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高启明》同人作品《外星人入侵》版权归《临高启明》版权方和同人作者所有; 为方便阅读,WIKI编辑仅进行必要的区分章节。

外星人入侵
作者ID
百度贴吧 1452696488
同人重要信息
地点 临高
内容关键字 广播剧,恐慌
转正状态 待转正
发布帖
贴吧原帖 同人 外星人入侵
同人写作情况
完结情况 未完结
首次发布 2016-12-16
最近更新 2016-12-21
字数统计 (千字) 5.9



前因选自大穿越时代明末篇第五十章

在百仞城和老临高中间是临高新区,这片地区虽然是新建,但也甚是繁荣。整齐的街道与红砖的建筑群以及街上络绎不绝的人群,无一不向世人展示这元老院的财力与权利。

望着这繁荣的一幕,站在茶楼二楼的吴畏不经感叹道:这人头税要怎么办才好?

吴畏是百刃城的征税先进小队长,并被评为“征税先进”,而他本人也被升为征税大队长,成为了征税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但最大的问题是他负责的新区,原来他负责的老区大多为本地人,就算不是临高人也是海南人。现在倒好,全成了外地人了,你知道如何向有着上万外地务工人员征人头

税吗?吴畏不知道,不过他今年就能知道了。

但是他今天来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随着他的示意。小厮将红旗伸出窗外挥舞,早已待机的蒙面人们纷纷骑上快马。冲出了小巷,沿着大路飞奔了起来。所到之处行人纷纷避让不急,只见他们冲过布铺之时纷纷投出玻璃瓶后便飞奔而去。而这些玻璃瓶在触地破碎之后便燃起了熊熊烈火,看到这一幕陈老板飞速冲了出来。但他也并不惊慌,此事他心里早已有底。

这不就是髡贼的放火劝税队(指对不愿交税的商家进行放火惩罚的专业队伍)吗?还蒙个脸我就不认得了?

自打髡贼上次烧了他的店之后他便改变了应对方法,现在只有等了。

在距离陈记布铺三圌条街的地方,一家曾经的拳馆内。武器架上摆满了刀枪棍棒,而院子里停着粗制滥造的救火车以及各种救火设备。而院子里的二三十号壮汉,他们练拳的练拳,对打的对打。练得不亦乐乎。原来这些教拳脚功夫的他因为元老院的“火税政策”对拳脚教育行业的巨大冲击而改行。

这个巨大冲击便是他们发现去干非法救火队比教拳脚赚圌钱多了,于是乎他们纷纷写信叫亲戚的叫亲戚。拉帮结派的赶紧拉,就这样在元老院治圌下一家家非法救火队成立了。这些救火队收钱比元老院便宜,信誉还高,元老院能收到税?虽然在元老院的打击下他们已被消灭大半,但还是有顽强分子留了下来成为了最后的救火队员。这些顽强分子个个都武艺高超,什么南拳北腿他们统统都懂,统统都是中原武林上叫的上号的,他们其中甚至有少林俗家弟子。对上临高税吏他们就以一打多都不是问题,在非法救火时他们就凭借者这过硬的本领打的税吏满地找牙,甚至还抢到过连发手铳。

而他们的头领张星腰里别着的这把连发手铳,既是他身份的象征也是他本身的展现。

此时的他正坐在凳子上喝着茶听着广播里的说书声,听的津津有味。而小厮冲了进来急吼吼的吼道。

陈记布铺又着火拉……

这帮放火队又来放火,下次再找他们去打一顿。

随后他们便抄起了家伙推上消防车鱼贯而出,直奔陈记布铺而去。

在通往布铺的大路上,原本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变得空无一人,而两边的商铺也紧闭着,两边的小巷也不知什么时候被堵的死死的,二楼的窗户却是有不少人探头探脑的

把头伸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

一直在赶路的张星才发现情况不对,便令到有情况,只见他们

停下车纷纷拿抄起家伙。一时间什么铁棍砍刀火铳纷纷拿出,围着消防车警戒了起来。

此时前方500米位置处张十四正带着他的手下列队,身为胸甲骑兵队长的他,莫名奇妙的接到命令成为了胸甲骑警。职位不变手下也不变,除了待遇提高了之外甚至连装备都没变。还是骑枪、胸甲、马刀三件套,就连训练也是原来的骑墙冲锋。

看着手下骑着骏马,在街道上排满三排的他,默默不语,此时一名警圌察急匆匆跑了过来。

“报告,道路通畅可以开车”便钻进了附近的房子里。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要定这种奇怪的口令,但是他知道时候到了。随后拔刀道,骑兵排……不骑警排前进。

随着骑兵的号声,骑墙开始了缓缓的推进。

这时张星远远的看到骑墙正缓缓走来,心道不妙这是髡贼铁骑?

在到达一百米处时骑兵不骑警们齐刷刷端平骑枪开始了最后的冲刺,而救火队这一边有的跑路有的迎战,张星更是拿出了连发手铳不断开火。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在这场武林高手VS占绝对数量优势得胸甲骑兵不对骑警的战斗中,毫无悬念的以高手完败告终。

而在街边阁楼上视野最好的几个窗户后,早已等候的临高日报御用画师已将这一幕速写在纸上。而他们的这些画便被用于创作明天的头条,也是日后的名画《螳圌臂圌当圌车的歹徒》

临高市的市中心偏向海边的位置,赫然屹立着一栋高楼。虽然临高的建筑与大明相比整体水平普遍偏高,但是此楼相比于周边的楼房还是要高了不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元老院的政府机关楼。只是这楼既没有军部的简洁,也没有税务的威严,而是散发这一种淡淡的艺术气息,与周围严谨而单调的建筑相比有众格格不入的感觉。这便是临高的最高楼,广播楼了。这栋新建的广播楼承载这临高广播人的希望,广播商业化的希望。使广播摆脱树立在街边的喇叭柱,成为电波进入临高甚至周边县市的收音机里,好让刁民买收音机。

黄石正站在台长的办公室里紧张的看着台长,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台长正坐在办公桌后面饶有兴致的看着他的广播剧剧本,不一会后他便对此做出了评价。首先他斥责了一番元老院,居然为了保持广播的威严而禁止街边喇叭播广告。然后他又自夸了一番自己通过高超的手腕使元老院同意盖高楼,并把无线电商业化计划加入到黄石早就忘了数字的本次五年计划里。并表示这次是他通过各种关系使得元老院准许,本台能用路边喇叭和无线电波双重广播广播剧,让他好好珍惜这次机会。最后表示之前已经有过的两个广播剧成功为剧组奠定了经验,让他不要紧张放手去干。(以上为台长讲话精简版,全篇超过两个小时的长篇大论就此省略)

本来打算换号发,结果被删了

此时的临高海港区某酒吧中,张立正闷闷不乐的喝着闷酒,想着他最风光的时刻。

那是在一次远洋拉练中,他的船上载着八成的新人。虽然上头再三保证这些都是老练的水手,也的确让他们保持纪律性比开船要难得多。在航行到济州岛附近时他们理所应当的暴动了,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的帮助下成功的镇压了暴动,而且还没人受伤,被称之为张立的奇迹。

虽然领导都知道,具体过程是海边的海女不知道抽了什么疯爬上了船,船上贱民船员居然因为半个多月没上岸而跃跃欲试。虽然军官们也没好到那里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张立喊出了影响他一生,也影响了伏波军求偶规则的命令“按军衔上”,成功在船员欲望与纪律中找到了完美的平衡。

但是噩梦也随之而来,就是广州战役开始啦……

在北进战略的高歌与海军的反对声中,广州战役如期进行,而随之而来的北进战略抽走了海军五成的军费。用来扩张陆军,而剩下的三成被海军高层拿去进行“总会需要舰队”战略,就是搞科研。而最后的两成就被拿来维护原本需要六成才能维护的舰队本身,当然舰长们不是没想过增加“麻绳原料种植园”,并提炼出“麻绳精华”拿到西班牙与荷兰的地盘上去卖的邪道方案。

本来一切都打点好了,只是在船务部门的突击检查中出事了,超过十几年没更新的舰队怎么可能通过年检,于是乎船和货被统统扣下,等着高层协商完毕后才能出港。(不要问战舰上为什么有货,也不要问是什么货,我只能回答这是“麻绳精华”)

这时的财务部窗户后,一个归化民正透过百叶窗看着财务部前这荒唐的一幕,随后朝会议室里的程洛说道。

“首长,他们又打起来了”

他话音刚落,陈洛问道“周边的房子买下来了?”

另一个规划民答道“是的,周边的房子都已经盘了下来”

他又问道“市中心的房价怎样了?”

“禀首长,今年房价比去年涨了五分之一。但是这附近的房子却不涨反降,现在与市面上的同类房子价格要低上三分之一”

“很好现在只要把他们赶走,我们就可以把附近的房子卖出去

,到时候我们的年终奖就有着落了”

“哈、哈、哈”

此话一出引起了房里众人的阵阵笑声

程洛在穿越前是一名标准的二共官吏,和大多数的官吏一样。有污点,有能力,他与大多数不同的是他被告发了。蹲了几年牢之后老婆跑了,工作也找不到。直到在逛论坛的时候意外的遇到了五百废,就理所当然的来到了临高。在临高他就像一名标准的二共官吏一样工作,干的又多又好,贪得也多。不过他比较识趣,没有贪得过火。但也使高层为难,要不是他贪,他早成财务部部长了,也不会继续在财务部里干税务口的负责人。虽是如此他也凭借着优秀的手腕,为部里的归化民与元老们谋福利、赚外快,且上下打点得当,从而

成为了财务部的隐形二把手。

现在让作者做个法,把时间调回张立刚刚开始喝酒的时候,地点换成广播楼。黄石正在和演员们做着最后的排练,忽然间有个人--没人记得是谁了--提了个建议:整出戏都学新闻节目那个样子播出去好不好?不妨弄得十分逼真嘛!连文总的口音也摆进去!这是全能办到的,包括学文总的口音;正好有个

演员擅长模仿文总说话,能模仿他那种庄严的语调嘛。

演临高大学那个科学家的是黄石本人。开头先来个天气报告,再放歌曲,而后播送号外新闻。演员们认为这样开头未免拉得太长,可是黄石摇摇头,他说要逼真就非得这样才行呢。

这样果然逼真。广州战役发生时,广播常常忽然打断,听众已习以为常了。每次打断,都插进一些重要新闻,这些新闻后来果然登在报上。真的,人们已经公认,宣布重要新闻最好是用广播了。此外元老院还刻意增加广播的真实可靠性。

而且人们对于元老院还是十分尊重的,有名演员还在戏里演的就是“内政部长”。为了让临高的人们听来有真实感,戏里还用了真实的地名,如东门集、百仞城、二十三号公路等等。

于是乎,临高的听众听到了以下消息。

『广播员:……我现在把麦克风移近一点。在这儿。(小停)现在我们相隔不到二十五米了。大家听得到吗?哦,黄石教授!

黄石;菲利普斯先生,你有什么事吗?

广播员;你能不能告诉我们,那个东西为什么里头老是咯吱咯吱地响?

黄石:也许是因为它表面冷却的时候,有的地方快,有的地方慢些。

广播员:你还认为那是掉在地球上的陨星吗,教授?

黄石: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看那个用金属做的外壳,显然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地球上没见过这祥的东西。不过,通常陨星掉到地上,因为跟地球的大气层磨擦,总是有些窟窿。可是这个东西却是滑溜的,而且是个圆筒。

陈主播:等一等!怪事发生了!先生们,女士们,这可真怪。这个东西有一头开始脱落了。顶上开始转动,就象个螺丝!一定是金属做的。』

广播里人声闹哄哄的,接着那麦克风又传出声音来。

『广播员:先生们,女士们,我从没见过这么吓人的东西!……等一等!有个什么人从那顶上的窟窿里爬出来了。是个人,或者……是个什么东西。我看见有两个亮晶晶的圆东西打那个黑窟窿里望出来……那是眼睛吗?也许是脸部吧。也许是……

(有人群惊叫的声音)

广播员(抽抽搭搭地哭,而且象是呕吐):老天爷,那黑影里伸出了一条东西,它扭呀扭呀,象是灰色的蛇。又来一条,又来一条啦!大概是触手吧?呐,我看见全身啦。象一个黑熊那么大,浑身闪闪,象一张湿牛皮。可是那张脸啊……我无法形容。我简直不敢看下去。一双眼黑洞洞、亮晶晶的,好比毒蛇那样。嘴是V字形的,嘴唇没有边缘,象在颤抖,唾沐就打那儿滴下来……』

广播员暂时控制不住自己,说不出话来,静默了一会儿。听见乐队演奏几小节《二泉映月》。另一个广播员接上了,他声音冷静、技术熟练地说:“我们现在播送在场目击怪事的人的报道,怪事发生的地点是吴海南农场。”再来几小节二胡乐曲,跟着那个冷静的广播员又说,“现在我们让大家再听陈主播由吴海南农场发出的报道。”据陈主播说,当地派了一队警察去检查那个东西,可是还没走到跟前,那里边的火星人就向他们喷射大片火焰。来了一阵警察呼痛声,还有火星人的奇异的尖叫声。有个粮仓爆炸起来,接着麦克风就没声音了。那第二个广播员又接上,他冷静地说,“先生们,女士们,因为发生了我们无法控制的情况,农场的广播暂时停止,显然那里的送话机发生了故障。但是一修好了,我们就让大家再听现场广播。”现在战斗激烈起来了。临高的警察队被火星人的火焰喷射器烧成了灰烬。民兵司令王一山准将代表文总发表公报,说儋州和澄迈两县,临高全市都戒严了。可是火星派来的另几艘宇宙飞船又降落地面。黄石死里逃生,说看见入侵地球的火星人使用某种武器,“没有更好的名称,只能叫做热线武器”。

『广播员:先生们,女土们,有件严重的事情要宣布。虽然说起来人家也不信,可是根据科学观测和亲眼见证,我们无法不得出结论说,今天晚上在吴海南农场上降落的那些怪物,就是火星入侵地球的先头部队。』

他用惊慌的口气透露坏消息:儋州县民兵队已经被火星人全部消灭了。本市全境和澄迈县一律戒严。元老院宣布全国处于紧急状态。内政部长(口音很象文总福,说话也用文总的词句)呼吁全国人民各尽天职,并仰求上天拯救。海军也被火星人消灭了。有个电台工作人员断断续续地说了几句:

『工作人员:这是澄迈县……这是澄迈县!……请注意!有大量毒气从东面地区吹来。到了南街啦!戴上口罩也没用。居民们要跑到空旷地区去。……有车的走七号、二十三号、二十四号公路……避免拥挤的地方。毒气现在到了文总大道了……』

唯一幸存的广播员是张翔,他在电台中间休息之前最后来一段广播,那时他站在广播里的房顶上,广播中警钟乱响,告诉全市人民要立即撤走,因为火星人就要来到了。

“现在去红牌港还能坐着圣船离开。”听得见同时有不少人在唱佛经。张翔声音哽咽,勉强把下面的新闻念下去:“火星飞来的圆筒已经落在全岛各地。一个在文昌郊外,一个在琼海,一个在万宁……”


下午8点32分,张翔广播快完的时候,来了个紧急电话,请黄石离开第一播音室控制台出去一下。他回来的时候,脸色发白,愁眉不展。临高几乎所有的公差倾巢出动,安慰听众说这不过是一出戏。警察已把广播楼团团围住,命令所有演员和技术人员在演完了戏时都不许走,有紧急问题要他们答复。黄石回来的时候,张翔正在描写那些身体高似高楼的火星人怎么走上二十三号公路,准备淌水过文澜河。再过几秒钟就休息了,黄石决计还是让张翔说完,所以张翔就装成中了瓦斯毒,勉强说话的样子说下去:

『柯林斯:现在他把那金属做的手举起来了。完啦。烟放出来啦……浓黑的烟,吹到全市各处。街上的人也看到烟啦。他们往红牌港跑去……好几千人在路上倒下了,象一大群老鼠。烟四面铺开,越来越快。到了港口啦。人家想躲开它,可是没用。他们象苍蝇似的一群群倒下啦。现在烟穿过第六大道啦……到圣船路啦……到一百米外啦……只有五十米啦……

现在到中间休息时候了,一个固定广播员接上,告诉听众说,刚才本台播送的是黄石主持的广播剧的戏。接着播送这出戏的下半部,稿子措辞审慎,一点也不危言耸听,可是怎么写都没用了。还没到休息时间,已经有几十万人叫着嚷着跑上街去;各县县长再三强调没有宣布戒严,请当地人民不要惊慌;各地小庙也挤满了人,往往是一家老小哭哭啼啼,祈祷佛祖救救他们。具事后调查报告说:“有几个钟头真难过。全岛东至文昌县,西至东方县,都有人以为那些可怕的手持热线枪的火星怪物已经把所有迸行抵抗的伏波军都杀死了,大难临头,世界末日快要到了。”


0.0
0人评价
avatar
avatar
0

完全抄袭啊

2年