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四次元代会前的二三事》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四次元代会前的二三事
作者ID
其他网站 知乎:ziming zhang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广东,广州
内容关键字 大搞市政建设,元代会,怪事,预言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其他
  1. 四次元代会前的二三事(1)
  2. 第四次元老大会前的二三事(2)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7-09-11
最近更新 2017-09-30
字数统计 (千字) 2.7




四次元代会前的二三事(1)

传,在四次元代会之前,广州城里发生了一系列稀奇古怪的事情。

当时,刘翔元老正在广州大搞特搞市政建设,口号是“力争在三年内完成核心区域的排水排污建设,五年内建成覆盖率80%的洁净供水系统”。所以广州城当时就是一个大工地。无数的民营建筑公司进入到这个大工地里分一杯羹。

在惠州第一建设公司的某处工地上,一天挖出来一块石板,上面写着四个字,“南海主王”。消息很快和石板一起被送到了刘翔的办公室里。本来就因为市政建设搞得天天都睡不好觉的刘翔,神经衰弱的毛病又犯了。觉得这石板定有蹊跷。但是让警察和政保查来查去也查不出什么来。

四次元代会前的二三事1-石板“南海主王”.png

刘翔一个电话,把崔汉唐叫来办公室,说是有要事相商。崔道长到了刘翔办公室,刘翔给他看了石板,神秘兮兮地说:“莫不是天意要让农……”

话没说完,崔道长礼貌地示意刘翔不要继续说下去:“天机不可泄露。我若擅泄天机,怕是要造天谴的。”

刘翔一听,更加惶恐了,“要不要跟执委会报告一下……”

“不可。”崔道长摆摆手,“你这要是报告上去了,怕是有些宵小之徒就要破坏元老院的团结了。”

说罢,崔道长把石板带走了,说是回去仔细揣度一下,留下刘翔一个人在那里坐立不安。

崔道长刚出办公室,就把刘扒路从头到脚狠狠损了一遍,身边的道童就听见最末这一句:“这世上哪有什么神迹,亏得我知道你是哪里来的,不然真以为你是个不可描述之物呢。”

崔道长后来也没找到什么线索,就随手把石板丢到珠江里去了。“回去要让农相多请我几根雪茄咯。”

至于后来这块石板又被渔夫打捞起来,送到澳宋历史纪念馆去供起来,就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不过当时倒是听说惠州一建的叶老爷丢了个什么宝贝,找了老久,逢人便问,“你见到我那大宝贝了。”


这个故事,是崔道长的贴身道童告诉我的。后来又差人专门去问了刘翔元老的两位夫人,当时好像是有这么几天,刘翔天天不上床睡觉,口中还念念有词:“说不说呢……说不说呢……”。想必不会是假的。


第四次元老大会前的二三事(2)

刘翔市长盯着规划图,满脸忧郁。

广州城的道路挖开已经3年多了,时间久到市长助理张允幂都离开广州往别处高就了,但是完成竣工验收的道路依然寥寥无几。

上个月从某处工地挖出来刻字石板以后,搞得满城流言,更是让他更是愁上加愁。再过几个月就要开四次元代会了,再出现些什么意外,让人给弹劾了可不好玩——毕竟他也算是澳宋历史上修路修到民怨沸腾的第一人了。

“他去当主席,那我不得当国务卿咯?!”刘翔找崔汉唐看病时,私下抱怨过。“不过你把那石板搞丢了实在是太不小心了……”


石板事件发生后,经过政保分局的暗中操作,再加上连续一个星期《广州日报》充斥着层出不穷的花边新闻。石板就渐渐被民众遗忘了。刘翔本以为可以专心规划一下未来五年广州地铁的线路图,趁机再把广州城挖上个五年十年的——当然这个计划有极大概率被枪毙。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就在两天前,韶关县的电报消息,说当地一家狐狸养殖场的狐狸开口说话了。

听到这个消息,刘翔马上就让政保和警察选派可靠人手去调查。可等广州政保分局的人进山的时候,几个无知养殖户说,已经把那只狐狸剥了皮卖了,连狐狸肉都吃掉了。说是村里老人说了,说话狐狸肉吃了能增加智商。


“胡闹!”刘翔还没听完刚来半年的助理白小小的报告,就差点把桌子掀翻了。“这狐狸怎么会说人话?!难道他还有个名字叫尼克!”

白助理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远在济州岛养马好多年的尼克元老哪里招惹市长大人了。虽然养的都是动物,可是马政之外的养殖业都是天地会搞的农村增收计划的一环啊。

“小白,你快去把崔道长叫来!”

于是大中午,正准备在午休时间大战三百回合的崔汉唐,又被刘翔抓来诉苦了。


“先是预言石板,然后篝火狐鸣,下面是不是该鱼腹丹书了?”刘翔小声问崔汉唐。

“鱼腹丹书?”崔道长很淡定的喝了一口茶,“哒哒哒”地咂了咂嘴,心想:好像刘翔这里的茶比道观里的要好啊,这次要找他多要点。他顿了一顿,假装略作思考之后,慢悠悠地回答道:“不可能的,他手下那些农民哪里来的武器?再说了,现在人人都忙着赚钱,哪有功夫去造反。”

“可是,我的线人告诉我,他上个星期在去佛山视察的时候刚斩了一条白蛇!”刘翔盯着崔汉唐不雅的喝茶姿势,两只眼睛快眯成了一条线了。

“噗——”的一声,崔汉唐把刚到嘴里的茶喷出来了。在屋内几处灯光的照耀下,刘翔感觉自己看到一道彩虹。

“你确定?”崔汉唐放下茶杯,满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你那线人是不是没告诉你,他去的是佛山的天地会肉蛇养殖场。”

“肉蛇养殖场?”刘翔满脸问号,“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啦。”崔道长假装掐指算了一算,“剪彩那天你正好带着两位夫人去阳江泡温泉了。我让清风来问你去不去吃蛇肉,还是白助理告诉清风你不在的。”

刘翔听完这话,从左手边从上往下数第二个抽屉的暗格里找出一个牛皮纸封面的小本子,翻到了三个星期前的记录。那些天正是他被神秘石板搞到神经衰弱复发,带着姐姐和妹妹去疗养了。


崔汉唐似乎沉浸在蛇宴的回忆之中,口角似乎还流下了不知道是茶水还是口水。“我还记得那条他亲手弄的蛇身上还有铜钱花,那皮我后来让明月拿去做包了……”

“你也去了啊……”刘翔在笔记本上写着一些东西,随口问了一句。

“是啊,那个场长请我去做道场保佑平安、保佑生意兴隆!”崔道长突然怒目橫视,激动得下巴上的肉似乎抖了三抖。“说起来就来气,你不给我经费,还不让我搞点外快啊……”

“那记得交税哦……”刘市长没抬头,继续奋笔疾书。

“靠,又交税,要破产了……”崔汉唐瞬间变成一幅苦瓜脸开始哭穷。

“你是元老,要以身作则,我们不搞宗教法人免税你是知道的。”刘翔停下手里的笔,狠狠地回瞪了崔汉唐一眼,就好像吃全蛇宴没叫上他是很大的过错。

“那,那……那你这种茶叶给我来一箱。”崔汉唐明显意识到自己是躲不过刘翔的这一刀了。

办公室里两人相视而笑,就连在外面的白助理也听到了两人爽朗的笑声。


白小小是装甲兵总监白羽的养女,芳草地的高材生,元青团的骨干。

我的徒弟李阿宝和她是笔友。通过我徒弟,我才知道四次元代会前竟然还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回想起去韶关谈生意的时候,我曾经路过了那家狐狸养殖场。天色晚了就在场上借宿了一晚,第二天天刚亮就离开了。当然,晚上没有狐女来找我,也没有听到什么人声,甚至连狐狸叫都没听到。什么篝火狐鸣多半是以讹传讹吧。



本来打算说说屠龙技,切下龙尾巴当料理什么的,不过越写越没意思。

就改成斩白蛇了。

感谢主演 市长:@澳宋元老刘主任 、心理医生:@汉唐道业



3.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