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鹰从天降

原帖

北朝论坛: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5-11-12

最近更新时间:2015-11-12

正文

吾有奇计,可退髡贼!

         ---内有喜闻乐见内容



话说郭元老智摆酒肉兵,石志奇夜袭广州城后。那髡贼大军水陆并进,溯西江而上,声言打进肇庆府,活捉熊文灿。直急得两广总督坐立不安,命得水师布防羚羊峡,那帮丘八畏畏缩缩推三阻四不动如山,一会要饷银一会等军器,待得髡贼破羚羊峡,众水师也未离过码头。

眼见髡贼势大,官军无敢撄其锋,探马半个时辰一报,尽是髡贼已至何处的消息。眼前无非和战守死降走六策,熊总督连声催促,文武幕僚尽似那泥塑木偶、雨淋的蛤蟆,呆呆怔怔不发一言。只恨得熊总督大骂尔等酒囊饭袋,这时只听得一声长笑,幕僚中闪出一人:“吾有奇计,可退髡贼!”

众人视之,其人五短身材,形容猥琐,却是熊总督幕僚中最不起眼的一位:周天长。其人只有十几年前的秀才功名,跟随熊文灿也有七八年时间,却是狗屎做的鞭子--文(闻)也文(闻)不得,武(舞)也武(舞)不得。性格却是傲气得紧,视众幕僚为无物,众人对他也是讨厌得很。只是荐头是熊总督启蒙恩师,不好推辞,索性当养闲人而已。

眼见众人目光聚焦,周天长大感得意,颇有一朝扬眉吐气之感。当下又大笑三声,向熊总督拱手道:“吾有奇计,可退髡贼!”

熊文灿见他口出大言,心中也惊疑不定,当下问道:“不知先生有何妙计?”,语气中不觉带了几成恭敬。

“髡贼纵横海陆,所仗者无非火器,若论阵前弓刀,实不及我大明勇士”

旁边总督标营参将听得如此,嗤笑道:“难道先生可以让髡贼火器化为响器?”

“不错!”周天长摇开折扇:“在下正有破去火器之法”

眼见旁人都露不屑之色,周天长知道不可再吊胃口,继续说道:“髡贼火器犀利,胜我大明远矣,其中必有邪术,可用厌胜之术破之。官军在广州曾用黑狗血经血厌之,然未近前即被贼人粉碎,法不得施。卑职在乡间曾闻得一奇阵,名唤阴门阵,可尽驱城中妇女列于城头,裸身以对髡贼火器。诸公思之,火器为阳,今以至阴之物厌之,必泄其阳气,铳炮不得发。我官军趁机杀出,白刃相加,何愁不得全胜?”

总督闻之大喜:“果然好计,诸君可速速行之”

......

......

城外,军容严整,石营长阵前面对城头一排奇形怪状裸妇,目瞪口呆,一阵劲风刮过,鼻中还仿佛闻到阵阵异味,顿时肠胃翻涌,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

.....

闰月初七,髡贼四十万大军漫山遍野,蜂涌而至,立围肇庆府三重,列炮数百门,弹落如雨,公神色不变。幕中有周天长者献阴门阵奇计,乃尽驱城中妇女列于城头,裸身以对炮,髡贼大炮果不得发,或有发者立时炸膛。我官军趁机发炮,毙贼无算,某把总以炮中贼黄绸大轿一乘,喽啰抬去尸首,大哭曰:此开山王马万竹也。贼首石子棋见城不得下,竟吐血三升回营,闭门不出数日。后有明奸号梦龙大师者,献阳门阵于贼,髡贼乃尽拘城外和尚,命其裸身以对城头,又令士卒剃下体毛,置炮中以发。城遂陷。

公犹率百人与髡贼战于府前,并亲斩伏波军营长二人,髡贼恨之刺骨,竟屠肇庆全城以泄愤。公转战全城数日,矢尽弓折,弹尽粮绝,左右尽没,方北向而拜,从容自尽,死后犹凛凛生威,贼人不敢前。

然髡贼竟选与公体貌相似者,宣传熊公已投澳入政协,小文在此澄清真相,诸君万不可轻信我军宣传。

             ——————摘自钵盂《碧血丹心--熊公文灿小传》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