哆嗦嗦的已经两次把火药包掉在地上了。现在这个地上全是污水…

“MD,这是什么破武器。”柯一一边报怨,一边再去掏新的火药包。刚要试图也学着蹲起来,“噗,噗”两声,立刻两个归化民被直接掀翻在地。“侧面包过来了!”临时排长的声音再次响起,“快!快向林子那边撤。”

柯一也顾不了许多,爬起来就跟着其他几人向林边跑去,被污水侵透的作训服别提多难受,多恶心了,不过生死关头连报怨的时间也没有。“噗!”又是一个人被打倒了。柯一赶忙学着记忆里的特种兵一样弯腰狂跑。树林近在咫尺了,突然从林后闪出一辆农用车,车身的打字机枪口在阳光下格外的洞黑,枪旁一个脸上涂的花里胡哨的士兵,长身而立手里的南洋步枪直指向柯一。柯一气喘吁吁连话也说不清了,只是一边弯腰扶膝,一边想把另一支手举起来,但他却忽略了他手里还拿着步枪。“嘭!”南洋步枪的枪口爆开,柯一只觉得身体重重地被打了一下,缓缓的倒在地上。

“喂!别装死!你们输了!”开枪的士兵从农用车上跳了下来,走到柯一的“尸体”旁边,踢了他一脚道。这明显是个女人的声音。“妈蛋!我都投降了。”柯一趴在地上喘息着嚷嚷道。

“这是为了教育你,一旦失败就意味死亡。随着大陆攻略的展开,将会有大量的元老单独驻守一方,他们随时都可能遭到土著的攻击。所以,我们必须…”

“扯蛋!看你能的…”柯一似乎终于调整好了呼息,盘坐在了地上,反正身上的衣服已经都脏了,“你怎么不去训练元老院去。把着我们元青团折腾算怎么回事!”

“还有,这训练计划是你编的吧。怎么你又是追捕组的。”

“行了别报怨了,我们用的都是南洋步枪,一点也没欺负你啊!”

“屁!…”大概是说的急了,柯一一阵的咳嗽,“那农用车是怎么回事,土著能弄着南洋枪,还能弄着农用车?”

“呃…那是因为,土著大多有马,而我们没人会骑,所以…”

“林子琪!你蒙谁呢…土著都是骑着马端着打字机啊!”柯一不客气的直接打断了林子琪的解释。

“别废话了,快点人家都等着呢!”林子琪不耐烦的催促着。柯一扫了一眼战场外围的工作人员,只得停止了报怨。朝远处招了招手喊道:“我死了!”

“噢!”追捕组一阵低声地欢呼,随后工作人员呼啦全冲了进来,开始清扫场地,倒在地上装尸体的成员也陆陆续续地爬了起来。

林子琪伸手去拉柯一,那全是涂装的脸上充满了尴尬的神色,刚才柯一那一句“我死了!”不是设定的“我投降!”让林子琪心里格登一下。她一下就想起了柯一的身世。还好柯一只是嘟囔着“有必要欢呼吗”拉住林子琪的手,站了起来。

柯一,18岁,和林子琪、张允幂一样的元老院新晋元老。传说中的1.5代。他是个烈士的遗孤。他的父亲在D日之后苟家庄攻防战中壮烈牺牲了。对,就是那个一没留神从墙头掉下的那个。在庄严地葬入翠岗公墓后,他那未成年的儿子柯一被办公厅(下属食堂的大妈元老)抚养了一段时间后,立即就转入芳草地的学习院中,吃住都在那里,无论节假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得了一个“小公爷”的绰号,这个公就是因公殉职之意。这个绰号充分的体现了,元老院成员对他的复杂情感。有些感性的元老,每每都在柯一的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宿命。总觉得迟早有一天,自己的孩子也会如柯一一般。他们试图用这种戏虐的称呼来冲淡那直刺心底的恐惧。有些“直率”的元老,每每遇到柯一掉头就走,不愿面对那孩子纯真的笑脸。有些圣母心泛滥的元老对柯一颇加关爱回护,他们觉得这是对自我内心“愧疚”的最好补偿,甚至经常脑补出,这个可怜的孩子哭着问自己“爸爸去哪了”这样的场景。林子琪虽然没什么圣母心,但做为有爹的孩子,有时多少和柯一说话时,还是加着点小心。

“小公爷!别报怨了,下次我让你做追捕组。我保证。”林子琪拍拍柯一的手臂安慰道。

“算了吧,下次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呢。”柯一摆摆手转身说道。

“怎么?你的去向定了?”林子琪跟着柯一向场地外围走去。

“嗯,已经报道了。殖民贸易部。”柯一点点头。

“现在是殖民贸易司了吧”林子琪修正道。

“嘿!不知道执委会怎么想的,迟早还得打脸把贸易司改成贸易部。”柯一随口说着。

“你又想说你的塔理论了?”林子琪嘲笑般的回应。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你好好搞研究吧,女侠。争取弄出两神器出来,我给你卖。”柯一耸耸肩说。

“少爷,您说的真容易,你个理科白痴!”

争吵中,两人逐步向场地外走去。

公元1635年夏末,继张允幂出任广州市委秘书长后,其他1.5代新元老陆续开始出阵。


临高的秋天比夏天也凉快不了多少,柯一穿着混纺短袖衬衣到也谈不上有多凉快。他扭了扭因为长时间坐着僵酸的身体,用手托腮,把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死死盯着街上人来人往的人流,发着呆或着说思考着。

柯一到殖民贸易部已经两个多月了,他甫一到岗,就接到了司凯德元老安排的工作“调研寻找新的贸易产品线”。如此重大的任务竟然落到了柯一的头上,到不是说司元老是多么看重柯一,相反反而是无奈之举。

柯一真的得说小元老中的奇葩,奇就奇在他的学习成绩上了。要说人的头脑各式各样,谁也不能说自己是全才,总有些擅长与否的地方,这些东西可以被称做天赋。但柯一这人却不能说不聪明,他的脑筋转的挺快,一会一个主意的,但却仅限于小聪明的状态,在学习初中水平的理科知识时,还算不错。但一接受高中水平的理科知识时,即突然出现了画风突变,完全没办法解释这种现象,只能笼统的称之为“不开窍”。理科如此、工科就不用提了,文科也好不到那里去。学习语言是更是苦手,因为元老学习各种语言的目的是面对海量的专业文献资料。柯一做了多方面的尝试,但结果都不理想。这导致柯一是个归化民的话,他将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通译人才,但做为元老来说,他一无是处。最后胡青白元老苦笑着安排他去学习了经管方面的知识。这也谈不上是个什么好选择,在没有高等数学等知识支撑下的经济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邪教也没什么区别。

面对这样的学渣,司元老实在是没办法重视起来,不过给与他这样的任务,多少到也有些栽培之意,毕竟怎么说也是元老院自己的孩子。按着司元老的本意,一个新人接手这样的工作,怎么也得调查学习一下,我临高目前的生产能力、生产技术到底达到了什么水平,目前临高主要对外贸易的产品内容。虽说并不指望他能真弄出什么新产品来,但至少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通过这样的调研可以快速的帮助新人掌握目前的工作环境和情况,更好的开展其它的工作。从这一方面司元老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可惜,司元老还是低估了柯一奇葩的程度。到也不是说柯一是胡来的,他的思维方式还是偏有来源的。现代科学所尊崇的科学方法论,如果按中国传统思想界的分类,大致可以归类为外王一途。而在中国传统思想界的分类里还一种与外王相提并论的思想——内圣。而柯一恰恰是属于这种。没人知道这个受现代教育的孩子怎么会有这种思想倾向,估计就连柯一怎么也不知道。

接到这项工作后,柯一就开始了闭门造车。前前后后柯一提出了七八种设想,这些设想有的根本造不了,有的已经是贸易物品了。在经过推翻无数设想之后,他拿出自己信心满满终极作品——缝纫机。

“…在现在的时空,商用成衣市场没能完全开发的状态下,家庭手工制作衣物是普遍现象,缝纫机完全可以占据这些市场。…”

看着柯一信心满满的解说,司元老难过的闭上了眼睛。怎么是这么一个货。不过,随后想起他的身世,司元老只能重打精神,虽然笨是笨了点,但好歹这工作的热情还是值得表扬的。

“少爷啊,虽说缝纫机1750年,就已经再现了雏形,但你所想的那个家用缝纫机得19世纪前期才发明出来的,咱们且不说我们的技术现在能不能造出来,造出来的效果又怎么样。你知道这一台机器的价值是多少吗?”

“呃…”柯一显然根本没想到这层。

“直到20世纪的八十年代,缝纫机都还是结婚时的一个大件,现在的时空里,买的起的人根本不需要,需要的人根本买不起。”司元老的语重心长在说。

这下柯一是真的乱了,本来以后这缝纫机的设想一定能成功的,没想到瞬间崩塌。司元老见状只能温言安慰,让柯一不要光是躲在屋里想,还是要多去走走看看,掌握临高的实际情况。

做为保守派的柯一成长了,他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他终于不再呆在家里冥想,改到街上去冥想了。这就应了那句话,狗改不了…


启明群星之下 Koasir



试发同人“启明群星之下” http://bbs.northdy.com/thread-719907-1-3.html


2017-09-22 2017-10-19


“快!快!快!敌人追上来了!”柯一连滚带爬的翻进一条沟渠里,也顾不得烂泥和污水,直接匍伏在地上。试图学着记忆里抗日神剧的样子,把步枪架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开始装弹。他扫了一眼,身边的归化民都是单膝半蹲着装弹,不由得哼了一声。这些人是怎么训练的,不知道这样身体的受弹面积太大吗?但随后他就发现自己完全忽略了,霍尔枪与三八大盖的区别。这种卧式装弹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缺乏训练的双手哆哆嗦嗦的已经两次把火药包掉在地上了。现在这个地上全是污水…

“MD,这是什么破武器。”柯一一边报怨,一边再去掏新的火药包。刚要试图也学着蹲起来,“噗,噗”两声,立刻两个归化民被直接掀翻在地。“侧面包过来了!”临时排长的声音再次响起,“快!快向林子那边撤。”

柯一也顾不了许多,爬起来就跟着其他几人向林边跑去,被污水侵透的作训服别提多难受,多恶心了,不过生死关头连报怨的时间也没有。“噗!”又是一个人被打倒了。柯一赶忙学着记忆里的特种兵一样弯腰狂跑。树林近在咫尺了,突然从林后闪出一辆农用车,车身的打字机枪口在阳光下格外的洞黑,枪旁一个脸上涂的花里胡哨的士兵,长身而立手里的南洋步枪直指向柯一。柯一气喘吁吁连话也说不清了,只是一边弯腰扶膝,一边想把另一支手举起来,但他却忽略了他手里还拿着步枪。“嘭!”南洋步枪的枪口爆开,柯一只觉得身体重重地被打了一下,缓缓的倒在地上。

“喂!别装死!你们输了!”开枪的士兵从农用车上跳了下来,走到柯一的“尸体”旁边,踢了他一脚道。这明显是个女人的声音。“妈蛋!我都投降了。”柯一趴在地上喘息着嚷嚷道。

“这是为了教育你,一旦失败就意味死亡。随着大陆攻略的展开,将会有大量的元老单独驻守一方,他们随时都可能遭到土著的攻击。所以,我们必须…”

“扯蛋!看你能的…”柯一似乎终于调整好了呼息,盘坐在了地上,反正身上的衣服已经都脏了,“你怎么不去训练元老院去。把着我们元青团折腾算怎么回事!”

“还有,这训练计划是你编的吧。怎么你又是追捕组的。”

“行了别报怨了,我们用的都是南洋步枪,一点也没欺负你啊!”

“屁!…”大概是说的急了,柯一一阵的咳嗽,“那农用车是怎么回事,土著能弄着南洋枪,还能弄着农用车?”

“呃…那是因为,土著大多有马,而我们没人会骑,所以…”

“林子琪!你蒙谁呢…土著都是骑着马端着打字机啊!”柯一不客气的直接打断了林子琪的解释。

“别废话了,快点人家都等着呢!”林子琪不耐烦的催促着。柯一扫了一眼战场外围的工作人员,只得停止了报怨。朝远处招了招手喊道:“我死了!”

“噢!”追捕组一阵低声地欢呼,随后工作人员呼啦全冲了进来,开始清扫场地,倒在地上装尸体的成员也陆陆续续地爬了起来。

林子琪伸手去拉柯一,那全是涂装的脸上充满了尴尬的神色,刚才柯一那一句“我死了!”不是设定的“我投降!”让林子琪心里格登一下。她一下就想起了柯一的身世。还好柯一只是嘟囔着“有必要欢呼吗”拉住林子琪的手,站了起来。

柯一,18岁,和林子琪、张允幂一样的元老院新晋元老。传说中的1.5代。他是个烈士的遗孤。他的父亲在D日之后苟家庄攻防战中壮烈牺牲了。对,就是那个一没留神从墙头掉下的那个。在庄严地葬入翠岗公墓后,他那未成年的儿子柯一被办公厅(下属食堂的大妈元老)抚养了一段时间后,立即就转入芳草地的学习院中,吃住都在那里,无论节假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得了一个“小公爷”的绰号,这个公就是因公殉职之意。这个绰号充分的体现了,元老院成员对他的复杂情感。有些感性的元老,每每都在柯一的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宿命。总觉得迟早有一天,自己的孩子也会如柯一一般。他们试图用这种戏虐的称呼来冲淡那直刺心底的恐惧。有些“直率”的元老,每每遇到柯一掉头就走,不愿面对那孩子纯真的笑脸。有些圣母心泛滥的元老对柯一颇加关爱回护,他们觉得这是对自我内心“愧疚”的最好补偿,甚至经常脑补出,这个可怜的孩子哭着问自己“爸爸去哪了”这样的场景。林子琪虽然没什么圣母心,但做为有爹的孩子,有时多少和柯一说话时,还是加着点小心。

“小公爷!别报怨了,下次我让你做追捕组。我保证。”林子琪拍拍柯一的手臂安慰道。

“算了吧,下次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呢。”柯一摆摆手转身说道。

“怎么?你的去向定了?”林子琪跟着柯一向场地外围走去。

“嗯,已经报道了。殖民贸易部。”柯一点点头。

“现在是殖民贸易司了吧”林子琪修正道。

“嘿!不知道执委会怎么想的,迟早还得打脸把贸易司改成贸易部。”柯一随口说着。

“你又想说你的塔理论了?”林子琪嘲笑般的回应。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你好好搞研究吧,女侠。争取弄出两神器出来,我给你卖。”柯一耸耸肩说。

“少爷,您说的真容易,你个理科白痴!”

争吵中,两人逐步向场地外走去。

公元1635年夏末,继张允幂出任广州市委秘书长后,其他1.5代新元老陆续开始出阵。


临高的秋天比夏天也凉快不了多少,柯一穿着混纺短袖衬衣到也谈不上有多凉快。他扭了扭因为长时间坐着僵酸的身体,用手托腮,把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死死盯着街上人来人往的人流,发着呆或着说思考着。

柯一到殖民贸易部已经两个多月了,他甫一到岗,就接到了司凯德元老安排的工作“调研寻找新的贸易产品线”。如此重大的任务竟然落到了柯一的头上,到不是说司元老是多么看重柯一,相反反而是无奈之举。

柯一真的得说小元老中的奇葩,奇就奇在他的学习成绩上了。要说人的头脑各式各样,谁也不能说自己是全才,总有些擅长与否的地方,这些东西可以被称做天赋。但柯一这人却不能说不聪明,他的脑筋转的挺快,一会一个主意的,但却仅限于小聪明的状态,在学习初中水平的理科知识时,还算不错。但一接受高中水平的理科知识时,即突然出现了画风突变,完全没办法解释这种现象,只能笼统的称之为“不开窍”。理科如此、工科就不用提了,文科也好不到那里去。学习语言是更是苦手,因为元老学习各种语言的目的是面对海量的专业文献资料。柯一做了多方面的尝试,但结果都不理想。这导致柯一是个归化民的话,他将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通译人才,但做为元老来说,他一无是处。最后胡青白元老苦笑着安排他去学习了经管方面的知识。这也谈不上是个什么好选择,在没有高等数学等知识支撑下的经济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和邪教也没什么区别。

面对这样的学渣,司元老实在是没办法重视起来,不过给与他这样的任务,多少到也有些栽培之意,毕竟怎么说也是元老院自己的孩子。按着司元老的本意,一个新人接手这样的工作,怎么也得调查学习一下,我临高目前的生产能力、生产技术到底达到了什么水平,目前临高主要对外贸易的产品内容。虽说并不指望他能真弄出什么新产品来,但至少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通过这样的调研可以快速的帮助新人掌握目前的工作环境和情况,更好的开展其它的工作。从这一方面司元老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可惜,司元老还是低估了柯一奇葩的程度。到也不是说柯一是胡来的,他的思维方式还是偏有来源的。现代科学所尊崇的科学方法论,如果按中国传统思想界的分类,大致可以归类为外王一途。而在中国传统思想界的分类里还一种与外王相提并论的思想——内圣。而柯一恰恰是属于这种。没人知道这个受现代教育的孩子怎么会有这种思想倾向,估计就连柯一怎么也不知道。

接到这项工作后,柯一就开始了闭门造车。前前后后柯一提出了七八种设想,这些设想有的根本造不了,有的已经是贸易物品了。在经过推翻无数设想之后,他拿出自己信心满满终极作品——缝纫机。

“…在现在的时空,商用成衣市场没能完全开发的状态下,家庭手工制作衣物是普遍现象,缝纫机完全可以占据这些市场。…”

看着柯一信心满满的解说,司元老难过的闭上了眼睛。怎么是这么一个货。不过,随后想起他的身世,司元老只能重打精神,虽然笨是笨了点,但好歹这工作的热情还是值得表扬的。

“少爷啊,虽说缝纫机1750年,就已经再现了雏形,但你所想的那个家用缝纫机得19世纪前期才发明出来的,咱们且不说我们的技术现在能不能造出来,造出来的效果又怎么样。你知道这一台机器的价值是多少吗?”

“呃…”柯一显然根本没想到这层。

“直到20世纪的八十年代,缝纫机都还是结婚时的一个大件,现在的时空里,买的起的人根本不需要,需要的人根本买不起。”司元老的语重心长在说。

这下柯一是真的乱了,本来以后这缝纫机的设想一定能成功的,没想到瞬间崩塌。司元老见状只能温言安慰,让柯一不要光是躲在屋里想,还是要多去走走看看,掌握临高的实际情况。

做为保守派的柯一成长了,他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他终于不再呆在家里冥想,改到街上去冥想了。这就应了那句话,狗改不了…


今天已经是他上街冥想的第三天了。这三天来,他就在东门市上找一个临街的位置,一坐就是整整一天。看着这人来人往,脑子里一点想法都没有。

这其实也不怪柯一,虽然东门市几乎在土著、归化民甚至西来的欧洲人眼里,这是一个奇迹之地,近乎不夜城的奇迹之地。但在柯一的眼里,这不就是个县城吗?虽然其实柯一也没去过县城。柯一出生于一个一线大城市直到D日,这东门市别说和那些真正的商业街了,就是一般的市中心的街道也没法比。柯一要是能从这里能看出商机来,那才是见了鬼了。

柯一拿起茶壶想给自己倒杯茶却发现壶已经空了,只得无奈起身准备招呼服务员给续一壶。却发现街上一对青年男女正看着他微笑。柯一尴尬的笑笑,冲着他们招了招手,把两人叫了进来。

“公爷,您这是体察民情来了?”林子琪大咧咧的坐到桌旁挪喻道。

“你们这是约会呢?”柯一不甘示弱的回击。结果到是,卓天敏脸上有点挂不住,脸红着解释着说:“我爸这两天从三亚回来,我们买点东西。”

“…们?”柯一故做惊讶道,“进展够快的。准备见家长了?受,你们怎么出门也不带着警卫呢?”顺便转火卓天敏。

“你也没带啊。”林子琪白了柯一眼,“你的缝纫机弄完了?”

这一击可算的上万点暴击的致死打击,直戳柯一的肺管子。 “我可告诉你,闹临高的事刚完没多久。”柯一试图徒劳的还击。

“琪琪,小公正难过着呢。”卓天敏好心出来劝解。不过,明显这话说的,让两人更得加强火力。

柯一正待要再说,店里响起了一阵喧哗。几个归化民在小二的引领下坐到了他们旁边的桌子。这家店雅座之间用竹帘相隔,虽看不见人,但完全不隔音。柯林二人只得压低了声音,暂时停战。

“李兄弟,这临高的繁华比广州可也不差,这次来还真是开了眼界了。”

“老哥哥,虽说我在广州时就听说我澳宋朝廷,精火器、擅百工、富有四海。今次一见只怕更远超我们想像。”

“两位兄台所言甚是,”这话听着明显是个读书人,“今日安排吾等入户体验户籍管理之事时,学生也仔细留意,没说是一些工匠杂役之类的归化民,就是那些未削发入籍之土著,家中饮食便也强于广州市井了。”

“但愿,我澳宋早日打到北京,这天下的百姓就都有好日子过了。”听到这句,柯一不由的皱了皱眉,卓天敏眼中也闪出一丝不易查觉的异样,只有林子琪只是看着街面发呆。

“你走不走?”卓天敏轻声对柯一说道。柯一点点头,三人悄悄的从店里退了出来。

出了东门市,三人一起向着百仞城走去。虽说柯一已经成年,但他的公寓还没准备出来,现在还是住在芳草地。

一路上,林子琪看着柯一一直眉头紧皱,不由得同情心大起,“行了,不就是一个任务么,慢慢来,咱们都没接触过实务,有点挫折很正常。我前两天听允幂说,她在广州…”

“你还在想着你的塔论呢?”卓天敏打断了林子琪问道。显然做为从进芳草地起,就和柯一是室友。他显然比林子琪更了解柯一。

“我只是有点失望。”柯一轻叹口气。

“失望?”林子琪奇怪的问道。

“是啊…,那几个人应该是这次广州招考上来的公务员中的佼佼者,被送来临高培训的吧。”柯一说。

“看起来是的,”卓天敏也点点头道,“如果他们只有这种水平,还不如芳草地出来的归化民呢。”

“他们怎么了?”林子琪有点不明所以。

柯一不答只是摇了摇头。卓天敏转头向林子琪解释道:“这几个人参观了临高之后,却只看到了我们多么富庶。”

“土著们不都是这样么,那些归化民的大惊小怪,我早就听腻了。”林子琪说。

“可他们不一样,他们是我们公务员的优秀人员,基本上将来就算不是封疆大吏,也得是一市一县的首脑。光会喊听元老院的话,跟着元老院走,有什么用!”柯一激动的说着,“光觉得元老院有钱,他们怎么就不动动脑子,想想元老院的钱是那来的。他们不知道我元老院正面临着巨大的危险么?”

“你说是那来的?什么危险?”林子琪觉得莫名奇妙的问道。

“他的塔理论又开始了。”卓天敏对林子琪轻轻地说。

“任何的社会都像一座塔,塔顶的人剥削塔下面的人,区别只在于吃相好看不好看罢了。”柯一跟着说道。

“…”林子琪以一副你这不是说废话么的表情看着柯一。

“那么为什么我们能吃相好看呢?”柯一转头问向林子琪,“你可别说是因为我们的道德更高尚。”

“我们本质上来说,是以巨额的财政赤字为代价,提供了一种高福利社会。”卓天敏回答道。

“高福利?”林子琪有点惊讶的看着卓天敏。

“嗯,并不一定要和旧时空的那些岛国比。只要超过了一个社会生产力均值的福利就是高福利了。”卓天敏点头道,“这点我和小公爷讨论过,我们现在就是个高福利社会。因为现在我们提供的福利,我们的生产力支撑不了。”

“我们的生产力不行吗?”林子琪对这样的论调更是奇怪了,我元老院不正是靠着开挂所得来的远超这个时空的生产力,才赢得今天的局面的吗?

“我们的总量太低了。”柯一寻找着措词,“至少比我们要征服的目标来说,它太低了。”

“哦。”林子琪点点头,这点她到是很明白,“所以我们不是才要进行两广攻略吗?难道公爷,你是支持南进战略的?”

“不,南进战略很稳妥,但对我们并不算合适。因为主体民族的问题很难解决。”柯一摇头道,“虽然,我不反对两广攻略,但依然改不了它是一场赌国运的决策。”

“赌国运也没什么,”卓天敏说,“作为我们这种蛇吞象的发展形势,我们必然要进行几次赌国运的决策。发动机行动使我们的人口翻了一倍,这次的两广攻略又会使我们的人口再翻一倍,土地资源要翻上好几倍。”

“没错,但这就是我说的最危险的事情,因为我们有最大的缺陷,我们没船。或者说相对于我们需要的船数来说,数量太少。”柯一说道。“我们之所以能够给我们塔下层的人民以超过我们生产力规模的福利,是因为我们把其它人塔下面的人,堆在了我们的塔底下。”

“切,你不就是在说我们用工农剪刀差在赚别人的钱吗?” 林子琪完全弄不明白柯一想说啥,你说的不都是废话么。“你还能说,大明会跑出一个位面之子,干掉我们这些穿越者吗?”

“但我们剥削别国百姓依靠的是两个白手套的,一个是东南亚的西欧人,他们负责的是东南亚,甚至是印度中东的运销。而另一个就是以粤商为主的大明商人,他们负责的是以广东甚至江南为主的南中国。”柯一说道,“现在我们鲸吞了两广,为了保持元老院的形象,必然会在广东推行临高模式。而无论大明对此采用什么对应方式,粤商在大明其它地方运销效率,就算不断绝也必然大副下降。一方面是我们要养活的人口翻上一倍,另一方面是我们剥削效率的全面下降。这还不够危险吗?所谓的位面之子不需要在战场上打赢我们,只需要做正确的事,就足以所我们的影响导回正途。”

“你这又是什么理论?”这回连卓天敏也纳闷了。

“你试想一下最坏的局面可能是这样的,“柯一急切地说,“大明派来一个聪明人,他不与我们全面围剿,而是采取封锁商路的战法,虽然以大明的执行力,这种海禁不会很彻底,但足以让我们难受。而黑尔的存在,如果西班牙恰好在此时,发动遮断商路的海上行动。我们就必须寻求破局。”

“我们打不过西班牙人吗?”林子琪向卓天敏问道。

“肯定是打的过的,”柯一直接回答了她,“而南向海上战略的成功,反过来有可能会促进对大明也采取同样行为,以海上力量来迫使大明屈服。而大明有名的硬脖子,万一只更顶着漕运被截断而不肯认输,导致清人提前入关,或是李闯进京。混乱的中国大地,反而会变成一种变数,诱使我们在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仓促北上。一但我们吞下几个消化不良的土地,必然会使人们的官吏系统被迫使用未能完全教育的人员。而为了保持官员队伍的纯洁性,在一统中原之后,又会兴起一波肃反整风的高潮。当这种自上而下,再自下而上的狂热吹进元老院之后…历史就将我们导入了正轨。”

“好吧!”林子琪终于明白了,柯一扬扬洒洒的一篇到底想说个什么。这个现代儒生又开始心忧天下了,他操心的事怎么这么多呢。

“你想错了一件事吧。”卓天敏这个时候说道,“我们可不是为了当皇帝来的。我们比现时空土著最强大的并不仅仅是那黑科技,还有理念啊。”

“理念?”柯一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一拍大腿说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终于想出卖什么东西了。”

林子琪和卓天敏对视了一眼,心中同时想道:“少爷,你这怎么天上一脚地上一脚啊。想跟上你的思维太难了!”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