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夏日纪事》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作者

7swords

原帖

状态

完结,待转正。

开 始 时 间:2015-7-2

最后更新时间:2015-7-15

正文

夏日纪事

(1) 教育提案

在这个夏日的上午,元老院议长钱水廷闷坐在办公室里,空气里隐隐约约有着些海水的咸味。看了一早上的文件和提案,钱议长有些困乏了。他有点出神,如果说最近执委会的事情已经让他有点应接不暇,那么最近BBS里的讨论就让他焦头烂额了。

阳光透过半开的玻璃窗射了进来,照在办公桌中央的卷宗上:[关于芳草地设立计算机必修课的提案]。卷宗已经翻开在联署人的页面,页面上的名字似乎密密麻麻。众人的单位看似五花八门,其实主要是穿越前的IT组,穿越之后他们都瞬间边缘化了,很长一段时间被当作“基本劳动力”使用,直到最近局面大了处处缺人于是被安置在不同的部门里,还有好些是一直在通讯组的。总而言之,大多都是些跟服务器打交道多于和人说话的宅男。“这些都是宅党的基本盘啊!”想到这,钱议长忽然来了兴致。

钱议长看了看联署人名单的第一个名字,随即掏出随身的钥匙,打开办公室的保险柜。保险柜最下面的抽屉里放着一个卡片箱,他手指顺着字母顺序一直往后快速拨动。“W,好,是你了”,他抽出一张摘抄卡:

姓名:王慕图

性别:男

年龄:27

籍贯:广东

穿越前从事的职业和掌握的技能: 计算机硕士,从事IT咨询业

技能:编程,数据库,密码学

卡片还手写着一个备注:“宅党”。钱水廷轻轻吁了一口气,“接下来的会谈应该会是个轻松愉快的的吧。”自从当上了议长以后,为了了解每位元老的基本情况,也为了扩大宅党的基本盘,钱水廷去大图书馆申请调用了穿越前的人员登记材料,摘抄成人物小卡片,自己加上备注随时翻查。这个王慕图他认识,一直在通讯中心工作,因为在外国留学过,跟北美众的想法十分相似,一来二往成了北美众之外宅党最早的一批成员。只是此人颇好闲聊,粤语谓之“爱吹水”,有空常去南海农庄咖啡厅坐坐,和吴南海走得也很近。

“只是这个时候,他提出一个教育提案,意欲何为呢?”

“笃,笃,笃” 秘书敲门进来:“议长,通讯中心的王慕图元老已经到了,他来讨论上周提交的教育提案,会见的预约时间为11点30分。” 钱水廷定了定神,看了看穿越时带来的腕表,时间刚刚到11:15, “好的,让他稍等,11:30准时带他进来。”

(2) 初中平面几何问题

临近正午太阳已经很有热度,王慕图坐在藤椅上,右手手肘支着扶手,手指轻轻地点着自己的右边额角。这样一来可以稍稍起到些遮阳的效果,二来也可以稍微平复下自己紧张的情绪。

坐在办公桌后的钱水廷轻易地就看出了他的紧张,于是给他倒了杯水。他并没有立刻开门见山,而是先闲聊几句, “慕图,好久不见,最近没怎么到飞云俱乐部来?”

王慕图慢慢把右手放了下来,于是他的右侧脸就暴露在了阳光下。他的眼眸还是炯炯有神的,然而脸颊和下颌的弧线已经变得硬朗起来。27岁到33岁,6年的穿越生涯,让他的娃娃脸逐渐消失了。他用食指的一节轻轻印了一下嘴唇,仿佛下着最后的决心。“毕竟是个教育提案,议长,让我们先谈几个初中的平面几何问题”

“哦?” 钱水廷有些愕然。

“平面上,如果我们知道一个点O到三个定点ABC的距离da, db, dc, 我们如何确定点O的位置呢?”

钱水廷想了一下说:“以ABC三点为圆心da,db,dc为半径作圆,交点就是O。”

“那如果只有两个定点呢?”

钱水廷立刻答道,“以AB两点为圆心da,db为半径作圆,两个圆的交点为O1O2,O点可以确定为其中之一。”

“如果只有一个定点呢?”

“那就没有办法了,A为圆心da为半径作圆,O点可能是圆上的每一点,无限多的可能啊!哈哈。”

“钱议长的初中几何没有还给老师嘛。”

“几何几何挤烂脑壳! 哈哈!” 钱水廷慢慢收起了笑容,"说严肃的,慕图,你问我的几何问题和你的教育提案有什么关系呢?”

“这些个几何问题,就是我们通讯中心小灵通定位系统的基本原理。这和议案没有直接关系,然而和一个人有关系。”

“谁?”

“姬信”

“法学俱乐部的姬信?”

“调查女仆革命的姬信。”

“什么?”

“钱议长,我查到了女仆革命的那个匿名电话是谁打的了。”

“慕图,你为什么突然告诉我这个?”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现在的钱议长或许会感兴趣,或者说,算我加入宅党的投名状吧。我现在作为一个宅党成员,向宅党主席报告。钱主席,您愿意听么?”

钱水廷按下电铃,叫来了秘书。一瞬间他已经恢复了满脸的和蔼和从容,“王慕图元老的议案需要比较长的时间讨论,取消下午2点前的所有会面。哦对了,请多准备一个工作餐给王元老。慕图,你喝咖啡吗?”

(3) 天网

王慕图并不喝咖啡,穿越前他喜欢喝的是南洋奶茶,Teh tarik, 或者叫“拉茶”,可惜元老院的议长办公室,并没有搞这样的特供,因此他经常去南海咖啡厅让初晴做上一杯。此时的他,喝着元老院议长办公室提供的普通红茶。

“钱议长,你听说过天网吗?”

在后世,翻开任何一本介绍计算机或者电信的书籍,几乎都可以在前几页看见王慕图元老那张在报名参加穿越时提交的娃娃脸照片,通常图片旁边还有这样的介绍文字:“王慕图,澳宋计算机科学之父,也是澳宋电子通信事业的奠基人之一。... 他参与设计和实现的“天网”系统,是澳宋的第一代电子通信系统,在澳宋帝国初期为保障元老院的伟大事业作出了卓越贡献。... 为了纪念他,澳宋计算机协会设立了“慕图奖”,专门奖励对计算机事业作出重要贡献的个人。”

“什么是天网?” 后世无数的历史学家,历史爱好者,都问过这个问题。然而关于这个“天网”的所有材料,被列为绝密,部分或者全部的解密都需要元老院2/3人数通过。所有向大图书馆提出的查询请求都被驳回,因此其来龙去脉也无人得知。

“什么是天网?” 然而在这个夏日的下午,当钱水廷议长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王慕图用终结者5里面的台词回答道:“"Genisys is Skynet"。

“是的,对于我们电信事业来说,天网,就是创世纪。”

“钱议长还记不记得,穿越的时候我们带了一整套的小灵通基站和控制器,还有各种各样的电信服务器、通讯线材、接口设备、通讯协议、通讯管理软件等全套通讯类管理软件。我们通讯组,就是以此为核心建立起了一整个无线通讯网络了。而我们的通讯中心在百仞城内的关键工作,就是维护这个系统的正常工作,这个草创的系统,我们内部命名为'天网'。起名的时候,用的是阿诺大叔的终结者系列里面那个智能网络的名字,当初名字是起着玩,并没有多大含义。”

“这样一套小灵通基站和控制器,本来大概只可以在最大几十公里的半径内支持上千个小灵通手机。然而为了最大限度的满足我们日常的工作生活需要,我们加装了基站功率放大器和塔顶放大器,这样下来我们的基站覆盖范围达到35公里到40公里左右。... ”

很大程度上,基站覆盖的范围,就是绝大多数元老非战时的活动范围。如何利用通讯中心来保障元老的安全,逐渐提上了日程。于是紧接着,我们的通讯中心进行了第一次升级,在文总提议下,李运兴带领我们利用空中公共接口协议把电台、手机、步话机等各种无线资源整合起来。这些都是很多元老所熟知的。”

“只升级的同时,李运兴和我激活了了小灵通基站的定位系统(LSC:Location Service Center)。因为我们的基站,本身就带有这个小灵通定位系统,所以这个定位系统的激活,被看作是通讯中心的内部事务,因此也并不太为外人所知。一开始直接参与的,只有李运兴和我。不过我隐约觉得,文总知道此事。当时我问李运兴,我们这样做有执委会命令吗?李运兴笑而不语。”

“小灵通基站上的定位系统(LSC)的运作,是通过小灵通基站间的精确的三点定位,将定位精度控制在50米范围内,其原理就是利用基站定位的方法实现对手机位置的估计,估计的精度根据所处网络的状况而不同。当LSC系统向小灵通网络发送对目标手机的定位请求后,根据手机的户对用户接口(UUI),LSC将获得不同的定位信息。

“因为我们的小灵通手机支持UUI, LSC不仅可以知道手机的登记的基站,LSC还能获得一组所有与该手机有信号联系的基站信息,包括每个基站的号码(CS/RP ID)以及信号强度。如果基站信息的基站数目大于3个,LSC将选出信号最强的三个基站。由于10mw的基站的信号覆盖范围小,定位精度最高。LSC判断是否信号最强的为10mw基站,同时其余两个都不是10mw基站。如是,LSC将使用信号最强的10mw基站的经纬度作为手机的位置估计。如不是,还需要根据基站的功率(10mw、200mw、500mw ) 、高度、是否为安装在室内的情况对每个基站的信号强度进行增减调整。最后选择信号最强的三个基站进行三点定位,计算结果作为当前手机的位置估计。如果基站信息中的基站数量小于3个,那么系统将使用信号最强的基站的位置(经纬度)作为当前手机的位置估计。”

王慕图侃侃而谈,没有留意到钱水廷已经被一堆技术用语搞得皱起了眉头。

“当年我们购买的同批次的一千多个小灵通手机,都支持户对用户接口(UUI),所有的这些一起形成了一个动态的网络,“天网”开始真正变成了带有监控功能的天网。”

“这套系统理论上是完美的,然而实际运作中,我们遇到了一个关键问题,我们只带了一台小灵通基站,而不是三台,这就是我早上问那几个几何问题的原因。因为只有一个基站,我们只能够定位出一个大致的圆圈,至于是圆上的那一点,我们仍然不得而知。”

“因此,李运兴和我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法,信号强度等高线。”

(4) 议长!就是他!

王慕图继续说着:“所谓信号强度等高线,其实跟等高线差不多。区别在于这里的高度不是海拔高度,而是小灵通的信号强度。由于基站附近地形平整,而且明代没有什么高层建筑,更加不会有其他信号干扰,所以信号强度等高线非常接近于圆,当然这个等高线会受到天气等其他因素的影响。”

“如果一个元老在外出活动时拨出电话,我们就有了他的信号强度。有了信号强度等高线的帮助,再如果我们还事先知道这个元老的大致出行路线,就相当于我们知道了一条和等高线相交的直线,我们很快就可以定位这个元老的大致位置,这样大大保证了元老在核心活动区域内的安全。”

“所以李运兴和我组织测定了以基站为中心的不同信号强度为半径的好几条等高线,公共娱乐室是穿越早期元老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所以公共娱乐室的信号强度,被列为信号强度等高线选定半径之一,因此有一条等高线穿过。这条等高线还定期进行实测校正,所以是相当准确的。”

说到这里,王慕图笑了笑,表示电信技术入门课终于上完了。

钱议长耐着性子听到现在,终于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一开始说起姬信?”

“是的,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当年姬信的调查遗漏了什么。姬信的调查是十分细致的,他核对了所有打给独孤求婚的电话号码,甚至比对了服务器记录,一直追踪到打入的是公共娱乐室的公用小灵通号码,可见打匿名电话的人是老谋心算,早有应对,于是这条线算是断了。”

“当年姬信来调查的时候,是李运兴负责接待,但绍宗才是调取服务器记录的人。他调取资料的时候我在通讯中心,后来元老院大会姬信的调查报告说他没有查出匿名电话是谁打的,我忽然想到我可以继续查下去,入手点就是信号等高线。你猜我找到了什么?”

“是什么?” 钱水廷用手做了个向下压的手势,放低声量问道。

“首先我调取了公共娱乐室那个匿名电话前前后后打出打入的所有小灵通通话记录,用匿名电话的信号强度进行搜索比对,我终于找到了一个元老小灵通电话记录,小灵通定位系统上的数据显示,这通电话的信号强度跟独孤求婚接到的由公用小灵通打入的信号强度,基本一致。而最诡异的是,这个私人电话的通话时间,就在那个匿名电话的20秒钟前!”

“然后,我用公共娱乐室匿名电话也就是这个元老私人通话的信号强度等高线,根据我们的电信中心绘制的信号强度等高线图,找到了一系列可能的地点。因为当时已经入夜,等高线穿过的地方基本已经关闭,唯一开着的只有几个晚上继续办公的办公室和公共娱乐室。而比照一下这个小灵通所有人的身份,除了街道,那个时间他能去的地方只有公共娱乐室。”

“于是我自己偷偷再查了一下公共娱乐室的娱乐设施使用记录,发现此人从来不去公共娱乐室。对照一下他小灵通之前之后的通话记录,除了女仆革命之夜,之前之后,他甚至都没有在公共娱乐室附近的通话记录。”

“于是,我们找到了这样一个人:一个几乎从来不去公共娱乐室的人,在女仆革命之夜,在公共娱乐室附近用自己本人的小灵通接到了一个电话。这个私人电话的通话结束之后20秒,另一个电话立即由公共娱乐室里面的公用小灵通拨出,打给了独孤求婚。女仆革命以后,这个人又从公共娱乐室附近彻底消失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人在匿名的前20秒接电话的人,就是打这个匿名电话的人!他接的电话很可能是一个来自上层的指示!”

钱水廷迫不及待:“这人是谁?”

说到这里,王慕图迅速打开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拿出一个跟议案一模一样的文件夹,推到钱水廷面前:“钱议长!就是他!”

.....

根据王慕图元老书面授权,这份调查报告以及所包含的所有原始数据,需要元老院2/3的投票通过才可以公开。而而现实是,几乎所有元老甚至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调查报告,因此这个授权,几乎成了元老院版的“二十二条军规”。

然而在夏日的下午,王慕图就是通过这份授权达到了他的目的,或者说,他和他后面一群人的目的。

“钱议长,关于那个教育议案?”

“每周1节的计算机课?甄选成绩优秀学生进入通讯中心实习?没有问题。慕图,其实这个议案对我们有什么用处呢?”

“谢谢议长。这个议案,于公,其实是为我们IT组在芳草地的新一代归化民里洒下种子,埋下人脉,即使他们以后不学计算机不学电信,他们也会成长为元老院的栋梁活跃在各行各业。于私,最近元老院准备设立的各种专项委员会,我想要一个职位即使是副职也好,这个教育提案,能确保我能得到IT电信组宅男们的支持。”

走出议长办公室,王慕图元老回到了他在通讯中心的办公室。开始了下午在企划院的兼职工作,一份打孔卡制表机的研制方案已经摊开在桌子上,“这才是计算机宅男的真正出路!”,王慕图自言自语道。

(完)


0.0
0人评价
avatar
S
0

额,早慢熊吗?

11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