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啤酒馆政变-皇汉党叛乱记》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高级西点

原帖

状态

未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5-03-28

最近更新时间:2015-03-28

正文

    啤酒馆政变

           ——————皇汉党叛乱记


治安 警察药绾,此刻正拎着警棍巡街。

上午十点左右的太阳,当头照下,明晃晃的,刺眼之极。他把大檐帽往下拉了拉,用手抹了一把汗。

药绾的巡逻片区是东门市百仞滩基地大门前一里地左右。天子脚下的差役不好当,古来如此。不仅高级警员时常出来查岗,而且军警宪特各级兵头都整天在他鼻子前头晃来晃去,让他不敢有一点大意,生怕丢了这个来之不易的饭碗。

当初他从内政部警察学校毕业的时候,同期进入学习的同乡已经被刷下去将近一半。作为基层治安警员,他得每天顶着烈日正常巡逻,处理各类纠纷,注意各色可疑人等,而且要格外注意警务风纪。

领扣、衣扣都要扣得整齐,绑腿不许松散,帽子不许带歪,警绳、武装带、警哨、警棍、手铐、背包、水壶、铅笔、本子、斗笠一样不得缺少。

“每天都有内务警察抽查,注意了,不要给咱们警察所扣分抹黑。丢脸的自动申请去马袅开发区守盐池去。”每天出门前,警长都要一本正经地叮嘱大家。

口渴得很,这是他的感觉。巡街2个小时后,药绾此刻站在一个饭店的遮阳棚下,羡慕地望着远处李永熏警官正在喝着一瓶刚买好的百仞滩加气可乐。“那滋味一定不差。”他羡慕地舔了舔嘴唇。

基层警员每月的薪水是25元流通券,外加菜金补贴3元。一共28元,单身汉用起来是绰绰有余。但是,药绾必须每月给家里的父母弟妹们10元钱。他们种地为生,缺的就是现金。给每季度天地会的服务费,每年买化肥、种子、农药和农具都要钱。作为长子,他的向家里多贴补些。

剩余的18元,在警所的伙食费要扣掉10元左右。警所包吃住,有餐补,但是也要自己补差价。剩余的8元里,他每月要存在德隆银行4元左右。这样他每月的零花钱是4元,确实少。像加气可乐之类的高级饮料,他只是听过,从来没机会喝过。太贵了,一瓶要1.2元。还是每天吃所里发的防暑冰棍上算。

正合计着,突然远处的街头传来一阵慌乱。似乎有什么喧嚣的声音,又带着嘈杂,从街那边传来。有情况!他警觉地令其警棍,把警哨含在唇间,向那边走去。突然,身后一阵大乱,十几个警察抄着警棍,几个高级警官提着手枪从他身后奔来。一个同所的伙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大叫道:“快,那边出乱子了,听说有人造反,警长叫大家一起去。”不明所以的他立刻被挟裹着冲向前去。

“叮铃铃!”百仞滩基地前的木制岗亭内电话响起。哨兵接电后立刻摔下听筒,冲着几名同伴喊道:“警报!红色警戒,快把拒马抬出来!”话音未落,两扇铁皮大门已经被推开,十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备团士兵抬着几个木制拒马跑了出来。大家七手八脚地把拒马错落有致地安放在壕沟桥前,随即冲回岗亭两边的沙袋掩体后,举枪瞄准。

大门咣当一声在身后紧紧地关闭。基地内警报声大作。一对对士兵全副武装地登上水泥岗楼,大门后被人们堆上了一包包沙袋。高墙上的铁丝网间,几个陶瓷电瓶突然冒出了火花。电网通电了!墙内外的人们见状不由得心中一沉。这是粗大事了!电网通电这是第一次!

几名身穿迷彩服、头戴80盔的元老摸样的人,领着两挺机关枪登上了大门左右的岗亭,架设机枪,拉动枪栓。有的士兵不由得目瞪口呆。这样的带弹鼓的真家伙,他们只是听过。这是是第一次得见真容。

街上的人们四处乱窜。商铺都忙着关门关窗。小贩们忙着收摊推车子闪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但是这绝对不是啥好事。难道?官军又打来了?几名地主绅士躲在二楼的窗户后面,心头一热。

药绾和大家一起向前面奔跑着。这街道很长,街头顶端的十字路口处,传来一阵奇特的轰鸣声。一阵灰黑色的烟雾被风吹到了街心。突然,身后一名警察骑着自行车一路狂蹬过来,一边按着铃铛以图引起人们的注意。他超过众人后单手刹闸,左腿点地,车身猛地打横在众人面前。“快跑,往回跑,回警所,上面打电话要快回去!”

大家都懵了。到底是咋回事?还是警长精明,心中早已猜到情况不妙,说不定是人力无可挽回之时。“都楞什么?还不往回跑!保命要紧!”一声令下,大家都醒过味啦,一哄而散地往回狂奔,都很爹娘少省了两条腿。骑自行车的家伙早跑的不见踪影。“他n的,啥时候我也能有辆自行车!”药绾羡慕嫉妒恨地想到。“兔崽子,也不知道带上我,回去让他守盐塘去!”警长愤愤地骂着。

突然,身后的街心处传来一阵如同放屁般的声音。一辆浑身是铁的家伙,屁股后喷着黑烟,将身躯横在了街头。少顷,这两铁甲车的两个前轮转向,屁股后又是一阵轰鸣,掉过头来,顺着长街向百仞滩基地大门开进。

大门左右的岗楼内,元老们用望远镜看得清。这是一辆四轮农用车,车身和驾驶室用铁板拼装起来,看样子是铆接的。车头驾驶室前留了两个窄缝观察外界情况。车身中后部,位置是车厢的地方,顶部也用铁板遮住,上面冒出一个圆形的炮塔。一门短而粗的小炮从里面伸出来。车顶左右架着两个铁皮喇叭,正在大声播放着马赛曲。

铁甲车开动马力,紧追着警员们。十几个警员在长街上躲无可躲,纷纷钻进左右的几条窄巷中躲避。片刻,街上除了狼藉不堪的丢弃物品外,已经空无一人。

“注意,注意,接到通报,一伙保皇分子抢劫了北美分舵的武器仓库,聚集在啤酒馆里闹事,声称要占领执委会,不再做缩头乌龟,重启大陆工作计划,拯救明皇和苍生。建筑公司的这辆运输车前几天被窃失踪,军工厂的一门92步配套的炮身和一箱炮弹今晨被人窃走。他们改装了运输车,看来想冲击基地总部。”

手台里,特侦队队长正在向各位通报情况。“真不巧,今天执委会恰好都在基地里面。”文马二人相对苦笑道。话音刚落,铁甲车的炮塔处响了一声,一发70MM炮弹鸣叫着飞向大门,将大门当场炸了个大洞。

“冲啊!向自由前进!夺取执委会!”“武装保卫大明!”几十名身穿绿色迷彩战斗服的人,手持着各色现代枪支,紧跟在装甲炮车后面。

“注意隐蔽!躲在车后面。”有人大声嚷嚷着。更多的人弯下身去,领着M1,黄油枪,毛瑟,春天,38,M4,M1,98K,死等,汤姆森,M-16,AK47,SKS,MP40,STG-44等各式古董枪支,在装甲车吃屁。

轰,车子加大了马力,一团黑烟向后喷了出来,顿时无数人都被呛的咳嗽不止。“TMD,幸亏老子带了口罩。”一名酱油众得意地说。“哒哒哒”前方两座岗楼上的机枪开火了。串串子弹打在铁板上,在车身四周溅起朵朵火花。

“哎呀”“哎呀”,两名车后的酱油党身子露出了保护区,被跳蛋击中,倒在路边呻吟着。“别动,趴着装死,回头来救你们。”车后的众人冲他们嚷着,并不停步。在保皇党看来,百仞滩基地就是一块豆腐,在装甲车和92步兵炮前面,完全是下酒的菜,拿下执委会不废吹灰之力。

有一发炮弹飞出,打在了围墙上,两米左右的墙体顿时被打得向后塌掉。“哈哈,万岁!”车后众人齐声喝彩,态度甚嚣尘上。“加把劲,攻下百仞滩,随便吃牛肉,啤酒随便喝,妹子随便把!”有人狂叫着。

基地岗楼内,手台内的声音大喊着,快打车轮,快打车轮,车轮是原装的充气胎!片刻,两挺机枪喷出火舌,扫射在装甲车头前,车内的人不由得低下头,避开观察孔,唯恐子弹射入丢了性命。噗噗,左右两个前轮顿时被子弹打瘪,车头逐渐低了下去。只剩两个轮毂顶着地面前行的装甲车顿时左右摇晃起来。

车内人大叫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驾驶员松开油门,一踩刹车,拉住手刹,打开左侧的车门向下看去。几颗子弹打背负额铁板的车门上叮当作响。驾驶员赶紧关上门,大叫着;"车胎被打瘪了!”“天啊!完了!”一名汉子顿时昏了过去。

基地内喇叭声响起。

“注意,注意,各位武装分子请注意!你们正在实施危害人民财产安全的行动!赶快放下武器,执委会一定治病救人,坦白从宽!限你方3分钟内放下武器,举起双手投降,靠墙站好,等待警备队甄别。如若不然,火箭燃烧弹准备。啊,反射!”

嗖的一声,基地院墙内射出一发火箭弹。发射角度和距离已经计算过,发射药和角度都不是问题。轰!这发火箭弹以高角度的曲线落在装甲车后100米左右的街面上,一团火舌顷刻间升腾而起。车后的众人立刻全体趴在地上。

有一发火箭弹射出,落在装甲车前50米左右。熊熊的大火吞噬着周边的空气,发出撕拉,啾啾的声音。彭的一声,装甲车车厢的后门打开,5、6个人跳出车体,趴在地上。众人激烈地交头接耳商量着什么。

“警告,警告!再不投降,反坦克导弹就要发射!”高音喇叭内继续威胁、劝降。“放屁吧,导弹都在高山岭战备库里存着,他手头哪里来的导弹。”

“还是快跑吧,省得被一锅端。装甲车不能动了,炮弹会打完的。“

远处东门市各处街面上,警哨声、列队跑步声纷纷响起。无数喊号子和口令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警告,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除了束手就擒,别无出路。持械抵抗者,一经抓获,判处终身服苦役!”威压的声音继续劝降。

望远镜里,远处车后的8、90人中,全部放下了武器,举起了双手,有人脱下白背心举起来挥舞着。“我们不抵抗啦!不要开枪啊!都是自己人!”一名领头的壮汉大喊着。

广东锦衣卫衙门里,案头的一份情报正在被众人详读。“保皇党在我方挑唆、引导下,此事未能成功,记93名党人束手就擒。两名党人和5名髡匪土兵负伤,无人死亡。”八字胡蠕动着嘴唇,朗读着。

啪,茶盏被狠狠滴摔在地上。“TMD,都是一群废物,胆小鬼!成事不足,成事不足!”一人大声呼喝着。另一人嗫喏着:”听说,他们最怕去苦役营,比去日遮拦城充军还害怕。”

“督工,你看了另一个帖子吗?出大事了?马主席说道。

什么?那个帖子?时刻注意情报动向的赵慢熊司机,站起身来,替督工问道。

就是荡寇志那个帖子,高山岭大图书馆遭偷袭了?大陆工作计划失窃,很多现代电子设备被夺取,幸好武器库没出事,图书馆的大货也被扑灭了。起火的都是纸媒体,这些都在数字仓库中有存档。

“大陆工作计划失窃!这么重要的是怎么不早汇报?这关系到其中的几十名骨干卧底人员的性命呢?”督工勃然作色。“赶紧发报给潜伏组,下雨了,家里让你早点回去!”



0.0
0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